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二七)理解对方就是知音  

2011-07-06 12:02: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几月来张雨甜的身体恢复得还算不错,不但食欲增强了,而且还能经常去江边及朋友家中走走。因此凤儿和丈夫,为此心里感到特别的高兴。凤儿托付给甜哥做衣一事,今天雨甜把龚狗儿带到刘公馆量尺寸来了。一方面凤儿家里人多,要做过冬的衣服不少。另一面龚的手艺不错,做的衣服除了式样新颖之外,还非常适合时代朝流,特别是女人穿的旗袍更加时髦。尤其龚狗儿店里做出做中国式的服装别具一格,因此凤姑娘对此更加欣赏。

如今的龚狗儿可不是原来那个乡巴佬样子了,留的两边分的西式头,一身潇洒的长衣大挂,时不时的从衣都里掏出块白白的手帕擦擦嘴的呢!确实也是,来不来他现在也是一个拥有三十来人的裁纫作房老板了。生意兴隆不必提,而且还有很多的生意网,这些什么层次的人都有。都是冲着龚狗儿店里做的衣服不但式样新颖,而且中国传统服装在汉口这块地方晓有名气了。风儿前年满四十做的旗袍就是出改龚狗儿之手,那时穿了出来深受许多上层太太们的吹棒与青眯,夸奖中一定要她介绍前往呢。现在的龚师付一般他不上门与人量裁衣服的。这次能来凤儿家不就是看的张雨甜的面子嘛。

  全这人一一量过衣衬之后,凤儿与龚狗儿的闲聊了起来,凤发现龚师付怎么讲的一口地道的张家湾语呢!于是凤儿冒昧地问;“龚师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的老家一定是张家湾人吧?”龚眠嘴笑答;“您猜的一点都没错,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张家湾人。虽然来汉口已经十多年了,可是我这个老乡音始终改不了。其实早在好几年前,甜叔就将您在汉口的情况给我介绍了。只是我是个手艺的人,平时杂事太多,根本也没时间登府拜访。尽管如此,不过对于你在我店做的衣服全出入我亲手来缝制的哟!常言说;亲不亲故乡人嘛,更何况您还是甜叔的亲戚呢!如果不把您的家衣服做好,岂不是对不起人了吗?”凤说;“不要这样讲,说的我太不好意思了。不过我穿了你做的旗袍,很多太太都很羡慕的,都问是上海做的吧?可是我都如实的告诉她们,是在本市汉正街你家店里做的呢!”龚说;“谢谢您的美意,不是在帮我宣染了吗?其实不是我的衣服做的好,而是您的衣架子标致呗,您想想,你如此高条的身材,人又长得清秀端装和漂亮,什么样的衣服穿在您的身上还不增色呢!其实我不是乱夸奖人的,确实如此。什么身材的人应该适合穿什么式样的衣服才对。这叫量身做衣嘛!”

  其实雨甜兄早跟我说过,他在汉口有个患难与共的朋友。当年一个菜粑分着吃呢,尤其在寻找生路时,从中还是得到了你舅舅的不少帮助呢。”龚说;“我今天能够学上这门手艺,虽然是舅舅给我介绍的,但是真正让我明白生路的人是甜叔。要不是他一旁默默地鼓励我学这门手艺,按我的性格,可能现在我仍是学修理三轮车的人呢。当年舅舅想丢掉包袱,把我送去人家当上门女婿时,我一千个不愿意。可是甜告诉我说;别看说起来不好听,只要人穷志不穷就行了。上门女婿有什么的?这世界上多的是呢!更何况从此以后,自己就能学到一个能养活自己的饭碗嘛。别看叫起来有些混,只要舌头滚一滚,既然是堂客的父亲,不就是像自己的父亲一样呀!觉得甜叔说的话很有道理,一下思想就开窍呐。当年我只学了两年徒弟师付就离世了。什么都不能自立。在这种情况下,是甜叔给我张罗,赶紧把结婚事情办了。甜叔这时住到我一起来了,帮我处理家事,每天他出去拉车赚钱来帮助和完善了我这个家。新婚的我们挺起腰板,克服了面临的生活困境。当生活好转时,他却离开了我们去跑马场养马去了。” 这时凤儿才真正明白,为什么甜哥不愿意留在刘公馆,而愿意留在龚师付家养伤的原因。

   凤姑你知道吗?以前他在马场养的那匹洋马受伤残废了。这一月多来,他每天都要去看望这匹马。有时甚至还不回家来睡呢!平时他是不爱说多话的人,可是有一点我是知道的,他不会长期留在汉口生活下去,最后他是要决心回到乡下老家去的。其实我的堂客非常喜欢甜叔留在我们的家里。因为我们都没有大人了,把他看做是自己的父亲一样。我想要不是目前由于那匹受伤的缠往,说不定他早就走了呢。现在他整天心里有事,有时很不高兴的”凤姑说;“其实我们很早就知道那匹洋马已经受伤了,而且根本无法康复,算是澈底报废了。因为它在赛马时,新的骑士不会架驾驭它,前肢是粉碎性的骨折。现在把“汉中雄风”吊在半空中恢复呢!我们总怕他知道这个消息,一直都在都隐着。想不到现在他早就知道了。毕竟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十年多的时间!喂养此马他付出了很多的心劳,相互之间的感情是深厚的,更何况甜哥一直把它看重得胜过自己的生命呢!”

   龚狗儿事情做完之后,便说着告辞要走了。正在帮凤三崽做鸟笼的甜哥听说龚要走,立马跨出进大厅拦着狗儿说;“家里既然特为我们特意准备中饭,就领了凤姑的情吧!反正回去不是也要吃饭的嘛,吃完中饭我们一起去,我还得去跑马场有点事要办呢!”凤姑心里想,既然他已经知道了此事了也是好事,免得我们多为他担心。等有时间了再去开道他也迟。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