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十九)苍天搭建缘分桥  

2012-01-04 15:3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鲍春来此时急不可待的问;“田大哥,您知道他祖籍何处,现在哪里?” 田说;“他祖籍山东济南府人,他父亲名叫鲍靖海,是个饱读四书,深藏不露的人。由于他结识和支持了当时反清运动的朋友,故而被牵扯为同党所杀害。尽管临刑的场景有些悲惨,然而却显得正气秉然,气壮山河。由于鲍田两家是世代好友,不,应该说鲍家是俺田家祖先的恩人。因此,两家历来就走得十分亲近。得知他遇难的消息后,俺爷爷即去探监看望他时,家人托付给了爷爷照顾。监行那天爷爷抵住世俗偏见,和人们的鄙视眼光,将他夫妻二人的遗体一起抬回花园村,在俺祖坟墓地里安葬了。”

鲍春来听完他讲述完这个段感人的故事这后,他即刻联想起到小时候听父亲讲过自已家史,家史中同样有着这么一段悲惨的经历记忆。由于时间久远,对于这一切就有些淡漠了。不过当年祖宗被朝庭所贬,平反后仍回到了济南府。可是为了仅防万一,留下一支人在新泰这边生存。后来这支人除了父亲幸存之外,其他亲人也就烟消云散了。可否鲍靖海就是自己的亲伯父呢?既然田大哥谈到这个地步了,不由得要追根刨底起来,问个水落石出更好。

“田大哥,这对孤儿现在何处,能否更详细一点的告诉我?”田老大想,这事十有八九是他的同宗人了。于是说;“那个叫鲍春宇的男孩,俺叔父将他抚养到三岁时,花园村一场天花泛滥成灾时夭折了。不过大他三岁的姐姐,仍然活的很好。不过现在已有六十大纪了。”鲍问;“那女孩叫啥名字?是否成家生子?”田说;“那个女孩没有派名,只是小名叫梅香。现住在俺花园村一组。”鲍说;“ 那好,我会有时候去问问她家情况的。”田说:“不过她父母去世得早,一个三岁的孩子知道个啥呀!就像你一样,除了知道一些自己的家的事外,可能也说不上来了。如果不是同宗亲人,问清又有何意义?”鲍说;“田大哥,这事有弄清的必要,如果不是同宗人,我父亲和我的派名为只啥如此接近?好在我父母仍健康的活着,虽然年纪有些大了,但还没到糊涂不清的地步。再说泰安离花园村并不远,如果我将此事告诉父亲之后,再远他老也会去花园村走一趟的。因为老人此时是最念旧的时候,再远他也会要去询问一番的。何况那个叫梅香的人活着呢。”

可是我在花园村工作将近一年的时间了,却从没听起您讲过这样的事呀!”田老大幽默的说;“主要是你的工作太忙,哪有机会聊起这方面的事情,再说你们革命干部嘴里从不谈个人家事的嘛,呵呵!”鲍想,田大哥说话真幽默,是否在耻笑我们当革命干部的人,不食人间烟火,不属于人生父母所养的呢?鲍春来说;“当我进花园村土改前,我翻阅过村名的档案,其中有一个人姓鲍的人,那就是您的老伴姓鲍。当时我感到有些纳闷,整个全村三千多人口,为啥就只姓一个独独姓鲍呢?而且找遍附近所有村落名单里,都未寻到第二鲍姓人。有天闲暇无事我问大嫂家住哪里,何时嫁来花园村的?她答话很简单,俺娘家在煤矿 是姑姑养大的。我问她姑姑姓啥,她说叫张田氏。我问她如果是您姑姑,那应该也叫张鲍氏,不应该叫张田氏呀?后来一想,旧社会女人嫁人之后,自家的姓也就不重要了。后来看她也就不清楚就没继续问下去了。”

田老大说:“其实你问的这个人,就是当年的那个孤儿姐姐叫鲍梅香。她不是常帮你们工作队的干部洗衣洗被子吗?哈哈!就是你们称她叫田大妈的人呀!”难道她就是那个孤儿?黑,那样好的机会都没好好的问清楚真遗憾!” “对,她就是鲍春宇的同胞亲姐姐呢。她是由我老姑养大的,她父母给她起名叫鲍梅梅。后来由我老姑把她扶养长大,老姑又特别喜欢梅花,故给她起名叫梅香了。十六岁由俺爷爷作主,与俺田家长房孙子相配结为了夫妻。除了田姓之外,别姓一律不嫁。目的是不让她受到别人的轻视,并且完婚之后,不能叫好田氏什么的,就叫鲍梅香。这在俺们村里是少见的哟!”

从这点讲便可知道田家人,对这个孤儿是何等的重视与尊重。鲍春来想,要真鲍梅香是伯父的女儿,田为中岂不是他的亲叔伯姐夫了吗?真要是的这样,岂苍天给他们之问搭建成的一座缘分天桥吗?俩人愈说愈加亲近起来。看到时间已经很晚,话完酒尽时间,各人回到安排好的房间安歇去了。一夜鲍春来根本没有一点睡意,脑子里像翻腾的长江之水,拍打着他的灵魂何以能平静的安息下来?两人各自睡在床上,辗转辗转反侧的想得,很多,很多。

次天清早吃罢工早饭后,鲍春来告诉妻子说;“请你告诉小杨,到机关要一辆车去泰安一趟,把我父亲接来济南有件很重要的家事务必要他来落实一下。”正说着,小杨过来看田大哥来了。鲍说;“小杨你来得真是时候,请你向机会要辆车,我有件私事要费请你去泰安跑一趟。如果机关的车子要到之后,就去泰安把我父亲来济南。同时花园村离泰安 很近,就先接田大嫂,然后湾到泰安接我父亲。给点钱你留在身边零花吧!拜托!我先去上班了。”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