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一)家风   

2009-09-01 19:17: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庆龙(玉兰父亲)祖籍湖北江东人(古代这儿称吴国,当时所属孙权管辖之地)生于光绪五年, 严格的家教,将他育成一个忠厚、诚信而务实的男人。出生于官吏世家的他,四周充满着“礼义廉耻”的氛围。加上在这个大家庭里。文化气息的浓厚,因此对喜文弄墨,养成了一股热爱与追求的兴趣。

由于父辈兄弟六个,各家生的子女不少,仅庆字辈的就有二十人。论辈份大小庆龙他只能排在十七的位置上。因此在这个家族里,可以说什么事都轮不他的头上来。就年龄来说也是比较小的。从庆字派兄弟中的年龄来说,相差也很玄虚,大伯的儿子都超过他年龄一倍多,而且都已结婚生子了,并在春天皇考中已中了举,而且成为这个家族中、历年来最年轻和最牛的七品县令。再有拿身体条件来说,其它房的兄弟们个个都人高马大的,几乎都是文绉绉的一个个。这点让庆龙的父母心里十分不安。可他本人却一点都意思不到这其中的差距,可心里时刻想的都是对他人的羡慕与敬仰!总想哪一天能像他们或者造出他们才好。可是在他父母望子成龙的心里上,得赶紧想办法去改变。像他这样又矮且不高的长势太让人担忧了,尤其在父亲眼里,忒不喜欢像一个文弱书生的样子,男人嘛就得要高高大大的,在气质上就要压倒别人。因此与妻子商量,平时除了在功课上加紧摧化之外,璨要时刻督促他加强武功课的训练,这样就会相得一章。特别是现在什么都来得急,让他增强多方面的内涵是当务这际,这样便可缩小在各兄弟们之间差距。否则,日后只有在这些兄弟们面前举手称臣了,那多没面子呀!

一天庆龙他对母亲说,“娘,我最讨厌他们叫我老十七了。就不能换个其它的叫法吗?”“那有什么办法,谁要你在他们后面出世呢?本来也是,叫什么不好,叫个老十七的。这个名字听起来总觉得挺别扭似的。要不以后我跟你爸干脆管你叫龙儿好了”母亲说。这样一叫不打紧,很快不知谁传到老祖宗耳里去了。马上传他父亲谈话说;“你们这不是想让我们家族吃刀子呀!怎么着,老十七有什么不好的?这龙儿的名字岂是我们这等人随便叫得的?这是严重的犯上了明白吗?我不止一次地训视过你们,这天下的大门都不许超过皇宫的大门,可你们仅敢把儿子叫龙儿了?顾名思义呀!龙儿就是皇上的子孙知道吗?要是有人秉报上去了,那我们还想活命吗?这是要局九族的大事呀?赶紧跟我改过来!这样一来,可把他父亲吓坏了。赶紧将这个叫法纠正过来,还是仍叫他老十七吧!不过他母亲仍暗暗地叫他龙儿。

孙家是个四代同堂、典型的的封建家族。全家大小加起来足有百把人口,而且都同住一个屋檐下,同吃一口锅的钣。这个家族年一复一年,月复一月的走到现在将近一个世纪了。可从未出现过分裂的局面哟!总是保持着一种和睦相处,和谐大同的局面。这当然应归功于当家的,不佩服也不行呀!没有一种精湛的管理水平,岂能经营好这个家族?实际上“家”,就是一个国家的缩影。麻雀虽小,可肝胆具全。每一个环节都是节节相扣的。稍有疏忽立即就要乱了套子。当家人没有两把刷子,不要说延续一百年,就是一月都难维持下去的。

在中国家族文化中,孙家并不是个特殊例子,不过在管理和组织结构上,却有与众不同的管理方式,或把它看作是一种特有的模式。例如说,尽管家中吃皇粮的人多,但并非良田万倾,财产万贯,坐享其成的人家。而是一个自奋图强,珍惜一切的。全家上下人等,都以务农为荣。按现在的时髦说法;就是自力更生,自给自足为持好这个家族。在这点上当然一般的老百姓是无法相比的。比如说,这个官吏之家,就免除了当地政府不少的,乱七八糟的苛杂税等等。虽然说是务农,那就单一和轻松多了嘛。不过他们家留着一个很好的规矩,平时过日子都是粗茶淡饭,穿的都是布衣素裙生活。包括管家人老祖宗无一不例外。

从家谱中看来,尽管孙家代代都有吃皇粮的人,可是这个家族却从未出过大官。充其量也就是六品打止了。比如说孙家最大的官,也就是隐退下来的当家人了,现已八十五岁的老爷子孙 熬。规规矩矩的正六品,而且还是个文武双全的六品官。六品又是个什么概念?就是相当于现在地区的一把手吧。其实一个朝廷六品官,其俸禄并不很高。问题是这个家族代代都保证有三人在朝为官。虽然其官衔都不高,至少也在七品之类。七品之类的官也并不富有,然而其收入也并不可小看,可是甭管怎么说,这在社会上还是个坚强而有说服力的一股社会势力呀!

有人说,当官也如经商一样,开始打到个什么层次就是个什么层次了。若要升华还须负出很多很多的代价的。通过多年来的官场实践,身处低层为官他们觉得并不是个坏事。反而官做太大了离皇帝就更加接近了。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弄得不好一夜便成为了普通的庶民。不如细水长流,保族保已仍是个极好的选择。不是更利于生存的法则吗?可以看出,做官人也有做官人的理念。我想这个家族之所以平安延续几代,而且过度中并没有多的太起大落和沉浮波折,如此平稳过度至今,仍然气盛昂然不衰,岂不是在官场上人一种幸福,和一种极好的做官理念与法则吗?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