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十三)丧事变喜事两全其美  

2011-11-23 18:3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为中的二叔田天顺,刚过完九十四岁生日,没料到第二天早晨就与世长辞了。老爷子一生温良恭俭让,是个与世无争的大好人。平时虽然不苟言谈,然而一旦说起话却幽默含笑,往往给人带去无尽的遐想。村里人给他取了个绰号,天上的文曲星下凡。尽管此话有点过于夸张,但这样的抬举一位老人,算是对他人格上的一种肯定,也是人们对他的一种尊重。确切的说,田二爷确实读过不少五经四书,虽然长年坚守家门,那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俗话说人从书里乖嘛,读书多了自然思维方式要宽广得多,比一般人来说,知晓的事情也就更丰富了。老爷子无疾而终离去,按村里人的说法,真的是修到家了。

田老爷子不但是村里年龄最高的,而且在全村倍受尊重。特别是他一生与人为善,雪中送炭的高尚品德,评他德高望重 一点都不过 份,而且理所当然。自他二十八岁丧妻之后,一直孤身未娶,与一对儿女相依为命,已四代同堂了。他能活到九十多岁,还能下地干活,实属离奇。当然田氏家族的子孙们,对这位老祖宗无不考敬有佳,即使村里忤逆不孝之子,对他也是敬暮三分。有时还能唤起这类人的灵魂回归。今天田天顺老人离世走了,除了田家子孙难舍之外,同村人心里同样悲哀。同时,他的离去意味着田氏家族第十代男性的结束。

按照祖制的理念,谁来传承这个家族的精神?除了十一代长房滴亲儿子田为中之外,谁都无能当担起这个传承掌门人的重任。实际上田为中的人品和威望,早已被田氏家族的人心时默认了。平时家族中出现的不和谐的争端,都由田老大出面来解决的。不仅如此,即使花园村的重要事情,常常也会来征求他的意见。这里所提到所谓掌门人,并非家族财富的指掌,更不是独家技艺的传承,对田氏家族来说,以上情况都不存在。在这里所说的掌门人的传接,只是为持这个家族的团结与和谐,以及生存道路上的见解、道德、和观念。说得更具体一点,就是传承这个家族的精神。

甭管朝代如何变更,然而一个家族的管理,同样是不可缺少的。家族和国家的管理一样,不但要有一套适合于这个家族的管理理念,同时还要按照前辈传承下来的管理模式,以及恰当方法去执行。这样才能保承一家族经久不衰的延续下去。这个家族精神之所以能够延续到至今,得益于前辈的管理模式和经验所起的作用。二百多年来,这家族既经历过暴风骤雨摔打,同样也经历过.平风细雨的抚摸,在这动与静的兼程中。田氏家族虽没荣华富贵,然而子孙安稳,安居乐业,岂不也是一种幸福吗?当然富有与贫穷是两者的概念悬虚很大,更没什么可比性,然而平稳的过度未必不是件好事?至于人生道路究竟如何上选择?是不能随主观愿望能达得到的。不过按人生轨迹推断,还是劳累点的人活得实在。

田氏家族的后人们,却按照先辈既定方针,选择活得累一点的作为人生的立足点,甘居一隅,以农为乐的人生道路,不也是个明智之举吗?真要是选择贪图享受,在解放的今天这一关恐怕不易过去了。甚至是血与泪的见证。从历史长河中走来,田家人亲身品尝过荣华富贵,也沐浴了贫穷衰落的洗礼,这两者都是田氏家族人的生存经历,落差之大可谓刻骨铭心的教训。

在这悲喜荣辱面前,子孙们始终抱着一个信念,按照祖宗的生存的法则;累中求乐,乐中养年。年中求饱,饱中防饥。人活在这世上,何须太多的欲望?祖宗过去就是欲望太大,险些连根都拔掉了。历史的经验就是血泪的教训。时光匆匆,风光不再。轮到田为中这代人手上,遗留下来的私有财产仅此十亩簿地了。全家十三口,平均每人不到一分地。轮回中代代如此,最后个人的一切,都被子孙所蚕食。总而言之,轮来轮去,老子养儿子,儿子养孙子,人生就是如此没完没了的轮回过程。还是古人说得好;这世上所有一切,都不是自己的。直条条的来,直条条的走,人生如同演绎的戏剧,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的。信也可,不信则无。

叔父伤逝期间,所有田氏家族的子孙都汇聚一起了。田为中想,此乃是个极好的呼吁机会,能将自己心中存放的心愿,在今天这个严肃的地方释放出来。在结束丧事最后晚餐上,他向所有田家人说; “二叔的丧事多亏大家的努力,丧事办得非常热闹,都归功于亲人们的努力结果。不过俺心里有件极其重要的事情,想向田氏家族的亲人们呼吁一下。”田老大的话声一落,大家心里都为此感到诧异起来,于是有人问;“老大,您的心里有啥事就说出来呗!”田老大说;“其实这事并非俺不想接管家族所谓掌门人责任,对此俺心里并不担忧,不就是多为家族的事担点心吗?俺绝不辜负大家的信认,一定努力把二叔这班接好。二叔虽然离咱们去了,这些活着的人不是还要继续活下去吗?罢在咱们面前的不只是生存二字,而是如何才能生存得下去的问题。”这时下面的人觉得老大说话不在正题上,俺们现在不是活得挺好嘛!真是的。

田老大接着说; 解放了眼前的一切,难道大家心里没有一点紧迫吗?花园村的景况,不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吗?今年是个干旱年,秋收成的粮食与去年相比,几乎减了一半以上。虽然家人在外务工采煤可以填补一些不足,但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往后各家的众人逐渐增多,这日子如何过得下去?俺想若要面对这个现实,鲍县长给了俺一个明确的答案;花园村一定要变,否则只能越过越穷,越过越苦。鲍县长已经把改造花园村设想已全部向掩说得很透彻了,俺认为他的话是对咱们最严肃的衷告。目前有花园村人何去何从地步,摆在面前的有条光明大道可贡咱们去选择。”这时大家都集精会神的想知道,鲍县长是如何设想的?是条什么样的路让咱们去选择?田老大说;“只有大刀劈柴的进行改造。如何改造,田县长已经把方案告诉俺了,大家想知道吗?”“当然想知道呀!”田为中说;“实际上俺以前都蒙在鼓里,从没想过这方面的情况,只等鲍县长进到花园村后,发现咱们这里土改之所以无法进行。关键是人多地少,而且少得可怜。他曾想把花园村的人向村移,可是外村也土地也不富裕,再移向更远的地方,花园村的人又愿意吗?可是花园村的人口却在一天天人膨胀,不讲别的,单从工作进村不到几个月,花园村就有十多个孩子降生了。这个顺其自然的生存现象,再也不能坚持下去了。再过几年后花园村的人就无法容纳不下去了。哪年哪月才能得天亮?因此鲍县长为俺花园村人想的出路;就是把花园村所有的青壮年,编入到新泰县人民政府即要上马的新建设的煤矿去工作。这些人原来所拥有的田地,一律仍归各家各户所有,一切都不改变。”

 听田老大这样一说,大家激动得眉开眼笑,特别是青壮年们都在摩拳擦掌了,只是不知道鲍县长是否逗俺们高兴一阵子的。真能那样岂不是合了俺们的心了。还那些娘儿们也同样在间;“田大叔,这是真的吗?女人身强力壮的是否也能去当工人呢?”田老大肯定的说;一个县长说话,岂能信口雌黄?千真万确。当工作是俺年轻爷们的事,你不娘们揍啥热闹?鲍县长已经去县城接受任务去了,不出几天就能兑现。”又有青年女人说,俺身强力壮的,家里田地俺做一多半呢!”田老大的三子志富调皮地说,女人生来就是生孩子的机器,当啥开采煤工人呀!还是多给家生几个有劳力的孩子吧!所有的人都跟着一阵大笑起来。

俺在这里向大家传达这个消息,希望田氏家族的人带头响应哟!这是一个极难得的好会,千万不要错过了。至于村里别姓的人,俺相信他们同样会为此感到高兴的。至于他们如何选择,俺田家的人无权干涉。大家回家后好好用脑子惦量惦量,琢磨好了之后再说。”田家的丧事结束中,里面却参杂出这么一庄喜事来。真可谓喜事逢双,两全其美哟!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