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二)一石击起千层浪  

2011-09-03 17:24: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泰县人民政府在常委扩大会议上宣布,过完大年初三所有土改工作队成员一律进入工作状态。原先决定进驻花园区的县委书记吴玉章,因执行紧急任务不能离开,由县委副书记鲍春来同志替代进驻花园村的土改工作。

作好了准备的鲍春来,对县委的决定毫无意见,更何况党的须要就是命令?晚上他抓紧时间,伏案翻阅起花园村的历史档案。至于这个村的情况,说不上了如脂掌,却更不陌生的。毕竟自己是新泰人,况且解放前受党派遣,一直从事在新泰地区进行地下党的活动工作。虽然思想上并没准备参加土改,然而这样重要的任务能落到自己头上,是党对自己极大的信任和无沿光荣幸福的事。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来说,是党对自己极大的信认和肯定。这次下去,他想首先必须选好蹲点的贫下中农。原则上组织要求工作队的人一定做到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这对自己来说没有问题。长期在农村工作已经很久了,但是对于花园村这个特殊的村庄,还不是十分的了解,好在这儿党组织负责人是很熟悉的同志,即使有什么不清楚的可直接找他去商量嘛。

晚上鲍春来在自己卧室里来回踱来踱去,组织上指定的蹲点对象田为中,他的具体实际情况究竟是怎样的呢?于是叫通信员小杨把花园村的历史档案借过来翻阅起来。过目中,他发现这个村里只有一个富家,而且早在民国十八年早就搬到北京去了。数起来已过半个世纪了。并且在此并无田产租人耕种。也就是说;整个花园村的农民,并无土地革命的对象。本村三千多农民,全是靠自己微簿的几亩地为持生存的。这时鲍春来心里琢磨着,从古自今的农民,都是靠租佃地主的农田,或干活才能生存得下来的。为啥花田村的农民生有三头六臂不存?为此他在档案中寻找其中原因的蛛丝马迹。这里田氏人数最多,难道他们里面就没一个人的财产够得上地主和富农标准的人吗?找来找去,这些人靠自己耕种的如此之少,如不兼做点其它工作,还真不够养活家人的呢。

就拿这次去蹲点的田为中来说,祖上留下不到三十亩地土,四兄弟成家后平均分配出去,按各家的实际人口计算,各家每人平均分不到二分土地了。这次组织上之所以要他落到田为中家,不外乎,虽然此人家境贫寒,然而在村人们的眼里口碑极好。同时乃花园村最原始的农家之一。除了善良正直之外,本人还是个有文化的农民。于是他对田为中是个有文化的农民发生了兴趣。

展开田为中的家谱中看到一条非常重要的信息。原来他的曾祖父在乾隆年间不知做错了什么犯上的事情,被京城皇上从济南府贬职流放到新泰来的。流放意味着犯了王法,被贬为庶民未全家诸斩就算侥幸了。按现代的说法,就是被开除公职,全家流放到最底层交当地群众看管和教养的对象。这时在田为中的家庭成员中,妻子为田鲍氏,这个鲍姓在此地是极其稀少的。莫非她与我们鲍家有什么千丝万缕的内在联系?想到这里一身突然发起热来。于是即刻把穿着的棉大衣脱下挂起。倒了杯滚热的茶,坐到床边上回顾起自己的家史来。

从小他就听到父亲讲过,自己的祖先就是在乾隆年间,从济南府被贬发到新泰这儿来的。尽管几十年后鲍家又从新回到济南府,却把排行老八的祖爷爷留在了这里。在此生存下来的这系人,却无一个从政之人,不是经商就是教书的,总之混得都不怎么样。

于是他反复推敲中,田家和鲍家应该说都有着相似的命运。这次去到花田村,我得旁敲侧击的摸个清楚。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