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情深似海生死相依(二十一)  

2009-06-08 12:4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五四年寒假回到家乡时,正赶上快过春节了。可是人们往年那种过春节的忙碌劲头,在眼前的现实中已不复成在了。然而坐在火炉旁的我,检失起过去记忆中的残片。我问母亲;“今年过年不知会有龙灯花鼓看吗?”不知母亲是否在想她的事情,还是不愿回答我的问话?。恰巧门前来了一位卖鱼老人问;“明天就要过年了,这鳢鱼今早才从湖里打来的。有十来斤重,便宜卖给您算了。”母亲瞅了瞅,连忙摆手不要。买鱼人转身就走开了。接着听到母亲自语道;“过什么年呀!那么大也买不起。小点还差不多,几娘母尝点新鲜味儿!。“儿子,赶快到大河里担几担水放进水缸里,明天大年三十就不便做这些事了。”于是我赶快起身挽起一担水涌向外走去时,正好碰到王姨娘提着一条桂鱼进门来了。“喜姐,明天是过年了,这条鱼约二斤多重,他叔叔摧促我赶紧送来给你们母子尝尝心。虽然家乡是湖区人,是出鱼的地方,可这桂鱼还是不易吃到的。这么大的一条桂鱼大概也不是很便宜的哟!母亲高兴地接接过鱼后说;“ 多少钱给钱给你。”“要给什么钱呀!是送来给你们过年吃的。真是的,”王姨娘说。“又要你们费劲了,我还没送东西给你们呢!真的是太谢谢你了!儿子,赶快给王姨娘沏茶装烟!”接着老姐儿俩落坐开始寒暄起来。

小时候只要碰见王姨娘,她都是喜爱逗着我玩的,这时她一手接茶,一边喜爱地骂着我说;“ 狗崽子,才两年未见就长成大人了。喜姐,我看呀!儿子都可以结媳妇了。哈哈!”这时说得我很不好意思。便亲切地喊着;“王姨娘您老跟母亲聊聊,我担河水去了。”“哎,他是小孩子就说什么对象。解放了还有谁来跟我们这类人攀这种亲戚的?此一时彼一时吧!新社会更讲究门当户对的。以后就只能凭他们的运气瞎碰去了。再说现在有谁还睁着眼往这死角眼里钻呢?”母亲自悲的说。”“ 瞧你说的。这街上好多出身不好的,不同样与出身好的攀成亲嫁了吗?儿子长得高高大大如此标致,才不稀罕找不到对象呢。哎!何姑娘想儿子做女婿人都快想疯了呢!只要你点头我马上去说去!”王姨娘自信地说。“ 那个婆娘说话没准,一贯的势力眼。一会儿阳光灿烂,一会儿就乌云密布,我可惹不起她。再说儿子年龄还小,以后他的婚姻问题顺其自然,我可想好了,有关下一代人的婚姻问题我不会去插手。你是最了解我这个人的性格的,歪曲的事情搞不来,然而也不喜欢去东扯西拉。再说,有了青山在,还愁没柴烧?让孩子自己去碰运气吧!俗话说;龙配龙,凤配凤,臭虫配虹哄。他们这一代人,老早就和我们的想法就不一样了。特别是解放后,政府说的话比我们灵得多。”母亲说。

王姨娘看到我把水担完了,便拉着我坐在她的身边说;“我在跟你娘商量帮你找个对象呢!”这时我连忙争辨说;“王姨娘,我还在念书呢,暂时不找对象。”“臭杂种,老子这样说,又不是要你就结婚,丢个定钱嘛!过几年不就可以了吗?我说的就是何姨的女儿呀!长得聪明漂亮,性格各方面与她母亲不一样,正在念中学了耶!我非常很喜欢这个丫头。我说的这个何姨你不知道吗?就是那年我们舞龙时,那个玩龙珠的呀?”王姨娘睁大眼睛对我说。此时说得我很不意思连头都羞得耷拉下去了。其实她说的何姨,我不仅认识,还非常的熟悉她呢!解放前她常来找母亲谈事情呢。单凭她的泼辣劲儿就够折腾人的了。要是成了岳母娘,还不知这一辈子如何过的完。当然这是说个笑话了。

这时母亲把话题插开说;“不扯这个问题了,我们还是来说点正经事吧!正安!听说公商业改造已搞完了,你们家的财产是如何分割的?”“嘿!还分割个什么屁呀?店时所有东西折为股金统统地投给合作社了。合作社你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吗?就跟农村互助组一样,把农具耕牛合到一起大家来用。不同的只是进了合作社每月有点薪水拿罢了。凡属拼进了合作社的店子,每家只允许一人进那里上班。而且每人每月发二十五块钱包干。他叔叔说;“ 算了算了,政府想怎样就随他们的意思好了。这个年代,胳臂且扭不过大腿!反正现私人商店进货也进不到了。一月下来人都累死,还弄不到几个钱。加上政府三天两头的找他谈话,要他交待当年在国民党时期究竟做了哪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说也不能让他们相信,这只有天晓得。逼得他好几次半夜起来想寻短路。要不是我介意劝阻他,好久就没人在这人世了。还那有心事来搞这个商店呢?我告诉他叔说;只要心中无亏,再难的坎也要跨过去。我们是两颗不同根的连理枝,早晚生死连在一起。不管什么情况下,只要有我欧阳正安在,我会陪他走到生命的终点。再三提醒他不能不明不白的去寻死,即使死了没有人会来同情的。死十个只当五双,还落得旁人耻笑。自从嫁给他叔的那天起,我就向他发誓了;生死相依了,永不后悔。而今即使真逼得无路可走了,不能别开我走,一包老鼠药吞下去牵手而行。对于死没什么好怕的,黄泉路上无老少,谁也免不了过这一关。”说到这里,王姨娘伤心得泪如泉涌,抽出腰间的手巾拭抹起来。

看到老人们的寒暄气氛十分低沉,我赶紧插了进去问道;“小弟华华现在怎样?学习还行吗?王姨娘很不高兴的说;”都已经小学毕业了。这孩子不是我们当初想象的。他看到家境如此光景,提出来要回到自己父母身边去。叔叔说;我们都年过半百的人了,对他所抱的希望渺茫。我想既然不想待下去了,强扭的瓜也不甜。要走就让他走吧!养他还不如养一条狗,狗都不嫌家贫的。当时都怪我心太软了,可是后来我们仔细琢磨,哎!也没什么,反正是自己的亲血侄,在他身上花的钱点钱无所谓。叔叔已告诉他父母让他们接走算了。不过我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的。毕竟在身边过了这么多年嘛!”

最近我的脾气很不好。昨天上午跟工作队的人闹了一架。“哪为什么呀?”我问。“那些狗日的杂种们,三天两头的找你叔叔谈话,写的反审书都开得书纸铺了,还说他没把事情说清楚。说什么对共产党认识不深,立场没有彻底改变过来。要他如何改变?老老实实做商人都好几年了。不就是在警察局当了几年兵呗!你叔是个老实忠厚的人,当年做事,一没杀人放火,二没枪劫勒索。一块牛皮摊在这里,谁都知道他王启明呀!没说清楚可以找人对证嘛!我当然要骂这些狗日的呀!真要把人逼死了,我会去喊街申冤的。最后他们骂我猖狂,什么旧社会专和街上一些好吃懒做的女人们混在一起,倒处兜风,出尽了风头。是一堆社会渣子,寄生虫等等。只差一点没说王姨娘和他们都是一群买的妓女了。这些狗日的杂种真是瞎了眼。老娘比他们几十代的祖宗还清白,哪一点都过得硬。不信政府去调查去访去!我在这里是土生土长的,看老娘说错了没有?这半年来我的血都忍死了。要不是很多人拉住,我会站到人民政府门口骂去。什么叫坦白,什么叫不坦白,要他们说出个标准。搞烦了我鬼都不怕。尽管现在那些婆娘们的男人定成了资本家,即是这这样与我又有何关系呢?不就是解放前和她们来往过,难道搞了什么反革命的活动不成?”王姨娘的情绪此时越来越激动起来。正好母亲的叫饭熟了,忙叫我揣菜上桌,留着王姨娘吃饭。这时她听到喊吃饭,才想到已经是中午时间了,便马上起身告辞要走,母亲上前拉也拉不往。说家中叔叔一定会等她回家做饭的!

王姨娘走后母亲说;“以前王姨娘可不是这样的。这是因为心里有委屈了,尤其是叔叔的一些事情上,搞得她性格变得急燥起来。我劝过她多几次,要她少说话少管些闲事。如今街上搬来很多外乡人,而且还当上了这个街上的干部。对本地的具体情况他样并不十分了解,毕竟都是些年轻人嘛,说话是不考虑轻重,更不尊重别人的。王姨娘这样做,又会给他们另生技叶创造了条件。肯定又会在叔叔头上去出气。他本身就是个有病的人,何苦嘛!(有病的人,意思是指人有历史问题)其实当年她和那些婆娘混在一起,仅仅是玩玩而已,非常正常的事嘛!过年过节舞舞龙灯,不也是凭着兴趣好玩嘛!怎么把乱七八糟的事连在一起呢!分明是上纲上线。确切地说,在那些爱出风头的婆娘们中,还真找不出一个是乱七八糟的女人。这就是不懂事的年轻人说的话,伤众了嘛当会使王姨娘生气骂人的。”

“母亲,王姨娘都快六十岁的人了,除了头上增添了几根白发外,其它没什么变化似的。特别是她老瘦瘦的身材,穿的衣裳一贯那样朴素和干净。尤其是腰间扎的那条白手巾,时而抽出来擦擦的习惯,给我的印象总是那么的深刻。尤其喜欢她老人家的那副善良的面孔,和她朴实平易近人的性格。”我说,“对,这就是让人喜欢的最大优点。别小看今天她送来一条鱼,实际上这里面包含着很深的情义。其实她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可是这属一个人的良心生就了的。平时她也是这样,只要我买不来的东西,她都会想到我没有这股精力去站队的。虽然这仅是一点小事,确很让我感动。近年来她眼睛不如以前了,甭管哪家出了喜事或悲事,只要知道了就跟着去喜,跟着去悲的。喜也落泪,悲也落哭,你说这还有什么好眼睛吗?这不是;看戏流眼泪,替古人担忧吗?当然她是个苦水里泡出来的人。因此对事对人,都要比别人理解得深刻点。今天说急得去骂别人,当然是有她一定的道理。谁要以穷苦出身占光的话,我敢说,有谁还比她苦,有谁又有她历经人生的凄惨呢?她可算得是苦得到家了,楚酸得尽头了。”母亲说。

“这次回来我感觉到,人与人之间变得非常淡漠了。您看我们家解放前,不要说到了年关,就是平时门可罗雀。可而今且不说别的,就是自己的亲戚也不上门来了。真让人寒心罗!”我感叹地说。“嘿!我儿子真的长大了。俗话说;近在闹市无人问,身在深山有远亲。这句话过去只知道它的意思,可妈现在不是在亲身验证这句话的道理吗?说白了,这人呀,就同你们小时候玩过嫁嫁游戏一样,谁家的孩子吃的东西多,选择跟你玩的人就多了呗。一旦无利可图,谁还跟你来往呀?”母亲说。母亲说的这番话还是有很多道理的。其实现在绝大多数的人,是在违背自己的良心在为人处世。因此王姨娘这种行动,就更显得她的品格高尚,难能可贵了。”我感叹地说。“我跟她也是从由生而熟的朋友,过去也没给过她何种恩惠,只能说该给予她帮忙的事尽力而为了。然而她确实是一个不忘报恩的人。”母亲说。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