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走自己的路(十八)  

2009-05-30 18:3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的欧阳正安,日子过得比前几年要潇洒多了。尽管自己的经济势力暂比不上别人富有,可是商店毕竟全是私人的资本呀!尽管不能用轰轰烈烈这个词来形容,然而月月的赢利还是很喜人的,除了应付一切开销之外,月月都有现金可存。尤其当商会为了公益事业损资,贪到自己头上时,毫不吝啬的长长自己的脸儿,证明一个商人的爱心与良智。

自男人离开警察公职回家后,生意上的一切全交给他来打点。毕竟男人就是家的主心骨,好比房子的支撑,没有这个有力的支点,再漂亮的房屋都得倒塌下来。更何况自己的男人算写俱全,为人如此实诚坦荡,而且爱妻子胜这爱他自己的生命。做为他的妻子,能得到这样体贴的丈夫,乃自己三世修来的福份。我没有任何理由不尊重他、抬举他及奉承他。为了他,即使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心干勤愿,在所不昔了。

现在家里有了男人支撑了,从此她的空闲时间就更加的多了。她可尽情地去享受一个女人无任何束缚的自由生活。每当他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时,她第一个想到就是,此时自己的幸福,全是男人给予的。甚至她想骄傲地对所有人说,我才一个真正摆脱了封建社会的中国女性。可是话得说回来,街上的人们对她的议论,与她自己的想法可不一样。认为王姨娘每天匆匆忙忙地招摇过市,不是这家老板太太请她吃饭,就是那家太太请她去贺喜的。不同流合污才怪呢!这句话说得倒不够客观与确切。即使看到她来去匆匆,然而她仍是一个朴素的普通人的样子。可谁也没瞧见过她,时而花姿招展,时而梳装打扮的招摇过市呀!。就连一件时髦服饰都没穿带过。她总是习惯地穿着亲手缝制的简便中式便装。而且腰间总忘不了忘扎着一条白色手绢。如果硬要说她与前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只是发型上有所改变罢了。过去闺女时就是一根粗长的瓣子,结婚后剪成被在肩上的短发。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今不就改成一束向内翻卷起的发型了吗?中年女人了,不这样又有什么最时新的发型来取代呢?俗话说,这菩萨长的丑,装上金也是变不美的。可是人呀!只要胚子长的好,甭管你如何折腾,始终都是漂亮的一面存在于别人的眼睛里。

她有自己的审美观,都已是中年女人了,她知道自己应该如何看待自己。过去的女性见到生人时,总是带着羞涩的样子,不希望别人把自己看得更清楚,特别是敏感部位有意地遮掩起来。可是在王姨娘的心里想的却不一样,又没缺鼻子少眼的。有什么怕给虽人瞧了去?所以她毫无任何顾及地,顺其自然的让它存。只是将头上的长发全绕到后颈处去了,将整个面目毫无遮拦的全暴露在人们的视线里。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发型一变,别人反而觉得她更美了。更显示出了一个中年女性的魅力来。走在人群里时,回头率简值了得。不论从哪个角度去瞧她,越发她更加干净而洒脱,尤其是对那些风骚的中老年男人们来说,除了欣赏之外吹捧的声音传得人人皆知。似乎觉得她就是隐藏在这个地方的、一朵未曾绽放过的忒素牡丹。这种清秀素美不但让男人们折服和倾倒。就是那些商家太太们对她也极好感,都争着与她接近和交上好朋友呢?为此女人与人人之间,还弄得争风吃醋起来呢!

其实正安本人并没意思到这些。那只凭自己做人实诚和真挚,满腔热情地与所有人相处,多去帮朋友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尽管她出生卑贱,然而她对一个女人的作风不正派是极其鄙视的。从做女孩到结婚,没有任何污点落得旁人可说的。就凭着她这点,即使地方上所认识的有钱资本家和达官贵族,也不敢在她面前乱七八糟的欲所欲为的。即使那些水性扬花的女人们,也得敬慰她几分。

人们不禁要问,她为什么要活跃在这群悠闲的、有钱的娘儿们中间呢?究竟她想达到一个什么目的?其实这个问题连她自己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只知道这些商家太太们如此看得起自己,就是对自己人格的一种尊重。甚至不论别人家里有什么重要热闹伤面都不介意地邀请她去,而且王姨娘前,王姨娘后的喊得亲热死了。可是她总只是想,自己是一个地道的乡下女人,今天能有这些人如此抬举她做人,岂不是对她一种极大的信赖和尊重吗?甚至认为能和这些有钱有势的阔太太们同起同坐,自己还认为是一种骄傲和荣耀呢!尽管她说不清楚这些深层的道理,然而应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说白了,还是人的一种虚荣心在驱使她这样。在她的内心深处,似乎觉得这些人身价就是比乡下人身价高贵一些。而这些太太们,从她个人的感觉上还真没把她当乡下人看待。至于别人内心究竞如何想的?谁又知道呢?当别人开口闭口就冲着她王姨娘时,她心里对这种称乎确实感觉温馨极了。凭着她单纯与善良,根本不曾想过所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她的心里只想到;别人给我一尺,我就还人一丈的感恩想法。毕竟她从没有进过学校门,实际上在所有素养上还是欠缺而有限的,至于别人背后如何议论自己。嘴巴长在别人头上,爱怎么说就让别人怎样去说呗!

晚上男人告诉她说;“正安,今天我和万光梅,罗新名约在一起去看望喜姐去了。她带了个口信给我,要你有空去她家一趟。说有什么事情想找你商量一下吧!她也没具体把事情告诉清楚,你去了自然会明白的。”这时她想,“是那位于所长的太太吧?”“是呀,我们结婚前不是去她家吃过一餐饭的吗!怎么全不记得了?可是她却很记得你的哟!上次舅舅家抽壮丁,是我去请她她帮的忙。所以才免除了很大的麻烦。这事我没告诉过你,也没对老舅讲这透这个事情吧?因为她要我不对任何人说出这个事情的。否则怕会惹出事来。”男人说。正安这时大吃了一惊说;“ 哟!还真的要去感谢她去。你说应该带点什么贵重的东西送去才好呀?”“什么都不用带,她不喜欢搞这套玩艺儿。就我在他手下干过几年,对她的为人忒了解。而且她反非常反感别人叫她太太的。叫她喜姐最高兴,这位所长太太的性格与很多太太们不同。平时很不喜欢与上层人物们打交道。至于那些所谓的商家太太们,一向不来往的。甚至有些鄙视她们。说她们光说大话,不做点实质的事,狐假虎威的装腔作势。可是她对那些贫民老百姓却尊重有佳。只要有什么事求到她面前时,只要她能做得到的有求必应的。如果说她真有什么事要找你商量的话,一定是她无能为力了。可是你可要尽力去办哟!”男人说。这时正安左想右想,怎么也想不出找商量个什么呀!

当天晚上王启明带着正安来家拜访了。喜姐喜出望外的热情接待地他们。“ 喜姐,我们来看你来了。听说你有什么事要找我商量?只要我能做得到的请说吧?”正安说。“我要找你商量,自然是你能做得到的嘛!这里不少人在我耳朵里几几喳喳的说;如果在南岳港子和福音港子中能修条桥连起来,每天那些菜农担菜上市也要免走很多的弯路了。再说每月初一,十五去庙里烧香的人也特别多,就是这儿太不方便走了。要是我能为头出面能解决这个事就好了。可是这里有钱的人倒是不少,如果要他们单独拿钱出修,肯定这些人不会接受。可我个人更没这个能耐。我琢磨来琢磨去,还是来一个寡妇生仔,众人得力算了。(这话一出口,把正安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如果说,我们一起把这事当作一件公益事情搞的话,也许就可能成为现实的。那就去求那些有钱的人去呀!我想到你与那些商家太太走的很亲热,如果你能去与这些人沟通一下,那事情就好办多了。再说修桥铺路,也是个行善积德的事情。坦白地说,男人弄赚钱,女人更应该多做点善事才好,这样会越赚越有的。”正安一点都没犹豫的说;“行,我愿意去找这些婆娘,这些人平时都是海誓聊天的。就怕别人说她们不富。我想她们不会吝啬这点吧?不知修这桥城需要多少钱呢?”

“我去找内行人问详细地问清楚了。我们这地方石头奇缺,如果修石桥当然是天长地久的好事。可是那样造价太高,恐惧积不到那多钱,而且也很不现实。所以只能做全木料结构的桥,相对来说成本低多了,而且容易成为现实。事先请人估价了一下,除了以善事的名义做工的工钱可减一半之外,大概七十块大洋便可完成。当然我还要去连络另外一些当地有钱的财主们,也要从他们的手中损献一部分出来才行,这样对钱的来源就会有保证一些。这点我得亲自出面找他们联系去。我们双管齐下你看如何?不知你是否愿意去做这件事呢?我这人做事干脆,行就行,不行就别扯远了。再有,收的钱都要打收条,而且要盖上我们的印章。一定公布于众。不要搞得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我是不喜欢弄得一身骚的。”喜姐说。“那就是向人们去呼吁一下嘛!公益事情大家能掏,能出多少就多少,以少集多不就成了吗?”正安很有把握的说。“万分不行就拉,反正这事并没让更多的人知道。仅仅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想法而已。真要做成了多少给地方上的人留下点想头,岂不是我们女人也能做点好事嘛!”喜姐说。

“行,我太愿意去做了。那些婆娘们打起牌来一输就是几十块的。这种积德行善的事她们都不愿意去做的话,跟她们做朋友也没什么意思了。我一定全力以赴,明天我就一个个上门去收钱去。

正安快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几乎只差向她们下跪要钱了。绝大多数的人不是说现在手中不便,就是要与男人商量后再说吧!正安想,怎么现在找他们拿一元大洋就那么困难呢?气得连饭都吃不下了。于是急得她去告诉喜姐说;“喜姐,我真不理解这些人,按理说,应该很不费劲的把这事办好,可是跟她们讲得口干舌燥,都不愿意干脆的拿点钱出来哟!可是让我恍然大悟。真的是人心叵测呀!平时穿金带银的,像人像样的。说起大话来像喝蛋汤似的,真正要她们解囊了,却闪闪躲躲的起来。”

“正安,其实我太了解这些婆娘们的处事为人了。钱就是她们的命,命就是狗子的卵。甚至像割她们身上的肉似的。可是一旦他们的男人犯了什么,白天晚上都找上门来救情的。又是哭又是拜的。这时你要她们拿多少就乖乖地拿了。这些人就是那个贱德性。我之所以从不与这些人打交道,就是瞧不起她们的处事为人。”喜姐说。“那行,明天我得采起别的方式了。”正安气愤地说完就走了。

 她回到家里,睡在床上辗转反侧地想了一夜。而且也假设了很多事,别看她们都像相脸观音,真要自己有什么急事求她们帮忙的话,绝对是不可能的。一个人的心不善,你就是割去自己身上的给她们吃,也是不会感动这般人的。这时她想到胡太太吴素,她比这些人,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从此我也不会与这些人交什么朋友了。于是她快定干脆自己亲自去找各商家老板去。可这一招比什么都灵。见到她亲自上门求事,个个都热情的接待了她。而且非常慷慨地要账房先生拿钱。而且还不要她打收条,“那不行,这事一定公事公办。” 不到一星期就揍到了四十大洋。喜姐亲自出马,只三家财主就拿到到了三十大洋。

当他与喜姐会合时,都高兴得合不起嘴来。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而且各人内心都有另一种感慨。三个月时间,小桥就正式落成了。这天正赶上南岳菩萨的生日。一座漂亮的木桥就展现在广大人们的面前。人们无不欢心鼓舞地庆祝着。心里也特别感喜姐和正安。这时喜姐把王姨娘欧阳正安推向大家说;这座桥是王姨娘努力的结果。大家给她投以热烈的掌声!让她第一次懂得,什么叫做善事的道理。积德信善,要为人类造福!

从此她认真地回顾先生对她说的一句话;“同流就必定合污”。社会就是一个没有深浅的大染缸,要想涉足游弋,可不是拿当年想学驾驭梭和船的胆量试试看就行了的。换句话说,没有一定抗抵御能耐,和对生活有着丰富经历的人,恐怕光凭自己的热情和善良,沉浮是很难预料的。我欧阳正安有何能耐与这些太太们去媲美?志不同道不合的,根本就不是一条河中流的水,一根滕上结的瓜。人还是应该摆正自己生成的位置。更不能因生活的改变而忘乎所以。社会既是染缸,也是个暗藏玄机的泥塘。我若受不起这些东西的诱惑,那么就会同流合污的埋藏自己。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把衡量道德标准的秤,这一切岂不值我去深思与反省吗?今后我更要收敛自己,不要让那些关心过的,期盼过的我的人失望,还应该走我自己应该去走的路吧!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