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十五)心愿  

2009-10-13 21:3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月艳阳天,可说是人们最喜欢的。因为它照射在大地和人们的身上时,是乎感到那样的和煦与怄意。我想除此之外还带来是种收获与喜悦呀!然而它浸透在人们灵魂深处的,更具有着一种说不清楚的时光魅力感受呢!此时的季节,却也更加绞乱着所有成熟青年男女们,不能自禁的心怀呢!可不是吗?瞧!那高雅人家的后院的山坡上,不正站着一对青年男女放眼望着那一遍成熟透了的、金黄色的庄稼呢!也许他们是相互初次相约,也许他们在磨合着内心中的某种默契?也许,,,,正在相互正在揣揣摩各人的思绪呢?也许问题还未到瓜熟蒂落的程度?也许,不过不必担心,他们各自的心里,老早就牵涉到爱情这个主题了。除此还会有什么别的不成?

女孩一直在沉思不语,男方却一直是主动含情默默地问这问哪!突然间彼此还会相对的会心的一笑呢!此时却有一股浓郁的荷花香味直送到她俩的感觉器官,顺着气味传来的方向,却被一群采莲姑娘划着的小船身影吸引住了。他们隐约听到了她们喜摘丰收莲蓬的喜悦笑声。然而又被荷塘中激起的一阵散泛开来的涟漪所惊叹。宛如看到了成熟姑娘释放出秋波一般。男孩走近对姑娘说;“啊!难怪闻到这种香味如此熏心罗,原来是到了直此摘莲的时候到了。玉兰!你喜欢这股味道吗?”姑娘连忙点着头。隋及这对年轻人的背影,即刻消失在茂密的丛林深处。

这个年轻男孩,就是仙乐先生的孙子乐文汉。就读于北平师范大学。按说他去北平念书将近五年多的时间了,可是连毕业都没回过老家。尽管平时只有书信回家,却从未提起过自己的婚姻问题。都二十有六了,可急坏了这个养他抚他的快满九十高年的爷爷。老爷子虽然没想到抱什么从孙,可心里还是想抱抱的嘛!不管怎么说五代同堂说起说来还是很稀罕的事嘛!老头想,事在人为,不给加点压力是不行的。正直自己九十寿辰即将到来了,老人实在忍不住内心压力,越发的惦记起这个宝贝心肝来。而且内心隐藏的心事,激起他一定要给孙子写上一份告急书,就说自己不行了吧,令他敢紧赶事不容缓地给在北京的孙了发了出去。可是当孙子乐文汉接到信后,心里却大吃一惊,该不是爷爷真的不行了吧?否则绝不会用如此仓促的语句摧他回去的。于是他心急如焚的赶紧交待了一下手中事情,匆忙地赶回老家来了。

乐文汉是乐家惟一个能搞学问的人。生性聪明过人,书画琴棋无一不通。在老爷子数个孙辈们中,除了乐文汉能得到他欣赏与宠爱外,再没有一个能让他惦记的。这其中是有它必然原故的;文汉出生只有三岁就送回家来给老人抚养了。因他父母参加孙中山领导的革命运动时,不幸被抓进监狱被杀害了。乐老爷子为了求他夫妻,可以说得上是倾家荡产。然而却仍未得到当时政府法律的宽恕。最后这可邻的孩子是由他父母托好友将其送回乐老爷子的身边来的。乐老爷子可谓是用了既抚了竹子又抚笋的精力,一直教养他到现在成人的。因此爷孙之间的情感,就不言而喻了。另一方面,这孩子却是长得眉目清秀,温纯可爱的,而且读书习字极具天赋。尤其是他灵敏的头脑和接受能力,让老头花尽了所有的精力来浇灌这个上帝送给他的无家之宝。老爷子是个何等聪慧之人,看出了这孩子生就一副成实善良的秉性,正可谓是他乐家继承祖宗香火唯一可靠的人。因此老人在身上对乐文汉寄予无限的希望和期盼。

自从乐老第一次见到玉兰后,老人对这个婷婷玉立的大家闰秀,就产生了无比爱慕的念头。不论从哪方面想,她就是孙子文汉的天然配偶非她莫首了。可是这世界上哪有爷爷给孙子介绍媳妇的道理呢事呀!几次提笔欲想对孙家提及,却总不能让他有这开口说出的勇气。再说想与胡适中谈吧,又怕不同意反而落得个难堪。所以别看他如此而已大的年纪了,却不止一次的亲自去学校看望这个心中喜欢的玉兰小姑娘。可每看一次都让他心焦起来,再说他不止一次地听到,县城里有不少有钱人家的公子,老早就描准玉兰姑娘了,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他都处于劣势的家庭呀!俗话说;一家养女百家求呀,更何况有不少人告诚他,县城里有钱有势力的人家有把握取到这个姑娘的哟!一急之下才使出这个骗孙子回家的这盘棋。可是哪晓得这个孝孙子是流着眼泪为爷爷奔丧回来的呀!当孙子走到门口时,看到丝毫没有不吉利的景象出现在自己眼时,心里却安然了许多许多,或许爷爷仍在弥留之际等着回来呢。当家人告诉说;孙少爷你终于回来了,老爷子想你想得茶水不占呀!现在正坐在画室里作画呢?少汉听说爷爷健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可放下来了。

文汉迫不急待地夸进房门喊道;“爷爷,孙子回来了。您老这封信可把我急死了耶,我还以为,,,,,”“什么以为呀?是否是想到爷爷快归天了才肯回来奔丧的吗?狗奴才!”老人笑呵呵地望着孙子笑着说。“不是爷爷你想呀!这世界上还有谁值得孙子想念和爱的人?不就是您老人家吗?您给我的信上语气中简值让我伤心极了。我不回来那是因为当时没毕业嘛,再说交通又极不方便,自己仍没搞出个什么名堂来,不好见您老人家嘛。曾经我向您人家发誓过,没有什么成就不会见您老人家的。可是现在,,,,,”傻小子,那是一个人的快心嘛,怎么能当作一定呢?现在应该顺合多了吧?不能那样想,人是要有抱负的,但是也要承认现实。心里只要记住这里是你的根,即使爷爷今后不在人世了,根在你的心灵里任何东西都是不可代替的。

尽管我一路上非常的心苦,就怕耽搁与您老人家会面的机会。看到您老健康存在,此时心里比什么都开心。”“那行,说明孙儿心里还想着老爷子呢。有良心,算爷爷没白痛你了。再等两天就是爷爷九九大寿辰。准备全家人好好地乐一乐,你准备给爷送个什么好的贵重礼物呢?你敢不用抓脑袋了,回来就是爷爷最喜欢的礼物。去休息一下去吧!爷爷把这副稿子完成了,晚上再好好地与聊聊家常。

吃罢晚饭之后,祖孙俩便聊起了家事来。问道;“文汉,你年纪也有二十六了,心里有意中人了吗?文汉干脆的说;“没有呀爷爷,倒是有人给我介绍过好几个,可是我总觉得不行,因此也没有答复别人。加之我现在已经留在学校当老师了,还兼了几个报社的写稿工作,一天到晚都是很忙的哟,我想晚一点再说,但心里还是想在家乡这边物色一个本土人为好。因为我想结婚后也好照顾爷爷。”老头子听到这话心里太高兴极了。心想我的想法有门了。于是便说;“我心里有个人选,不但家庭情况不错,同时也是爷爷的一恩人的后代,年纪小你很多,但是与你极其般配。如果此事能成,爷爷这世的心就算了结了。不过爷爷不喜欢包办,凭缘份吧,现在都已民国多年了,青年人应该有这种选偶的自由。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意见,可否看看再说呢?”文汉觉得爷爷是个有眼力的人,能让他看中总是会有点边的。只要爷爷高兴,他也不会有更多的意见。再说,只要这次回更应该让爷爷心里高兴,有机会就按他的意思去试试吧!

大寿全家人都非常认重其事给爷爷做起了大寿。并特意下贴给孙庆龙放了一张非常客的请柬,务必请全家人来县城一乐。孙庆龙配了一份非常客气的厚礼赶到县城里做客。正席中庆龙一家都坐在老爷子同一席上。老爷了特地作重介绍说;“这是我的孙子乐文汉,现在北京工作,已二十六岁了暂未定亲呢!接之介绍说;这位是孙庆龙先生,是当年我说的恩人的孙子,也是此地中龙酱园的老板。这俩位是他的千斤小姐,一个叫玉兰,另一个叫顺兰。可赛过了三国的大小二乔哟!庆龙看到这孩子长得确实不错,一直站着的听老人说话的,便说;“请坐下来说吧!老爷子赶紧发话;给孙伯父伯母敬酒吧!认识了今后你会在他的面下学到很多的值钱的东西。”这时文汉一眼就看出玉兰长得十分的漂亮,气质不俗,纤细的身板穿着一身时髦的学生装,显得格外的养眼。这是文汉从未见到过的惟一不一般的女性。尽管他在北京读书生活了几年,可同的千斤小姐见过不少,然而像这样含而不露的女子,在他的眼里显得格外高雅。一点不满的地方都没有。特别是她那端庄姿态与缅典的微笑,让他经久难忘。

散席后大家落坐在客厅里,文汉一直守在爷爷身边,礼貌地跟大家斛茶倒水的。给庆龙夫妇有更多机会认真观察这个出众的年轻人了。他的一言一语,都表现得非常成熟本分,高雅中体现出他的知道和教养。回答大人提出的各种问题时。解答起来确切得体,言词中让庆龙夫妇觉得非常付有修养。特别是当谈到书法方面时,嘴里一直谦虚地说;“我爷爷一生佩服最佩服的,就是江南前辈孙熬老先生。不但人格出众,清廉的家风让人学之不尽。”说到这里爷爷抢着说话了,“我说的孙熬老先生,坐在这位,就是孙熬老先生的滴亲孙子呢!这时文汉还没回过神来,这位孙先生就是呀!”这时他恍然大悟地笑着说,“伯父,我是有眼无珠呀不识高人呀!”“没事没事的,再说你不都说的是赞美的好话吗?即使不好,我也应把前人做的不好的地方以此为戒嘛!此时文汉更觉这位后代千斤玉兰小姐更不平凡了。如此相聚,今后究竟会产生出一个怎样的后果呢?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