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王姨娘何去何从?(二十三)  

2009-06-14 21:01: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王姨娘看到男人的精神挺好,倒心里感到由衷的高兴。并且叫道;“正安,请你把靠椅搬到外面去,我想去晒晒太阳了。”男人喊想去外面晒阳,正安心里高兴极了。这样的要求是从来没有过的。心想要是再能弄到一个东瓜吃给他吃,准能就会开始走路的。喜悦中连忙回答;“行,我把手上的衣服洗完了即来。今天天气真的好呀!阳光灿烂!万里无云呢!俗话说病去如抽丝,心里一定要安静些,防止更焦急。我托了好几个人去寻东瓜去了,可是一直都没有回信,想必一定是难以觅到,否则,,,,,”王姨娘说。“正安,你不要多费心了,我的病不是吃东瓜能解决根本问题的,而是我的肝脏出了大毛病呀,它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了,你明白吗?看来我的病为时已晚了。”男人说。“不能糊乱说,你又不是医生!很多人都告诉我了,只要吃些补品就能解决实际问题的。眼下这补的东西哪里去找呀?连中药里的补药都开不出来了.不如不吃。中药有苦有涩,可里的连甘草都配不齐,还叫什么中药呀?”王姨娘说。

“我为什么那样的喜欢阳光?尤其喜欢那蓝蓝的天空上,有成队的雁儿在头顶飞翔着,那该有多么美好和开心哟!”男人说。“会有的,会有的。只是现在它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嘛!那湖边的芦苇都让人们吃光了,那里还有它们凄身之地?即使落到光光的湖边上,不是给人下的毒药,就是鸟枪在等待它们。不如远走高飞算了呀!”王姨娘说。“人畜一般,没有生存之处,无可奈何呀!现在想起来,我们的老人们走了,实际上是件很幸福的事。要是等到今天那就更遭罪了。现在不知胡司令和吴素他们到了哪里去了?我很担心他们的安危呀!”男人说。“小声点,现在不要提这些事了,别惹些麻烦。”王姨娘担心的阻止了他的说法。政府一直在追问,没把和他们的关系交待清楚,还提这些干什么呀!随他们去碰运气了呗。”王姨娘说。这时男人突然想坐起来,实在无力支撑起来,便说;“这天底下真有冤死鬼哟!你把手伸给我摸摸行吗?”王姨娘把手伸向男人时,他用力将她抓的紧紧地。“ 你不可以想得太远太多了,这时应该想想自己,一定要赶快好起来。眼下我什么都不在乎了,只在乎你的存在。当个反革命份子的家属又能怎样?像我们这种情况的人中国多得出奇呢!随便他们定个什么我都认。总不会把我们拉去枪毙吧!”王姨娘安慰男人说。

“正安,从今天起你不要再去挖野菜了好吗?有一块菜粑我们相互啃,有一碗粥我俩喝,这样夫妻才是公平的。你再靠近我点,我有些事情想跟你交待一下。”男人说。这种情调说话,王姨娘心里感到极端的害怕起来说。“启明,你可别吓虎我哟!我的胆儿小。来,我给你喝口茶吧!”男人摇了摇头说;“现在不要为我做什么了,我心里非常地清楚,什么药都救不了我了。代我谢谢喜姐,她是我一生中碰到最好的太太之一。她的悲伤也是我们的悲伤。我欠她的恩,欠她的情。只有来生变犬马来报答她了。我和你夫妻一场,没为你做点什么,然而你却无微不至的爱着我,作为男人我已经很满足了。真不愧我王启明来这世上走了一趟。尽管你没为我生下一男半女,可是我心里从没怨言的,这不能怪罪于你,这是我这个人的命运使然。

我死之后将我埋到父母身边去,因为我一生没尽到一个做儿子的责任,现在说什么好听的都无其于事了。只有死了之后,陪伴在他们身边,加倍地还清我对他们的这笔愧疚账。作为儿媳妇的你,他们应该是满足的。因为当年父母被压在屋下面时,要不是你的孝敬和执着料理,还不知他们是个什么残局?可算得上是个“忠孝两全”的好媳妇了呀!如果真有来生,我还要娶你做我的堂客,你还愿意吗?我真的舍不得把你一人留在这狐独的世界上呀!说着说着头一歪就断气了。”这时王姨娘感觉到他的手没有力气了,紧紧抓着男人的手喊着,“启明,启明,我的男人呀!”她的哭声音中爽杂着失望与凄凉。邻居们听到这种声音急速赶来许多人了,可是人走了,大家也只好帮助她料理后事吧!

人们劝慰她说;“他已经走了也是早造生去了,其实这样的病在任何人身上也是痛苦的。”哭得死去活来的王姨娘,此时心里像一团无头的散麻,不知如何是好?在左邻右舍的帮助下,买了一个简易的棺材按照当地人的习俗,在家里放了一天一晚。根据男人的遗嘱,把拖回到自己老家乡下埋葬了。王启明死后的一天一夜里,并没有多的亲朋戚友前来关顾,谁要他是个有历史问题的人呢?这个时候人的思想意极其地自私和违心,只有喜姐赶来陪死者和王姨娘的身边,共度了最为孤独、寂寞、与痛苦的瞬间。 (按当地的补助标准,单位开恩多发死者一月工资,求个整数发一百元算了)

男人死后,王姨娘去了乡下老家,在王启明弟弟家住五十七天。是跟她男人守五七吧!每天她都要去墓前坐在那里好几个钟头才回来。乡下的人这时候是乎少了很多的亲情,让王姨娘感到非常的寂寞。

甚至觉得亲人们过分的淡漠。五期刚满面她就回到自己家里来了。在喜姐身边住了几天,把乡下的事情,自己的感受一一地告诉了她。“这一点都不奇怪,人是与人之间,那怕是亲戚,就是如此。尤其是非常时期更可看出人的本质来。不要去想这些。就拿和你玩的那些婆娘们来说吧!她们有几个来看你了?人有时比狗都不如,我在这种势力眼光的境况下,尊重自己才是最主要的。挽紧头发系紧腰,少给别人留下话把就是了。至于乡下启明弟兄弟们,更不要去多想,他们是人的话,就一定会想到你为这个家负出了什么,他们能做到吗?只要你对他们没有任何奢望,一切都在情理之中的事,何须计效那么多,再说今后的生活好好考虑一下。人只要有了信念,有了生活下去的决心,我就不信今后你就会被饿死。”

男人死后,王姨娘过的是;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的窘迫生活。之后,镇里在所谓的自救政策下,街上各个居委会新起了办民办公厂的浪潮。王姨娘进了西街道居委会办的布鞋厂。一月可混个买柴米油盐钱,这些领导人,既没兼商理念,又不明白销售渠道,经商经验就甭提了。只是先派几个去别地学了点制作过程搞起来的。名义上叫手工布鞋厂.不要理解错了,并不是大家知道的像北京端福详的规格哟!就是说穿在脚上比光着脚丫了好点吧!当然价格也是烂便宜的了。

开始这个厂还混得下去,每个工人第月能发上二块钱。后来根本发不下去了,因为鞋的质量差,没有人要货了。如此盲目生产,厂里的布鞋叠积如山,工人每连二元一月都发不下去了。后来用欠的方式告诉他们说,等厂里的鞋有销路了补给你们。可是到了半年也不见好转,家中情况好点的,都纷纷离厂了。只有像王姨娘这类的穷困户没有地方可去还待在这里坚持着。

被留在厂里的,都是些老弱病残,孤寡老人。居委会反而把他当成的骨干使用,他们又能做些什么呢?天知道,我想可能是把家里的这些存货烂便的处理玩了再让这些滚蛋呗!否则这些所谓的厂领导还要搞点钱呀!否则这些鞋又不能搬到自己家里去。搬去了虽没人反对,可是也买不出去呀!王姨娘生来就是个聪明绝顶的人,这些人的诡计伎俩岂能朦得她过?这时王姨娘在认真思考,她要造反了。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