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六)巧遇同命相怜人  

2011-03-30 22:3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水火无情, 一夜之间,给人带来家破人亡。这次江堤缺口倒塌,如同凶恶的野兽,吞食了上万人的生命财产。就张家湾这块地方,仅二千多人的弹丸之地,除了因事外出未归之外,幸存者几乎寥寥无几。那种凄凉悲惨的情景,谁见都会同情落泪的。然而中国的老百姓就是如此善良,尽管灾难给人带来如此惨痛的结局,可是他们不怨天,不怨地,全归纳于自己的命运不好。

张雨甜和张雨生俩兄弟,直到洪水平稳之后,死里逃生的兄弟俩,在江堤上会面时,只有用抱头痛哭来表示自己内心的悲伤。从现场的情况来看,一双爹妈根本没有身还可能了。雨甜对雨生说;“父母虽然已经走了,而我们两家幸存者还得继续活下去呀!现在只能各自暂寄篱在岳家生活一段时间再说了。等江堤基本修善后再作新的生活打算。目前张家湾这块地方已然不复存在了,洪水已将原住的地方冲积成一片湖泊了,最简单的自救办法只好伴水为生了。因此张雨甜两兄弟俩,很快由农民转变为以捕鱼为生的渔民。

生活刚刚有所安定和起色,未料想一场瘟疫席卷这里,在这次瘟疫灾难中,张雨甜的妻子和大崽子死于非命中。雪上加霜的张雨甜,给他身心带来极打的打击,他起了轻身的念头,晚上买了一并烧酒,准备饮酒之后投水自杀了却。抱在怀中不到三岁的儿子张忠,看到父亲珠满面不止,便用小手给父擦泪时,父亲突然心里受到极很大的振憾,于是这时他紧紧地将儿子抱在怀里,便嚎头大哭起,这场哭让他突然清醒过来。想到如果我散手而去,留下这没爷没娘的孩子岂不更加可怜吗?为了孩子我不能死,而且应该坚强的活了下去。再苦再累俩父子相依为命的一熬下去吧。否则留他一人在世更加的孤苦连天。 

水对张雨田来说,恼子里已经成了挥之不去的,父母因水遭难的阴影,笼罩在他灵魂里,始终无法让他挥去。潜在水对生命的威胁时而使从梦中吓醒。因此他决心要改变眼前的现实,另辟一条谋生的出路。主意定下来之后,就在父母遇难的纪念日子里,他买了一些肉酒,特地把雨生一家请到自己的棚子里对弟弟夫妇商量说;“我决心放弃捕鱼生计,要去另寻一条人生出路。再说我们俩兄弟总不能捆绑在一根树上吊死嘛,这样活下去很累很累,哪有个尽头呢?一辈子也盼不到天亮这一天。因此我想去汉口大城市里,谋求另外一种活法。只是小儿带在身边很不方便,你们可否帮助我照管一下孩子,只要谋到有事做后,弄些钱寄回来不也可帮助你们一下吗?尤其在这种困境中,能活出一个就算一个。摆在我们面前从生的办法,唯独只能自己拯救自己了。 求得弟弟夫妻的应允后,次天天刚发白他就急匆匆的启程赶路了。

  独自来到这陌生繁华的都市里,举目无亲的他将往何处安身?直到城里华灯初上时,肚子未进粒米的他,双腿似乎有点不听使换了。尽管张雨甜人穷,可他却从未衰志的想到去跪门乞讨。此时他观察到河边轮船码头上,有一大堆的灾民挤坐在那里,于是当他走近这堆人群之后,便就地坐了下来歇息一下了。耳边听到人堆里有自己非常熟悉的乡音,这时心想感到一阵舒展和亮堂起来。问明之后,知道这些人都是在这此领取救济的。后面大屋前挂着一块显眼的牌子,“中央国民政府救济灾民处。这些无家可归的人,晚上就在此等候轮船停靠后,抢着搬卸货物呢。一天下来虽然挣钱不多,还是勉强可填饱各人肚子的。

  这时从他身边走来一个面黄肌瘦的的孩子,猜测只有十四五岁问他;“叔叔,你也是刚来这里的吧?”雨甜毫不加思索地告诉他说;“是的,我今天才从张家湾过来,不就是家里遭了水灾难想来城里混个工作做嘛。”孩子听他声音,肯定是从外婆家那边来的人。孩子又说;“我婆曾经住在张家湾不远的地方,小时候我在那里生活了三年呢,后来外婆去世后,就回到自家王家店来了。”雨甜说;“王家店地势高呀,这次大水没淹到你们家吧?”孩子说;“是的我们王家店虽然地势比张家湾高点,但还是死了少人呀,比如说我姑姑家里就被水淹死了三个呢!水虽退了田里却种不了庄稼,全家人却饿了大半年了,周围所有人只能靠挖野菜生活。这不实在没法了父母赶我来汉口找我亲舅舅的。这茫茫人海之里,一没地点,二没街道,只知他在汉口拉洋车为生,这到哪里去寻呀?来这里已经有二天了,这人生地不熟的我心里好害怕的了。” 张说;“他应该有名字嘛?”孩子马上说舅叫吴晴天。”这时把张逗得笑了起来说;“吴晴天岂不是天天下雨,怎么取这样一个让人不高兴的名字”孩子说,“母亲告诉我说,生我舅时老天爷天天都在下着雨呢。”  

听孩子这样一说,马上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了下来说;“你叫什么名字?”孩子想了想“我告诉你了又会笑我了。家里人一直都叫狗儿的,不准笑我哟!”张说;“不会笑话你的,这样吧今天已经很晚了,明天我们一起去找你舅舅好了。知道了你舅的名字,又知道是拉洋车的,我想是会有点希望的。你现在睡在何处呢?”孩子说;哪有地方睡呀,就坐在这江边上呗。反正这里人多,天气又热,一会儿就天光了嘛!”雨甜想,孩子毕竟是孩子,如果能找到他舅,或许还能托他给自己找个卖劳力的地方。毕竟他舅是在这大城市里闯荡的人嘛。这时孩子从包时拿出两个菜并递给他说;“叔叔我这里还有几个菜团子,你就填填肚子吧!”雨甜肚子实在有些饿了,接到手里就开始啃了起来。雨甜一边吃,一边笑想着,我和这孩子不知哪辈子有个缘份,今天却吃到他给我的菜团子呢!俩人吃完之后,一起走到江边捧了几口水喝,似乎精神长了不少。尽管两个菜团子对一个乡下种田人来说,是微不足道的,然而雪里送炭之情,也就感到情饱义饱了。晚上两个同命之人,背靠着背的似睡非睡的,他们各人心里都在想些什么呢?在这冷静孤寂的夜晚,何是才能埃到天明?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