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五)插柳  

2009-09-11 18:23: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庆龙办妥了买进的田房手续之后,没直接返回舅父家中,应胡适中之约一同到了县城。之前孙对胡的邀请有些迟疑,之后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妥,毕竟胡邀请的态度是诚挚的。加之此次买田置房之事,全出于他对孙家的一片忠心,否则这样一个好机会,落在其它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都不会让掉的。返回舅家时不也得路过县城吗?何不乘此机会顺情顺意的看看他所从业的业绩呢?实际上孙还有心想进一步的深透认识胡适中。另一方面更可深入的去考查一下县城的商贸情况。如有适合自己理想干的项目,不防也可涉足试探深浅呀!经过反复思虑后,决定接受他的邀请一同去县城了。

胡适中将孙爷安排在县城一家上等旅馆里。所谓上等,在那个年代来说只是干净、安静和方便一些罢了。睡在旅馆里的他,根本无法让心平静下来,脑海里浮现出来的东西忒多。目前的现状,以及今后全家人的生计问题等等。感概中觉得最为棘手的,应该是抓紧时间搬家。只有生活安定了,其它事情便应运而解了。琢磨中突然想起了当年祖爷爷常说的一句口头禅;人要抑或懒惰,坐吃山也崩的。过日子的人要算了吃,不能吃了算。这句话深深地印在他的心里。可自己只是个四十开外的人,干任何事情都还来得急的嘛!古人说,天生我才必有用。满肚子抱负的他,想到这些心里激起波澜。不,我不能随水流舟。此时幻觉中好似父亲突然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对他说;人生就像一床梦,人生的沉浮,如同游戏一般。不必太过份认真。人生输赢如同一辙。但是要爱惜和尊重生命。生命是个很脆弱的东西,经不起太多的摔打。要摔愿打这就看个人自己了。但是也要始可而止。这时他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此时他的眼泪如山泉暴发一般!心里默默地叫着父亲说;爸,儿子现在好想您,每次当我在困惑的时候,都是你主动地找我谈话。现在我好愧疚,好后悔哟!当您老在生时我为什么连一声亲爱的父亲这个词都叫不出口呢?难道孔圣人教导我们做儿子的,一定禁止对父亲称这个词?从我的理解中,认为父亲比母亲更爱自己的子女。只是痛的方式不同而已。想到父亲的一度话,此时更觉精神换发,连一点倦意都没有了。萌生寻求生存的欲望渐渐高涨起来。胡适中已约好他晚上一同进餐,一身轻松的他,用过早餐之后便一人上街四处溜达去了。

这个县城对他来说是非常陌生的地方。好在旅馆就在街的中心,走到哪里也不会迷路。边走边看,约二十分钟基本上走完了。尽管既没有看到豪华的高楼大厦耸立,也没见到时髦丰富的厨窗摆设。然而古乡古气的风貌,倒增添了它几分韵味。尤其是麻石铺成的街道,显得那么的干净整洁,街道两边屋檐紧贴。显示出一种和谐与安袢。然而人们来去匆匆忙于生计的步伐,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景象。说明此地生意人的卖买还是非常兴隆的哟!

放眼望去,不远有座异样的房子吸引了他的目光,走近一看原是一座文庙,提字告诉他,此庙修建于光绪年间。进屋之后对着孔圣人恭敬地拜了几拜后即出来了。有人告诉他,离县城不远外有条状元街。顾名思义,这儿曾出过一名不错的状元呢!他想这儿的文化底蕴一定深厚。当年舅父选择在此落脚,与这儿的一切不无关系。本想去状元街看看,怎奈离县城有点远了决定作罢,以后再说吧!

初到咋道的他,对街上开设的商店硕有一番见解。这么一条小小的街道,怎么开那么多豆制品店呢?于是他走近一问原因,说这儿出产黄豆,当地人不知道制作这类东西,所以从安徽搬来这儿谋生来了。哦!明白了。可是走不了几步就是一家南货店,他寻思着,难道这儿的人对南货食品需求如此迫切?同业人挤在一堆经商,是否考虑到它的弊端?可是对经商来说这其中的玄机仍是很微妙的哟!也许他们自有个人独特进业的技巧?

他从前街看完之后,又转到后街去了。后街却是另一番天地,一遍葱绿的菜地上,梳理得那样规则整齐,里面各种各样的蔬菜他都叫得出名来。正当秋天时分,蔬菜长得十分茂盛整,特别是菔架上结满即将成熟的瓜果时。心里突然一阵冲动起来。这天底下的所有生物不就跟人一样吗,都有一个喜人的成熟过程,这个过程往往都是给人带来希望和喜悦哟!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召呼式的钟声鸣响,他转头一看,发现眼前不远处有座非常另类的西式洋房。屋前那十字架告诉他是个教堂。他断定这钟声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于是他好奇地走近去瞧瞧,上面写着忒大的三个大字“福音堂”。他拉闷儿,这么偏僻的一个县城里,居然有此类的东西存在?这外国人呀真的是无孔不入的民族哟!这时从门房中走出一位中年男人对他说;“您是哪家的家长是来接孩子的吧?学生叫什么名字我好通报一声校长!这一问可把他难倒了。于是他马上解释说;“不是,不是!我不是来接孩子的。我是,,,,”年人问话他感到有些诧异起来,明明是个教堂,怎么会有孩子在这儿上学呢?正在疑惑时,里面又走出一个中年女人,看样子是个外国人。高高的身材,兰色的眼睛高鼻梁上,架着一副少见的眼镜。问道;“是谁的家长,孩子叫什么名字?”与那男人 问的是同样的话。孙更加感到尴尬的说;“我不是谁的家长,是外地人路过此地。想过来参观一下的。”

这女人仔细在他身上打探了一下,看到此人文质彬彬的样子,说话中若带着外地人的口音。于是说:“那好呀!希望更多的中国人来这儿参观我们的学校。那就请进吧!”他看到女人一副和颜悦色的态度,实在让他没有退路了。那旁边的男人马下过来介绍说“这是我们的校长沙利小姐,是美国人,也是我们教堂的教主。”这样一介绍让孙就更不敢推脱了。于是便跟她一起进去。女士将他带到了办公室坐下,指着墙上的图说“您先看看,然后我再引着您去参观我们学生上课和生活的地方。”孙坐在那里,一口气将上面的情况尽收眼底,而且对墙上的所有一目了然。于是说“这儿的情况我都知道了。原来 您们这儿办校的目的让我知道了。可是更让我开了眼界,如果中国能学习到这种办校模式,对中国的小孩子是很受益的。而且嘴里由衷不断地说,真的不错。

沙利小姐说“ 那我们继续去看孩子们上课的情况吧,一路上给孙讲到“福音堂”的含意,是天主教的分支,都是信奉耶稣的。其实孙的家族全信佛,对他个人来说,并没什么明显的宗教信仰界限。因此对她的解释并不介意。走到一个教室前,看到一个教室里只坐着三十人的样子,孩子年龄大概都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一律全是女性,而且坐得非常端正聚精会神地听着教的发音。可以看出师生之间,显得非常亲切与和谐。走到另一个空教室时,看到里面罢着数部缝纫机,隔壁就是音乐室,绘画室。沙小姐指着操场上几上体育课的孩子说;“她们是聋哑人。”参观一圈又回来到办公室来了。孙感到特别的高兴,因为在这个氛围里,他看到这个学校充满着一种浓厚的仁爱与慈善。

沙利小姐说;“我想你都看过了,有什么看法吗?可以帮助我们学校提提意见?”“没有什么意见,只有特别让我感动。我有两个女孩子,在年龄上适合在您这儿的上学。如果送来这里念书,须办些什么手续?”孙说。“那我们欢迎呀!只要有担保人和监人就行了。学费与生活费您看过了,不过我们学校属于公益性质较重的。否则就不会如此便宜了。来这儿念书的孩子必须是住在学校吃住,不允许走读生。平时一般不准接见任何人,只准许星期六家长来校接孩子。”沙利小姐强调说。

那行,我会尽快地办好手续,一同送孩子来这儿上学。于是便告辞要走了。沙利小姐一直将他送到门外。并告诉他说,“本学期开学只一周的时间功课能赶得上的。”孙一路想,真没想到两个孩子今后的学习问题就不必那样让我为之担忧了。孩子有了中国文化基础,再多学习一些新文化知识,对她们俩的成长来说,真是个极好的机会。这真是,无心插柳哟!幸会,幸会!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