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二一)守信承诺助人无悔  

2011-06-04 12:5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雨田第二次住院进行胸部骨拆手术修复,医生决定将他胸部第四根不能愈合的肋骨全部拿掉了,这样避免伤害心脏。这次手术按说是合理的,而且伤做的相当成功。一方面减少了意外的发生,另一方面,澈底消除了伤者每天精神上带来的折磨和痛苦。只要手术者休养得好,对今后正常的生活,是不会带来任何影响的。

 医生一再安慰雨甜说;“伤口愈合好了之后,除了不参加与重体力劳动者工作,一定和正常人生活一样。”话虽这样说,可是对他来讲,一身就是凭体力劳动者生活的人,岂不断了他的后路吗?尽管不痛了,然而今后靠什么维持生成呢?再说一直都想打工赚点钱,将来回到老家不就有了生存的保证了。况且儿子也慢慢长大了,如何在自己的手里把这个家门支撑下来?这一连串的复杂心理不得求解。既然医生说可以出院了,我还待在这里有何意义,眼看养马工作显然是泡汤了,不如早点跟儿子一起回到乡下再说。日子长了,绝不能总依赖凤儿夫妇。于是便对身边的儿子说;“医生同意我出院休养,这种伤病非一天二月能够痊愈的,还得靠今后慢慢疗养。回到乡下之后,我们父子一起努把力,生路还得靠我们自己去拯救。凤姑对于我们已做得人之义尽了,在老家那边给我们置了一块地,虽然只有七亩地,足够我们父子生成的了。这份情感是爷爷奶奶给我们创造和留下的,千万别忘了感恩于他们,人要知恩图报呀!”

儿子张中说;“父亲我知道,凤姑家和我们家的故事,叔叔早就告诉我了。当年爷爷奶奶来到张家湾时,不也是上无片瓦,食不保腹吗?一辈子无有一寸土地,可是不仍活得下来了。更何况现在有了凤姑的支持,不是比爷爷奶奶那时好多了吗?另看我只十五岁,很早就和为哥一起在家学种田了。为哥对我最好,长为婶婶的不公与她争吵起来,要不是他和叔对我的为护,在那个家里我一天都待不下去。你能够回到乡下去我太高兴了,有了一块地,再起一间小房子,我相信我们父子会活出个人样来。”听儿子如此懂事的这样一说,回到乡下去的意愿更坚定了。于是说;“儿子,什么都别想了,把东西清理一下,医院的手续凤姑早就给医生说好了,只要同意我出院,一切都不用我管了。”说话间,张凤带着雨生的儿子张为来到医院看望雨甜来了。

雨甜见到凤儿带着侄子进来,感到十分的诧异,难道知道我要出院吗?尤其侄儿的出现让他心喜万分。“为儿,你怎么突然来到汉口了呢?”张为走到身边一声伯父一叫,让他两行热泪滚滚而下。心想几年不见,这孩子终于长成大人了。模样似乎酷似他的父亲。“伯父,听说您受伤了,我这次是特来看望您老人家的呀!”吨时便抱着伯父哭了起来。这种血肉亲情,让一旁凤儿感动得热泪盈眶。她想,当一个人病了时,多么须要亲人的关爱呀,似乎送任何好吃的东西都要超越。雨甜此时心里有种难易言表的感概,为张家后继有人而感到自豪起来,高兴地说;“为儿,你来得好,来得即时,伯父准备和你们兄弟一同回张家湾老家去。”为说;“您身体痊愈了吗?看样子身上还缠着这些东西,难道可以出院吗?”不碍事的,医生说过了,我的伤没多大防碍了,只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便可康复了,而且没有什么药可吃了。哎,你是怎么找到凤姑的呢?”“凤姑回乡给爷爷奶奶修墓时,给父亲留下了地汉口的地址了。到了新世场附近一问,没有一个不知刘公馆的。”甜说;“后生可畏呀,你比伯父强多了,当年我来汉口将近一年却没找到凤姑的家呢!你看出院证明都开给我了。”

凤听他这样一说便马上阻止。“不行,你都动了二次手续了,虽然医生准许你出院,然而休养仍是首要任务呀!且不说养马工作不能做了,乡下那种环境如何能休养病呢?目前当务之际还须要多多增添营养才能保持健康,否则以前的治疗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回到乡下的事暂时作罢。即使要去也得等段时间再说。先不谈回乡下的事,这样吧!孩子们现把东西清理一下,先回到我家里之后再说,难道你就不记得奶娘常说的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张凤把雨甜接到家中之后,按排好各人住的房子。凤儿的丈夫刘芳明下班回到家里,看到雨甜出院来家,感到特别高兴地说;“大难不死便有后福。以后养马工作绝对不能做下去了,马场经理与我诉说了今后的人事安排,马场应该给你赔偿就多少即多少,就随他们同仁商量的意思好了。再说这是天灾人祸,当时去那边工作并未牵涉到这些条款问题和保证。好在我家在那边也是股东之一,我想总之不会亏待你的。听说你想即刻回到乡下去,这是不合适的举动,我与凤都商量过了,目前还是要好好在我家安心休养一段时间再说。至于今后想做点什么工作为时太早,但是我可以保证能让找到适合你做的工作就是了。如果你不愿意做的工作,我们一定尊重你本人的选择。不过目前家乡的现状很不合适你的。你想过没有?那边你已是一无所有的人,连一个儿子都是寄托在雨生那里,况且生活的来源也无着落呀?难道投靠雨生吗?,一家数口,目前日子过得如此清贫,那有能力照顾你们父子的?可以说让容身之地全无,回到哪里如何安身与度日?如果你硬要拿自己的姓命去开玩笑,我们是不会让你去的。否则,凤儿更就对不得起九泉之下的乳娘乳爸了。”

晚饭之后,芳明按排差人带着二个小孩子去外面走走看热闹去了,三人坐在客厅里开始细细地谈了起来。芳明说“甜哥,你就不要东想西想了。来到这里住下养伤,就当到了自己的家一样,我们决不会嫌弃你的你的。实际上你不就像凤儿的亲兄长一样吗?风儿!把那份田契拿过来交给甜哥吧!这是我们此次去乡下,在老何伯手上给你买到了七亩地的契约,今后全属于你私人所有了。虽然土地不多,可我们想,以后你真要回到老家乡去下,足可供你养老的生活保证。”凤说;“买地这件事我们暂未没告诉雨生夫妇,其实我同样给了雨生一笔钱,由他自己去掌握做什么。这次他儿子在这里,是我真正的与他接触,这两天中让我们仔细地对他进行了一番了解,总的来说,这个孩子的品行与谈吐感觉不错,诚实中让我看到了他的成熟与稳重。而且心里对你这个伯父看得非常重的。这种来势让我们当然放心多了。尤其在处世为人上,与自己母亲有着天壤之别。作为十八岁的乡下孩子来说,头脑中是非分明就很不容易了。我们想在你目前这种情况之下,他即可帮助你去完成一件重要的事情。”

雨甜想,他能帮助我完成个什么重要的事呢,心里暂未明白?芳明接着说;“现在不是在何老伯手中给你买下那块地了吗,放在那里不能让它荒嘛!为为不是可带着中儿一起管理和耕种?并且马上即可在那块地上做起一座住房,至少你儿子就没必要寄住在雨生家了。更何况雨生妻子,眼中一直容不得这孩子,好就让张为带着他一起过日子岂不更好。即使以后你回到老家去,还愁什么没安身之处呢?至于房子做多大,须要多少钱,我与何老伯早作了评估,这些钱我以交给了何老代管,收据也在我这里,想什么时候做屋,他答应随时可帮忙完成。”

 这下雨甜心中的一切担扰全打销了。心里只有万分的感激的说;“你们夫妻如此关爱我,我这一生如何报答你们呢?”凤说;“甜哥,这样的话我们实在不爱听,多了反而让人反感。我们只是想,既要让你没后顾之忧,帮人就要帮到底。我要提醒你的是,这田契是属于你个人的,与雨生夫妇没关系。青菜伴豆腐,别与他夫妻混在一起了。再说我们给他的那笔钱,是想让他争口气,别让岳父看不起张家人了。对于这个大侄子张为,我们的眼睛不会跑调,当然我还要与好好细说,嘱咐他如何把事办得更完美。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