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二十)玉镯验证骨肉情  

2012-01-06 19:1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鲍春来对妻子黄筱芳说;“你的任务就是在家做桌丰盛饭餐;一来,为父亲接风洗尘,二来,让父亲确认田大嫂,是否是鲍家同祖同宗人。

晚餐宴桌上,摆的极其奇特与丰盛。加之有田大嫂的厨艺参与,吃的菜肴与品种,就显得山东味道更浓了。众个入席后主人鲍春来说;“今天是我调来省城之后,第一次请客吃饭。目的是为了我这个不孝之子,长期在外工作对八十高龄的父亲的感恩。同时也是为感谢田大哥一家,对我过去工作的帮助和支持。老父亲虽然八十高龄了,可喜的是一向身体硬朗,每天除了下地干些农活外,就坐在家里看书写字,就是不原离开家出来走走。今天要撒谎说他孙子生病了,就是小杨的面子再大,恐怕也产很难接他出来的。我想,往往善意的谎言还是要有点哟,呵呵!

父亲,这位是早前我常给你提起的田为中大哥,这位是他的妻子鲍梅香大嫂,旁边的那个小孩子是他的四儿子。田大哥一家,为人实诚厚道,待人本分善良,是儿子参加工作以来,最为尊重和信任的一位农民朋友。尤其在花园村土地改革中,在工作上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支持。今天接您老济南的目的,就是想要让您老人家,认识一下他们夫妻的。”

田老大说;“这就太让你抬举俺了, 毕竟俺是晚辈,年纪又小那么多,应该是俺去看他老人家,何必来劳驾他老人家老远过来呢?实在让晚辈愧疚了。往后一定去泰安向您和伯母请安的。真是有罪有罪哟!”春来说;“父亲,这位田大嫂真是个贤德之人,在她家蹲点时,处处受到了她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不但让我受益匪浅,就是其它一起的同去,同样受到她的体贴和照顾,岂不是别的,同志的衣服和被子,都是由她包干洗净的哟!因此同志们都称她甜娘呢!”老爷子站起身来,给田夫妻二人深深的鞠一躬说:“古人言,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嘛!一个篱笆三个桩,遇难有人帮嘛,哈哈!好好好。”春来说;“父亲,田大嫂也姓鲍,是地道山东济南人氏,她叫鲍梅香,曾有个兄弟叫鲍春宇,不知她是否我们同姓本家呢?我想呀,她家两代人里中,与我们两代人的名字都只一字之差,再巧也不会巧到如此接近吧?您老好好想想,说不定这其中还真和我们是同宗人呢?”

老大爷听了儿子这样一说,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一直盯住鲍梅香身上,反复琢磨着想在她的身上找出一些鲍家人的印迹来。时间过去六十多年了,他心里答复是否定的。于是问;“姑娘,你家住在济南府哪条街上知道吗?家中还有些什么人呢?”这一问,可把这个乡下大嫂问得目瞪口呆了。老爷子继续问;“那你是包公的包,还是鱼包的鲍呢?田嫂仍哑口无言。无法启齿的鲍梅香,望着田老大示意求助。这时田老大接话回答说;“大爷,她不知道您问的这一切。但是她姓鱼包的鲍。”(一边说,一边用手在空中画着这个鲍字给老人看)田嫂心里感到十分尴尬的说;“ 大爷,您老问的这些俺真不清楚。只是从小就听义娘说,俺祖先是济南府人,分家后父母就住到新泰县城里来了。俺三岁父母就过世了,俺曾经还有个兄弟叫鲍春宇,三岁时出天花夭折了。后来俺姐弟俩都是给田家抚养的。眼下家里就只乘下俺一人了。此时老爷子想,这丫头的命真够苦的了,现在岂不是一个孤儿了,老人不想问得她勾起往事更多的痛苦回忆,于是他用怜悯的口气说;“姑娘,那你父母去世前后,是否给你姐弟留下值纪念的东西吗?” 梅香想了半天说;“好像父母没有给俺留下个什么。不过在俺成婚的那天,义娘给俺带上了一只玉圈,说是死去的亲娘留给俺的,并且要俺好好珍惜,千万不可丢失了。这不,就是俺现在带手上的这个玉镯。”

老爷子正着精神说;“能否取下来给俺看看?”梅香毫不犹豫的取下玉镯,即刻递到了老人手边。此时老爷子接过玉镯,擦了擦眼聚精会神的仔细看了起来,这玉镯一半血红,一半蔚蓝,确定此乃世上稀罕之物,一般普通之人,岂能珍藏得起如此高贵奢侈的首饰品?他越看这玉镯,愈加让他感到了一种莫名亲切和冲动。然后他再一次的将玉镯在自己胸口反复磨擦了两下,此时玉镯更加光彩夺目起来。这时他肯定,这是俺鲍家的传世之宝。想当年俺和大哥离开济南父母时,是老祖母从手上取了下来,分别送给了两个孙媳妇的唯一珍贵纪念品。可是眼下为何落到了这个农妇手上?难道这其中有何其它的蹊跷?不,从这姑娘的谈到的家史与经历,与俺失散六十二年大哥如此的吻合。这时老爷子心里完全明白了,此时回忆往事种种,热血沸腾的他。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敏捷地走到对面桌边,一把将梅香抱进怀里放声痛哭了起。闰女呀,俺就是你的亲叔叔鲍靖天呀。想不到近在咫尺,仅然拖了六十二年之后,在济南儿子这里碰上你了。苍天哪,您有眼呀!俺祖祖辈辈都是善良人,在俺即将离去人能碰上自己的亲肉,俺死也瞑目了。丫头你知道吗?春来的母亲,就是你娘的孪生亲姐妹呀!多少年来俺想哥,她想妹的,不知哭过多少日月春秋哟!可是你父亲性格内敛怪异,从不与家人报知喜忧的之人。只知道他屈辱而死,其它情况一概不知。你婶还活着呢,她要知道你找到了,不知她会高兴得怎样呢?”

“父亲,别太激动了,要知道您老年纪大了,身体还是要注意的呀!这样不是很好吗?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让你尽情的谈吧”老爷子说;“春来,这玉镯一点都不假,梅香确实是你伯父的亲骨肉。你母亲现在带在手上的那只玉镯,与这只原是一对。难道你不记得了吗?”春来看了又看说;“父亲,两只相差无几呀!一切都清楚了。”在场的人无不为鲍家亲人相认,感动得热泪盈眶。小杨说;“真可谓,踏破钉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哟!既然今天亲人相见了,还有什么比这事更高兴的呢,收起悲痛,丢掉伤感,高高兴兴的一起来庆贺一番吧!”

鲍春来的稳重谨慎的安排,检证了鲍家同宗人的真实身分。毕竟时间久远,这其中来的来龙去脉,除了父亲说得清楚之外,谁都不是局内这人了。既然事情已真相大白,鲍春来的内心更是高兴不过了,于是幽默的说;“这下田大哥成了的姐夫了,田大嫂又找到了自己的根,我们家又多了一房亲戚了,哈哈!”父亲说;“俺这次没白来,儿子,以俺的名义,请他们去馆子里吃一餐,俺还要带闰女去庙里烧柱香,好好的去谢谢菩萨的。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