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王老架鹊桥(八)  

2009-04-27 21:45:5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生陈家搭餐已有半年多时间了,让他感到格欢欣和满意的是;全家大小老少把先生当成自家的爷爷一样看待了。有时先生忙不过来回家进餐时,正安担心怕留的饭菜凉了怕老人吃了生病,特地乘热给先生送了过去。让他欣慰地有种天伦之乐感!

正安除了能干、贤慧与善良之外,先生觉得在她身上还潜伏着更耀眼的东西。若能好好地对她这方面的进行开发,岂不是个女中精英?遗憾中他深深地为此叹了一口长气。自语道;有些聪明的孩子家境又贫寒,有些家境宽余的孩子智商又不高。这个问题总是矛盾着的。他想得给正安补点文化欠缺进去。不知她本人是否有这方面的愿望?不要搞得皇上不急,急太监。

“先生!天气热起来了,您还穿着那样厚的衣服怕中署呀!我给您做了一件家布坎肩,穿上试试看?如果有不合身的地方再给您老改改!”正安说。先生感到好奇怪的问;“正安你还会做衣?那怎么想到要给我做件布坎肩呢?”他一边试,嘴里感激话儿不停。心想这丫头真把我当爷爷看了耶!感人。真想能让她掌握点文化,可是每天看到她劳动像拼命的样子时,心里无形中产生出一种对她的怜悯。多次想跟陈清云商量这个问题,然而话到嘴边又不敢启齿。想到如果这个家没有她的顶力支撑真的会倒塌的。何况这个家的成员中,其他人都无能为力。

这天正安给先生送开水,“正安你过来一下,先生有事情问你?”正安不知先生要说什么,随即就走近先生问;“是不是我有什么事情没帮您做好?”“ 你先坐下来我问你,心里想读书吗?”“当然想呀!就是没有时间学。再说我这么大的人了,恐怕也学不进了的。”正安说。“心里有希望就好,就怕你不想。”先生说,“如果要学的话等到冬天闲时田地没活做了还差不多。再说我一个女孩子,学不学文化也无所谓,只要您把我俩个弟弟教出来了,我们全家人都是会感激您老一辈了的。” 安说。“我知道你很忙没时间来学习,我的意思是只要你想学就不要等到冬天了。我跟你想了个随时学的办法,不要你像他们一样天天坐在这里学。我跟你想了个速成学习文化知识的方法。” 先生说。“那怎么个速成学法呢?学些什么东西?”正安不解的说。“你只按照我的意思学一本书,这本书叫;“增广贤文”如果你能真把这本书都记熟,而且能背诵得出来,还能理解了,那么就等于你读了一柜子的书了。这本书基本上是女孩子必读的。那么你就会懂得该如何去做人做事的道理了。古人说;女子读完增广东贤文会说话。男子读了育学走天下。不信你来试试看?”先生说。

 先生这句话对正安有很大的诱惑力。“真能那样吧?我当然很愿意学了。只是我没有钱来交学费呀!”安说。“不收你的学费钱,而且还送书给你。你记着,见到我就是课堂,我说话就是书!我说一句你就记一句。并且要反复的向我问清楚,我说的什么意思?怎么用?用在什么地方。然后我就要问你,要按学的回答我。那么每天回家吃饭前,你背诵给我听了才可吃饭,做得到吗?”先生说。正安想这还不容易吗。“我不要求你写出来,但要你看到书上的要能认得出来。你别担心,时间一久我相信你就会慢慢学着会写了。我知道你像舅舅一样,不交孩子的学费,天天像欠了债主的账似的,心里总是不自在。你不交学费,那就每年跟我做双鞋穿就行了。这个要求不高吧?”逗着她开玩的笑说。

正安想,做鞋那不是弄到我饭碗里来了。“只要您把教会,不要说做一双鞋,一年四季,冷热的鞋我全包下来。不过我要先试试看,看我是否有这个记心。如果不行您老就不勉强我学了”正安说。“不能说试试看的话。先要有决心才能学得好。我想只要你持之以恒,你就一定学得好。如果遇到下雨天不能出工,你就到我我那边来,再告诉你学着写。只要把心扑到这上面了,我相信你就一定能达到目的。”

半年时间过去了,正安能把整本增广贤文背得滚瓜烂熟了。先生想,这丫头果真是我想像的。如此超群的记忆力与天赋。要是生长在富贵人家里,那还了得!其实陈清云听到先生夸讲正安,不是第一次了,但舅并不以为然,因为他舅对正安却有另外的想法。帮助家里故然是她的心愿,但是他的终身大事早就成了他的一块心病。几家说亲的都被正安拒绝了。眼下都十八岁了,早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再不能凭着她的性格,拖泥带水的坚持下去了。便对先生说;“如有适当人家,希望先生放在心里。同时也望先生多开道她。正安是极相信先生的。”舅要求先生能够帮他使点劲。

有个学生家长叫王永怀的,经常来找先生聊天下棋。先生对他家里和本人都非常了解。“你家的老大的婚事是否动了?都快三十的人了呢。这孩子人很忠厚、长得也不错的嘛,按理说对他不是个难题呀?”先生对王说。“嗳!你就甭提了,这个杂种把我和他妈急得快吐血了!你瞧我们老三都有孩子了,可他却一点都不急。叫我做父亲的如何是好?总不能惩着鸡下蛋吧!”老王无奈地说。“不过我倒是很喜欢这孩子的。不管在哪里见到都叫得非常的客气的。是否他在爱情上受到了什么委屈不成?要不他为什么这样的无所谓呢?” 先生说。“ 没有没有,小时候倒是给他订个娃娃亲,他不干十岁时就推掉了。之后不是女方不同意就是他自己不同意。老子为他不知请了多少冤枉客了。”王伤心地说。“不过心里倒有个人选,就不知他们有这个缘份没有?就是才搬来这里不久的陈清云亲侄女叫欧阳正安,现龄十八岁了。不是当你的面吹,长得如花似朵,聪明能干得很。家里田里样样都拿得下来。就不知你们家有这个福气没有?” 这样一说;王棋都没有心下了。“喂,你说的是真是假?别无事找我开涮哟!”王说。“你只要再待一下,她就会送茶来给我的。因为现在我就在陈家搭饭了呢。” 果果不然,半个时辰之后正安就提了一壶热茶过来了。“先生,告诉您一个好消息,今天我舅的几个鸭朋友送了几只野鸭过来看他来了。舅妈说晚上给先生做的吃。”正安说。“正安,你过来一下,这位是王叔叔,是我学生的家长。”先生说。“王叔叔,您老人家好!”问了一声之后羞涩地转头走了。“ 怎么样?配得上你儿子王启明吗?”先生自豪地样子说。

“好好好,真不错,我们这一块都找不到。我一辈子还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姑娘呢?你看她身板儿,衣架子,还那么一条长而且粗的瓣子,就像个大户人家的千斤小姐”王说。“哈哈!这是给你儿找媳妇耶!可你不能花心哟!”先生开心的说。“老爷子,别老不正经地拿我开心!是否帮我这个忙,费心去撮合一下?如果事情真有戏,一定请您老坐上席。”王说。

 先生思考了一阵,如果有缘的话,这对倒是挺班配的。只不男的大了十一岁了。不知陈清云是否同意?尤其是正安本人。在这点上先生心里没底,而且是顾虑。老先生说;“此乃天意之合的事。不过事在人为!我去讨计风声,试探试探一下再说,这好有一比;瞎子敲叮丁当,撞到了吃冰糖。哈哈!”先生这样一说,王老头的信心更加大了。“一切拜托先生了,如何进行姜还是老的辣。我把这事回赶快秉报夫人知道。晚上我会来讨信?”王喜呼呼的回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