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六)醒悟  

2012-11-23 00:49: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吉保的母亲魏氏,尽管她的眼睛瞎了,然而她的听觉却非常的敏感。当屋外突然传来,潮杂的人声嚷嚷的涌动时,刹时间老人不知所措,她的第一反应,赶紧摸到身边的拐仗,聚精会神的感觉事态的变化。当人声此起彼落中,她焦急的立身移到了房门前,这时打骂之声,让她听得非常清晰了;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看你有多大的本事?接之女人骂着;你这个没人性的土匪,强盗!今天我一定跟你拼个鱼死网破!打人和劝架声此起彼复。这时老婆子确认;打人和骂架声不是别人,而是从自己儿子和媳妇的口中流出来的。此时她的心急得几乎要跳出来了。哪里还顾得上自己是个瞎婆子,甩掉拐仗摸出门外,双膝脆倒在地祈求的喊着;乡亲们呀!我求求大家积德开恩,快把我的混胀儿子拉开,别让他把我的媳妇打死了!我这里跟大家下脆磕头了啊!

 母亲的声音像磁石般的,把桂枝从与丈夫的纠结中吸引了过来。桂枝看到母亲膨头散发的脆在地上,口里不停的哀求乡亲们救助自己时,她热泪盈眶的上前把婆母从地上扶了起来说;“娘呀,您是怎么出来的?别喊了,他这个土匪是打不死我的。”瞎子婆母感觉到了,此时媳妇的身子仍在颤抖着。老人嘴里一边骂着一边问媳妇;“这畜生打伤你哪里了,快让娘给你好好揉揉吧!”在旁的群众无不被这种婆媳浓情所感动。媳妇失声的哭着;“娘,我扶您进房,再慢慢地跟您说吧!刚才是您儿子的臭牛脾气发了,像土匪和强盗一样的凶暴,把我和旭阳毒打了一吨。周围那么多的乡亲劝阻他都不依,将一根扁担都砍成了数节,他毒狠的仍不肯放手呢?他完全扔去了人生,就是一个疯子!”

 母亲问;“这个畜生,从来就不无理取闹的,今天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媳妇说;“从阳弟不是为关心我们来的吗?看到家里这种困境,心里感到十分难过。想来想去也没更好的办法来帮助我们,如果把家中三个孩子,带一个出去跟他学手艺,岂不能减轻一些我们的负担吗!同时让孩子  长点本事之后,还可更好的来帮助家里。我们认为大舅是一片诚心,也是对对孙家人的关爱。至于带哪个孩子去学艺?大舅心里想法与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都觉得只有旭阳心里最聪明,年龄各方面都很合适。我怕吉保说话没有耐心,因为他的那股犟劲与他父亲差不多。如果我去跟他说让他跟大舅去学艺好一些。谁知好话跟他说了一萝匡,怎么也说不进当。不愿去也就算了,嘴里不干不净的乱骂一通。还说;我就知道你们心里早不喜欢我了,想乘大舅这次来将我扫地出门。就是饿死,也不跟大舅去学那种下贱的阄猪佬。哪晓得让他父亲在屋里听见了,拖出根长扁担,不分青红皂白的,朝旭阳身上一吨乱砍起来。打孩子我当然心痛,上前护着旭阳时,连我也不放过。现在旭阳被他砍得头血流,我一身都中被他得青红紫绿了。要不是被大家赶来劝阻,今天我母子两人早就没命了。”说着说着嚎哭起来。

 母亲说;“桂枝,我的旭阳孙子呢?他上哪里了?赶快把他叫过来,我要细细的问问他?”当旭阳慢慢走近老人面前时,一股血醒味冲进老人的鼻子。他心痛的喊着;“桂枝,赽快抓点香灰给他把伤口附上。我的心肝孙子,快点过来让奶奶摸摸。这个没天良的畜生,真下得了手呀!”奶奶心痛孙子的这句话一出口,让旭阳有了发泄内心委屈的机会。吨时他大声哭嚎起来。尽情的向奶奶倾吐,对父亲无限的憎恨。“奶奶,孙吉保他决不是我的父亲,您今天一定要告诉我,我的父母在哪里?他们是从哪里把我捡来的?现在我要去找我的亲生父母。”这下弄得瞎老婆子哭笑不得。停了一会儿奶奶说;“谁说你不是孙吉保的儿子?这个年头穷人家的孩子都养不活,哪能从外面捡孩子回来养呢?你这不是在乱说糊话吗?是明明是桂枝养的孩子,我一手抚养大的还有假吗?孙子,你这样说话是要遭到天遣的。”

旭阳说;“如果说我真是他们养的,父亲孙吉保今天就不会狠心下毒手来打我。被他打还不算,他还要我自已去寻死呢?如果不想死就要我马上滚蛋!难道这是亲父亲吗?他以为我怕他,打死我也不会向他求饶。要不是舍不得爷爷和奶奶,老子早就滚蛋当土匪强盗去了。古时候那些梁山好汉们,不都是被人逼去当了土匪和强盗的吗?只要不乱杀无辜,就不是坏人!跟孙吉保当儿子有何想头?一年上头累个半死还不说,长年都吃不饱肚子。我从没穿一件新衣服。奶奶,您是眼瞎看不着,我的裤子破得快看到鸡八了。他狠我咬了他一口,都是被他逼的!我是人呀!就是狗被打得一身鲜血淋淋,它也会回过头去咬人的。”

媳妇说;“娘,吉保这次是狠了心的,一个小孩子,怎能经受得住,身高力大人父亲抽打?打成残疾了岂不害了他一辈子?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可是他心如蛇蝎,一时都让我都不认得他了。娘,他这一打倒把媳妇打清醒了。像他这样不顾父子之情,不讲夫妻之义的人疯子,跟他过下去还有什么劲?现在他孙吉保在我心里插了一刀。如果说我母子在他心中还有一点让他在乎,那么他就不会如此绝情了。分明我娘俩在他眼里是个多余的人,那好,现在我去清好几件换洗衣服,带着旭阳一起跟大舅回湖北老家算了。”

大舅看到这种尴尬场面,他能说什么呢!心想,这不都是由于我惹出的祸端吗?于是说;“姐姐,旭阳不愿去学艺就行了,何必惹得姐夫大动干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孩子在外做了什么坏事。姐夫这样打孩子是不应该,姐,你用不着这样气了。暂时休息一下,消消气再说吧!”姐气鼓鼓的说;“兄弟,你跟姐姐想,这样还过得下去吗?跟他这样一凶狠的人做堂客,还想有什么好日子过?我应该醒悟过来了。原先姐嫁给他,看到他是个老实憨厚,勤劳善良的人。今天才发现是自己的眼拙了,我一个良家女子,哪里找不到一个靠山,哪里找不到一碗饭吃?但是我不埋怨谁,也不会后悔,是我自己的命苦自找的。要怪就怪一双父母不该早亡,否则,姐一不会碰上这样个冤家。兄弟,眼下我的心已经碎了,虽然娘家父母不在了,我不会依靠你们生活的。我有一双手,帮有钱人家洗衣僵衫,我们母子也能活得出来。”

大舅说;“姐,你不要把事情都想的那么决情。姐夫这个人在我的心里,始终都是个好人。可是当一个人到了无路可行时,不免心里惆怅不安。焦燥无明的发横也是有的,尤其大水把田地全淹没了,一家三代人都伸起脖子找他要饭吃的,落到谁的身上都会感到苦涩不安的嘛!如果是我,这样的事要落在我的头上,还管得什么焦虑和棘手,我早就仍下这个破栏摊子,跑到十万八千里以外了呢!这点,我永远比不上姐夫的责任感。虽然他想从新迁回原处去,可是等待他的又会一个怎样的结局?总之男人心里考虑的事,比女人要想的宽深得多。眼下在这个节骨眼上姐甩手走人了,留给他的将是什么呢?说得不好听点,当一个人失去了最后生存的底线,他只能从无望中撒手人寰了。难道姐姐想等看这场人间悲惨的发生吗?姐夫要不是看在有你这样一个好妻子,能和他同艰共苦,风雨同舟的妻子伴随他,否则,他根本不必多此一举的迁到这个地方来。姐姐,你要退一步的想想,姐夫是个多有血性、好强刚毅的男人呀!今天生活将他逼得如此尴尬的地步,就连身边唯一能为他分享安危的人都分道扬镳了,他哪还有脸顔去见江东父老?姐,此一时彼一时,不是弟吓虎你,姐夫这个人非死不可。”

瞎婆听到媳妇要撒手离开这个家,刹时间,她几乎急得要晕倒了。她支撑起身子两手死死的抓紧媳妇说;“桂枝儿,大舅说的很对,你就听听大舅劝吧!千不看万不看,看在我和公爹俩个残疾人的脸上,不要跟吉保那个畜生一般见识呀!如果说你狠心的甩下这个家,我们孙家还有何盼头呢?说不定你前脚走,我后脚就拖着你公爷一起投河结束这条命算了。最后娘要问你,吉保今天为何如此暴打孙子旭阳?在娘的心里,他不至于是个五薛不孝,六亲不认的人。脾气固然一向丑陋,但他绝不是个穷凶极恶的人。尽管这次对待孙子没有收敛,更是失去了一个正常人的理智。他父亲是个没用的人了,娘会好好教训他的。欲话说,千年修得同船渡,一日夫妻百年恩呀!娘同你都是穷人家的堂客,不怕眼前苦,但盼来日甜。不离开我们,娘跟你下脆陪礼行吗?”

瞎娘正欲下脆,桂枝一把拉住老人。这时,她看到娘一双枯瘦而毫无血色老手,心寒得热泪直淌的说;“娘,您这不是要折杀我的阳寿吗?都怪我们的时运不好,无法赡养好的您的身子,以至让您骨瘦如柴。这都是小人的罪过呀!虽然您看不见了,然而您老人家时时刻刻都在为这个家,日夜担忧和操心呀!旭阳刚从我肚子里爬出来,全都交给您去精心照管他了,作为生他的母亲,仅仅只给他吃了点乳汁而已,当时他是否能活得下来,我没抱一点希望。可是您冷一口,热一口的终于把他抚养到十四岁了。作为旭阳的娘,我是亏欠他的太多了。今天他说不是我养的,听了这话,我心里并不感到太难过,因为家里穷了孩子多,我实在痛爱他们不起来。要说跟他细细解释,他也不会懂得很清楚。如果他忘负义,不认得您这个瞎子奶奶,一定必遭到天打雷劈。不过我想,人是个有天性的东西,一个人,总不会凭白无故的从天上掉下来吧!人到了那个时候,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老太婆说;“桂枝,我和你都是女人,生儿育女,是女人的本分。我生的孩子比你还多,七个孩子中,只乘下吉保一人。其他几个夭折的孩子,都是生病无钱求医病死掉的。一个个的生,一个个的死,你想想,一个母亲生下活生生的孩子,一个个的死去。我的心早就哭碎了。与其说自己是个瞎子,还不如说都是为孩子夭折伤心哭眼睛的。娘一生流下的泪水可用缸装。好不容易求天、求菩萨的,才帮我留下这个唯一的儿子。吉保抚大成人,结婚生子直到现在,哪一天娘不是在为他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我的这颗心从来就没安静过,我直害怕,,,,,。可是今天听你对我诉说吉保,现在仅然变成这样一个毫无人性的东西了。对亲生骨肉和同艰共苦的妻子,都如此凶恶残忍,他的良心岂不是让狗吃掉了吗?桂枝,你说我还有何希望呢?这样看来,说不定哪天吉保想甩掉身上的包袱,料不到什么时候还会把我们两个老不死的,推到河里淹死呢?”

桂枝紧抓着婆母亲的手,诚执的说;“娘,别这样乱想,这点他是绝对不会的。我来孙家做媳妇二十多年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发这样大的火气。吉保在我的心里,始终还是个敢厚、勤奋、孝敬父母的的男人。虽然平时话语不多,可是他孝顺父母上天可见。就拿之次遭灾来说吧!二个多月来,他肚子里没装进一粒大米,每天全是吃的野菜和鱼汤。为了一家人能活下去,不分白天黑夜的拼死拼命去河下打鱼捞虾,何曾休息过半日?我看到他身体日渐消瘦劝他说;人是铁,饭是钢,一个大男人光吃这些怎么行呢!,他总是说,现在田地都没有了,还不知今后一家人怎么活命?灾荒日子没有尽头,从长远作想,把家里仅有的一点主粮,都省下先给父母和和孩子们塞饱肚子吧!孩子们哪能在意?只有我的心里最明白的。”

母亲说;“桂枝儿呀!孩子们不知没关系,这是因为他们年纪还小不懂事。只要你心里知道吉保是个什么的人就足够了。桂枝,你比娘的命好,别看眼前穷,可是你有三个儿子呀,他们就是财产和希望呢!说不定哪天等他们长大成人了,有了能耐了之后,还愁什么财富没有,没吃没穿的呢!人要耐得住煎熬,不是常说;先苦后来甜吗?日后你一定会有好日子过的。”

媳妇说;“娘,我是父母死得早,很不懂得事理。只想到在我的眼前,处处都是一遍黑暗。哪里还想过未来呢!其实吉保心里一暴躁起来,我就觉得什么想途都没有了。平时我是个没脾气的人,事事都顺着他的意思来。轮到自己今天忒伤心时,就忘了丈夫是我同一破船上的人。既然走到一起来了,就应该同舟共济的把一船人送到彼岸。就像我兄弟说的,如果我把吉保逼得无路可走了,他真要那样,我会一身罪责难逃,到时候怎么后诲都晚了。娘,当时我要冲走,那是急中一时糊涂。如果我狠心把这些全部甩下远走高飞,岂不要个贪图富贵,反过来的陈世美吗?您老人家放心,即使吉保再要狠狠的赶我滚蛋,我也要与这里的一家人滚成一团。饿死也值得。”

一场电闪雷鸣过后,即刻归于风平浪静了。瞎子婆母的心里,就像乐得开了花儿似的。婆母说;“打从你来到我们孙家第一天起,我就看准了你是个心底善良的女人。让娘感到愧疚的是;孙家没能让你过过一天的舒心日子。而且接二连篇累三的,为孙家生了六个孙子。可是孙家人没富气,六个孩子跑了三个。留下来的这三个孙子,不是都长得像牛一样吗?谁不说你是个发家的女人呢!你的德性可清可点,哪次娘不是从梦中笑醒来的?遗憾的是我近几年眼睛瞎了,没能为你分担家里的愁忧,反而成了你们的累锥。这是娘前世遭多了孽,如果人生真有来世,娘愿变猪变马来报答你对我的恩情!”桂枝说;“您这说的什么话!如果人有来世,我愿意再做您的儿媳妇呢!”

大舅对旭阳说;“孩子,你应该懂得一些事理了。大人们为生活纠结,内心无处不是伤口,你这样不听话,不是在父母伤口上撒盐吗?俗话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子女更不应该记父母的仇。这些道理你暂时还听不很明白,等以后你自己做了父亲,就知道做父母的苦衷了。”奶奶说;“你是我最痛的孙子,大舅说的话要往心里去。父母要你去跟大舅学艺,那是让你学本事,今后就会少吃点苦。阄猪是天下七十二行中的正当职业,是人求生的一种出路。只要人勤奋,有志气,就能变成人上人。您爷爷当年为养活一家,给人抬桥当脚夫的,这些事都是被人看成是下贱的。你爷爷说得好;职业没有好坏,能养活家人才是有本事的人,才能受到别人的尊重。大舅阄猪你不想学,是觉得他的职业下贱吗?如果你认为是下贱的,为何那些有钱的地主们的牛马病了,还要上门去请大舅呢?听你爷爷跟我讲过一个故事:当年有个叫朱宏武的人,小时候家里非常的贫穷,家里大人只好把他送去跟人家放牛。可是他勤奋,有志气,后来却当了中国有名的皇帝。你舅不但会阄猪,还会给牛马治病呢,多少人想跟他还不愿意带人家呢!你是他的亲外侄,他的老底全会教给你的。只要你勤快不懒惰,学人长志气,跟大舅把手艺学好之后,奶奶爷爷还享受人一点富呢!孙子听话,天下哪有父母把自己的骨肉往火坑里推的道理?”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