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十二)识友  

2012-12-12 17:30: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龚恒收账完毕正要准备回家去了,旅馆老板来到房中问;“龚大少爷,近来气色欣然,想必此次生意不错吧?有几位老客友坐在旅馆里闷得慌,想玩玩麻将三缺一呀,不知龚大少爷是否有此雅兴呢?”龚说;“玩麻将我倒有此咾好,过于陌生之人就不想奉陪了。”馆主说;“您的意思我明白,不过您放心好了,此三位朋友都是我的老熟客,而且都是生意场上有头有脸的正派人,决非那种下三烂人。否则,我岂能对不起您吗?”听老板这样一说,也就依然接受了。上桌后,虽然都是生人,但彼此之间疑团甚少。甚至都有种曾经想识的味道呢!而且在年龄与事故方面,并没太大的玄虚。因此谈起话来都比较随意,都是江湖上跑的生意人,三句话不离本行,基本上都是围绕在生意方面的内容。确切的说;这几个人当中,都非麻将桌上的行家,仅仅是以牌会友,从中深听商机是真。当牌玩到天将明时,才开始有了输赢之分,成了三吃一的局面。输家却是曾富凡,大家讽刺的说;曾先生是大财主,做牛生意的输得起。曾说;“可能独我是最不会玩牌的人,主要是陪陪你们而已。再者今天没有此准备,钱也带的不多,这不,带的钱全输完之后,还欠上账了呢!今天我还件重要要办,那就到此为止吧!手气太背,简单未胡几牌呢。就最后这牌结束算了。谁知最后一牌,让龚大少爷胡了个大番。每人都得付他七块大洋。曾将身上的现金输光之后,还欠下三方的钱呢!曾说;“那就统统拨到龚少爷身上吧,欠一人的好算账了。你不是说要买头牛回家吗?同我一起去牛市吧!那里我有二十头牛放在牛市场,你看中栏里哪条满意,就挑头牛牵走好算了,这样我们就一脚登。如果你觉得不妥,我要旅馆老板拿钱给你好了。”

龚说;“别这样呀!如果你是这样做,那就小看我了。玩牌只是大家休闲,相互认识乐呵一下而已,讲个什么输赢?况且你我都并非赌徒,以此为生作为职业,何必这样认真?赢了就去牵输家的牛,一将说了出去岂不丢人?家中要买牛,这是我此次来的计划,不玩牌也是要去牛市走一趟的。

既然仁兄做此生意那不就更好吗!至少你也不会外我不是?瞧得起今天我请客,吃罢早餐带我去看看牛怎样?”曾说;“行,到时再说吧!反正我这个人是从不愿欠债的人。”

当曾把他带到牛市后,让他目不暇接。曾指着自己的牛圈子说;“这个圈子里的牛都属于我的,让你随意的挑吧!”龚想,我得挑一头身壮力强,买回家即可使用的牛。挑来挑去,弄得他眼眼花缭乱,不知哪条最好呢?突然发现一条牛仔活泼乱跳的,从大牛中间串进串出。特别是它一身浅黄色的皮毛,油晃晃的吸引了他的目光。他打趣的,从自己身上掏出一条小手帕,晃动着,想把小牛逗了过来。谁知这家伙还真通人性,摆着尾巴,踏着轻快的步伐,即刻的来到了他的身边。当他用手抚摸小牛仔头部时,它却乖乖的、亲切舔着他的手臂。瞬间,让他有股无形温馨的热浪,直冲入他的心底。偶然让他发现小牛的脸额上,左右两边长出一块,铜钱般大小的纯色白毛。此时他用手脂在那白毛处,反复摸了几下后,小牛随着他的抚摸,伸长舌头在他手臂上舔了起来。这时他与小牛之间,更加亲切与默契起来了。他似乎觉得自己与小牛,有着谋种天然的缘分。突然一来,澈底改变了他来这里买大牛回家的初衷。

牛老板问;“龚少爷,是否这儿牛太多的缘故,让你一下眼花缭乱了吧?或者说,在你的心里是否担心,这儿的牛有病疾的?放心,我决不会做那种缺德欺骗人的事。”龚说;“之前父亲对我有个交待,是准备卖一头成年牛回去拉磨的,可是现在我的这个计划完全打消了,因为这头小牛仔太让我喜欢了,我决定把它这小牛仔带回家去。”曾说;“你先把大牛看,真要喜欢这小牛仔,暂时放到后面再说吧!”龚不理解放到后面再说这个意思问;“为什么?”曾说;“这头小牛仔才刚满一岁半,最少也得喂它三二年才能作用呀,我是用来吸引买家的,不曾考虑单独买给人家的。如果买家合适,这头小牛仔准备相送给买主了。”龚说;“如果我不想买大牛了,只想买这头小牛仔,这生意就谈不成了喏?”任何一个人只买小牛仔不成。如果你真爱上它了,那当然要另当别论了。”龚说;“您说说多少钱可成交?”曾说;“这牛仔身上挂的牌价是晃子,那是不作数的。”龚说;“它身挂的牌价是六块大洋,我爱物及物,出你十块大洋,那就成交好了。”曾笑着说说;“我打牌欠了你二十五块大洋,然后你再扣除十块,我们就一脚登了是吗?”龚说;“你不曾欠我一文一分,桌上玩牌归玩牌,输赢下桌不算债。这是玩牌桌上的老规矩。也就是说;下了桌,朋友归朋友,何谈谁欠谁的?不都是爱好这一口吗?今天我们从牌桌相识,以后不是个好朋友了吗?这种散心的误乐,不要当真。虽然赌博场上讲输赢,然而我把牌桌交朋友,看作为真正识人的机会。因此你我不能把赌博这个字眼,与朋友一起消遣的性质相并论。尽管你我初次同桌相识,然而从玩耍中,让我对你在商场的声望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的确是个名不虚传,豁达大度的人。这样更奠定了以后,我们在生意上的合作。这头小牛仔我要定了,而且你心须收下我十块大洋,否则,我们各走各的。”

曾想,龚大少爷是个太有性格的一人,我在商场滚了这么多年了,有这样心怀坦荡的人并不多见。他待人处世的态度,我却不于他那样潇洒。从某种意义上讲,他的生意理念与我父亲经商态度非常相似。也许我还未悟出生意经的精华?曾老板说;“嘿,你真的是个太有性格人。如果我放弃了你这个朋友不交,是我一生中的遗憾。那就按你的意思吧!小牛仔拉走,钱不能收。”龚说;“很简单,不收钱牛不要。而且牌桌上的钱,永远不许提。我们好说好散,就这么一脚蹬了。”

曾说;““既然你讲情,那么我得讲义。明天我命伙计按照你家地址,直接把牛仔送往家里去。”龚说;那如何使得呢,没有这样的规矩呀!”曾说;“规矩是人订的,像你这样一个真挚朋友,我岂能轻易放过!否则,那不是我眼拙吗?我想你们家开油炸仿,我的父亲和兄长,都是专门经营菜子芝麻生意的公司,炸油坊须要的是原料!我销你售岂不配上套了?你也别性急明天回家,在此多住两天。我引荐你与我父亲和大哥见见,细细商谈一番,有关生意方面的事情不也是个机会吗?”龚说;“既然你有此诚意,那我就推辞几天回家吧!”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