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擂捶打醒恶婆娘(四)  

2009-04-20 13:05:4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安被舅舅收留之后,心里有了一种归宿感,仅此而已。因为舅父是放鸭子的,几乎一年四季都住在鸭棚里,回家的日子少得可怜。家里的一切全都交给舅妈打理了。这个女人可不是个省油的灯。除了对待正安刻薄之外,左右邻舍的关系也搞得忒不好。今天不是跟东西吵架,明天就是与西家相骂。其实别人并不是怕了他,而是看在她男人陈清云,平时待人和善实诚,又非常肯人家忙的面子上。

自从侄女正安来到家里之,她的心里更加不平衡起来。她觉得鸭里参个鸡进来打乱了她的生活。就像眼里揉进了砂子,什么时候也让她感不舒服起来。因此既不关心她的吃穿,也不关心她的温饱,甚至连话都不跟她说半句。可是每天要她做的事可都安排得很具体哟!每天早点起床挖野菜,家中两头猪的吃该由她负责,两个小弟由她看管,特别是小弟要背着去玩好等等。

其实家里所有的安排,都由当家的丈夫说了算。对于正安要她一视同仁,更要把她当自己的亲闰女儿一样的看待。可是她就来了个夫在外,妻就有所不属。那么家事就只能依她个人的意愿来摆布了。可是自己的两个孩子年龄,与安安相差不了多少。不但要她去照顾他们还不说,那么家务就不应该都堆在她的身上了,正安她毕竟也是个小孩子嘛。为什么对待她却是如此截然不同呢?

每当正安背着小表弟在外走时,心里不时想着给人家的两个亲弟弟来。他们现在是怎样的了?是否有人像自己一样的带着他们哄着玩呢?是否被他们虐待得像自己一样了。也许他们现在被新爷新娘娇宠得肉鱼都不想吃了吧?也许,,,,。可是你们是否也过姐姐跳到什么地方了?弟弟们呀!姐姐现在可是跳到这粪坑里来了哟!如此地遭人嫌弃!眼泪不止地涮涮流了出来。

已是三九寒天了,可是正安仍穿着的是簿簿的衣裳。手脚老早都被冻得裂了口了,可是舅妈只当是没瞧见似的。有天老舅从鸭棚里回来看到正安冷得收成一团时,心时难过得眼匡含泪。转眼再看自己的两个儿子,不但穿着厚厚的棉衣,还活蹦乱跳的唱着跳着。这时他气就不打一处来。喊着;“陈光过来!爸有话问你了。(他的大儿子,小儿子叫陈阴)儿子来到身边后,随即就把他身上的棉衣脱了下来,给正安穿了起来。可陈光不知这是为了什么呀?,冷得她直冲到屋里往母亲怀里窜着哭了起来。这时母亲看到儿子的棉衣没穿在身上,嘴都冻紫了耶,便问;“ 儿子怎么玩得连棉衣都脱了呢?”儿子指着堂屋里的父亲说“是他脱了我的棉衣给安姐穿了。这时舅妈气得冲出来一看,可不是吗?儿子的新棉衣却穿在正安的身上了。上前就动手将棉衣抢脱过来时。看到男人此时,睁着一双大眼,硬着脖子坐在那里直瞪瞪望着她时,样子非常让她害怕起来。“这样冷的天,你脱儿子棉衣干什么?你是碰着邪神了吧?”“不是我碰着邪了,而是碰着鬼了。你才有病呢?俗话说,猪养的猪痛,狗养的狗痛。今天我算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了。可是安安是我姐养养的孩子,难道我这个做舅舅的就不心痛她吗?我们的儿子个个都穿得厚厚的,为什么就没看到正安冻得那个德性样子呢?给她做件小棉衣难吗?花得了多少钱?你是个裁缝出生的人,再说我们家现在也种了不少棉花了,只要你动动手并不困难的事。可以看出你是个黑良肠的女人。心世不好你是会要遭报应的。不信你等着瞧吧!狗日的婆娘简值是个不通人性的东西。

舅舅对她的怜悯,就是她能在此生活唯一的精神支柱。为了她的种种,也不知与舅妈吵过多少次了。可是每一次吵架后,舅妈心里的怨气都发至到安安身上了。实际上正安好多次都逼得想跑掉的,只是她却不知自己究竟哪里是她去的地方?这种寄人篱下度日子,让她度日如年,更让她日夜思念自己的所有亲人来。无赖的她只得强忍着在此过下去。更不想舅舅因她而与舅妈争吵,否则舅妈更不会轻挠了她?

舅舅放鸭子换来的几个现钱,都由舅妈小心翼翼的藏在在身边。这钱每天都得数着三遍。放的地方也在不断转移。平时家里只要一根针不见了,也得把正安喊到身边盘个水落石出的。其实这个家没有什么值钱的财产,吃在嘴里,穿在身上,几分簿地还是租来种的。不就是在防着正安嘛,可是对正安小姑娘来说,在这里简直就像坐监狱的犯人一样,一点都不让她自由。

舅舅不知和妻子说过多少次了,看在这孩子无父无母,舅舅,舅妈身边都得不到关怀,还有谁来怜悯她呢?世界做好事的也是人,就不能近处积点德,免得远处去烧香呀?这时突然听到厨房里一响动,舅舅想,可能是正安又是打烂了家里什么了?于是舅妈赶紧跑去一看,还真是她将一个新买不久的掏米大钵子打得粉碎了。这可了不得啦!心痛钵子的舅妈顺手拿起身边的洗衣擂棰,朝正安头上就是一捶,此时正安还来不急叫喊,就倒在地下了。等到舅舅赶来时,一身血淋淋的早已晕过去了。舅舅可急得抱起她就往神匮前面跑,抓了两把香灰抚在流血的伤口上,总算把血止住了。然后将安放置到床上之后,毫不含糊的男人,拿起打正安的擂捶,不由分说的在这个女人身上乱七八糟的捶了起来。只听到这个女人叫爷喊娘的,救命呀!救命呀!左右邻居不知他们家了什么事,都围来看热闹来了。舅舅嘴里还在不停地骂着;“你这个臭婆娘,老子好久就要松你的皮了的。不是你养的就不知B 痛是吗?儿子们都跟她一样大了,你就只知道好的都让给他们整,吃得流出来都不给她一丁我吃。好穿的都穿在儿子们的身上。正安一年上头辛苦的为这家做事,你给她添制过什么了?不就是吃家里几颗饭吗!每天不是打就是骂的,你哪里还像个什么狗B舅妈?比旁人都不如。谁不说你是个恶婆娘!跟你妈一样的货色。今天老子不好好的收拾你,勉得两个儿子将来由于你找不着堂客。像你这种没良心的恶女人,有谁愿跟我们做亲嫁呀?呸!狼心狗肺的东西你比畜牺都不如。

这时邻居们拉着他不要再打了。可是男人嘴里还在不断地骂着;每天做饭、洗衣喂猪还不算,晚上还要她积麻、纺线那一点你都不含糊的挠过她。天不亮像叫魂似的将她叫醒去做饭,你们母子睡在上床动也不动。晚上那一天你能让她早睡过,问问你自己的良心?她和你有什么仇恨不能放过她的呢?财主家的丫头们都比她舒服多了,你这个黑了良心的婆娘!没一点德性可言。当年老子中瞎了B 眼,取了你这个伤天害害礼的女人。从今天起你拿着东西走人吧!非休掉你这个婆不可。老子愿意去打一辈子的光棍算了。滚!滚!滚!!!!

左右邻舍,拉的拉,劝的劝,陈清云才慢慢把心火气熄了下来。抱起侄女问;“ 安儿,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呀孩子?要不老舅抱你去街上看医生去,往后舅舅和你两个人在一起过一辈子算了。舅妈那个人是靠不住的。”这时正安也清醒过来了,听到舅舅说的话,心里感到无比的温暖与心慰,舅舅对她的爱,胜过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于是安说;“舅舅不要紧的,不要骂舅妈了。她没有错,是我不小心打破了家里的东西嘛!以后做事我会更加小心的。”说着说着她就要站到到地上来走路。可是由于出血太多,她实在站不起来了。这时舅要她不要动,先睡睡,休息几天再说。家里的事是做不完的,你不要去管了。

这时的舅妈,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太过份了。与陈庆云结婚数年来,可从没像今天这样动情的骂过自己,更没动手打过自己一次。尽管他把自己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可心里并不恨自己的男人。觉得自己今天下此重手,是根本不应该的。将心比心,如果自己的孩子让别人这样轻视了,会是怎样一样的心情呢?更何况她已经是个无父母的孤儿了,几年来都在帮着家里做事,和她一样大的儿子却什么都不让他们动手,养着,爱护着,心里感到一阵阵的羞愧与难过起来。晚上她想来想去,不知用什么方法来向正安谢罪陪礼就好。二话没说,就在鸡笼里挑选了一只,又大又黑下蛋的肥母鸡给杀了。煨着汤来给安安补补身子。做好之后叫醒正安,一勺一勺的喂给她吃时“正安好孩子,是舅妈错了,对不起你哟!往后舅妈一定改过自新,好好的来照顾你她?否则你父母在阴间也不会饶许我的。说不定哪一天,还不知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惩罚我。”

陈清云这一招还真有效,真把把这个女人整过来了。从此后她对待正安像自己养的孩子一样了。俗话说;恶狗服粗棍,这句话一点没错。其实正安也希望有一天能过上不受折磨的日子。此结局应该让正安感到高兴,不也是自己磨难的结束吗?在往后的日子里,一家人风雨共舟,同甘共苦的过日子。安安也心肝勤愿的为这个家奉献自己的一切。随着她的年龄长大,田里屋里的事她都抡着做。而且对两个弟弟照顾得像自己亲弟一样的痛爱。这时舅舅得了关节痰,棉花地里的事都自己管理起来,让量让舅舅多点休息。

其实舅妈是个很聪明的裁缝师付,世家裁缝出身,而且有一手传世技艺传到了自己手里。平时除了做家务外,还帮人家做些衣服贴补家用,全家人所穿的衣服都是由她来制做的。这时也把正安叫到身边,细心地告诉她如何裁剪衣服等等,毫不保留的教给她。一年多时间正安很快的掌握了裁剪衣服的决窃了,而且做的衣服很让舅妈夸奖。尤其在做女人便装上,她还能有所创造与发明。舅妈穿起她做的衣服出去做客时,能吸引很多女人们向她问长问短的。舅妈这时候并不虚伪的吹虚是自己做的。而是告诉别人说,“这衣服的式样是出自我外生女儿正安之手呢!若是觉得好看喜欢的话,可上家去问我侄女,她会告诉你做的。”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