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八)良心是杆公平称  

2011-10-28 16:1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早田为中带着孩子们在地里收割庄稼。突然听到有人喊道;“田大叔,俺是福儿呀!俺有急事要找您!”田为中一听,声音有点悲凄,心想的事果真发生了。于是他直起腰干一看,可不是福满上门评理来了?于是他立即招呼家人们说;“大家歇着吧,该到吃早饭的时间了。随之,便挥着手臂向张示意回家去说吧!

“为中叔,昨天俺是特意去找胡端强(花园村农会主席),谈清俺的成份问题。刚进“农会”大门,就碰上李德全了。(田为中的大女婿)他二话没问,就怒气冲冲的要俺滚出去!”“俺问为啥?他说;“以为你是谁呀!现在此地可不是过去国民党的官府衙门!现如今这儿是“农会”,是俺贫下中农办事的地方知道吗?国民党的狗腿子,根本没资格到这儿来,赶快滚吧!”“嘿!这话怎么说的,俺不也是花园村的贫下中农吗?当然有资格来这里。难道“农会”是过去皇帝的金鸾宝殿不成?既然“农会”是为农民办事的地方,俺今天就是来这儿找胡端强问事的。”“说俺是贫下中农的败类,是个孬种,难道还不明白?” “您听,这话说的多伤众呀,太恶心人哪。可是俺仍不理他的喳,执意往里走了。这时他叫了一伙人,连拽带推的将俺往外耸。这种野蛮行径俺当然不让。可他们人多力大,俺哪里是他们对手?此时俺心一横,老子豁出去了。俗话说;讨债找债主,卖肉找提卯的。争脱群手之后,上前便揪往李德全不放。然而他人高马大,一下就将俺按到地上,拳打脚踢起来。这个王八蛋真够恨心,便在俺的头上和胸口,雨点般的来回猛揍。嘴里不停的骂些难听话。此时俺好不容易从他手下挣脱爬了起来,顺手抓着身边的凳子,便将他的脑壳瓜子给开了。

里面那些看热闹的狗杂种们,见着俺俩扭打在一起,他们不上前劝阻,反而幸灾乐祸的座山观虎斗。这样也就罢了,最后却合起来将俺揍了一吨死的。您瞧!俺的胳臂、俺的脸,右耳都被打得流血了,眼睛肿得看人都很模糊吃力了。”诉着,诉着,便嚎头大哭起来。

听了张福满的诉说,田为中想,他俩之所以今天动起手来,这中间的过过节自己是知道的。总之,他们俩存在的余悸由来以久。李不让张进农会只是一种借口,以此进行报复恩怨才是此次殴斗的导火线。田为中是个何等明智的人,加上自己又是一个长辈,今天张福满不上李家告状,找俺评理仍是对已的尊重。毕竟一个是自己的女婿,一个是多年前辈的孩子。这个分寸是要拿捏恰当的。除了好言劝慰张之外,并许诺立刻陪张去到县城看医生。一路上除了安慰张福满之外,同时也在批评女婿李德全心胸狭隘。

“田叔,这次我一定要讨个公道不可。当保长怎么着?这是村里的前辈们将俺推选出来的。国民党也好,共产党也罢,俺当保长不同样都是眼村里办事吗?再说李德全对我怨恨在心。当时他家有五个适合男人,抽一个是理所当然的。俺家只一个适合的四弟不也被抽走了吗?难道俺寻私了不成?要不俺四弟完全可不去呀!田为中说;“现在不必提这档子事了,情况村里人和俺全清楚。先治病再论理,打架的问题弄清楚了该谁负责的自然村里会有个交待。无理者,当然负责赔偿病药费。”张得福听了田中叔的这番劝告,心里自然平衡多了,神态上也比刚来时平和了许多。

这天农会主席胡端强,专为张福满打人一事召开一个紧急会议。并且特邀请了“土改”工作队组长鲍春来到会参加。在会上所有与会者发言积极,一直要求严惩伪保长张福满。农会主席发言态度非常的严肃,今天俺家会秘书李德全同志给伪保长张福满打,是国民党的走狗,在向共产党示威,藐视我们基层的革命干部。被打的那种惨状,视可忍孰不可忍。为此我感到十分的愤慨。如果不即时杀住他的这个种邪恶气息,今后还会从演。我决定今天两天,召开一个全村农民大会,一定要把伪保长张福满面的嚣张气烟压下去。绝不让这类人再站在人民头上无作非为。这种抠农会革命干部,是明目张胆的反对共产党。眼下不杀个鸡给猴子看。就不知共产党的利害。”鲍春来此时付合说;“我支持你们的意见,开个全村农民大会批争批头是很即时的,先杀杀他的嚣张气烟再说。本村不是没有地主被抓出斗争吗?那就以他为首,这样做也是提高全村农民阶级觉悟的一种形式。而且我见议还可邀请附近农民一起前来参加这次的斗争大会。”

农会主席胡端强说非常赞同鲍副县长的见议,参加的人多更有气势。马上把通知发下去。标语口号可这样写;“批斗反革命份子,国民党的忠实走狗张福满大会”并且要求,各家各户,除了不能动弹人之外,一个不准请假和缺席。”

田为中带着张福满去县城看完病,未估计到张的伤情如此糟糕。诊断结果中,张福满不但朐部及手臂明显骨折,右耳耳模完全被打破,从此今后失听是肯定的了。经医生包扎和处理之后,医生一定留下他住院治疗。否则,若胸骨不整理清楚,恐怕会剌伤心脏。那时候怕出现生命危险。田为中一想,这个家俺得担了,赶紧办完了住院手续便一人返回家里去了。

一路上想到女婿李得全的伤势怎样呢?听说并无大碍。毕竟也是一件心事。刚进大门妻子田氏问,情况怎样?“不很好,你要儿子告诉福满面家人,赶紧去县医院一趟,福满住进医院了。恐怕得有断时间住呢!”田氏说;“工作队的人吃罢晚饭回到家了,鲍县长要你回家后马上去他房间一趟,说有要事告诉你吧!是先吃完饭后去,还是,,,,,”田为中说;鲍副县长没急事是不会找俺的。再说俺现在那里吃进饭呀!先去了再说吧!”

田进到房中之后,所有工作队的人员与住日一样,全扑在炕头上写什么东西。听到田的推门声,大伙都恭维地叫着;“田大叔好!”鲍说;“大家就不要介意,暂时大家把手上的工作停一会吧!田叔;您不是外人,就不介意您了。花园村“农会” 决定,明后两天把张福满这个国民党的伪保长,抓起来进行大会判斗。您对此不会感到有什么意外吧?”田为中听到斗争两字,就心惊肉跳起来。他想这可不是花前月下,对酒当歌,而是暴风骤雨,雷厉风行。如此搏骨面世的残酷场景,眼下张福满被打得住进了医院,还这样精心策划折磨他,简值太残忍,太残忍了。沉思中在想,鲍春来还是个“土改”工作队的领导干部,又是兴泰县的副县长,怎么能同意胡瑞强这种决定呢?张福满半年前是当了个保长,可是他毕竟是个没有文化的山村野夫,充其量只是打了架而已,骂他一吨也就罢了。这种性质怎么能涉及到国家的危亡与安慰?明明是兴师动众,小题大做。瞬间他对鲍春来心里认同,一下完全改变了。不但不语,甚至想怒发冲冠的斥责他。这时工作队的小杨说;“田大叔,“农会”决定斗争张福满,不也是为了给您女婿出口恶气吗?再说您女婿都被他打得起不了床了,正气得不到舒张,您心里也不会好过呀!”

田为中说;“古人云;好大架的狗没张好皮。除了他俩本人知道事情是怎样发生的原因,在坐的你们谁也不是当事人。俺是李德全的岳父不错,但是在看待事情上,不能义气用事,违背了良心在一切正直人眼里都将是一种罪过。因为良心是杆公平称,凡事都要以不偏不移的公正心,去评定一个事情的对错。这样才可以理服人。否则,,,,,,,”小杨听了田叔的看法意思不服的说;“那您认为“农会”的这个决定是错误的?”田为中低下头不语。

鲍春来是个多么聪明的人,听到田为中语里的含意,便说;“田叔,没关系,您对决定有看法没关系,请您来不就是想听听您的看法麻,即使说错了也没关系呀!”停了一阵田问;“贫下中农这个概念,在俺的脑子里还未弄清楚。伪保长这个职务,在过去旧社会究竟是个什么官衔,有多大的权限?我想听听各位的高言指教。”这个问题当然是由鲍春来回答说;“根据中国农村阶级划分标准,贫农是农村中的半无产阶级,土地不足或没有土地,占有不完全的农具,须租入土地耕种或出卖部分劳动.,就叫贫下中农。所谓伪保长,就是过去国民政府委任的人。其实他的权限,就是掌握管属之民,利用此职向政府献计献策,谋取个人利益的人,甚至有时,站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大致如此吧!”田为中听了说;

“是呀,张福满算得上是个地道的贫下中农。不过他这个保长可不是国民政府委任的。而是当时国家形势紧迫,社会非常混乱,为了控制人口流动,县政府勒令花园村必须建制户籍管理制度。以前俺花园村是从来没有过保甲长制度的,只是属什么“土地”管辖。可那“土地”只是个名义不会说话的木偶菩萨。要建就建吧,村里几个能说话的人召在一起核计核计后,看到张福满年龄不到三十,虽然没什么文化水平,但性格热情豪放,具有几分江湖豪气的味道。于是便在数人中挑选了他。这其中核计的人,有现在的农会主席胡端强和我多人。未出一年不就解放了吗?他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即使国民政府认同了他,保长是没人开工资的职务,在国民政府里分文未取过。这是个什么活儿?而且花园村每月也没给过他一分钱呀?纯粹是为村人尽义务而已。跟现在的农会办事人一样,不全靠自力更生来养活自己的家人吗?在农会工作的人,有谁拿过人民政府的钱了?”

鲍春来想,田大叔讲的情况真是如此的话,恐怕自己的立场错了。真要按照农会的决定,岂不弄得亲者痛,仇者快的结果?于是他果断地告诉小杨,你马上赶到胡端强家中去,开大会的事暂时取销,明天清早我会来农会告诉他的情况。另告诉在座的同志们,请把刚才田大叔的话好好整理一下,明天我带去县里向上级回报。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