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十五)明月窗前挂盼等佳音归  

2011-12-05 16:2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二爷的丧事已经圆满结束,对田为中来说,算得上是尽孝、尽力和尽责了。,如果说在办丧事的过程中,有何不足与遗憾之处,那是经济势力的始然了。再说豪华奢侈的规格与方式他们办不到,尤其一般民众,历来在红白喜事中特别讲究攀比,以此来炫耀自己身价,可是田氏家族,历来就在经济势力方面,处于劣势状态如何能办得到?然而老爷子今天,有着如此之多的孝子贤孙们送他上路,甭管从哪方面讲,还是挺够气派和风光的了。

鲍春来与田老大之约,时间过已三天了,可是直此现在连无一点消息都未反馈回来。心急如焚的他,不知所然的闷坐家里,五花八门的遐想起来。左右推敲,反复琢磨;也许审批会上,人云亦云的争论不休,最后迫使他改变了自己的初衷?也许碰到县里出了啥特大事情阻硬,从而不得不将此事搁至以外。总之猜测都让他折腾尽了。无赖之下,他只好用自己最古老的迷信方式,来安抚自己焦急的心里,给老天爷烧香许愿,磕头作揖的暗暗祈祷,望菩萨保佑他的计划即早得到实现。这对花园村人来说该是何等迫切的一件事嘛,祈盼上天不要辜负了我这个善良人,一番真诚之心哟!

老伴鲍梅香,此时在油灯下精选麦种。看到老头子这些天来垂头丧气的样子,感觉他心里似乎像压着一块沉甸甸的石头一般。平时吃饭之前必须喝上两杯,为啥这么多年来的一种嗜好,到现在却没有了呢?“老老子,你心里一定有事瞒着俺,是否二叔的丧事亏多了,还是有其它什么事情让你不快呢?如果是丧事中亏欠俺们都认了,那就以后慢慢去还呗,值得你每天闷闷不乐的吗?”田老大不耐烦的说;“不是你想的那么一会事,要你瞎猜些啥呢?男人们心中想的事,哪能像你们女人一样的?真是,,,” 鲍梅香说;“那就是俺家老三的婚事惹你焦急了罗。甭去管他这码子事,再说这村里哪家闰女俺还不清楚,他喜欢的闰女,俺们又不喜欢,可是俺们喜欢的,他却不接受。这个兔崽子呀!与他的几个哥哥完全不一样。口口声声不要俺们管,可是他有啥本事呀?每天收工回家,就跟那些鬼东西们去玩去了。这不,今天又进城去看戏去了,还得要俺等着为他开门呢。”

田老大说;“老三每天地里田里的,家里的活可没少干哟!比起那两个兄长要好多了。老大老二什么时候跟他一样?有了媳妇我们这俩个老东西就像外人一样对待,如此之近都很少过来看看。哎,聚了媳妇忘了父母哟!现在老三一切重担都落在他身上了,从不叫一声怨言 并且三天二头的还去煤矿干些活来养家就很不容易了。你吧!一定要记得俺爷说的;儿孙自有儿孙福,不把他们当马牛使哟!今天去城里看戏是我同意了的,钱也是俺掏给他的。还甭说 ,这四个小子中让我喜欢的就是他了。”说着说着,邻居的狗叫过不停,老俩口猜到,十有八九是老三志富看戏回来了。

说是老三回来,一下子就听到喊娘开门了。黑,好几个臭小子都涌进屋里来了。田老大说;“臭小子们,你们都玩疯了吧!去到厨房锅里有吃的都去拿吧!”听到有吃的,这些加伙如同饿牢里放出的犯人,将锅里蒸的地瓜和馒头抢得所乘无已了。只有田五斤个子矮小,委曲的叫着;“爷爷奶奶,锅里好吃的都被他们抢光吃了,乘下几个地瓜俺不吃。后面还有鲍爷爷呢,撒完尿马上就进来了,他也还没吃晚饭呢?”田五斤话声一落,鲍春天就随即进屋了。“是呀!这些小子们手下可不留情哟!好吃的都让他们给抢光了呢!”   

田老大看到鲍春来回来,喜出望外的放开大嗓门说;“老伴,还坐着干啥呢,赶紧去给鲍同志做点好吃的去呀!俺家里吊着的风干鸡一起砍不吧!今晚俺要与春来一起痛快喝上几盅,一醉方休了!五斤孙子呀,今晚就甭回你家了哎, 你三叔睡的床宽着呢!奶奶做好吃的去了,你吃饱了再睡吧!呵呵!”

     鲍春来说;“田大哥,事情进行得非常顺利。小杨把村里的调查报告送给我了,这么多适应年龄的人员名单,当时送到我的手里时,一子几乎把我惊呆了,这些人员中过去都基本上下矿井干过活呢!”田老大说;“这有何稀罕?就拿俺家的人来说吧,除了女人之外,基本上都干过井下的活。要不是这点生路,花园村如此地少人多,哪能有何出路?”鲍说;“田大哥说的一点都没错。靠近村的这个大煤矿,还是日本人经手开发的。现在那些老板在解放前夕就跑掉了,目前这个矿是个无政府状态,虽然现由人民政府接管了,可是由于工人散去不少,现在生产是很不正常的在进行着。当务之际,必须要尽快的增添工人,补充这个不足队伍加紧生产。否则山东省那么多的人都地无热源了,不要说防寒烤火,就连做饭也困难了呀!因此县委觉此事紧迫,把我提出的问题放在重中之最的地位在办理。为啥没在约定的时间里赶回来,我是去矿山与有关领导商议工人进矿的事情去了。有一点我必须跟您说清楚,根据上级要求,当工人的年龄是有限制的,必须年满十七岁才能进矿当工人。人民政府要堵截童工制,不能让少年承负那种繁重的体力劳动工作。”田老大想这事发办,只要有以上的希望了,其它的都好商量。于是说;“这事还得与胡瑞强商量好,毕竟他是这个村的农会主席。至于其它的事情,我会尽力而为尽力而为。”

其实鲍春来早就跟胡端强通过气了。钱鲍说;“田大哥,这些事我会按组织原则去办,您就不用担心了。这事我们马上就要在村里进行动员大会。尤其对入格人员,要进行一次严格的个别谈话,必须做到人人自愿才行。另外,国庆节馬上就要到了,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生日,县里要求我们大张其鼓的普通同庆一番,花园村当然也不例外。特别是花园村的龙灯花鼓,历来就享有盛名,动员群众好好热闹一番呢!到那天好好展示一下我们花园村人的精神面貌与风采!”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