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十一)解忧仅在一瞬中  

2011-11-10 19:26: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为中孙子生日这天,家里喜气盈盈,亲朋满痤。高兴中鲍春来却满怀热情的带着通信员小杨,一起给田为中送恭贺来了。小杨将红包递给主人田志刚时,志刚怎么也不想收下,推挽之中田为中点头应允之后,志刚才收了下来。与其说是给鲍春来送恭贺,还不如说是鲍主动来向田为中道欠来的。鲍侧身小声地告诉田为中,“农会”已经决定取销批斗张福满的大会。田为中听到这个消息,心里高兴得几乎要跳了起来。尤其听到鲍春来咬着耳告诉他,是听了自己的意见决定改变的。心里激动得知怎么感激鲍县长才好,嘴里喊着;“志刚,赶快把酒跟鲍县长斛满,转身告诉所有客人,鲍县长宽容大量,饶恕张福满了。斗争他的大会大会取销了!这杯酒让我代表大家感谢他吧!

落坐之后鲍说;“田大哥,张福满的事,不是我宽宏大量原谅他,而是根本不应该用这样方式来处罚他。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要不是您即时提醒我,可能我将受到党纪国法的重裁呢。

今天清早李德全来找我谈及此事的经过时,证明了您是一个多么明事理的人。不但没有袒护自己的亲女婿,而是如此公正的站出来为张福满鸣不平。这点足够我对您敬慰不矣了。其实在李德全没来跟谈前,清早我就与胡端强决定取销这个错误决定了。这样更说明我们取销这个决定是非常正确的。并且我和老胡同去医院看了张福满。一切医药费由“农会”负责解决。经过医生同意,并且把福满接回家里了。”

老哥哥,你不在家里住搬到志刚,一定是对我产生很多的看法。这点我很理解您的心情,其他的同去这几天来,为您的不辞而别,心里非常的沮丧,他们要我转告您,大家在说话上没有教养,对罪话请您多的原谅!毕竟他们都学生出身,参加工作的时间短,而且对问题实际经验非常的欠缺,请您多回的包涵。孙子的喜事完后,您还是回家来住吧!有关您的提到的花园村人的出路问题,建议非常的直诚衷恳。所涉及到的问题是非常重要而关键的。花园村几千农民的生存出路如何解决?在您的建议中提得非常的具体,解决的方案等等,我都用文字报请上级了。上级认为花园村人多田少的出路问题,谁都会一畴目展,您的建议却给我们兴泰县的领导干部,打开了一条希望的大门。如果能够实现,您就是菩萨似的积了德了。

我来这里“土改”,更为此事棘手难办,正象农民兄弟说的,这田地又不会一夜之间从天上掉下来,拿什么东西给无地缺田的人来填补呢?就是神仙下凡也帮不了这个忙呀?您说到花园村现在有三分二的人,是靠在附近挖煤为生来维持生计的,如果我们兴泰县把私人煤矿收为国有了,取不是虽需要更多的挖煤工人吗?花园村有三分之二的人是青年,这些人都能成为煤矿工人。而留下的只有三分之一老人妇女,岂不是种田地人口就腾出来了嘛。花园村今后每家每户,又何愁为没土地耕种而苦脑呢?那么穷困的局面就会马上焕然一新了。现在我留在这里,就是具体来规划这个问题。我想请您再一次帮助我,把这个重要任务完成好。

现在已经把这项重要事情拿到日程上落实执行了。这样一来,“土改”难题就应刃而解了。这是您为花园村人寻到了一条生存之路。县领导对您这个宝贵建议一致举手叫好,今后还要重重的来表扬您呢!这个执行决议都送到我手上来了,您就再一次帮帮我吧!多提几条更宝贵的建议来,咱们俩共同为花园村的人,多做点留芳万年的好事,让花园村子孙万代过着美好幸福的生活不好吗?”

田为中想,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想不到他还真把这当成一会事呢。此时鲍春来这个实诚的革命干部形象,又回到了田为中的心里,而且这个形象有了更高大的升华。鲍春来仍然没变,还以前认识的他。于是说;“那是我随便说说而已,你还真当了真了。”鲍说;“您在我心里是个从不打假迷的人。田大哥更不是一个虚有其名,不顾他人的感受信口开河的人。您的生活经历,和村里人的口碑早就告诉过我了。否则,有关张福满的事情我就没有必要在最后关键时刻来征求您的意见。好险哟,差点将一个平白无辜的好人推下了万丈深渊,幸免了我在花园村犯下个滔天大罪。如果不重视您的提醒,最后我也不会去认真琢磨与斛酌,否则,这个错误就已成现实了。”

田为中还以为是李德全认了错之后,张的问题才得已解决的呢。田为中说;“那天晚上我之所以直白的告诉你,完全出至俺的良心所动。伪保长这件事对他来说,既冤而又让他说不清楚。向谁解释又会让人相信吗?花园村之所以要设置保甲长制度,那是当时国民政府强制要执行的。因此村里几个说话算数的研究,推选一个村里熟悉的出来,比插进来的陌生人好。认为张福满人年轻热情忠厚,选他出来担任有益无害,事情就这么简单。再说他是村里土生土长的,谁个不知,哪个不晓?实际上只当了四个多月的保长兴泰县就解放了。这事胡端强应该知道得更清楚,因为张福满是由他主动推荐人。

张是我看着长大的,兴泰解放的那天,村里唯有他一人满腔热情的跑去县城迎接解放呢!就拿这次“土改”工作队进村来说,其实不关他什么事。可是他仍然发动村里群众写标语欢迎土改工作队进村。说白了他对哪个社会当政都没成见,因为他是个没文化的人,只凭着自己的心去做事。这不,当他张罗欢迎土改队进村时,别人还背后还骂他,解放了要你忙乎什么?他说我喜欢关你个屁事!他就是个单纯善良的人。俺坦白的说,俺当时对共产党还是半信半疑的,因为不了解,心里存在各种想法!可是张福满却不这样,他想做的,要做的就是种田,平时喜欢赶点热闹而已。

你瞧,眼下都被人打得这个样子了,还要把他拉出来当敌人斗争。俺心里实在不忍,这世界上歪曲正直,是非混淆,还有什么光明与黑暗社会之分?所以俺想还早点远离你们这些革命干部远一点的好。”鲍说;“其实李德全在我心里的印象很好的一个年轻人。尤其是对工作极其负责认真。虽然这事由他引起,但是决定要开张的斗争大会,讨论时李德全本人并不在场。而是伤了在家修养。更没向农会对张说长说短,这点我完全清楚这个过程。昨天我倒是与胡端强谈的不少,尤其他对李德全的打架受伤是很气愤的。可是他并不知张福满伤的更重。斗争会取销的原因他还是想清楚了的。这事已经过去就不提了吧!昨天我和胡端强一起去医院慰问了张福满了。胡并且向他道了欠,医药费由“农会”负责解决。只要没造成最坏的后果,现在什么都甭说了。”

田为中听了心里觉得很宽慰,高兴的说;“这样做很不容易了。俗话说;“得人心者,得天下。您们都城是共产党的干部,这样做无疑在花园村人的心里种下一颗信认的种子。今后一会在人们心里开花结果。这事就说到此为止。今天就当俺请工作队的同志吃餐熄祸饭!哈哈!” 这时田氏家族的人,一边高兴地庆祝小孩生日,一边相互热情的敬酒,鲍春来充满激情地向大家介绍,花园村今后发展意向,预示着花园村人未来的美好生活憧憬即将到来实现!”这时鲍春来有事在身,向大家意思了一下,便告辞提前走了。

张福满在家中哪里躺得下去,喊着妻子桂花说;“你把鸡蛋给我装上三十个,我要去给为中叔的孙子祝贺去。”桂花说;“他的女婿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了,不去!他们家有事,关俺们个屁事。”“哎,你这个婆娘说的啥话呀!李德全是李德全,与俺为中叔有啥关系呀?他是俺张家人信得过的前辈,俺们祖祖辈辈好几代的情谊了,还计较这些吗?就是他儿子打了俺,俺也不会怪罪到为中叔身上去的。你不愿意去是吧?只还能走路,他家有事俺爬都要爬去的。你这个没良心的婆娘,俺爷爷死的时候,他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还硬着要抬着俺爷爷上山呢!”桂花说;“好好,我去我去,”扶着丈夫来到田志刚的家。

客人们看到桂花扶着张福满的到来,大家都感动不已,志刚说;“这点小事何劳你来呢,再说目前身上有伤呀!俺准备晚上去家看你呢!”听说张福满来,把田为中乐开了,赶紧出门迎接。“黑,你这孩子,有伤就好好在家养着!你看你。”“田叔,这是您的大孙子十岁生日呀,大喜事呢!我要不来对得起谁呀!俺张家人时时刻刻都得到田家人的关照,有事不来对不起自己的良心。”田为中说;“你母亲和几个弟兄昨晚就来过了,不也是代表了全家人吗?”“不,田叔,各人代表各人的心。再说我是离您家最近的人。田挨田,地挨地的,我伤了不在家,这地里的庄稼活不都是您跟大兄弟帮我照顾和收割的吗!光靠我媳妇一人是不行的。”

田为中说;“不谈这些了,坐下来喝酒吧!叔来陪着你喝两盅吧!志刚,他喜欢吃卤猪干,揣出来给他吃吧!志刚,把你姐夫李德全叫过来,一是陪酒,二是道欠!”福满一听李德全在场,当时就火冒三丈,便就想起身走人了。这时田为中压住张福满说;

“大侄子,听叔说,今天是叔家的喜事,可不能由着你性子来哟!现在你俩打架之事,不已经由鲍县长出面算全部了结了吗!事到现在还较个啥劲?你俩的恩怨由来已久,可说是从旧社会闹到社会了,还想扯到何时何月?俗话说,冤家易解不易结,李德全是俺亲女婿,你也不亚于是我的亲儿子呀!看在叔的面子上,现在咱们今天来一个,化干戈为玉帛。这事就算什么都没发生。不能再扯下去了再说要这也并非是什么国耻家仇?不就是壮丁一事?要记你就把它记在旧社会身上好了。这样心里就自然亮堂了。这人呀,在世界上,就应该一半想自己,留一半给别人去想。叔就是这样对待人生的。”这时李德全揣起酒上前给张道欠。田为中这一招还真立先竿见影了,立旁的人都为止高兴的鼓起掌来。这时双方握手言和,态度都非常的诚挚。田为中告诉张福满,“刚才鲍县长告诉我,县里有关部门对你这个伪保长的事经过了讨论,决定从今以后张福满背的伪保长这名字,被坚决取消从不再提。花园村“农会”大小事情,你都有权利参加,而且还有选主权。高兴吧,侄子!”那还有什么可说的,他这个黑锅名字被取消,心里那个痛快劲就甭提了。真可谓今天;

仇人变朋友,相互紧握手,

思想包袱卸,前程有奔头。

心结丢给酒,一饮解千愁,

田叔挑重担,晚生乐悠悠。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