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天衣无缝(21)  

2009-03-20 13:14: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蔡嫂走后,喜姐和菊姑娘一起再详细商讨其中的一些关键细节问题。基本上都达到了一致做法和认同。菊姑娘感慨颇深,她认为此事居然如此巧合,真可谓是天意,如果真能随心所欲真是我与这孩子确属有缘。回到家后菊姑娘愈想心里愈发的高兴起来。想平静都平静不下来了,睡在床上辗转反侧地睡不着,这时老头子意思到了,便将手上信信笺仍到了一边,即脱衣上床了。问:

“什么事让你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呀?”大爷问。

“家里行里的事情太多了嘛,哪像你一年上头只知道在外座庄做生意的,可我没你那样的潇洒哟!好不容易你回来几天,不是这家请喝酒,就是那家请打牌的。就不能好好在家陪陪我?至少也得过问一下我过得怎样呀?家族的人对我如何?在这异乡之地,我既无亲人也无故友的,就是病了也没亲人来亲近我一下呀!你的心真恨。难道就没想到我孤独和寂寞吗?一年上头都在跟你忙增财富和管理好这个家,你说我累不累呀?自宝儿走后我对这个家真没什么盼头了。今后我老了会怎么样都不知道,可是你总得跟我交待一下往后的计划不是?”菊说。

“你说的不无道理,我这次返乡来就是想好好跟你商量家事的。长期把你一人留在这儿我也放心不下。干脆什么都别考虑了,这边的生意我想停下来,跟我一起去汉口生活去吧。实际上我在那边的生意非常忙碌,渐渐感到有些力不称心了。如果你能去那里,不管在哪方面都会减少我很多的负担。”大爷说;

“可是这边不是说走就能走得了的。那么多的生意关系,还有房子田产谁来跟我们管理呀?靠你的兄弟我不放心。他们过于的贪心,自私自利的意思让我可无可忍。尤其是那几个弟媳们种狗眼看人,多少次要不是看在两个孩子不够能耐,气得我真想摔手走人了。如果都走这边的一切等于都白白地送给他们了,可我不愿意也不干心。这一切都是我们辛苦弄来的。再说若把这边的财路断掉,如果时局突然发生了急剧变化,岂有退路可走?”菊说。

“可是不恨恨心就没法和你在一起过了。实际上在外面也并不平安,尤其是国民党的那些伤兵,成群接队的来店里要钱,不给就不走还要将店里弄得乱七八糟的。老三来信摧促我说,国民党可能马上就要和共产党打仗了。我想把绸缎庄迁到香港去做。反正都是做生意嘛,现在我们就着手把这边的不动产全部变买出成现金一走了之。不知你同意我这样的做法吗?”大爷说。

“他们打仗关我们生意人有何相干?我们可不参与政界的事情,打仗谁赢谁输都得要靠生意人支持。这样好了,先把两个孩子带到汉口去读书,大地方毕竟见识广些,而且教育水平比这小地方也要强得多。有你在哪儿照顾我便也放心多了。至少未离开之前,相应地减轻我很多负担。我想先解决眼前的问题,然后让我细细来思考迁移的事情你看如何?”菊说。

“那就按你的意思办吧,那这次我就先把他们一起带去汉口了。这个问题迟早都是要解决的。至于变产方面就认定你去考虑。老三在外消的信息比我灵通得多,而且他说的话是有根据的,我怀疑他是在搞共产党的事情。上次在汉阳兵工场买些什么还要我出面担保了呢?这事可不能对外人说哟。总之你要好好想一想,我都琢磨过了,就是决定迁到香港做生意去。所有一切我都琢磨够了,不要搞到世态紧张了连走都走不动了。”老大说。

“不过我倒是感觉到,生意客人们都变得特别想把手中的钱换成货的心态强烈起来,未毕这与时局有关?”菊说。

菊儿这当然是有关系的。别看我们的生意如此红火,但这其中也预示着很多的玄机在里面,得当心点去做。我想收款中一定得是光洋和金子成交为先。其它一律禁止进行。不过你的能耐是我最明白的。目前生意如此红火我个人倒不觉得是件好事。但是只要我们心里明白这其中含义了才处于不败之地。很晚了我们睡吧!”大爷严肃而又柔情地对她说。

“你就是这样的嘴贫,否则我不会嫁给我的。老滑头!不跟你耍嘴皮子了。”菊姑娘老早就被男人搂进怀里了,老夫少妻的尽情亲热去了”

次天菊姑娘来到喜姐家时,得知事情的进展与想像的完全一至,心中的喜悦劲甭提有多么开心了。只是她们不肯接受要钱的事让她有些担心。

“不行!如果真要将这事儿办好,就得要给钱他们。今后可以免除很多的口舌和其它涉及的问题。再说我们都是女人,怀胎十月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人总得要凭良心做事,船能过舵也就过。本来这就是遮人眼目的事,钱在关键问题上还是起作用的。”喜姐说:

“那就先给他二十块大洋吧,等孩子生下来了之后,再给她二十块你看怎样?” 菊说:

“我想这样很好。接着菊把声音压得很低并与喜姐咬起耳朵来:我想如此这般……这般。”菊说。

“这个主意不错,死婆娘我怎么就没想到这样做更好些呢!” 喜姐说:

从此蔡嫂把怀孕侄女安排到乡下一个亲戚家里住下来了。这时候菊姑开始将自己怀孕的舆论悄然传了开来。肚子装得也一天天的大了起来,这时期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静静坐在家里养着和等候着。当然免不了一些熟人和亲戚会去府上看望她的,这中间有蔡嫂的保驾护航扫除了不少阵碍。平时只要有人前往看望,蔡嫂便会说医生的分付,年纪大的孕妇,不宜多见生人,也不在外面随便多加走动的,否则会动了胎气。只允许在家中躺在床上,或在房间里散散步子就行了。这种糖塞之词既有菊姑娘的一旁丁宁,又有喜姐的教导,几个人配合得非常的默。再说菊曾是个有怀孩子有经验的人,瞧瞧她怀孩子的模样毫不逊色,甚至有过之而不及。其实谁又去能亲自去摸清她的肚子呢?加上菊的那种孕妇的感觉,模仿得如此逼真。真可用天衣无缝来形容,即使那再有丰富经验怀孩子的女人,也极难猜出这其中的破绽来。

七月初一的中午时分,乡下送来喜信说:姑娘已经生了,而且是生的一个大胖小子。这时蔡嫂赶快把这个特大的喜讯告诉了老板娘。此时简直把她喜得晕过去了。随即家里便作好了一切准备,大概晚上十点左右,蔡嫂从后门将孩子抱了进来。这时张罗的蔡嫂鞭炮哄呜!把附近四周的人都惊动了。这种热闹场面只有过年时才能见得到哟!孩子满月前三天,老头子也专程从汉口赶回来了。并大摆酒宴,高朋满堂。商会上也给他家里送来一块“老来得子”的金匾,高悬在大厅中央闪闪发亮。多么的气派!多么的荣耀呀!正在此时,用人给王大老板又送来了一个大红帖子,是对河老友为鉴先生请人送来的。打开一看,是给他今天满月的儿子所取的名字,叫从禧。在场的客人齐声鼓着掌说:恭喜,贺喜!此乃从喜也!大老板高兴的大声喊道:给送帖子的人赏赐大洋两元。这个儿子可来得不易哟!从此后孩子在无忧虑地享受着幸福美好的人生时光。

可是蔡嫂忙着可不可开交了。这时她又变成了一个人工乳娘。因为这孩子主要靠她来抚养着,每天要吃的就够她忙的了。而且这孩子颠倒了阴阳,晚上一天不醒,可晚上哭得一晚不停地叫着。简直累得她腰都撑不起来。仅管她累得疲累不堪,可是没有一点怨言。菊看在眼里心痛,记在心上理解她。她想这个憨厚的女人真不容易,眼前的她哪里是请的用人。简值就像我母亲一样。关怀、支持和成全我这个女儿呀!经常被激动得不禁双眼泪下。从而为过去自己的无礼和自私,深深地感到羞愧和自责,甚至无地自容。她想今后一定要加倍地关爱这个理解她的好姐姐。现在她为自己所付出的一切,必须以恩报德的加倍偿还。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