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山不转路转(七)  

2009-04-27 01:55:5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起来,陈清云打扫自家的禾场时,身边走来一位陌生的老人。“你好!听说搬来了一户新家,故而散步中转来这儿来看看。”老人说。陈打量了一下老人,看到他慢条斯理的样子,态度十分谦和。便放下手里的扫帚同他寒暄了起来。正安看到有人来找老舅了,连忙送来两张凳子。随即又给客人递上一杯热茶。“ 不必这样客气嘛!一会生,二会熟呀!你看!我就住在隔壁那座高瓦屋里。鄙人叫王富荣。是三横王的王,不是共田八的黄。是个没出息的老头。”老人谦虚地说。“ 欢迎,欢迎呀!我们现在是近邻了,没事欢迎您老人家多来坐坐哟!晚生是个粗人。叫陈清云。是从对河禹山脚下搬来的。在前是养鸭为生,由于得上了关节炎,改为种田了。”陈说。“养鸭是个很辛苦的工作,可是种田也并不轻松啊!养家糊口嘛!做什么工作并不重要。”先生说。“ 其实我选择到这儿来种田,是因为我母亲出身在这里。加上我的姥爷在这里生活的时间也不短。都知根知底的不是!今后希望您老多加畅教哟!”陈说。“ 哦,是这样啊!其实我们在这儿已有几代人了,对这里的情况当然也是非常熟悉的。冒昧地问一下,你姥爷尊姓大名?”先生问。“ 我姥爷姓姜叫坤山,曾经在堤公局当司爷(秘书)“ 啊!姜坤山先生!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姥爷有两个闰女吧?大的叫姜 淑,小名叫荷秀,她是夏天生。妹妹叫姜 慧,小名叫菊儿。不过几岁就出天花夭折了。”先生说。“ 对呀,对呀!老先生对我姥爷家还十分清楚的嘛!”陈激动地。“ 老地方的人嘛,那有不清楚的?何况他在这里还是个很有学问的人呢?一晃都过去快六十多年的了。不堪回首,不堪回首!”老人很遗憾的说。可是话到嘴边又收回去了。陈觉得先生在介意什么了,既然如此也就不便继续追问下去了。既然熟悉我的根底和来历,心里自然少了些顾虑。

陈琢磨着,既然他是教书的,正为两个儿子上学没找到地方发愁。可否向他打听到有关这方面情况?于是说;“先生,我来到这里后,为两个犬子上学感到发愁。不知先生能否给我推荐一下学校呢?”陈说。“要是洋学堂我就不清楚了,如果是上私塾,读五经四书眼前就有。”先生说。“我孩子没跨过洋学堂的门坎,发蒙就是读的孔圣人的书。一个十五,一个十三岁了。如果您不嫌弃,就拜在您老膝下畅教好了,能为能接纳呢?”陈说。“ 如果是这样,当然没问题。就怕我的才疏学浅,误了你家公子。”先生自谦地说。

“本人虽然读书不多,但我愿意让孩子多读的,即使穷得没饭吃这点我是不含糊的。如果能接受我孩子在您膝下攻读,不知学费如何交法,是按月、按季、还是按年来收费呢?心里想有个底了再做安排。”陈说。先生犹豫了一阵子,若有所思地说;“ 既然你瞧得起我,我是欢迎的。至于学费嘛,放到以后再议,先来上学怎样?” “不,先生,我是个实诚的人。如果说学费我一时助不济,得好好盘算一下之后再上,这种事是不能赊账的。你觉得看怎样?” 陈说;“不要耽搁孩子了。先来上学吧!我保证你能承受得了。”先生说。“ 其实你老要明白我的意思,我是不做悬事的人。有多少钱就做多大的事,再说我做人做事,不喜欢模棱两可。送子读书是我认定了的。来您面前读书同样认定了您这位老先生。决不悔改。即使把整个家档了,也在所不惜。”陈说。老先生看出了陈这个人的确率直而诚恳,非常的实在的憨厚的人。心想你就不能能在我这个陌生人面前吹虚与夸耀一下自己吗?很难得呀!他忠肯与诚实的态度让先生感动。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开门见山坦荡自己的胸怀,遮掩反而比人低下。“ 其实我坐学不是为了赚钱,也不因此而救国。不蒙你说;我读了三十年的书,从私塾到洋学堂,从举子到科考,从大学到留洋。最终我仍是个落魄的几夫俗子。

坐学已有36年了。现七十有七,凭孝心和心意,把自己读到过的,读懂了的,真正对人生有益的东西做了个总结。再传属给本乡本土的后来者。让他们也能懂得,也能理解人生的意义就行了。但你要理解我,既不是吹虚,也并非买弄。是真诚人对真诚人说的心里话。

我想你刚步入新的起程阶段,万事从头难哪!面临的各种困难,不是能凭一个人的毅力能够冲破的。但是我愿意以一个好人的心肠,和实际行动来帮你一把。那就是两个孩子来我这儿上学,但我分文不取。但是有话我也不藏起来;自老伴离世后,无人照顾我的膳食,年纪老了也没别的想法了。我们相距很近,只想在你家搭下伙食,(每日三餐)每月开头按实付钱给你。能否使得?”先生说。“这有何难的!我们不是每天得吃饭嘛,举手之劳。至于交伙费就不值得一提了。但是学费问题不能免除。”陈说。“我说话;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说出口了的话,从不喜欢更改。而且我要强调,我的食谱很简单,不喜荤及油重的东西。你们家的人吃什么,我和大家一样,不能为我单开。”先生慷慨地说。

“那不行,知识是值钱的东西。关于吃饭的问题,我全都包起来。孩子不交学费我心理爱不了。”陈清云说。“如果你硬要那样想,那么搭餐的事就作罢。”先生态度坚决的说。最后陈清云接受了先生的意见。回去告诉家人后,全家欣喜若狂。尤其是两个孩子,第二天就去先生身边上学了。

晚上陈清云睡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在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可是我们既不带新,也不带故呀!平水相逢怎么这种好事仅降到我的头上了呢?一天三餐饭有什么呀!俗话说;添客添菜,只多了一双筷子罢了。瘦精精的老头,能吃得了多少?不就当做是自己家的老人嘛!陈清云越想自己占了先生的便宜。这可不行!便叫醒妻子说;“我们不能占一个老人的便宜,这是罪过,要遭雷打的。这样好每天我们要为先生多做一碗他喜欢吃的菜,谁都不能动一筷子。记住!鱼肉尽管不天天吃,但一月中,见五就得吃一次荤。(初五、十五、二十五)为了先生的身体健康,鸡蛋天天不能少先生的。反正家里有的是鸡下蛋。我们家好多年没老人在身边了,真想有个老人孝敬呢!妻子也有同感,那就尽我们的心罢。再说我们孩子是在向先生求知识。对他老人家更要格外的照顾才对。”睡在隔壁的正安,对舅舅和舅妈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这天晚上,老先生睡在自家的床上辗转反侧,这人世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巧合呢?真的是;山不转路转呀!想当年,如果我在北京读书不参加搞学生运动,就不会被清政府抓去坐几年的黑牢。如果我不怕连累家人遭到牵连,保持与她亲密的爱情的关系。我和姜淑又会是个怎样的结局?如果坐牢几年释放回到故里,身体不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淹淹一息的样子,姜 淑还会愿意与我结婚吗?我想她不会改变初衷吧?因为她不是在深深地爱着我吗?可是书生意气的我,眼前却是漆黑一团,前途是那样的渺茫。现实中自己的生命几乎走到了人生的尽头,就连父母亲和所有的亲人都失去信心了。为了了断我对姜淑的情意,为了不让她这个独生女儿未婚即成寡妇。为了死却我心中的盟誓。极其无赖无情地、当着两家父母的面将她轰出了王家的大门。对她来说,何等粗暴和残忍,对她人格来说,是个极大的侮辱。这是我严重挫伤害了一个纯真少女的自尊。惨怛的他,一气之下,一个千斤小姐,却嫁给了与她生世极不般配的长工师傅---陈坤山。(就是陈清云的父亲,欧阳正安的外祖父。)。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