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原创 政治给他开了个大玩笑  

2011-07-23 16:5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十年未见人何康静同学,这次他和妻子一同来到长沙探亲,从家乡人的嘴里查询到我现在的住址之后,电话想约我与他见见面是否可以。接到电话之后我欣然接受了,当时并特意与他们约好时间,并盛情地请他和妻子与家人们一起吃餐便饭。

有意思的是,当我约定时间去到那里时,他夫妻俩却在车站迎接我呢!没有料到的是他二姐,都八十多子还健在的在家门口迎接我呢!一时心里被感动极了,激动中我对二姐不知说上什么是好。因为小时候她二姐是我们常见到的人呀!然而在我还来不急说什么时,他一眼就认出我叫小毛的,并说;“小毛,你这个跳皮鬼,真没想到我这样大的年纪了,还能见到你哟!小时候那个可爱的样子一点都没变呢!还记得我这个二姐吗?呵呵!!”虽然时隔半个世纪了,二姐她那温柔的性格,清秀、淡雅,大家闰秀的风范依然犹在。尽管七十余载的风云辗转和岁月的流逝,然而她的模样,只不过是脸上增添了些纵纹,肤色仍然白静得很,尤其是那对深情的一双大眼晴,仍闪耀着有神的光亮。她亲切地拉着我的手,共同一起走进去她的住宅时,一路上我内心里很不平静,而且感叹万千。心里一直在埋怨老同学,为什么不早点将她在长沙的地点告诉我呢!这样不是可以经常去看看她吗?再说这次我是空手来的,并不知大姐的具体情况,否则,就应该买点东西送给她呀,此时真有点不好意思了。

来到客厅之后,同学一一把家人向我们作了简短的介绍。其中他妻子对我说;“康静在家里时常谈论起你们小时候,一起读书和玩耍的情景,尤其是跟人打架时,都推荐你出来单挑的哟!”可不是吗?小时候我就是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傻小子。一眨眼时光就过去几十年了。想不到眼下我们见面,都足足是个古稀的老头了。他妻子说;“近两年来,康静就怕活不了几年了。心里总想念他心上的几个好朋友,尤其是你杨小毛的。能在这有生之年里,相互还能见上一面就好了,也就不悔白来到这世上走了一趟哟!于是,便把他们俩近半个世纪来的人生风雨经历,仔细地向我讲述了一篇。”从人生角度而言,虽我与他没有更多相同之处,然而在人生的遭遇上,却有着更多的相同之处。当然这种感受是颇具纠心的,也可以认为是残酷的。此时我被这种往事的牵缠,让我坠入沉浸的回眸中。

据我对他家庭的情况了解,经济收入和生活景况,是非常富有的人家。按解放后的成份划分,他应该属于地主兼工商业了。因为在当地那个小镇上,凡属几个有名气的商家,他们家都是其中的股东老板之一。且不言别的,光一年上头的利息,就吃之不完用不完的了。小时候我们都是小孩子,并不关心这方面的事情。只知道各人家里有多少人,喜欢谁和不喜欢谁了。但是我并知他们不是本地人,而是日本人打倒长沙后搬来本地的。在这里属于商人范畴。在我的印象中,他家的成员,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和一一个妹妹。当然我都个个认识的嘛。尤其是他的大哥,性格比较张扬,才二十来岁就穿上皮袍子了。还属当地热闹的地方,都有他大哥的身影。大哥和二姐,除了人品出众之外,已成为当时同年人追逐的偶像。谁都想与他们家攀上亲戚呢!

其实二姐不到十八岁,就和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结婚了。不到二十五岁,二姐就成了年轻的新寡。可能是人们常说的,红颜女子多簿命吧!其实他的二姐夫,也是个风流人物,当时他是当地地有钱公子之外,还是一个京剧票友,我还看过他演出的程派戏,京戏贺后骂殿中的演贺后呢。扮相非常的漂亮,那时我年纪很小,总觉得他为什么如此像个真正的女人。其实下装后,他是个实足的爷们。其实旧社会与现在社会一样,年轻人都想找些心里上的剌激,不处乎都想有意思的张扬自己,更何况那些家庭富有的、年轻的公子哥们呢!且不说是那些纨绔子弟,一般家境较好的年轻人,同样心里都在追求一种享受。家中有钱,还有什么值自己去担忧的?不吃有穿,不与人比比高低,怎能显出自己的富有?

不过我的同学何康静,仍与我们同年人一样,粗布衣服有穿就挺满足的了。至于以后长大懂事之后,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那就说不好了。不过他忠厚老实的性格,我是忒喜欢与他在一想玩耍的。每次他来我家中约我时,多半和他同姓的何家兄弟一起来。唯独他从小就不爱讲多话,我母亲说;“这孩子是个非常老实的人,即使我母亲给东西他吃时,总是连连道谢的。母亲说他是个很有家庭教养的孩子的。他家里有个中年妇女叫刘妈的,待人十分亲热,每当去他家时,刘妈总是那样的热情与亲切,不时嘱咐我们可不能打架哟!想吃点什么东西,只要家里有自己拿吧!当时我以为刘妈就是同学的母亲呢!这次当我问起刘妈时,才知道刘妈是她母亲结婚时,从娘家陪嫁过来何家的一个丫环。(使女)

一九四九年秋天八月,我们当地就解放了。可是这时我们两家的情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时小学刚毕业,我与同学才刚满十三岁。这时后他的大哥参加了革命队伍,听说以后到一个什么军大学习去了。同学何康静,随之在本县参加了革命队伍。听说是跟南下一个什么首长当通讥员吧?那个时候谁也不管谁了,更没想到要参加什么革命工作。好像这些与我没什么切身的关系拟的。从此,我与何康静相互就没有任何来往了。实际上这时候,我们家的生活非常的尴尬了,甚至度日都成了问题。这时候,我的大哥也去找出路去了。不过他不是参加革命,而是考取了国民党的青年军去了台湾。这时候由于生活桾迫,母亲把我送去当地一家绸缎庄当了学徒。,看到同学们都走入了工作岗位自食其力去了,然而失望中不满自己的处境,心里却在羡慕参加了工作的人,还有何康静同学。有可能是由于他们这些同学的激励,便绝然弃徒不做,求学读书另找自己的生路去了。

 之后我听到同学们说,他与哥哥一起参加革命工作后,家里情况变得极其糟糕。二个姐都已出嫁之后,家中来有一个很小的妹妹无人照顾,无赖之之,不到十岁的妹妹,给人弄去当养女了。家中如何变得一派投地?可以想象,二个参加革命工作的亲人,连一个小妹都顾不上了,说明他们是兄弟俩的革命情操何等的高昂,那时每个出生不好的人,都在想法设法的来背叛自己剥削阶级的家庭,对他俩来说并不奇怪。与家庭界限划得越清楚,那是最革命的。这时他那个极帅的大哥,辗转到了东北哈尔滨,与一个比他更革命的妻子结婚了。从这次谈话中才知道,他们夫妻相处并不和谐,每天几乎都在相互争论谁是最革命的。到后来大哥淹淹一熄的走了,遗憾的是,一生中连连一个子女都没有,弄得个众判亲离,连一个子女都没有,匆匆地离去想回老家一趟的心愿都未能失现。

 按说何康静同学长得上是个老革命人了,应该算是一个对党无限忠诚的,对革命事业有着奉献的人吧?可是在他一路走来,可谓艰辛极了。我想唯有在人生路上碰到了一个四川籍的知音妻子。与他相依为命的在风风雨雨中,不离不弃的走到现在。当她妻子说到他转业来到华容之后,满肚子的辛酸不易言表,她的眼泪我党擦到了,欲流又收了回去。她说;你同学转业完全可以留在广州工作,可是他偏偏对家乡情有独衷情,怎么也劝他不醒,一心要回到家乡华容县来。我想他想到的是,自己是在当地参加革命工作的,家乡有他熟悉的乡亲与同学。回到这里肯定要比在陌生的地工作心里愉快得多。

可是他并没想到,所有的一切都变化了。回到家乡之后就碰上了运动。就此在运动中,被打成了反革命份子。大小斗争会没完没了的,此时他想到过自杀,然而一个异乡的妻子带着两个不大的孩子怎么生活下去?此时死也不能死,活也活不下去呀,怎么办呀?还是妻子劝他说;来这里是你自坚持选择的,那就坚持活下去吧,不管怎样我不会背判你,生是何家的人,死是何家的鬼。这样他放弃了自杀的归属。可是今天他妻子对我说;我坚信他是个好人,是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丈夫,只要生命存在一天,我对他的爱一丝不变。也就是爱人对他的坚真,才算救了他的小命了。

后来虽然给他平反了,有什么用呢?不仍是当地乡下的一个卫生所的退休工作人员?直到现在两个子女都没个正式工作,每年都在广东广西给人打工。他自嘲地对我说;“参加所谓的革命,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政治玩笑。现在所有的亲人,可以说众判亲离的局面,送给人家的一个亲妹妹从无来往。寂寞与孤独包围着自己整个的生活,唯有四川籍的妻子,仍然日夜的守候在自己身边,过着与外界隔绝的人生生活。因此这时只想到,在自己的有生之年里,能与儿时几个记忆的朋友碰上一面,说上一点肺腑之言,就算了却我人生之中,所失落的一些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