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十二)穷者思变不破不立  

2011-11-19 11:2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酷热的夏天刚过不久 入秋却又给人带来一丝的寒意。田老大这些天来心情格外的顺畅和舒展,不时嘴里还哼着小曲儿呢。一方面,张福满的问题得到了圆满的解决。另一方面,鲍县长告诉他,花园村有了个基本改造蓝图,现已拿到日程上去进行实施了。展望未来,花园村前程似景,一遍光明灿烂。数年来的忧心与惆怅,几乎一扫而光了。

  妻子鲍梅香,近来觉察到老头子田老大,似乎有点反老还童迹象。每天不但春风满面,还笑口常开,不时嘴里不是还哼起小曲儿来了。这是他俩结婚五十年很少见着的。她想,常言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人不风流只为贫嘛,可是这是她与田老大结婚都五十年很少见着的。也是,二子志强又快生孩子了,三子志富即将完婚,这些人生喜事一个接一个的来到咱们家,应该值得他心情舒畅和开心。其实这是什么喜事呀!到后来还不是累了俺,几根老骨头生来是受折腾的。想着想着,她自己忍不住的也笑了。叹着长气说;这人呀,来到这世上就是受受折磨的。瞧小孩子们从娘肚子里一滑下来就知道哭了,是哭是哭?他并不清楚嘛,实际上他是在告诉大家,人生苦哇!苦哇!

 哎,这人呀生来就是个不会想事的蠢货。既知这样人生很苦,又何必夺个人生来到这世上呢?她虽这样想,然而心仍痛着自己怕老伴,所有家事恨不得自己一人担起来。这不,晚上也不休息,赶着为老伴缝制御寒的棉背心呢。

 鲍梅香是个典型的农村妇人,性格纯朴内敛,自与田老大结婚五十年来,为田家生了八个儿女(四男四女),当年公爹公婆在世时,她可称得上是是公公婆婆的掌上明珠。这其中的原由留到故事后面再说。天气开始转凉,得给老伴缝制件御寒棉背心了。做了几个晚上今天才算大功告成。疲惫中想到都已三更时气氛了,她赶忙收拾好一切准备安息去了。站起身来伸展一下身板时,忽然发现窗外有个光点在摇曳,是否外面出现了鬼火?想到这里心里有些胆怯起来。急速走到床前推醒熟睡的老伴说;“老头子快醒醒,俺院子出现鬼火了。要不就是梁上君子又来照顾咱们家了哟!”

田老大是个大爷们性格,从不相信乡下人经常谈论的这些屁话。可是当说到是否有梁上君子来了,立马从床上坐起来。一头快出娄的猪却给这些王八旦牵走了。事隔一年他仍耿耿与怀。于是他顺便在房中拿起一根常年防盗的粗木棒,心想这次俺可不轻放过你了。于是他走近窗户一瞅,果然院子的榕树下有个光点,一明一暗的在闪烁着。再仔琢磨着这场景并不像想像的一样呀?于是他即刻心里明白了,瞑着嘴笑着对妻子说;“这哪里是什么鬼火,更不是小偷来照顾咱们家了。而是鲍县长经常习惯深夜坐在那儿想心思哟!快跟柜子里拿件厚实的衣服过来,俺去那边看看!!”妻子心里一下了明白了,还到柜子里拿什么衣呀!这是俺刚给你刚缝好的绵背心穿着它去吧!”   

田老大把衣拿着开了门,轻轻地放步来到榕树旁,隐约看到鲍春天低着头在思考问题入神呢,田老大的到来根本毫无感察,仍在一边想事,一边抽着烟。这时田老大轻声的咳了一声问;“兄弟,这么晚了还坐在这里想些什么呢?秋天到了晚上易受凉,在外干事的人别把身子骨弄坏了哟!”尽管月初天空没有星星月亮,然而这黑洞洞的伸手不见五指,真难辨别是非的。然而一声兄弟的语音出口,鲍春来不用多想就知是田大哥熟悉的声音。鲍立马起身客气时,腰都还未伸直,田老大就把手将他按下说; 对俺还来这种客气干啥,咱们俩一起坐下来聊吧!(随即便把手中的那件新棉背心,被到了鲍春来的肩膀上了。)此时鲍春来突然像触电一般,一股温馨的关爱强列地从他的身体流过,从肩上一直串透到了他心灵深处。也许这个长期离家,很少得到亲人关怀之故吧!

“老哥哥,你一天累得够呛,为啥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呢?”田老大说;“俺是种田人累习惯了呗,没啥事的。可是你不是也没休息吗?俺想你最近是否工作上又遇到坎了?不防说来给俺听听,也许俺能帮你解点忧呢。你告诉俺明天一早就得赶去县城开会去吗?” 鲍说,“是的,这是个极其重要的会议,而且还是专门讨论花园村的事召开的。它涉及的问题非常之多,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了,那可是兴泰县人民政府,为广大的农民兄弟做了件最大的好事。我在想,如果事情真能顺畅进行,那么花园村的人就能早一日的过好幸福生活。现在我没把握摸清花园村的青壮年们,是否愿意接受去当煤矿工人?”田老大说;“哦!你想的是这个问题呀!其实你不要把问题想的过于复杂了。你提出的条件都摆在他们面前,虽然去当工人了,可家中他们原有的田地仍归自己所有呀!对他们来说,这样既减少了人头占地面积,实际具体耕种的人,不仍是那些现成的人嘛。再说家里有种田的人保证吃的,有当工人的拿到活钱,这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吗?这个数盘连傻子也甭多想了。”

 老哥哥,我也是一个从家村走出来的穷孩子,我深知农民对土地的热爱和感情。一旦离开了土地,那种顾虑我是清楚的,其实我对花园村作个很多的猜想,如果他们光靠现有的这点土地长粮食养活一家子人,根本难易维持生存到现在。更何况村里的人每年只是在增多呢?解决这些忧困的办法,而是历年来家家户户靠的是煤矿填补家里的不足。毕竟这里处在煤矿资源丰富的地上,采挖也极其浅薄容易。因此人们对生存并没那多的紧迫感。否则光凭每人平均不到三分地,花园村的人早就被饿死了。田老大想,鲍真不亏是个会考虑问题的人。实际上花园村的人,家家都有从事挖煤的人。鲍说“我作为一个进村进行“土改”工作的干部,那么多的人,这么少的地,岂不是处处棘手吗?经过多次反复琢磨,唯一能解决这个问题的矛盾办法,只有先分散占地人口,然后再按土地改革法的要求进行合理的平均分配。历年来花园村的人都是在贫穷中争扎。要想得到真正的彻底的翻身解放,唯一脱贫的根本办法,当务之际只有一条出路可供选择,那就化整为零,将一部分从事农业人口转变为煤矿工人,从性质上来一个大改变。否则,花园村的人一天天在逐渐增多,如果轮回不塂重负。古人云;不破不立,立者为上。这句话启发人们,穷者思变,不破不立。不下定决心,就无幸福可谈。”

此时田老大被他的话感不已,花园村人有这位能人来撑腰,眼前突然一亮,简值心里乐得开了花似的。鲍说; “田大哥,这些天来我之所以心急如焚,坐立不安,就是在考虑如何把这项任务尽早的得到实现。”

瞬间一个高大无私的共产党员形像,在田老大的脑海里突然变得高大起来。心里暗时夸道,鲍春来真不亏是农民兄弟的知心朋友,是上天给兴泰县人民送来一位,千载难遇的、真正懂得穷人心的当家人、广大人民的好县长。于是他激动地对鲍说;“俺田老大向你保证,花园村只要俺田氏家族的人带头拥护你的主张,其它的顾虑就易然而解了。”鲍听到田大哥的表态,解变花园村的穷困底气就更加的足了。那么在明天的会议桌上,他就有足够的勇气去接受上级交给他的特别使命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