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撑不开的土船(三)  

2009-04-17 13:17:4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放前湖南华容县桃花山(又称东山)多么美丽的地名呀!然而地名与实际生活在那个地方的人们,反差还是相当之大的。有首留传民间的歌谣;

                   有女不嫁东山佬,灾难年成把饭讨。汉子再强顶不住,最终媳妇跟人跑。

议是议,论是论。那种悲惨情景都已唱过几个世纪了。尽管如此,可是在文人墨客的眼里,却是另外一种描绘;

                山峦叠嶂云雾绕,翠竹挺秀随风摇。满目晖映葱绿影,泉声引来杜鹃叫。

常年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对生活的理解,与对环境的态度,认识上显然是不同的。世外桃园也好,苦不堪言也罢!俗话说;吃饭的人岂知种田人的辛苦?靠山吃山,依水吃水,一方水土自然能养活一方人。这句说得很确切。可是实际中也有例外的。就以桃花山区的人来说吧,靠这山不知吃过多少朝代了,然而总是从未没吃饱过。因为地处偏僻,资源贫乏,山高地陡,土壤贫瘠。确切地说,他们祖祖辈辈都是在靠天吃饭。一旦干旱年成到来,桃花山的人就得流离失所,四处逃命了。从某种意义上讲,把人“逼上梁山”。

旧社会在人们眼里,总是他这块地方的人当土匪强盗看待。只要听说某个地方财主被人抡了,开口就便说;那是桃花山下来的人干的。我想这句不无道理,穷者思变,不也是出于无赖嘛!

乾坤反转,斗转星移,尽管时代在不断地向前推进,然而他们的现实生成方式,却都未得到根本的动摇。仍安于数百年来残留给他们的“刀耕火种”的原始方试活命。欧阳载皇一家也不例外,轮到他算是第七代人了,尽管他年复一年,月复一月的勤奋耕作,一年上头却温饱难全,仍穷得鸡八打得板凳响。可是到了第八代欧阳载皇的手里,思想有所觉醒。他不干心自己的后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埋头务农下去。十四岁的他,争脱父亲的束缚在外学了一门做木匠的手艺,他想今后利用山上的木材资源,来从塑自己的人生。这一招却十分明智。学成之后,他一边种地,一边熟悉对农具加工的修改。这样一来全家人生活得到了明显的改观。即使父母年纪渐老,妻子久病不起,然而全家七口人,生活并不感到难易为持。

可是天有不测之风云,赶上民国三十二年,特大的旱灾来临,横竖八十里宽长的桃花山上,数月滴雨不遇,眼看田里的庄稼,一天天枯萎,满目树林逐渐凋零,整个山区眼睁睁的变得荒芜苍茫,无一点生机可言,人们只得被迫逼下山去寻求活命了。欧阳载皇带着一家七口,沿途乞讨中就拖死了三个。(父亲母亲和妻子)留下父子四口(两代人)好不容易的流落到了华容县城里。饥寒交迫的欧阳载皇,肩挑两个幼小的儿子,手牵十岁的女儿好不客易埃到了县城。眼看冬天逼近,举目无亲的一家人,何处是他们的终点?可是当时的旧政府,那有救济这一说法?身无半文的他,只好寻到一个年久失修、无人看管的破庙里安下了身来。凭着他的一技之长,帮人修理点锅盘饭蒸之类的家具,免强能混口饭吃罢了。由于一路奔波,悲困交加,不久就感染伤寒病倒了。拖了几日之后,病情一天天加剧,这时他实在支撑不起了。就在一个北风劲吹的夜晚,淹淹一息地死在这个异乡的破庙里。

   丢下这三个无依无靠,孤苦宁丁的孩子怎么办呀?人死了总不能让它臭了街房吧!一些好心人私舍点钱来,弄了个简单的木合子便将欧阳载皇埋葬了。赶上初一,十五,便有一些信佛者来庙里上香,懂得一点事的姐姐正安,带着俩个弟弟脆在庙门前求人私舍,人们见到此状感动不已,多少也能掏点零钱打发他们。这样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呀!周围的人要求当地保甲长出面说话。后来由他们写上条子贴在街上,望求大家发点善心能够收养他们。

这一招还真顶用,条子贴出之后前来认养孩子的人络绎不绝。看到三个孩子都有模有样的,不到一天功夫两个男孩就给人领走了。可是留下十岁的正安,却没有任何人来领养。谁要她是个女孩呢?别人也会想事的呀,觉得这小姑娘都已经十岁了,谁还能养得家她?岂不是费心不讨好吗。为什么人们不愿收养她,正安心里早就有答案,她想只要俩个弟弟不被饿死就行了。除了暗暗地流着伤心的眼泪外,心里喊着;弟弟呀!你们倒是从糠萝跳到米萝里去了,可是留下姐姐一个人,将会跳到什么里面去呢?独自睡在庙里的她,几个白天与黑夜心都从未安定下来。一双眼睛哭得像饱子了。有谁知道这个十岁的女孩此时她心里想些什么呢?她在哭诉些什么?谁又能听懂这个孤独女孩哭泣的心声?伤感和无赖只有天知道。如果人们真的认为菩萨是有灵气的话,这个可怜的女孩就睡在菩萨你的面前,难道就不能感动你显显灵气吗?如果认为菩萨是以慈悲为怀,同情世上所有的弱者,那么谁还比这个女孩更值得关怀和同情的呢?

晚上睡在庙中的正安,没有一点睡的欲望,痴痴地眼望着神前的那盏豆粒大的油灯发呆。尽管此处阴深得吓人,可是她却一点畏住感都没有。而是在思前想地,今后自己将何去何从?漠糊中这时突然好像父亲已站到了自己面前,并对她说;正安女儿,爸在临终前不是嘱咐过你,你妈还有个亲胞兄弟叫胡清云的吗?他就住在本县不远的禹山脚下呀!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你一定要带着俩个弟弟去投奔他去。他是你的亲舅舅,要牢牢记住他的姓名和地址哟!这时正安兴奋得叫起了父亲呀!可是眼前父亲突然间消失了。她晃然大悟地,对我要去找舅舅去。鸡刚叫完三遍天刚放亮,她就做好了去找寻舅舅的准备。跨出庙门不远,有个做早点的老太太那里正亮着灯呢,上前叫道;“奶奶你知道去禹山的路和方向?我想去找我的舅舅呀!可是不知道该怎么走呀!这位老太太很耐心的告诉她之后,顺便还给了几个儿糕给她说;“不远,不远,几个时晨就走到了。你一边走一边吃吧,这样赶路就有劲了的,孩子!”

从县城禹山约六十多华里的路程,她去的方向倒一点都没错。出了城门,看到禹山就像在自己的眼前似的,可是却怎么也走不到。问路边的行人答复都说,“就在前面不远了”可是为什么我总是走不到呢?父亲说的话真对;“望山跑马死马”

到了太阳即将落土时,她终于走到禹山脚下了。一问胡云清这个人的名字很多人都知道。不就是那个放鸭子的人吗!顺手一指,他就住在靠河边的那个单家独的房子里。此时又饥又饿的她,实在是走不动了。可是看到老舅的房子后劲就上来了。刚走到屋门前的菜园,就看到院子里一家四口人正在高兴的吃着晚饭呢。那个男人突然看到一个衣服破烂不堪女孩,脏西西的呆在屋门口时不动了,而且两只眼睛直直地望着这里呢!胡的堂客大声的对她说;“你是要饭的吧,带碗了吗?把这碗粥倒去吃了吧!”正安没有回答她,仍站在那里不语的望着。那堂客疑为她是不想要粥的表情,“不想要粥就算了,真是的,赶快走吧!”可是正安此时肚子哦得咕噜地叫呢,恨不得一下咕咕地将那碗粥倒进肚里就好。那女人又开始说话了;“你以为你是谁呀,难道还想吃人参燕窝不成?你这小穷叫花子婆。” 语言极其刻薄地对她说。此时正安对这个女人感到非常的害怕。这时正安仍像没听到她在说些什么似的。于是那男人开口说话了,“小叫化子还嫌粥呀!你知道现在是个什么年成吗?好多人连粥都喝不上呢!现在人都刚收工回家吃饭了,去赶别家去吧!”那个女人接着插话说;“叫花子还嫌饭馊呢!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还呆到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走开!望着你害得我连饭都吃不进肚了。走呀走呀!难道还想待在我家过夜不成?”

其实这时正安看到他们一家四口,亲亲热热地围在一起吃钣的情景,多么乐融融的的温暖场面,触景深情地想到自己一家,东逃西散的逃命时场景时,一下就便蹭在地下嚎头大哭起来了。女孩这种行为认他们感到十分诧然,男人觉得这孩子可能饿得不行了,或者这其中莫非还有其它的缘故?于是便对那女人说;“那就舍一碗一米饭给她吃好了。毕竟是个孩子嘛!你看我们的孩子不是比她幸福多了吗?”那妇人照办了。正安说;“我不是来要饭的,是来找亲戚的。我的妈妈叫胡秀英,他有个弟弟叫胡清云,他是我的亲舅舅。我父亲叫欧阳载皇,前几天在县城生病死了。我叫安安呀!你们知道我的舅舅陈清云是住在这里吗?”这一声舅舅可把这一男一女震惊了。男人立即将手中酒杯一抛,赶上前去抱着她喊着;“安安,我的儿呀!我就是叫陈清云呀!你找对了呀。你们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了呢?你妈妈现在哪里呀?她怎么样啦!这时舅侄抱在一团哭得更加伤心起来。安一边哭,一边诉说着家里所有的一切不幸。

那女人倒是听男人说过,他有个唯一的姐姐住在东山桃花山里。由于环境不好从结婚到现在都未曾见过一面。现在看起来真的是她走途无路了才寻到这里来的。心里尽管是这样想,然而心里却不想惹到自己身上来。“嗳!可是我们也并不好过呀!一家这么多人吃饭也感到很困难的。”男人这时生气地说;“堂客,你不用多说这些了好吗?不管怎么讲她也是我姐姐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呀!既然现在姐姐姐夫都走了,她才好不容易寻到我这里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吗?我是她这世界上唯一的亲舅舅,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小小年纪要她奔往何处?喝水喝粥都得顾着点嘛!俩个小弟都送给人了,难道还不妻惨吗?想当年姐夫在世,他也是个很仗义的男子汉呀!要不是为了争这口气,觉得自己寒碜,临死都不来找我们嘛!更何况当年我们生活困难时,姐夫亲自把母亲接到他家赡养起来了,最后生养死葬的恩我还来不急报答他呀!如果我不把她留下来,既对起死者!可天地都不容我呀!堂客,谁要我是她唯一的亲老舅呢!这是撑不开的土船。把她箍在一起慢慢过吧!”男人恳求妻子一定要理解他的心情。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