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十二)旅途中的人生感悟  

2010-11-23 12:1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船欲进两山相挟的窄面航道时,耳边送来一阵稀罕的哄鸣声,给人带来一种恐惧之感。这时船老二高声提醒大家说;“前面要过赤壁古道了,水速较急注意安全。德伦听到赤壁二字,异常高兴的问叔;“船家所说的赤辟,是否“三国”中描写的赤辟?”朝答;“当年周喻火烧曹军八十三万人马就发生在此。曹操一贯爱使心机,目中无人中,岂料还有甚者?疏忽中惨痛收场。给人留下的教训;做大事的人绝不可忽视了天势、地理、人和的思考,否则难保事业的顺利。”德伦感叹;“曹操呀,曹操,当年你若明白这点,岂不凯旋而归了。

谈论中,忽高忽低的纤夫号子,响亮的传来入耳里,此起彼伏中吸引了船上所有的人。随着船速的向前,如此具有张力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起来,而且一排排拉纤人的剪影呈现在岸边的山坡边了。德伦想,远处听到这声音粗犷婉转,接近中却让人感到凄凉与怜悯,苦涩,中对此产生出一种同情之感。才进入初秋时节,可这些拉纤人却个个一丝不挂的,嘴里仍嘶声力竭的喊着?

朝转身问儿子;“贵儿,他们唱的歌好听吗?有何感想?”德贵此时聚精会神的画他的,根本就没在意父亲的问话。侄儿德伦马上接话回答;“叔,这种场面我好感稀奇,也是我从来未见到过的。对纤夫们此情此景,不免产生出一种同情感。至于有何更多的感想,暂时还没过细思索。不过您刚才说他们是在唱歌,我有些琢磨不出这个道理,歌哪有这种唱法的?不应算是歌韵的范畴吧?”

朝说;“其实叔也算是个音,不过听到他们口中喊出来的,与唱歌并无多大区别。你仔细听听呀!不是有板有眼的嘛?这东西我理解在乎一个人的感受。就像小时候听爷爷教你父亲弹琴时,我在一旁只知好听,不知其然。加之他教的是古曲“十里埋伏”,表现的内容是什么,我哪里知道?有次爷爷将此曲弹给听,要我回答感受是什么时,我回答非常简单;“乱七八糟像打架似的。”这时爷爷马上忙夸奖我说;“ 没错,这是楚汉之争,激烈的打仗场面。儿子,你还真有悟性呀!听懂了,听懂了。今天父亲不是在对牛弹琴。呵呵!”

从那时起我悟出音乐,是人们心灵中的语言,只是表答的方式不同而已。然而音乐和语言是相同的,它可能比语言表答更细腻丰富些。从此我对古筝就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每当心中不悦时,就坐在房间里以此解忧。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弟妹们在这方面都很爱好,而且也能弹得出几首自己喜欢的曲子。德信和德宝俩兄妹,五岁就开始学弹琴了。这些全是由老祖母亲手教授的。我相信你听过小妹弹过古筝了吧?”伦说;“当然听到过了,宝妹弹的极其好听,有时候觉得自己像置身在中国国土上。我的小女儿妙妙,钢琴和古筝都是由宝妹亲自来教的。”朝说;“这样很好,无事中可用来陶冶生活情操嘛!”

您说这些牵夫们,嘴里在唱些什么呀?”朝说;“当然是他们的心声。我怜听起来如天赖之音一般。而且我感受到,这是生活与人性的激烈碰撞。我们是生活在纯静安逸的环境里,感受到的都是满足。而他们却是生活在贫穷、压抑的环境里挣扎。牵夫们的高吭歌声中,传递给我感受不是心灵的爽朗和快乐,而是夹杂在他们灵魂深处的凄凉和无赖。这种释放出来的心声,已变成一种呐喊了。既然感人,便成为一歌唱。瞧瞧!!听听!!船到急流的时,这种歌声就显得逾发的高昂起来,高昂中牵夫们都突然变得矮小起来不,脸都几乎碰到了地面上,然而触在地上的手,几乎如腿一般的在帮助使劲呢?”

德伦即刻理解叔叔提问的含意了,与其说牵夫此时在唱歌,不如说是对世道的一种控诉。这种声音在平常的生活里,以及在高雅的歌剧院中,岂能听得到?“叔叔,他们的这种叫喊,实际上已成为歌了,应该是属于歌韵的范畴。其实我在美国的大街小巷里,有着不少如此叫喊的买唱艺人。他们同样是嘶声力竭的叫喊着,不同样是表现他们生存的现状吗!然而所有高层美国人,都是非常讨厌和鄙视这类人群,我同样也是如此斜眼面对他们的。”

朝说;“在这世界上穷人毕竟多于富人,富人有什么那多值得骄傲的?同属人类,轻视他们不同样是看不起自己。我一生从不以此摆阔。记往我的话;同情他人,是善良的表现。能私舍时尽力而为,这叫“雪中送炭”,这个成语留传于世几千年了,道出了人间冷暖的深刻内涵。德伦,毕竟你是个成熟了的孩子,在外自食其力的闯荡多年,对生活的理解和认识,要比所有弟兄们都懂得世理。其实人的一生,不是孤立存在的,靠的是周围的力量伴随,都是以用希望和寄托来维持的。否则哪能度过自己慢长的一生呢?往往有些负出的,不一定立杆成影,然而总是有益于己的。”

这时德贵一副船夫拉纤图已完成了。递给父亲看时,一下把朝惊呆了,怎么,这是你则才画的?啊!怎么纤夫们个个都是裸着身子的呢?他回头再看拉纤人确实如此。于是说;“贵儿,父亲把你看偏了,你还真具有做这行的才华。画得如此动情,岂不感动别人?连我都被感动了。好,好!如果招生的学校识才,这次去了南京非录取你不可。呵呵!”

晚霞牧归的剪影,再一次的呈现在他们的面前。此时大家心如天边的晚霞,炽烈而兴奋起来。德伦指着前方说;“叔,过了这道小湾就能看到南京华灯初上了。罗朝此时心情像孩子般的激动的对着大江呼道;大哥!我来看你来了!德伦和德贵两人不知所措的问,“爸,您没事吧?哈哈,我哪有什么事呢,不就是快见到亲人,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呗!”他俩才松了一口气。

“叔,听父亲说他当年他来南京就职时,是骑着马走了半个多月才到南京的。为什么没想到坐船更方便和舒服些呢?”朝说;“今非昔比,当年乘船经过洞庭湖是非常危险的事。再说当年哪有这样大的木船!只有像树叶一般的小船在洞庭湖捕鱼作业随风漂流的,弄得不好随时都有被风浪打沉的危险。可那里像今天坐在这宽敞的大船里,谈笑风生的,还能下棋聊天哟?”

“叔,以后我请您到大洋彼岸的美国去,坐在船上比这更加的舒服。睡在床仑里有点像瞒天过海一般。船上如同大街一般,吃的用的,还有电影院呢!够人消磨时光的。那时您会觉得这世界更稀奇了。”朝说;“伦儿,恐怕叔这一生没这种的机会了,就留给你们后生们去享受吧!”这时曾秀早把上船的准备工作收理妥当了。德伦忙指着码头上的人群说;“叔,您瞧,那边举起红手巾的就是弟妹们在迎接我们的信号!当船靠岸稳妥之后,就被顾来的几辆人力车,把他们直拉到了家里去了。等后在家的大哥大嫂,早就收理完毕坐在家家耐心地等后亲人的到来。离别六十二年来的手足相遇,兄弟俩不知将会碰出怎样的亲情火花呢?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