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二四)留粒种子多份希望  

2011-01-07 19:4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瞿景远是个典型的山东济南乡下汉子,凭着会酿一手纯正的高梁酒艺,在北京城里经营这种职业,轮到他的手上是第三代人了。年复一年,月复一月的,既无有过发则兴旺的势头,也未寒惨到没有饭吃的时候。平平淡淡地经营着,这个完全属于自家的小型作房,自感乐得个清闲、安稳就很满足了。因为他心里从无有高的欲望,凭这个手艺,能为持和养活自己和伙计们的生活就行了。

他的酿酒作房,充其里只有三百个平方。一栋房子紧紧扎扎的,生产用的工具样样齐全。从山东老家乡下请来的这七八个伙计,基本上与同他本人的遗传方式一样,都是过去伙计们的后代。在他这个作房里干活,不仅服服贴贴的为他忠心耿耿,而且还不计报酬的为他效劳。我想应该说明瞿景远这个人,厚道、豁达、且忒讲义道之人。虽然他的生意在京城从没兴隆发达过,但也从未冷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按他个人的生意理念,这世上的钱是赎不尽的,钱哪能都流入自己的腰包?只要日子过得安宁,伙计们都能养家糊口,那就得谢地谢天了。

其实瞿家酿出的纯真高梁酒,不但受到京城广大群众的喜爱,然而同样颇受上层官僚资要家的喜好。更有文人墨客们,对他所酿制的醇香美酒,不但青昧不止,还尤为嗜好。既然他的手艺到了雅俗共赏的程度,干嘛不拓展自己生意门路呢,这不就是机会吗?尽管如此,他仍痴心不动的坚持祖宗遗传下来的经营方式;一不扩大生产,二不批发代销。想喝我酿的纯净高梁酒,就请亲自劳驾登门销售好了。不过他的这种经营方式,在当时那个年代,还是具一定的诱惑力的哟!一个铜板就可喝一碗酒,这碗相当于平时小酒杯的十倍。当时的市场上根本买不到。而且凡是来他家喝酒的人,是不不有坐位的,只能是站着喝,喝了就走人。后来看到不少上层人等也寻来他店喝时,于是他考虑,该在自家屋里开辟了一个雅座了,这样刮风下雨时,便可让这些上层人有个歇着喝酒的安静地方。所谓雅座,并非是像现在所说的设有各种享受的高级东西。简单的说就是在自己的堂屋里,用个并风隔离一间小房摆了。里面罢上一个桌子和几条板凳,仅此而矣。如果老头心情好,或许陪客人们聊几句,否则就让他们自饮自醉的离开了。

 这天店中突然来了一位陌生的官员,他兴致勃勃地说,“我是慕名而来喝高梁纯酒的”老头一听声音,倒是一口纯正点地道的山东话时,便热情地将他请到雅座坐下,寒喧几句之后,老头给他取来一壶头倒高梁酒。当这客人还曾坐隐,一股扑鼻的醇香味儿冲进他的脑海。酒未占唇他的心早就坦起来了。不到一分种的时间,他咕奴咕地下了肚,空瓶酒壶立在桌子上了。“这酒真地道,自来北京数年,却从未尝得过这样好的真正高梁洒了。舒畅中叫老板再给来两壶吧!”老头连忙称赞说;“官家海量,山东人常说;不会喝酒的就不是山东汉子。”连忙又竖起了大母脂夸奖他。“卑人不喝则止,一喝就就要一醉方休。老板!再来两壶没关系。有什么可下酒的菜肴吗?”老头说;“我买酒可不买菜呀,既然老乡来了有此雅兴,我去揣点花生米来给您尝尝可好?”官员说;“那感情好呀!此乃下酒的好东西呀!谢谢您了。”老头进去不多久便给揣来一大盘山东大花生米说;“这是我们家乡的真正土产,不过这花米是我送给您这个老乡吃的哟,可不收您的钱。”

乘此高兴劲儿他贪婪地又喝下了一壶酒了,感觉还是挺好的说;“老乡见老乡,心情格爽呀!你知道吗?今天是我的生日,可是我的心情却特别的不佳。”老头说;“生日应该心情快乐呀!不过今天应该在自己家里过,和亲人们一起享受这快乐时光嘛,不应该单独出来喝酒。”官员说;“您哪里知道,我的内人是个木头人,一点都不懂我这个男人的心里。以后可不能找富家小姐做太太,除了吃好穿好之外,还有什么?跟她说话等于对牛弹琴。平时除了上朝之外,真不想回家哟!今天我的心情特别不好,因为我的一位同朝好友犯事给主子开了。因此今天我特意驾着车寻来这里喝几盅的。”老头说;“男人嘛!心情要宽厚一点,夫妻就像一床被糅子,热了松开点,冷了就包紧点呗!没有什么过不了坎的事儿。

 老乡,您说的话我爱听,不这样又能如何?都说做官好,做梦都想做官,岂知做了官的人时时刻刻都在担心怕掉脑袋。我的儿子再不去鼓励他去当官了。做个老百姓有什么不好呢?至少有个安静的生活。”老头说;“常言说的好,做一行怨一行嘛。不过当官就要当个为民做主好官。”官员说;“屁话!我这位官场好友,岂不是为国为民的说话吗?所以才遭此劫难。我和他都是同年中举的人,虽然我们相互走的不近,然而他在他的为人处事,极受同人爱戴。在我个人的心里,做人做事非常收敛,一点都不好张扬的人。是个具有正义感的汉子。可是近来不知他是中了什么邪,还是灵魂出窍,偏在这个时候,笺奏朝里卖官买官,还指名道姓的给老佛爷送上折子。愚蠢到了极,点。老佛爷一向喜欢什么,难道他心里不知道?这下可好,成了飞蛾扑火,惹火烧身了。何苦之哉哟!”

瞿老头还没来得急不耻下问时,官员继续说;“老佛爷不出红墙,却知天下事。真的是活见鬼了,真的是吃不完兜着走。哎!老乡再给我来一壶吧!这酒太对我的味口了,以后我会多来的,您不会讨厌吧?”老头说;“这说怎么说的,客来主不顾,那算什么理统?只是您喜欢就常来呀!不过您刚才所说的这些,我这个老百姓一点都不明白了。”官员说;“不要明白就好,糊涂点做人比什么都强。这不,太后一道玉旨,即将他赶出了朝野,流放,流放!姓罗的,姓罗的,你真是个糊涂人呀!亏你读了一辈子的书哟!”老头听到姓罗的,心里突然卜通一跳,那官员已经是醉的不行了,嘴里还在说;“关你个屁事,这不一切都完蛋了吗!半月之内解甲归田还是个好事,可是他却是流放,流放!知道流放是什么吗?就是把他赶到慢无人烟的地方去受苦。好了,好了,我不想说了,不说了。我的头有些晕痛得很,快把扶上车吧!叫车把式送我回王府井乳子胡同十号,那里是我自己的家呀!”

 瞿老头一看,这官员确实喝醉晕了,便将他扶到门前车上,让那个等在外面车把式拉走了。听他口中说的那位官员姓罗,心想该不是罗源女婿吧?心里预感不是个好兆头。随及他套上马车,一口气功夫直奔地安门女儿家去了。还未进屋前,屋外的形势,物欲静,狗不叫,心里已明白一大半了。他使劲地扣了几下门环,胡管家闻声打开大门把他迎进屋里,老头二话没说,直奔罗源的卧室。这时女儿看到父亲来了,正要开说话时,老头连忙摆着手;“你什么都甭说了,我心里全明白了。限定你们何日启程?将流放何方?”罗源说;“我对朝庭只有一个请求,欲想回到自己的老家湖南,不知皇上是否恩准?”老头半天没有说话,停吨了一会儿说;“既然大限临头,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事到如今你心里否有辙?”他夫妻俩一言不发,老头子说;“难道就这样认命了?”罗源说;既然如此,我何必当初。只是凭着我做官人的一点良心,苟且的为官也无任何意义。因此,,,,,”其实在这个慢无天日的年头里,老头知道自己的女婿是个甚等样人,此时埋怨是没什么意思了。不如多给点女婿的理解,也是一种安慰。老头说;“现在我有一个想法,不知可否得到你俩的采纳?”罗源说;“现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有什么辙您别淹着赶紧直说吧!”眼下既木已成舟,朝庭圣旨是无法抗住的。不过年仅三岁的成章,是个才脱乳的孩子,灾祸殃及到他的头上,实在太不公平了。我欲将他偷出罗府隐藏到我的身边去。只要我还活着今后对他好好的调教,如果说真的上天有眼,或许让他有个东再起的机会。对你们来说也是一种希望。毕竟他是个无辜者,何必让他跟随你们去承受这种慢无尽头的流放折磨?无罪的孩子今后一定会受不明真像人的岐视呀!”岳父的这句话,让罗源茅塞顿开,此时夫妻感动给老人双膝脆下说;“岳父您这样大的年纪了,身边又并无老伴,能受得起这大的折腾吗?”老头说;“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折腾?你们的遭难我岂止是怜悯,更不能袖手旁观。这是我这个做大人的应尽的责任。这个时候能活出一个是一个。再者成章还小,还未惹起人们的观注,这就要看他个人命运造化了。”

 这时女儿瞿凤哭着对爷说;“今后还不知我们全家被流放到什么地方,现在摆在面前道路只有一条路让可选择,愿跟着丈夫浪及天涯。不管是死也好,活也罢!一起陪伴在罗源的身边。我生是罗家的人,死是罗家的鬼,吃苦受难共同承担,我毫无任何怨言。爸您要好好保全身体,我会时刻想念您老的。”老头觉得自己养的这个女人,没有白养,是我这个好种养的孩子。听到女儿这番话,让他更心慰的而有信心的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女儿接着说;“这次流放,还不知全家数口是否能够活得下来。与其说一家人捆绑一起去死,还不如乘早放走成章这条小生命。今后只要他能活下,下如父亲说的,是我们的一点把希望。这事只有寄托在父亲身上了。至于今后孩子成不成,并无多大关系。我相信有父亲照料,至少小成章是不会被饿死的。”

 老人知道自己的见议得到了他们夫妻的认可。三更时分更深人尽时,人不知鬼不觉的,将罗成章紧紧包好,往马车后箱一塞,急冲驾着起马车,直向颐和园方向奔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