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八)别亲  

2009-09-15 16:57: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天万里无云,天空气爽,顶着和煦的阳光,一直照耀着他返回老舅家。将近快到吃中饭的时候了,这时庆龙突然看到玉兰和她母亲提着洗衣篮子走在回家的途中。庆龙大声地叫着玉兰的名字,这时玉兰回头一看是爸爸回来了。于是连忙把手中的篮子往母亲一仍,急速地奔向父亲怀抱里来了。一把抓着他的手亲切地叫道;“爸!我好想念您哟!妈妈也一样啊!奶奶每天都在拜菩萨保佑你平安归来呢!我们什么时候能搬到新家去呢?”“快了快了孩子,这次我就是回到这里来接你们一起回新家去的嘛!新家那边非常好,有山有水,还有一个小菜园子,以后你就可和顺兰一起在菜园子里促蝴蝶玩了。真要感谢那个胡叔叔的一家人哟!帮助我们把那边的新买房子收拾得整整齐齐,漂漂亮亮的。只等我们全家人去住了呀!”庆龙喜悦地说。

中午吃饭舅父说;“你们一定要搬走,我也就不强留着你们了。不管今后碰到什么情况,都要给我捎个信来,我会去看望你们去的。”“舅!我会记住您所说的话。一家人在此打忧很长时间了,您对我们一家的关怀永生不忘。乘天气忒好我决定明日启程了。只要把一切安置稳妥后,我会返回您这里告诉您一切的。就请您帮我顾两顶桥子,一匹马,和两个挑夫就行了。”庆龙说。“这事不必担心,我都会安排好的。再说我这里的出行用的东西很多嘛,能用的都会用上的。

晚上庆龙一家人聊得非常开心,关于小孩进县城教学校念书事告诉母亲和妻子后,除了高兴却没提出任何反对的意见。这给庆龙是个极大的安慰。尤其是顺南,听说是到外国人学校上学,一晚喜得都睡不着了呢!庆龙把此次的行程告诉了母亲和妻子,先落县城住上两天,为的是安排孩子进校之后,再转道回到注滋口的新家去。同时特意交待家人,不要把孩子进教会学校的事情告诉舅家的人了。因为他们不了解那边的情况,少让他们为我们而担心。聊到有一会时间了,奶奶带着两个孙女回房休息去了。

妻子梅梅说;“接到娘家大哥转来此地的信了,信上说,盼望我们一家能去南京安身。”庆龙想了想,可能妻子想亲人了。女儿想娘家这是天经地议的事。“梅子,你是否很想回到娘家亲人的身边去呢?那么你觉得我们应该去哪里安身才是对的?”庆龙说。“如果父母亲仍去世的话,我会选择回南京父母身边定居的。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容我那样的选择了,当然是要一心跟着你的意愿走嘛!书云;嫁夫随夫,嫁狗随狗嘛!”梅说。此话刚落音,孙庆龙感动得热泪盈眶,一把抱着妻子紧紧的说;“对,不管天塌地蹦,都是无法将我俩分开的。现在我们应该走自己的路,患难与共,才是夫妻的全部含义。新家注滋口那边最让我满意的是,那里有一条非常壮观的大河,直通长江,坐船到南京上海非常的方便。到时候我们全家人一起,可随时去探望那边的亲人们。

次天吃过早饭之后,全家人就往县城出发了。三个多小时的功夫就到了。落脚在庆龙住过的熟悉的那个旅馆里,晚饭由适中请客,在县“三仙园”为他们全家接风洗尘。适中第一次见到玉兰和顺兰两姐妹时,让他吃惊不已。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漂亮的一对大家闰秀说;你们可要把我记清楚哟!今后你们在此念书,我就是你们的担保人和监护人了。我姓古月胡,叫适中,就是做任何事都很适中的,呵呵!这样一说把大家给逗笑了。“孙爷,你一走我就去找县政府找办理负责此事的人,开过证明之后就送到教会学校去了。并且认可孩子可以进校学习。不过沙小姐说,一定要见到本人才能生效的。”适中说。孙说;“真没想到办得如此快迅速呀!其实等我返回再办也不迟嘛!”适中笑了笑了说;“做生意的人,就是要讲究抓紧时间嘛!再说是否能够办好心里还有数呢?真办不好也好要想法子不是?我知道孙爷很注意这点的。要不只在城里转了一圈就想到了那么多的事情。对时间就要有一点紧迫感,怎么能做好生意呢?今后我决心什么事都得向孙爷您请教和学习了。”

吃过早饭孙庆龙和适中就把孩子送到学校去了。沙小姐验过证明之后,交上费用就进行安排了。并且告诉孙说;“除了星期天,孩子是不能随便回家的,有急事非常办好同意手续。最后沙小姐请家长返回,就了声再见!!可是孙庆龙却久久不想离去似的,适中推着说;有我在此照顾呢!放心好了!,

母亲和妻子回去新家之前,非要去学校看一次玉兰和顺兰再走。于是适中带着他们一起找沙小姐谈清情况之后,同意他们见上一面。等了一会儿,两个孩子从里出来时。可大家都不认识了。穿着学校规定的校服,兰衣黑裙,长长的白袜黑鞋,俩个女儿长长粗粗的大辩,却已绞成了齐耳的短发。一夜之间,全变成了一个陌生人了。如果不是他们开口叫人,哪里会认得出来呢?亲热一阵便分手了。奶奶感憾的说。我的孙女们现在变得更加好看了。可惜我们却末碰到这样的好时代哟!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