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不放春风岂遇夜雨(十五)  

2009-05-16 18:3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安带着陈清云的大儿子,按照老舅记说的地址,到了南县县城之后,很快在西河数找到了开皮蛋店的龚纯师付。老头都七十多岁了,一副和善可亲的面孔。尽管穿着一身白布大挂,但一看就知道他是个地道的生意人。当时他正在忙着记账呢!看到有人找他即刻放下手上的活来接待他们了。正安把来意告诉老人之后,老头二话没说拖着他们一起进了馆子。“ 不用多说,现在是吃中饭的时间了。有什么边吃边说好了。” “我今天是代表我老舅的意思特来请您去家里一趟,不为别的就是想请你帮他一个忙,而且这个忙只有您老人家做得到。”正安说。“不知是要我帮他做什么呢?能否先告诉我一下,我好有个心里准备呀!”龚老说。“老舅的意思是想让两个兄弟拜在你老名下当学做皮蛋的学徒。”正安说。老头想,陈清云这种想法很对呀,他如此四海的一个人,养鸭多年而且有那么多的养鸭朋友,他有着丰富的资原。对他来说岂不是如鱼得水吗!这种想法他老早就应该想到的。于是“ 没问题,先吃过饭后就在我家里住下来。明天一早我就同你们一同前往。其实我好久就想去看望他了。怎奈想走而又没有动力哟。 陈清云是我一生最信得过的朋友,而且也是我的恩人。在我困难时他给了我极大的帮助,今天他有事来求我,岂有不帮的道理。目前我在帮女婿做点这样的生意,两个儿子各有志向,前几年读书后就在长沙省城搞自己的事业去了。现在我是仍孤身一人,也没必要再去埋头苦干了。具体怎样做法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你们也记不下来。这是个很个很细致复杂的工作,一点不到位就会前功尽弃。必须详细地与他商量。等我女儿来了跟她好好交待一下家里的事情,明天即可起程走了。陈清云别看他是养鸭之人,然而他对人的忠厚而讲信,在我一生中碰到的极少哟!

三人是坐的木船回书南院的,别看龚老头七十多岁的人了,然而精神特别好而且健谈。坐船三个多小时,正安却不轻易放过老头轻松的坐下,不时都在请教老头做蛋做生意的事。尤其对经营方面,询问得特别仔细。

龚师付举了个形象的例子说;想要生个孩子,事先不要去管他是怀的男孩还是女孩,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孩子在未出世之前应该准备些什么。当孩子出身之后,再去考虑如何教养,吃什么,穿什么,今后想要他做什么?这是后话了。正安理解他的意思,在没有做之前应该首先考虑的,有否决心去做,准备好了没有?应该怎样去面对现实。真正做起来了才可能去思考如何生成下去的事情。“姑娘,你别看我们现在坐在船上顺风顺水哟!可是做生意就没有这样悠闲的。你再瞧瞧河边上那些拉牵的船夫吧?百舸争流中,逆水行舟多么的劳累人呀!否则,船就会停滞不前了。做生意就同如此一样。我做了六十五年的皮蛋生意,顺风顺水时,我得意忘形得很。可是就在那场火灾中我完全被淹没了。一个大男人,我束手无策地望着苍天痛哭了几天几晚。一振不起中,眼前失去了方向。后来当我觉醒过来后再想奋发图强时,可是我的年龄来不急了。因为人生就是如此。因为这世界上没有一番风顺的事,在等待着一个人去做的。然而你们年轻人必须时刻记住;把握好人生航行的舵。顺风顺水时一定要稳得住舵,逆水行舟时,更要承受得住辛苦的煎熬。俗话说;一晚吃不成一个胖子。财富是靠积累的。前车之鉴,贡你们后生参考。

龚老头的到来,让陈清云欣喜万分。“朋友,你好呀!我真有点不好意思见你了。家门不顺让你失望了。请不要见怪!”龚说。“说到哪里去了,您老比我大,今天求得您来,就是给了我一个了不得的大一个面子。这比什么值钱的东西都宝贵呀!不过我是这样猜想你没来的道理,肯定和我一样混得不怎样如法呗!你看我生活都忙不过来还那有心去寻亲访友的呢!将心比心嘛。再说您也不是个忘友之人呀!这点在我心里非常明白的。”陈说,“从那场大火之后,这人呀怎么也回不过这口气来。可是年龄上没有优势了,想搞的事,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儿子他们和我是两股道上跑的车,他们干的事和我牛不对马嘴。因此他再怎么求我去长沙和他们一起生活。但是我仍舍不得那块生我养我的地方呀!

女婿是我亲手带出来的学徒,既然他有兴趣接我的脚做这样的生意,女婿也是半个子嘛!因此我就把父辈留给我的老招牌“泰康详送给他去了。实际上现在我什么事也没干,有时他们要我去打打招乎,高兴就去坐坐,不高兴就不去了。谁也不会问我个年成不是?”龚说。“我之所以命两个孩子前去打听你,一方面是看您老是否健康。另一方面也是有事相求您老的。侄女已经嫁出去了,眼看种田这块就只落在我一人的了。说心里话,自得了关节炎后,不要说下地就是走路也越来越感到困难了。种田是个靠体力吃饭的工作,没有劳力怎能谈得上过上好日子呢,有些想法因自身的情况根本就无法施展了。再说两个孩子虽然人高马大,且身体一向单薄,对这下力的事非常吃力。这样下去我还有什么美好的希望呢?今天请您来更没把您当外人看。侄女回家告诉我,国家正准备开始要打仗了,说不定哪天说打就打起来了呢!恐怕这俩个孩子都免不了抽去当壮丁走了。到时候我们这样的老百姓,有何势力和能耐留得住他们?因此我想要侄女将他们俩带着去找个生路的好。可是现在求人也不是容易的事,千转百回的想着,还是想自己过去的梦是否可以去实现,那就是想让儿子学做皮蛋的手艺。他们有了一技之长,日后我们也好有个依靠。所以想来想去只要能找到您老人家就好了。因此命侄女带着老大去寻您来了!”陈说。“这事不必多说,所有情况正安在路上都给我讲过了。这次我前来面见你,也是成全你的心意而来的。只当我是来报你的恩吧!我做了几十年的皮蛋技术,还能让它带进棺材里去吗?既然你信任我,对我有如此迫切的想法,还有什么可说的呢?除了理解你之外,我就成全你的美梦能成真。两个孩子都很聪明可爱,他们只要想学我很乐意地收他们为徒。如果你们放心的话,明天我就带他俩一起回南县好了。就在我女婿那里边学边做,一切尽我的所能来传授给他们你看行吧!”

   这事一说便成了。晚上陈清云和龚老头一直又聊得很晚。次天正安和嫂子做了一桌非常丰盛的饭菜招待客人。饭前给祖宗面前装起香案,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拜师仪式。规规拒拒地让俩个孩子脆到龚师付父面前称叫师父了。正安老早就给了五块大洋给嫂子,要她以家里的名义对师父表示心意。可是当场龚老头对这个红包表示了极强的拒接态度。“这样就外了不是,农村的钱来得何等的艰难,对你来说更是不易了。再说你现在是急须别人来帮肋的时候,其心何忍呀!我们之间就不搞这套好了,这样只会伤害我们之间的感情。然而会更加增添了我的忧伤。你的大度永远超出了我将要为你负出的一切呀,朋友!

正安回到县城之后,将回家所遇到的一切都告诉了男人。男人认为正安的想法很好,而且非常的支持她去拼一下。再说目前自己所从事的警查局工作,也并非终身职业。如果现在乘早设想退路也是个明智之举。今后夫妻的生活也就有了归宿后的保证。“ 关于本钱问题用不着他们担忧。我不主张东扯西拉的,欠人家的心里不得安宁。现有多少钱就搞多大的事。弟弟们学习时间有一年,这一年的准备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另外我想把生意不放在县里做,而是想在离老家不远的注滋口。一方面离老舅近,而且他的鸭朋友都在附近。同时老舅的房子寞大,可以存放很多的半成品,就像一个半成品厂房一样。也不用去花租金。再说注滋口是个火路物质积居交通要道,而且非常的繁花,从某种意义上讲,比县城更加适合做生意的环境。它的活力永远超过了县城。只要在街上租个恰当的门面,货物的运转非常方便而得心应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