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七)相信群众是真理  

2011-10-20 21:01: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鲍春来进村开展“土改”工作以来,得到了农民田为中很大的协助。尤其在查访和落实各家私人田产上,给他分忧的减少了不少难题麻烦。虽然花园村只三千多户人口,然而他们耕种资源,全部是私人所有。可是真正按平均人口计算,每人不到二分地的面积。而且在花园村中,找不出一家的私人田产,不要说找出一个富有的地主,就连一个接近富农田产的人都没有。这样的情况,如何进行“土改”?况且土田改革的宗旨和目的,就是打倒地主豪绅,从他们拥有和霸占的土地中夺了回来,然而再按“土改”每个农民应得的耕种面积标准,再平均分给广大的贫下中农享有。那么眼前最为棘手的大事,花园村不具备以上情况,可是花园村各家每户欠缺的耕种面积极其欠缺,这不足的土地从何而来,如何去解决?

此时发闷的鲍春来,深更半夜的他,独坐在后院的溶树底下

吸着烟苦苦的思考着。起来小解的田鲍氏,发现后院溶树下有个光点在闪烁,她即刻转身推醒床上的老头,轻轻急速地喊着;

“老头子,你快醒醒,瞧俺后院溶树下有个火闪闪,是否有贼人来了?赶快起来瞧瞧去呀?”田为中起身,伸头向老婆子指的方向望去,确有些事。沉思后,一下子田猛然清醒了过来。

“什么小偷贼的,那是鲍县长坐那里想事呢!这是他经常的习惯。可是又出了什么难解的事了?快把棉衣递给我,烟担拿过来,我前去看看。”他不谎不忙的走到溶树下咳了一声。

“兄弟,又遇到何难题了,这么冷的天,别看你年轻,可要小心着凉哟!”田关切地说;

“老哥,是您来了,怎么样把你烟担让我让给抽两口?”田为中将烟装满烟丝,在袖口上擦了几下递给了他。

“老哥,我有些想不通,花园村的人,对待生活为啥如此的坚强?光凭这点耕地如何能够养活人呢?这其中的道理我一直想不明白。”田对鲍的问话,心里带着笑意回带说;“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嘛,这就是人在这世上能够活下去的道理。关键在于一个人在求活的道路上,要活得清白,活得有人样,这点才是最主要的。为什么这个村的人姓田的最多?他们都是一个家族的血统人发展到今天的。虽然有的田姓人,已经出了“五福”,时间长了,在情感和交往上,逐渐在慢慢疏远。然而血统本质的遗传的因子,是永远继承下去而不会改变的。如果说种族中,真要有了何种改变,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鲍同意他的说法。于是问到;“村里几家杂姓的人,他们的具体情况您是否非常清楚?

“本村除了田姓的,其中只有五家杂姓人,对于他们的情况当然非常清楚和了解。然而他们并非是一天二天来到花园村的的人。有的还是我尊祖父在世时住到这个村来的。他们也是在此延续数代了。可是他们与我们田氏家族相处数载,从未发生过任何争执,而且彼此之问,情投意合相处得相当和谐。由于这样,田家与他们,在情缘上就有着一种千丝万缕的关系了。也就是说,在他们几家杂姓人的血液里,同样流淌着我们田家人的血脉。比如说,几大姑,八大姨的,都是多载连姻的缘故,这些亲情,自成了割舍不去的裙带关系。平时有什么事情,彼此都会相互的关照的。”

鲍春来想,过去我对这些,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听他这样一说,又算花园村的特点之一。不过鲍觉得,田为中在本村,确实有着非常可佳的口碑,可是田姓人却为何没把他选为田氏家族的族长?他们真是有眼不识金金香玉。却把一个老迈枯朽的田德信,简单像当活佛似的盲目去尊宠,对他还敬慕三分。不管从何而谈,田为中是个一身正气人,为人处世那么的谦和,待人接物,又是那样的慷慨实诚。像这种具有一定文化水平,明了大理之人,担当起田氏家族的族长那是当之无愧的。

“老兄,以前我对你田为中估价不够,谁知你确确实实是个深藏不露的人呀!”田为中回答说;

“这是你兄弟看得起,在抬举俺呗!我不真正是个山野村夫吗!

书是读了点,这不光是我读过书,凡属田氏家族的子弟,都得上学认字的。这是祖宗流传下来的遗言精神;读书不参政,务农最光荣。”鲍感概地说;“好一个读书不参政,务农最光荣。”其实鲍春来早在与田的谈话中,就领略到田氏祖先遗留给后人的哲理精神。这种老早就在与田为中的谈话中领为中想,鲍春来是个了不起的干部人才。他选择往在我的家里,说明他是用很多脑筋的人,他落脚到我的家里,目非常的明确,不就是要我对花园村的情况太熟悉不的人选,然后在工作上,不就是想依靠我好好帮助他进行工作吗?既然他选择了我这个人,又如此的信任我,那么我还有什么理由让他失望?只要我力所能及做到的,当然义不容迟的为他分忧了。再说他此行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花园村的广大群众吗?

“兄弟,别焦急,不要把身子骨折腾坏了。自你住进俺家后,这月让俺真正的认识你。在你的教育和启发下,俺基本上土地改革的基本精神弄明白了。花园村虽然没有地主恶霸及豪绅,不务正业的土匪也是找不出来的。这儿的农民,甭管哪个朝代,历来都属于善良、勤劳、和有教养的人。来了这久,俺相信你一定心里很明白了。至于共产党在此执行分田分地的“土改”政策,花园村人并不热衷,因为他们历来安于现状的生活惯了,是因为他们心里没有更多的奢望要求。不管是改朝换代,即使今天是共产党坐天下,然而尊纪守法,不管哪个社会朝代和社会,标准都是一样,那就是凭着做人的底线,凡事都得要讲究“良心”两子,这就是做人标准嘛!”

鲍春来觉得田为中说的话,道理并非有错。只是觉得花园村的思想并不开阔,自然也是不适应当前的形式的。当然眼前他们的现实就是如此,细究起来情有可原。

“老兄,你认为目前我应该怎去做?可否跟指出一二?”田思索了一会,

“既然花园村的人顺其自然的过日子的态度已经久了,人急是不能吃滚粥的,还得慢慢等着来。可是眼下光,凭你一个靠一月几十斤米一月薪的干部来说,算得上是个身无半文的人,直手空拳的拿什么东西来满足广大的农户?况且花园村的人,对土地改革并未抱更大的希望。毕竟这所缺之田,天上也不会掉下填补足给农民。既然如此,你心中如火焚也无其与事。农民仍然安心地睡他的大觉。不过我倒有个想法,不知能否实现得了。然而我一想,你不就是是兴泰县的副县太爷吗?作为县太爷,县里所有的一切都了如反指掌,就看你如何利用好这个权利。我想你是可以去尝试一下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作为一个副县长,是个管理全盘的人。有职有权的办起事来就容易多了。真要能执行下去,可不是单方面的解决了花园村缺地少田的事,而是解决了成千上万人的生讲问题。”鲍春来对这句话,深深地打动和吸引住了,情不可待的,想要即刻得到田未出口的见议。什么见议,请看下下个章节。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