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十六)张凤故里祭乳娘  

2011-05-11 13:19: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凤自结婚之后再也没踏上故乡这块土地,然而伴随她一起成长起来的乡情和乡音,时而激起她对往事回眸。随着岁月流逝和年龄的增长,特别是当张凤结婚生子抚育孩子时,她才真正体会到“母亲”这个词的深刻内涵,以及维持一个生命的确切意义。对她而言,若没有乳娘李桂花,何以谈得上自己存在于意义?因此每逢乳娘遇难这天的日子到来时,她便一人静静地坐房中,用最忠诚的心意缅怀乳娘。然而此时那一幕幕的往事,如电影般的在她眼前流过。

身体一向瘦弱的母亲,这天突然感到腹中一阵沉痛,根据她生过三个孩子的经历,急着便对父亲说;“我怀的这个孩子可能保不住了,你赶紧派人把接生婆王妈请来家吧!”在这紧张的气氛中,父亲谎了脚手,便亲亲自去到接生婆家,当王妈刚夸进房门不久,母亲就临产了。接生婆告诉母亲说;“太太,恭喜恭喜呀!您这次生的是位千斤小姐耶!”母亲听她这样一说,顾不得疲惫坚持坐了起来,还真的是个丫头,在前生了三个儿子,她梦寐以求的烧香拜佛想的就是这样呀!好不容易盼来个宝贝女儿,可是一看这孩子是个烟烟一息的早产儿,根本就没有活的可能。即刻就嚎头大哭起来。父亲听到哭声马上冲进门来问清缘由时接生婆说;

“这孩子不足月过于小了,恐怕难易成活呀!”这时母亲便哭得更加伤心起来。父亲急着问;“王婆婆,能否想想法子救救这个弱小的生命呀!”接生婆一边给孩子断脐,一边在洗净身上。心想我在这里接生婴儿,不说一百也有大好几十了,像这猫仔一样的孩子,还真是头一次碰到。王婆心里也毫无一点主张了,她想当务之际应该是给这孩子喂点吃的才行,如果说吃连吃都不会,那就没有任何丁点希望了。突然她想到前天不是给村头的李桂花接过生了,这堂客年轻,而且奶水极足,便对她主人说;“我是个接生婆,没奶水也是枉然呀!太太现在根本是没有乳汁的人,再说糖水不是个救活生命的东西呀?前天我倒是给村头张务田的妻子接过生了,要救只有去求她了。不过那是他们家的第一个儿子,恐怕是不会让奶的。”父亲张冲秋听接生婆这样一说,心里马上镇定起来说;“事不宜迟,请您把孩子包好,我亲自抱着孩子去求张务田去!”

好在五月的天气十分暖和,张冲秋一口气将孩子抱到了村头家务田家。嘴里喊着张务田,早就跨进了大门了。这时他顾不得什么主佃关系了,一膝脆倒在地说;“务田呀!我堂客今天早产了,听接生婆说桂花姑娘才生孩子,只好前来求你舍乳给这孩子吃了。这个忙你是一定得要帮的哟!”张务田一把拉起说:“你这不是在折杀我了吗?您这话怎么说的?我这个忙我是应该帮的呀!”冲秋说;“别的不要帮,只求你堂客给我这个孩子喂口奶就行了,救不救得活还是个问题呢,既然这孩子到我空了,就尽我这番心吧!否则,,,,,”随急张务田接过孩子抱进内房喊着妻子;“桂花!桂花!赶快救人呀!”桂花听到丈夫如此惊谎的声调,马上从床上坐了起来。丈夫说;“张恩人生了个千斤小金,可是这是个早产的孩子,没奶水上门来求我们来了呀!”说着便将包好的孩子往桂花面前一递。桂花打开包裹一看就愣住了。丈夫问;“怎么哪,是否这孩子没气了?”

桂花将手脂放在孩子嘴里试探一下,看她是否会吃东西,可是却没有一点反应。于是她又将脸贴近孩子鼻孔时,感觉仍有气息。于是她把乳头塞放进到孩子嘴里,只捎有一丁点的意思而已并不会吸奶。这时张冲秋走进房里担忧的问;“还能救活吗?实在不行也没其它的办法了。”一旁的男人也从复地问;桂花,怎么样呀?桂花心里在想,这孩子比猫仔还小,头还不够一拳头大,不过他曾听婆婆讲过。七成八败的故事。就是说;七个月生下来的孩子只要精心招呼着,养活还是有希望的。反之,八个月生的孩子还不一定能养活的意思。婆婆这句话倒给桂花增添了一些信心。这时张冲秋说;“现在只有你能救她了,甭管是死还是活,就死马当成活马医呗!造化就要看她这孩子自己的命了。可是你们夫妻俩的这番诚意我领了。”

 事隔七天之后,这烟烟一息的生命终于继续在坚持着。这些天来张冲秋夫妻也没闲着,三天两头的送来不少补品。这孩子每天都有长进,不但会吃,而且哭的声音也很响亮呢!这时张冲秋夫妇高兴中商量起来。看样子这孩子是有救了,那就准备做个满月酒,冲冲喜也是好的呀!张冲秋想这话也对,我们有了三个儿子,想到的又是个千斤,此乃张门一大喜事不是,于是便张罗起庆办女儿的满月酒宴,并请亲朋戚友来家,共同一起好好地热闹了一番。

时光匆匆,一晃二十三年悄然过去了,那个似猫仔的丫头今天却已为人母。那个将她从死亡线上救活过来的乳娘,此时早已就从人们眼中销声匿迹了。可是乳娘李桂花在张凤的心里,却是永远活在她心里的。心里一直在埋怨乳爸的固执,要不是他所谓的志气在心里作祟,乳娘早就和她们生活在一起了,更不会罹难为此悲惨痛的结局。俗话说;羊有脆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然而她心里最为沮丧的,是未给报恩乳娘,甚至忏悔和遗责自己连畜生都不如。尽管自己如何去追思于她,然而总显得是那样的虚浮与苍白。可是乳娘走得是那样的匆忙,根本没给她留下感恩的机会呀!再怎么着,岂不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吗?因此她只能每逢初一十五,去到庙堂给乳娘烧香赎罪了。也许这样才能捎为给自己减轻一点不孝的罪过,让在长眠九泉之下的乳娘鬼魂从中得到一丝的安慰罢了。嗳!真可谓;人数不如天算呀!

张凤的心事,唯有丈夫刘芳明最为了解清楚了。他深知张凤对乳娘的情感,在她这一生中无人可以代替的。他深思熟虑之后便对张凤说;“自你嫁进我们刘家做媳妇,已有十多年了,然而在段时间里,你为我做了许多许多,我的父母和我本人都是十分高兴和感谢你的。可是那怕是生了三个儿子,然而总觉得你却高兴不起来。凤,我深知乳娘在你心中的地位,这份亲情在你心中是无法剪断的,同是也根本无人可以代替。因此你身边的一切都看得十分淡薄,或者说无所谓了。可是既然她老人家已经走了,再怎么责备自己,那都是无齐于事的。我们这些活着的人不仍要继续生活下去吗?现在我有个想法,不知是否能得到你的认可?自乳娘遇难以后,既没找到尸体,更无坟墓存在,真要寄托你对她的丧思,我想能否在张家湾给二位老人修建一个象征性的坟墓,然后做块相样的石碑竖在墓前,这样不是对老人的一种最好的安慰吗?而且每年逢她老的忌日那天,我们带着全家人一起去往祭奠扫墓不是对死者更好的一番安慰吗?再说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做起来根本不难,而且还完全有这种能力办到。”丈夫这番话让她吨时清醒起来,心里非常认同丈夫的见议说;“这个法子很好,我怎么从来却没想到过呢呢!芳明,你的这个设想非常合付我的意愿,非常的谢谢你的理解,那我们就马上行动起来吧!不过请石匠做碑时,落款为女儿是张凤立。”丈夫暗暗地笑着说;“这是当然的呀!不过还有我这个女婿和儿子孙子们的名字,刻在碑文上不是更有意义吗!如果你同意我的意见,明天我就去石匠店即刻办妥。下月就是阳历八月到了,按中国人的习俗,亡人们都会在这个月里回家与亲人团聚的。这样也能让乳娘和乳爷惊喜一番嘛!”

一切准备就绪后,阴历八月十二日清晨吃过早饭,刘明带领全家五口,乘车去往张凤老家张家湾选地修墓,隆重祭奠乳娘李桂花和乳爸张务田。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