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一)求生  

2012-11-03 17:5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甲子年间秋初,湖南常德汉寿县发生了一场百年不遇的洪灾。其惨景不堪目睹。可谓;四处难闻鸡打鸣,无处不是哭哀声。

家住汉寿县磨子山坡的孙吉保,是清末晚期跟着祖父逃荒到此围湖造田的。按说论到他是第三代人了。当时来这儿围湖造田的人和孙吉保的家境一样,基本上都属于穷困潦倒者,出于无赖之下,拖儿带女来此求生。当年孙吉保的父亲来到这里时才二十出头,然而他却是七口之家的主要劳力承担。也就是说,其他人都是老弱病残。围湖造田不是按平均分配制。而是谁家的劳动力强,谁就能占到好的地盘。在这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情况下,只能眼巴巴的看到易耕易收的农田与他无缘了。正如达尔文进化论学说;物竞天择,强者生存。不言而喻,孙家人只能顺从这个自然法适应了。孙想,天无决然之路,天生我必有我生存的空间。好地抢不到那就捡差的地种呗!父亲鼓励他说;其实土地本身没啥好坏之分,而是要看人如何去利用它。尤其在湖区这个地方,沉淀多年的泥土处处都是肥沃的。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尽管眼前我们势单力薄,然而庄嫁种的好坏,还是须要靠会种地的人。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方水土自然能养活一方的人,我就是凭着这点,举家迁移来此求生的。我一直想,人穷不是绝境,既然要来到这里,就是穷者思变。退一万步想,再也不去交地租了。上天赐给人活命的本钱,那就慢慢的熬吧!这一方水土自然能养活我们一家子人。更何况我们种了几辈子的田了,只要有地就能种出活命粮食来。只要勤劳就能在穷困中求变,生路是靠自己双手创造出来的。”

来到这里十年之后,湖区的生活显然比刚来时好多了。遗憾是父亲孙朝圣,突然得了老年痴呆,母亲魏氏眼睛逐渐失明。家里全部重担落到了孙吉保的肩上。按照父亲不卑不亢,勤奋至家的人生理念,与妻子年复一年月复一月的,在这片土地上不辞勤劳的耕耘着。又过了二十年的艰苦努力,在家门山边东一砍西一挖的,又长了五亩地的旱土。加上父亲手里留下来的八亩水田,就是孙家的全部家产了。算了算,冲其量不到十五亩土地家产。一家老少九口仍在穷困中挣扎和煎熬着。八亩水田耕稻谷,五亩旱田种棉花,一家人的吃穿暂时得到渴,对他来讲还有啥值得去忧愁的呢?

时光展转,轮回更叠,半个世纪悄然从他眼前溜走。猛然间,孙吉保发现自己的头发已花白了,此时他的心情有些观悲和惆怅起来。他想,我怎么这样快就变得苍老?妻子吴桂技安慰他说;“你以为自己还年青呀,都五十的人了呢!你瞧这里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不早就挡爷爷奶奶了吗!”孙吉保想可不是吗?桂技你别急,我们的大儿子今年不是正满十六岁了吗?亲嫁都摧促我几次了。眼望今年的年成来势不错,秋收之后就把大儿子的喜事给办了。家中还存有二旦棉花,简单的办个喜事还是不成问题的。”

 

 
妻子说;我俩一生都没太多的奢望,只要把儿子婚事办了,就算完成了一个大事。嫁给你也是我的命,上无亲威朋友怜悯,下无兄弟姐妹关爱,怎么都搞得是同命想联的人了。眼下只望两个老人能多活两年,这个家虽然生活过得苦一点,但总算还像个家完美的家。不过我还是觉得没钱送孩子读点书心里内疚。你们孙家三代人中都一字不识,说起来也不好听嘛!”丈夫说;“哎!乡下人哪管得了那多,农民就只管饱子,一年四季只要不生病就是万福了。”这时村里的农友王老五来到家里对他说;“吉保哥,清早我去河堤上看水去了,可不得了水涨得老高了。我们挡水堤已经是摇摇欲坠的样子,恐怕经受不起大风大浪哟!来势可危险得很呢!李保长各家各户在大喊,凡家里有劳力的人,明天统统上堤防洪去。”

孙吉保说;“是呀,我大儿子昨天就被保长叫上堤了呢!据我想,这几年冬天大家都去加固大堤了嘛,再说大堤又不是豆腐和屁做的,说垮就垮得了的事。”王老五说;“今年的情况可不一样啊!,我看到河水像开了锅一样,流得相当的快,堤公局的量水标竿线都被淹得看不见了。如果大堤真要垮蹋,这院子下面的人何易能跑不赢呢!这水火是个无情的东西,特别是你家里的两个老,可要小心点热乎为好。”王老五想,这事委实不可掉以轻心。现在我得把两个老人好好安置一下再说。不过他想,反正我家是住在山坡边上,即使堤垮了水还不一定能淹到我家里来。眼看即将到手的粮食被水淹没,可是又无法挽救岂不是糟蹋了吗?越想心里越焦急起来,转身向菜园方向喊着妻子;“桂技,你快点回来呀!我有事跟你说,这个时候还在摘什么摘菜呢!”

妻子应声回来问;“有什么那急事喊的事要跟我说呀!”吉保说;“刚才王老五告诉我,挡水堤非常危险了,说不定啥时候大堤的就要淹到我们家门口了。现在赶紧把大门下了,把家里所有被子都都准备包起来吧!”桂技说;“就这事哟,我还以为你父母不行了呢。儿子上堤时我就知道大堤可能保不住了。这不,我把菜园子里能吃的菜全砍回来了。否则,大堤真的倒蹋了,到时候家里人吃什么东西!这样好了,到时候你背父亲,我背母亲好了。孩子都长大了,逃生用不着我们去关照他们了。丢掉老的,顾着小的我怕遭雷打。”

孙吉宝想,今年自开春以来风调雨顺,庄家长得十分茂盛,尤其是谷子扬花之后,颗粒长得结实饱满,其来势让人喜上眉梢。只要再多放晴半月,即可开镰收割了。只要新谷钱拿到手,我马上即可张罗儿子的婚事了。老天爷呀!您千不看万不看,要看在我们穷苦农民,一年拼死拼命的劳累份上。真要院子倒了,我这一家人真无法活命了。

偏偏就在这天晚上,河水突然猛然暴长,半晚听到大堤锣声响亮,说明大堤已经倒塌了。只一餐饭的功夫,水就疯狂的涌进大院了。一时间,那阵凄凉惨叫声,让人感到揪心和悲丧。整个院里伸手可得的粮食,全部都被洪水吞食了。此时孙吉保欲哭无泪中,只得捶胸剁足的望天长叹。一切美好的希望全都成了泡影。还哪想到儿子的婚事?还不知儿子上堤后的生死在望。亲嫁住在院子的最低处,可能全家人早就一鸣呜呼了。眼下三代九口将何去何从!与其说自己的生命留下来了,还不如葬身鱼腹的好呢!老天爷呀!您这实在是待人不公了。为什么大堤要在晚间倒塌呢!这伸手不见五脂夜晚,有几个能活得出命来?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