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十六)沉淀晚情赛夕阳  

2010-12-03 13:58: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凉风悠悠,星光闪烁,窗外流进的一股秋菊郁香,让人身心感受到尤为惬意。后生们都被朋友约出享受夜生活去了,此时罗家宅院里,显得格外宁静起来。家中留下这两对老人,坐在温馨的卧室里,摆起了一场多年难见的龙门阵。从不懂事的玩童,聊天到白发苍苍的暮年,尽管眼识的一切已物是人非了,然而彼此间的思绪与感怀,仍显得喜悦多于忧伤。也许人到老年喜爱回首往事,尤其分别久了亲人,往往都会触景生情,不知不觉中流露出沉闷与伤感。为了打破这种气氛,大嫂彻来一壶芬香的扑鼻西湖龙景,兴奋中将思维转移到了新的话题上。

罗朝说;“大哥大嫂,昨天文吉训先生送来的那笔钱,我们不会带走了。作为送给大哥大嫂,平时贴朴家中开支和求医治病之用。这样做并非我一时心血来潮,或者是有感而触的一种举动。而是事先在家就计划好了的。既然到南京来看望您们,总不能空脚空手吧?为这事在老家困扰了我许多的时间。想到带钱是最简单的,可是路途遥远保证不了一路上的安全,带些当地特产吧,自然显得过于俗气了。思前想后,所有一切方式都不足以表答我们的心意。最后还是采取了曾秀的意见;干脆租下两只大船,既装满货物行船压潮,又以压潮带货两全其美。(凡属大船在江河湖海中行使时,都须加重载量,以保风浪中平稳安全。)现在看来这个主意非常正确。”朝的话音刚落,曾秀补充说;

“其实这点钱对兄弟情义来讲,根本是不值一题的事。仅此表示我们这兜子人,对大哥的一片关爱之意。之么多年来一直都未尽到亲情的责任,要不是德伦这次告诉我们,哪里知道大哥久病了这么多年?为此内心感极其的不安和愧疚。如果说用钱来弥补过失,那自然是一种无知的应付。大哥在我们的心里,是一座血肉凝成的亲情之山,这种宝贵的亲情岂能用金钱来衡量?仅此表答对大伯的一点微薄孝敬。如果拒绝或推脱,那么我们就无地自容了。

母亲在世时,我们一直在违心的欺骗她老人家,更不能把大哥的实际情况告诉她老人家,实际上这是一种罪过。只能借口说大哥大嫂让三弟成章接去法国定居中去了。其实母亲是个多么精灵想事的人呢!明知我们是在欺骗她,多少是给她一点安慰,减少些她老人家想儿的伤悲。可是她又有何办法呢?好在身边的子孙们较多,把希望慢慢从伤感中解脱出来。”此时大哥听了心情更加的难受起来。嘴里谢谢不停!

朝说“这次来南京兄弟团聚,我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之前不但把当家人的重责全移交给长子德星了,而且在财产分割上,纸写笔在的由他们个去掌握。我这样做是有道理的,因为那边社会动荡无常,特别是农民起义的风浪时有发生,首先是冲击富人的财产,使得所有这类人等心绪在不安之中。对于我们这个大家庭来说,化整为零的想法逐渐变得迫切起来。好在目前孩子们都已成家立业了,独立生活能耐逐渐见长,我们的顾虑自然减少了很多。因此心中盼望兄弟团聚的这颗心,越来越变得迫切起来了。如果再犹豫下去,拖到我们手脚都不听从使唤了,岂不成了终身的遗憾吗?所以母亲孝期刚满,就迫不及待的赶来来南京了。

钱对我们这个家来说,不应是谈论的问题,说白了只是风毛凤毛麟角,何须弟在兄长面前显示大方?”曾秀继而提到;“有件事在此要向哥嫂表明。俗话常说,亲兄弟明算账,其实我和罗朝并不认可所有兄弟都是如此。既是亲生骨肉就不应计效。父亲遗嘱上就说得非常清楚,分给您们身上的那份财产,谁也不可浸占。这次德伦回到老屋时,我们就当面告诉他爷爷留下的心愿。再说作为罗家媳妇的我,知道父亲在罗家当了一生的管家,对于罗家一切财产可谓是了如指掌。嫁入罗家后,可以说同样成了继承父亲的职责,让真管理好罗氏家族的财产,我曾秀责无旁贷。”

大哥含泪地说;“曾伯父对我们罗家来说,可以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句崇高的话来形容和评价。我们家从荣华富贵,到绝地求生。然而曾伯父不弃不离的,拖儿带女从北京跟随我们回到南方。从这点上讲,我们后人没有任何理由不尊敬他老人家和他的后人。不过我从未想到你竟成为了我们罗家的儿媳妇了。这真是天缘巧合呀!我知道这是母亲的功劳,没有她老的努力是成不了器的。夫人,他们如此表示,盛情难却呀,将他们的心意收下来吧!罗朝、弟妹,其实我们经济一直都是很宽裕的。关于家中的财产问题,坦而言之的告诉你们,我从未考虑过家中这份财产了。就由你们自己去管理好了,总归都属于我们罗家人的。三弟成章和我的想法一样,他在法国留学之后,和留学的华人女同学结婚了,他是做学问的人,混得还挺不错的,现已有三个女儿,可是还没有儿子。这次德贵来这里,我发现他的长相酷似三叔,今后就过继他给他做儿子算了。”大嫂接着说;“这个意思很好,虽不是自己亲生子,可血源可是正宗的嘛,哈哈!”这时罗朝夫妻二人会心的一笑了。大哥说;“我早就有此想法了,就不知三弟妹心里是怎样想的呢?”大嫂说;“宋宁同样是出至名门闰秀,性格不但豁达温柔,同时还特别通情道理。像曾秀一样非常的体贴人。说句笑话,她告诉我说;实在生儿子无能为力了,还想要我们家的老二呢!”曾秀说;“这事听大哥的我们遵命。”大哥说;“那行,我要大嫂写信告诉三弟好了。”

大嫂说;“你们大哥心里坦荡得很,怎样想就怎样去做的一个人。一家人关在家里说话,一个人要那么多的钱干什么?我父母去世后留给我们子女的财产不少。子女间从不因此去争个什么,虽然财产由我管理,然而只要他们需要办正事,我都会毫不吝啬的给予他们,一家人够吃够穿就行了。当然在中国目前的情况,没有财力是办不了事的,这钱都是花在培养后人们的身上去了,否则这钱从何而来?可是我们最看重的是人而不是金钱。他才是一个用之不绝的黄金宝库。因此我对孩子求学,一向舍得负出。否则吝啬了就会后悔终身。我始终记得公爷在给我们结婚贺信中的一句话;想要教好子女,首先就得重视文化培养,我理解人就是要读书,只有通过文化教育的方法,既能改变他人,又能改变自己。

关于大哥的风湿病,眼看在国内光靠中医治理收效甚少,这种坚持过于的盲目,现在决心送他去国外治疗一段时间,也许西医还是有很多积极办法的。已去信给德宝他们了,尽快打听到美国或日本这些医学发达的国家,我想信大哥的这种病,在治疗上是会有更多积极办法的。德伦返回美国之后肯定会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德贵的考学情况,我基本上摸清楚了。他的美术基础不错,具备了投考这种专业的条件。不过短期内我必须在家多给他一些专业知识方面的辅导,特别是要尽快纠正他在此方面的误区,有利于他投考路上的畅通。目前最速捷的办法,唯有多通过多做作业练习去解决。至于在文化课方面要靠他本人下点功夫努。来得急的话明年开春即可参加春考。目前我是南京国立师范大学的美术客座教授,虽然每月兼课很少,但不少教授对我并不陌生。那就投考南京国立师范大学美术系吧。万分文化课时间来不急,那就延迟到下半年参加署期入学考试了。经我了解年龄不是问题。凭我的经验估计,贵儿被取录的希望是很大的。”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