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十一)送给狗儿一个大名  

2010-11-18 13:46: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天太阳从江面上升起,显得格外绚丽多彩,堪入人们眼眸中的万物,刹那间变成了一片金黄色的世界。然而眼前的江与湖,没有一点反差,江似湖,湖似江,两者的概念一时变得模糊起来。

停泊在此港口的帆船,来自五湖四海,不但大小不等,而且形状各异。如果用欣赏的角度,那倒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在那个年代,此地并非水上交流场所,完全属于上下帆船停歇的地方。因为上达四川,存在急流险滩,下达武汉上海,便是风口浪尖,要想跨越这些艰难险阻,积蓄精力是船家们历年来最佳的选择。罗朝的船停靠这里,仍然是同样的道理。

停靠这儿的码头,是不受无任何法规范约束的。尽管彼此都是陌生之人,然而江湖的旧俗与习惯,形成一种自然的规范,摆放船只是有规矩可依的;先优后让,即使别人的船只过大不易靠岸,小般便可当成过桥之用。罗的船准备靠岸之前,这里的船就坐落有序了。当船老二喊了声,兄弟们劳驾了,这时不少船家纷纷出来让路,有的将船撑往别的地方,更多的人是拿起竹稿,前后忙碌起来。这时罗朝看到非常的感动。不但没有先来后到之分的纠葛争吵,相反还能出面帮我们,这种水上的道德规范,全凭彼此间的谦让和包容,这时朝体会到人们嘴里说的,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的深刻含意。

天刚放亮,码头上早已人声杲杲了,如此热闹喧哗的场面,真不亚于繁华的街市。在晨雾还未收尽时,江面染得一片通红了,在晨曦的霞光中,朝昂头走出船仓。被着一身朝霞的他,稳健地站立在船头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江上的新鲜空气,情不自禁的摆起架式,开始练起他多年从未间断的养身罗汉拳。他两眼紧闭,身如寺钟的,由静至动,由慢到快,一会儿左右旋转、一会儿弯腰伸臂、一会儿盘座似佛、一会儿来了个金鸡独立。仿佛让人听到他一身劲骨,吱吱地发出清脆响声!

德贵一旁小声地告诉德伦说;“哥,你看老爷子开始练功了。如此狭小之地,哪能够父亲尽情施展,因地制宜随便松弛一下精骨而矣。”德伦说“四弟,我看到你的画夹里有那么多的写生印迹,这个镜头可不要放过了哟!”贵说;“是呀,这次出来真长见识了,一路上碰到那么多的新鲜事物,坐在家中是无法扑捉到的。你看这是昨晚父亲接待不速之客的谈话瞬间,够真实生动的吧?这次出来我早已把一路上的写生计划安排好了,之后再回家认真的整理一番,这是我人生的记忆。”伦说“当然当然,眼前父亲晨曦练功的架式,也要将他速写出来!”贵说;“当然少不了这个瞬间,我会把父亲描绘得更加生动的。;因为这些天来,他的心襟过于的紧张了,此时不就是他最好的一次情绪释放吗!看看他的姿态何等的潇洒,老当益壮,而且充满着无穷的智慧和力量呢!”

吃罢简单的早餐,船已离开码头使入长江了。这时船老二已扯高满蓬,随着急速的长江之水直奔而下,顺水顺风的船帆,如同离弦之箭,迎着初升的太阳,飞也似的飘向前方。此时罗朝哪能有心在船仓里待着,喊着德伦与德贵说;“拿床毛毯铺到甲板上去吧!再好好地沏上一壶好荼,我们爷仨出仑去,好好享受一下长江的空气和风景吧!”妻子曾秀忙接着老四媳妇说;“我们也去揍合一下不成吗?男人们想干什么别开我们不成。这不正合我俩的心意吗!加上我们一起吧!难道我们女人就没这番观景格吗!”德贵说;“娘,您说到哪里去了,主要是怕您受不了江上的风吹浪打哟耶!既然有此雅兴,欢迎还来不急呀!”

一家人坐在甲上,别有一番洞天。秋风送爽,兴趣倍增。江风虽然虽然吹来凉一点,然而吹到身上时倒有些温柔极了。惬意中似乎还让人心情更加的舒畅起来。一路景观使人想入非非起来,朝感叹地说;“我从未感受过如此美好的大自然风光,瞧这奔腾不息的长江之水,具有一股多么强大与超脱的活力呀!其实我并不在乎它的汹涌澎湃,和一泻千里的气势。却非常欣赏它奔腾不息的精神。如果人能借用它的这种精神,张扬自我的去干番事业,世界上还有什么能阻挡一个人去克服困难的呢?”说话间他激动地站起身来,转身昂头仰望着前方,这时突然一股强劲的江风从他面前佛过,将他满头的白发吹得散乱起来。当一缕散发漂落在他眼前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头发,仅如此枯燥无光了。吨时心里硬塞起来,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自语道;“哎!人如春夏的花草,茂盛时期过于短暂了。待等秋风劲吹时,却凋零得让人伤感。沧老和衰败,此乃人生中最大的悲哀呀!人要能像蛇脱皮一样,一年一个青春该有多好呀!这种美好的愿望,岂不像梦幻一般了。一切只有寄待于后生了。”

狗儿看到他们一家人亲亲热热的有说有笑,他想到自己不是还从家里带来些二爷喜欢吃的土产吗?这时张狗儿赶快取了来放在大家的面前。“二爷!您站在那里想些什么呀!坐下来吃点吧!这是我从家里特别带来给您在路上偿新的东西呢,这都是今年自已池塘里结的莲蓬和水湖藕。本来不想拿出来显丑的,可是我知道您平时特别喜欢吃这一口,所以就偷偷地带了点准备您在路上吃吃的。”这还用说,这东西的确是二爷平时最喜欢吃的。二爷笑了笑,即刻坐下来了。 “这些东西确实是我最好吃的!知我者,狗儿也。你也坐下来一起吃吧!离家了这东西更觉别有一番亲切感。不要说吃,即使看一眼,似乎感心里舒服。不要分什么彼此啊!都是一家人嘛,随便吃吧!”

狗儿说;“那我就不客气了,船在港口被解脱捆绑之后,比在湖上行驶要自由得多,而且向前也轻快多也。现在坐在船上,心里什么担扰都消除了。”朝笑着说,“其实船在湖上航行捆绑在一起就要安全多了。可是人要是被捆绑那就不自由了。其实自由二个字,是人生一世追求的东西,谁愿过着捆绑约束的生活?渴望自由,是人生中的一种美好向往,这个憧憬能不能如愿以赏,还真难说清楚的!”谁都有想自己成为孙悟空,想怎样就怎样,其实真正生活里,哪有什么孙猴子,都是人们心里的一种美好想象,说白了,谁都不愿生活在捆绑里。”

我算了算你的年纪,今年都快五十的人了,总让人称呼你狗儿狗儿的,这个名字太不好听了。”狗儿张着大嘴说;“我从娘肚子里出世就是这样叫的呀!即使小少爷们叫,心里一点反感都没有,觉得大家都喜欢我嘛。二爷您送我个啥名呢!”二爷脱口说;“干脆叫张义好了。这名易叫,就是别人叫不出张义,误为张一也成。”太太秀说;“这个名字真好,与你的品行非常吻合而恰当。三十多年来,你在我们罗家人的心目中,一直是个以义为本、忠诚守义的憨厚人。这一路上不都亏你专心地在照顾和帮助吗?即使别人叫你张一也很好,你毕竟是义重千金的一个好人嘛!”大家都非常同意这个名字,一起欢快的哈哈大笑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