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散文 忆学友  

2010-07-03 17:57: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那是在一九五六年的一次迎新晚会上,我和黄序作同学都参加了学院举行的迎新晚会文艺节目的表演,记得他是和一位江西籍同学表演的双口相声,让所有参加的人乐得哈哈大笑起来,不用说,他的节目博得了满堂合彩。接之我们班演出了一个湖南的地方小歌剧“双送粮”,从此不管他在学院什么地方碰到我,就会叫我湖南伢子,并且热情地说,来教我唱唱那曲浏阳河吧!

往后只要他们江西同学聚到一起活动时,每每都邀请我前去参加的。这样一来,我对他的为人处世,就有更进一步的了解了。我想更多的还是由于我为人实诚,对人对事坦荡的缘故吧,因此受到了他们一致的喜欢。比如说;我毕竟是学的竟技体育运动,在专业技术素质上肯定比他们一般学体育的人要强多了,尤其我还经常代表学院去参加全国性的运动比赛,这样也得到了他们的羡慕与尊重。所以对我都非常的热情了。由于经常的交往,彼此间都不带任何介意。当然我同样也会对他们提出学习专业的见议,以便在专业上事半功倍的坚定学习体育专业的方向。之后他们对于我的见议还着识的认真考虑了,并且按照我的合理化的意见,进行专项课程的选修了。

说白了,当时那个年代招来学体育专业的人,基本上都不是按自己高考的第一志愿或成绩,而是按国家须要进行统一分配的。拿来黄序作来说吧,他从来就没想到学体育这个专业。高中毕业他报考的是上海电影学院。应该说当时他有些盲目行事,一个偏避的小县城的人,从未见过任何世面,要想成为一个电影人,可谓是个望尘莫及的事儿,未取录之后便硬性的将他分配来学体育了。尽管心里委屈和不愿意,然而在当时那个年代,岂有自己怕想法?不服从学校分配,就等于是不服从党的需要。万般无奈之下他只有认命了。记得他对我说,嗳!既来者,则安之吧!未必我就不能在其方面搞出点名堂来?

平时我并没有更多的空余时间和他们一起消遣,那怕是星期天都得训练,而他是学的一般体育教学运动的,在学习的内容和指标要求上,我们是有很大的差异。在业余时间上他们就宽松多了。不过他经常前来观看我的训练,而且有时还送来点东西来给我吃。当时他求的经济条件比我好多了,他有几个兄长都参加了工作了,时而给他寄来点零花钱来,每当这时候他都约我进城改善生活。比如说吃点学校难易吃到的东西,或看看电影什么的,都不用我出钱。作为当时一个较无经济来源的我来说,把这种友情看得非常的珍贵,从而在精神上给了我很大的鼓舞力量。让我特别难忘的,当年在武汉念书,冬天特别的冷,他看到我被子非常的单簿,毫不犹豫地把他自己的一床棉被拉下来送给了,他却另去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深深地塂入我的灵魂,被他这种行为感动得不得了,使之在往后的数十年里,却一直铭记在我的心坎里。

后来我毕业分配来湖南工作了,他却留在武汉继续学习,可我们之间的友情继续增长着,书信件交往是经常的。后来他留在湖北省了,而且在省运动队当作行政工作,后来就调去学院成了一名体育理论教员。记得过苦日子时,他是个有名的烟鬼,这时抽烟是要按计划供应的,我想法设法地给他弄些烟票和粮票寄给他,每次收到我的这些时都感激万分。然而我心里同样也是高兴的呀,我想真朋友不在乎东西的多少与贵贱,只要心里时刻装着这分友情不也是很珍贵的吗!那怕是在风风火火的文化大革命里,我们彼此都在想互关心着,友情更在乎在不寻常的日子里能做到这点比什么都富贵。尽管当时我的一切都在困惑之中,然而我仍在鼓劲着他。虽然我却下放到工厂当工人了,然而他也下放到五七干校去了,搞了数年才回到单位来。这时他母亲从乡下被送到长沙老兄家里了,我仍替代他经常去安慰老人。就连老人死后我守在母亲身边三天三晚,直到安葬。当时他们的兄弟和他赶来奔伤告别时,所有的亲人们都不敢脆着送别老人,(文革间是不准这种仪式的)可是我却什么都不怕,唯有我这个异性孩子,脆别送走了老人。这时我所想的,是因为老人她养了一个非常值得我敬佩的儿子,我的好同学及好朋友,值得我这样去做,以此表示我对她老人家的敬仰之情。此时此刻,以我的勇气代表着她的所有子女,为老的一次敬慰之情。

后来他调去深圳工作了,工作与生活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和改观,我暗自为他感到高兴与幸福,其实上此时我与他的境况完全相反。工作与生活一片茫然,但是我并未去干挠他。在深圳工作的几年里,他是开心的,而且在体育理论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随之他别开下窃地为深圳市的体育事业,开辟一条崭新的思路。仅用了两年时间的努力,为深圳市体委创建起了体育科研所,他被任命为所长,在深圳特区体育历史上,写上了他光辉灿烂的编章,填实补了深圳特区体育历史上空缺,浓墨重彩的留下了他不可磨灭一笔。我想深圳人民在今后的日子里,绝对不会把他黄序作遗忘掉。放开点来说,他的一生,是为新中国的体育事业,开拓进取作出重大贡献的人之一。

病中我前去深圳看过他两次。站在他的身边,他有更多想向我表白的意愿,然而他却全身不随了,语言也不能随所欲,然而他的眼泪却说明一切,可是我知道他心里在想说些什么?我们相识的过去各交往的种种?这些只有我能读懂它的。尽管他一直在流着眼泪,可是我得强忍着泪水,而且带着笑容对他说,别急呀,慢慢就会好起来的。可是这时我真想对他的妻子和儿子说;让我来照顾他一段时期吧!可是当着他们的面,欲出而收敛回来,眼前不是有那么多的亲人在照顾他吗,还能来打扰我这个朋友?所以我想留在这里,反而会对他们的家人是种经济负担。小住几天也就与他告别了。

这次我在北京得知他突然去世的消息后,我第一时间就赶到了深圳,可是他已躺在宾仪馆了,见到他的灵位摆在厅里时,心里有种极端的悲痛不易表白,只能默默站在他的相前,痛心疾首的追忆着我们之间的情谊了。

人生来去仲仲,没有太多回味余地,我想生前朝夕之间,应该好好珍惜一切,否则到了非常时刻,想说想忆的似乎都化为乌有!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