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十六)一池天然水游藏异样鱼  

2011-12-13 17:5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花园村农会里显得格外热闹,尽管屋外满天雪花飞舞,然而屋内却温暖如春。花园村的所有行政组长召来这里,主要宣布农会所作出的重要决定。围坐在火塘边的人,虽然不拘一格的谈笑风生,可是切切私语里,却是议论的他们心里渴望揭晓的事情。

农会主席胡端强,揣着茶杯精神饱满的说;“今天召集大家来这里开会,主要是向大家宣布花园村,部分农民入选了去当煤矿工人的名单。根据上级的指示和要求;身体必须健康,年龄在十七至三十五岁之内的男性。强调青年必须年满十七周岁。另外,家庭人口较多,生活来源紧迫,应为此次优先入选者。为了权衡全村劳力资源不受固结,在各家抽调人员中,必须有刃有余的恰当挑选。也就是说,各家不得缺少一名主要劳动力。因此经过仔细斟酌,拟定以下二百八十名入选人员。现在就由农会秘书李德全,向大家宣读这个名单。

李德全说;“名单是经过土改工作队的小杨同志,和俺一起上门录记到册的,然后再经鲍县长亲自过目,仔细核对之后,才拟定好现在这个名单方案。请各行政组长记清楚,当然还有一个单独复印的,是按各所属队的花名册,之后让十个小组长带回去,然后再分别通知在队本人。如果这些名单里,若有遗漏与疏忽的人,大家仍可提出增补和删改意见。总之尽量做到,民主、公开、和公正为原则。因为今天是在新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给了俺贫下中农当家作主的权利。希望大家应以严肃认真的态度,来维护好这份神圣的职责。”

名单宣布之后,大家相互交头接耳的,开始纷纷议论起来。有人说,为啥胡端强家中占了四名,而田为中大叔家却没有一人在册呢?俺还以为工作队鲍县长住在他家蹭点,按说如此好的事情,田大叔可是近水楼台先月的人了呀。再说田大叔四个儿子,除了四子田志兴未满十七周岁之外,其他几个都是符合以上条件的呀!可是胡端强四个名额里,有三个都是不符合此条件的。尽管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谈论,然而却没一个有胆量的人敢提出来质问的。

这时花园村妇女主任石里香发言;“我认为这个名单,基本上符合鲍书记的要求。但是其中也有个别家不符合要求的。正因为共产党关怀俺花园村人今后的生存,所以今天才有“农转工”式的改造方案出台。花园村人之所以贫穷数代,就是因为穷在人多田少的缘故上。村人们无不对鲍县长执行的这个改革措施,感到万分的高兴和赞赏。要富大家一起富,要穷大家不是一起熬着吗?谁也不会有太多的埋怨。可是现在个别人却只想到自己民,哪里谈得上观顾他人?以上有些不合理的,应该公正合理的修改过来。

接之新补上的三组组长李桂花(张福满的妻子)说;“香香的发言俺举双手赞成。花园村人穷是穷出了名的。穷不也不是现在,而是穷了好几代人了。常言说;有女不嫁穷花郎,嫁去便成穷婆娘。可是俺却偏偏瞎了这双眼,眨着眼睛嫁到这穷窝子花园村来了。哎!算俺八字苦呗。人们都说解放了,穷人要天亮了。妇女翻身了,男女平等了。依俺看,与过去旧社会没两样。就拿这次选当煤矿工人吧,为啥不要一个妇女呢?实际上俺女人哪一点比不上男人?一天到晚不分晝夜的,拼命地忙着田里地里,家里屋里的,还要跟男人接种传代生孩子,容花园村的女人易吗?没有女人这些男人从何来而来?还讲到什么公平合理,平等和权利,都是些骗人的鬼话。不就是乞丐烤火,只往自己身边扒吗?大家看看呀!田为中大爷有哪点得罪你们农会干部了?他们家富裕吗?一个旧房子住了三代人了,到现在只能说还可避风躲雨,除此还有什么?我真想不通,像他家的这样的情况,难道眼睛都瞎了不成?而且他家几个孩子,都够得上入选要求,为啥就没他家的份?真没良心”

为了倾听群众意见,鲍春来早就坐在农会另外一间房里。听到妇女主任和李桂花激动的言词里,都具有一定的针对性。于是他来到会场说;“大家的发言都非常的好,而且对名单宣布的看法,态度都是极其认真和负责的。不过我想来向大家解释一下;第一,这次“农转工”是当前时间紧迫的需要,因此就没安排女姓去当煤矿工人的任务。实际上今天解放了,不管在何种事业或工作,男女都有承担和分享的权利。有关这方面,我会与农会好好商量,在今后的各项工作上,都应该不能忽视女同胞的作用。关于谈到这个名单中,为何没有田大伯家的人呢?我还真不明白。开始确定名单前是送给我过目了的,而且田大伯的老二和老三都在名单之列!为啥到今天宣布名单时却突然消失了呢?李德全同志,这是怎么一会事呀?”

李德全半天没有回话,在坐的人都同声追问啥呢?德全说;“昨晚岳父把俺叫到家里去了,一定要把自己家的名字拉下来。让出两个名额更可解决别人的燃眉之急。只要大家的生活慢慢好起来,该让的事就应该自己忍受点,这样心里比啥都高兴和安然。看到岳父因此豁达慷慨,随之俺家的名字也拉下来了。所以在今天的宣布会上,俺和岳父两家都没名字在列了。”这时鲍春来低下头来想了想,真可谓;一池天然水,游藏异样鱼呀!如果大家都能像田大哥这样宽广的胸怀,那么我们中国农村就大有希望了。便说;“行,既然大家今天针对以上问题,提出了宝贵的意见,我个人认为是衷恳的。我会督促农会在今天晚上进行落实和修改。明天上午请大家来农会墙壁上看榜吧!

另外有件重要事情,县里让我来给大家吹吹风。一年一度的春节即将到来临,也是全国解放一周年纪念日。在这个特别具有意义的节日里,举行全国人民大同庆。我们花园村也不例外,一定在中国这个有着优秀传统的节日里,大张其鼓的庆祝一番。尤其是花园村历来享有盛名的龙灯花鼓,在今年的春节里,一定要舞出新的花样来。不但舞遍附近的村庄,还要舞到新泰县城里去呢!农会主席和妇女主任,你们应该起带头作用哟,从现在起就要去动员群众,提早的积极准备。到时让人们好好见识和欣赏,我们花园村人的崭新面貌,和解放后唤发的革命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