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二一)追根摸索探家史  

2012-01-18 15:2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鲍靖天对儿子说;“春来,田家人对俺鲍家如此忠诚决非一般朋友。特别是你伯父当年遇难时,不但留下遗孤由他们田家照顾和收养,然而还把伯父伯母的遗骨安葬在田氏家族的墓地里,这种举措按俺东人的习俗,是绝对被禁忌的事。这种超越感情范畴的尊重,不应该看做是儿戏之举确。俺想在你的心里应该是有个底了吧?”

鲍春来说;“父亲,如果我不尊重和重视这个问题,那么就不会请您老人家和梅姐一同请来济南了。事实上,当初我请田大哥来济南,仅仅是为了叙叙旧而已,对于他过去对儿子工作上的支持和帮助,目的,是想尽可能的为他解除一些生活中的实际问题。不忘对这位憨厚的农民朋友一片忠诚为人的感激之情。后来他向我谈到他的妻子姓鲍,而且一直在寻找家族的宗族之事,两者之间才涉及到这件事上来。可是我从小离家,哪能开得清这些问题呢?我考虑到只好请您您老人好到此才能说得清楚不是?真没想到,他妻子不但是鲍家的宗族,还是我们鲍家失散多年寻找的的骨肉亲人呢!”

老爷子说;“是的,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嘛!应该说这是上天有眼,是俺鲍家无过于天地的原因呀!否则,这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哪里去寻呢?昨晚俺与梅姐说了一夜,谈话中好对田家人的这种高尚品德,深深的让俺感激呀!田家人之所以这样做,梅姐说田家人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报答俺鲍家人的恩情。可是俺想,这恩的源头在哪里?爹生为鲍家的子孙,尽管曾听前辈们讲过鲍家不少的亲戚朋友,可是却不曾听到过鲍田两家有何瓜葛呀!通道父亲老得连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吗?昨晚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仔细琢磨,毫无一点印象的影子。今天既然这事在眼前出现了,那么就应该把这事情问过水落石出才对。否则,人家这份真情岂不是付如流水?如果俺们不郑重其事,那是要遭到天遣的。虽然父亲年已八苟,但俺想信自己还未到糊涂的地步。乘父亲记忆尚好,脑子记忆还很清晰之时,有些事还事还是非常明白的。尽管时间久远,然而对鲍氏祖宗的一切,父亲还是经常去回味的。特别是祖先留下许多的高尚德性,俺一直不忘的传承给后人。如果说对祖宗的德性不去发扬光大,然而只靠后人传种接代,意义就不深远了。”春来想,父亲的思维确实不错,本来嘛,山有脉,水有源,如果做人不计好坏是非,岂能算是个立足于社会的人?作为一个革命干部,甭管哪个朝代,为人处世做事做人,总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今天既然田大哥来到了这里,就应该将父亲谈到的事情,向田大哥问青红皂白才对。

晚上他要妻子做了几盘下酒的小菜,准备了两瓶田大哥爱喝白酒,把田请到书房之后,两人盘膝而坐亲切的聊了起了。春来说;“田大哥,其实我对于您的家史,早就从花园村的村史档案中知道很多了。,现在我想进一步的向你问得更详细一点,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就问了。”田说;“何必如此讲话呢,只要俺回答得上来的事,俺毫不忌讳的。”鲍问;“原来田家并非是个一般的家族,为何眼下没落到如此地步?能否与我仔细说说这其中的缘故吗?”正说到这里,鲍老爷子进房来了。田老大站起身来说;“伯父,您还没休息呀?俺正在与春来兄弟谈谈家事呢!”老爷子说;“那好呀!俺也正想听听呢!你们说吧,俺也想在此喝一杯呢。”春来说;“父亲来听听更好,老人毕竟是时代的经历者,总比我们这代人懂得的事情会更多一些嘛,哈哈!”

不过鲍春来涉及到祖宗的过去一事,让田脑子里一片空白起来。一方面过去无人向他问及过些类事情。另一方面,时间久远,这一连串的具体问题,如何叫他谈得清楚?愣了一会,他想,既然妻子已确认是鲍家的亲生骨肉了,有些事想敷衍过去并没必要。与其说敷衍塞责,还不如坦言相告。于是毫无一点拘束与忌讳的说;“俺是田氏家族长房的后人,对祖宗的过去以及家族中发生的有关事情,自然要比家族中的其它任何人都要了解得清楚详细些。今天在兄弟面前,俺就不遮遮掩掩了。俺祖先当年是在京城为官的人,清朝年间官居五品之职。那时的田氏家族,真可谓是风光无限,不过好景并非常在。当时汉人要在清皇驾下为臣,并非是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在康熙未年,宫庭争权利夺利的趋势愈演愈烈的情况下,多少汉臣被欲加之罪弄得狼狈不堪。不是粉粉下野,就是贬职流放。祖先在京城贬职之后到了济南,接之抄家贬为庶民,后流放到了现在的新泰县。此时心灰意乱的祖宗想;只要家人免遭杀头之罪就算万幸了。然而只是想不通的是,一向为官清白廉政之人,落到如此境地,实有不干之感。仰天叹寒中,只能任从命运的安排了。带着全家五十来口,流放到异乡之地,举步为艰无计可施之际,如何能生存下去?这时却得到了济南府同朝好友,鲍震东的雪中送炭的接济。给祖宗送来大洋五百块,及一些急需的生活食品。才解决这死里逢生的燃眉之急。”当说到鲍震东这个名字,鲍老爷子突然内心一震,便问;“你说的此人叫鲍震东吗?他是是俺的祖爷爷呀!”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