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希望之火遭扑灭(十四)  

2009-02-09 19:26: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蔡嫂来到姥姥身边之后,感觉如回到了娘家。满肚子的内心话都想尽情地向姥姥倾诉。宣泄之后,什么恩恩怨怨却似乎一扫而光。这种感受只有到了姥姥身边才体会得到。从某种意义上讲,因为姥姥对她的体贴与关爱,永远超过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尤其是她对人的理解与宽容,做人的品德与形为让她永世难忘,因此她早把姥姥当成她人生中的一面镜子、生活的源泉、以及待人接物的楷模。

清早起床,她先把毛毛安屯好了之后,再先给老太太准备好了起床后的一切东西。然后再坐在镜子下梳起头来。这时女儿梅子走到她的面前告诉说;

“听姥爷讲,登高哥就在这几天要过喜会了。婚事是罗老爷做的媒。定在本月七月初七,也就是后天了吧。不知母亲是否接到哥哥的信了?为什么到了今天还不见哥前来接我们呢!”

菊姑听了这话心里感到无比的高兴起来。梅子,这话消息确实吗?当然是真的,姥爷昨晚上亲口告诉我的,这还有假。那姥姥怎么没告诉我呢?于是她便转身回到姥姥床前问道;

“姥姥,梅子告诉我登高要过喜会了这是真的吗?您看我做母亲的一点都不知道,我该准备点什么呢?”

 姥姥听了半天都没开口说话。因为登高结婚平山先生已在前天就托人带信要请姥爷去喝喜酒的。当时姥姥当场就对捎信的人说;

“登高取亲,为什么不亲自前来请他母亲前去喝喜酒呢?来人说他并未说请她母亲,只要他告诉一声就行了。并没特意要请她母亲前去参加他的婚礼。当时姥姥反斥来人问;“是罗爷的意思还是登高本人的意思不请她母亲去?来人说是登高本人没这个意思。哪有儿女的婚事不请大人的道理?如果不请他母亲前去,那我们也不去送礼和参加的。姥姥就破口大骂;

“登高这个狗日的杂种,跟畜牲没有多大区别。还只当了个小管家,就开始忘了本了不是。子女结婚是父母一生中最盼望的大事情。父母不到堂,那是结什么屁婚呀?亏他在知书达理的人家做了这么多年的事,书往屁股里读进去的。屁!没肝没肺的畜牲。告诉他不亲自来请他母亲参加婚礼,我们就不去喝他的什么屁喜酒了。请告诉平山先生,有什么主人就有什么管家。说这话是我说的。”

想到这一切,姥姥不想剌激秀这个善良可怜的女人。望着秀这一生中的遭遇,不忍心的加重她内心痛苦和失望,并含着深情的汩花同情这个可怜的女人。为了不让秀伤心,姥姥采取了另外一种说话方式说;

“ 就不要去参加他的什么婚礼了。所有的一切,都由他的主人帮他打点,你去了反而碍事,根本也插不上什么手呀。而且我和姥爷也不没时间去参加了。”

“可是我是他的亲娘呀!不去别人不笑话男方无大人了,岂不惹人骂我们做父母的是吃屎长大的吗?哪个做父母的人又不在意儿女的终身大事呢?尽管人不去总得要表示一下什么呀!姥姥,我身上就只有这十块光洋。都给登高送去算了您说行吧?我实在拿得出手呀,可是我又没有什么其它可以表示的办法。那我就叫梅子今天给他送了过去。多少是我这个做这个做母亲的一点心意。这样我心里也自然好过点。旁人知道了也多少说得过去不是?只有这丁点个能耐!”说着说着又流起眼汩来了。

“秀,你就不用送了。如果他没有钱,根本就不会办这个喜事。再说你这点辛苦钱送给他做糊淑都不辣。还是自己留着急用好吧。我知道这十块钱是怎么得来的,喜儿都跟我说得非常清楚了。”

其实菊姑娘根本没理解姥姥的这个意思。还以为是她老觉得自己弄来的这点钱太不容易。这时回过头对女儿梅子说;

“梅子,那你现在就去哥哥那里一趟。顺便把我给哥的一点东西带给你哥好了。顺便即把一包东西递给了梅子了。告诉登高,说娘近来身子有些不舒服。就不前去打扰他的新婚志喜了。其实梅子心里根本不想前去跑一趟,可是母命难违只好应允了。

走到半路梅子打开包一看,包里装有三样东西,两双给哥做的新布鞋,其中一个小包里,包了几层纸的十块大洋,而且这钱还檫得光亮亮的。其中那断非常好看一段绸子,显然是送给新嫂的。梅子看到心里羡慕极了。于是便拿到胸前比了比,心想要是自己出嫁的那天能穿上象这段料子的衣服出嫁,该有多么的气派哟!可是她突然一下脸都红了,并且很不好意思的偷偷笑了起来。梅子想,哥哥真是的,怎么不亲自前来请母亲和我们一起参加喝他的喜酒呢?难道是怕我们厌恶我们穷了,到时会丢了他的脸不成?想到此她欲步不前了。可是为了母命,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着了。

梅子进近罗家大院不远,放眼望去,前方一片白粉的房屋,层层叠叠好不气派。屋前屋后的苍天大树,郁郁葱葱,树上的鸟儿吱吱喳喳不堪入耳。风儿不时向她送来一阵阵扑鼻的橘子花儿的清香,真的显得气派极了。幽禁极了。这不是像姥爷说的人间天堂一样吗?梅子从出身到现在,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人间的天堂哟!想到哥哥在这样神仙一样过的地方生活,心里真的是羡慕得不得了。当走到门前不远时,门前的一对大黑狗将她吓住了。她再也不敢向前迈出一步了。正好这时园子里走出一个守门的老人来。她赶紧走上前大声叫道;

“老爷爷,这是罗大院吗,我是他们管家的妹子叫梅子,是来找我哥登高的。可是最怕狗不敢进去呀!请您告诉他一声,说我前来找他有事的。”

老头知道她说的,便亲自走近梅子了。

“来,不要怕,有我在它们不会咬你的。啊!你这个丫头长的还真像你哥呢!那好你进门房里坐一下,我来告诉你哥的情况好了。”老头放下手中的烟旦,手往背后一插带她进去屋里来了。

“ 你是来喝你哥的喜酒的吧!应该早几天来才对呀!不过他是明天的正期,还不算太晚罗。难道你们的父母没前来吗?就派你来当代表的来的?”

“不是,我没有父亲了只有母亲,她近来身体不好来不了。就我一人来的。我哥在里面吗?请您老叫他一声,说我有事情找他好吗?”梅子说。

“嘿!蔡管家这些天可是个忙人呀!岳仗家正忙着大摆宴席呢!四周赶情的的客人串流不息,他还那有时间来这里。你哥可算得上是个走宏运的人了,女方家里财大气粗的人家,就只这个独生女儿,谁不愿意去做这个招赘女婿的?还是我们罗老爷亲自做的媒人先生呢?今后成了皮家的乘龙快婿,那还愁什么荣华富贵?不出几年老头子死眼睛一闭,你哥便就是有钱的大地主了耶!”

“老大爷,什么招赘呀?难道他以后就不在这里做事了?”梅子问。

“招赘你都不懂?就是上门女婿呀!跟女方家的儿子一般。以后他的后代就不能姓蔡,而是跟女方姓皮呀?不过目前他现在仍在帮罗家做事,”老头子带着浓厚的嘲讽意思告诉梅子说。

“如果我要打他应该去去哪里?”梅子说。

老头扬手向前面指了指,“他现在一定在岳仗的家里。向前翻一个小山坡就能看到一栋高大白墙瓦房了,那就是姓皮大屋。”老头说。

“啊!我明白了,谢谢您老人家呀!”心想既然今天特地来了,就得见见兄长。不还要完成母亲交给的使命吗。刚翻过坡,就听到后面有人叫她的名字,一听就明白是哥的声音了。(守门的看到登高从外面回来时,说他妹子刚来去皮家找他去了,故而他急赶上前来的。)

“哎!梅子你怎么来了呢?我不是带信给母亲,不要你们前来吗?”登高说。

“为什么你的大喜日子,不愿请我们来喝喜酒呢?难道我们会给你丢脸不成?那好吧!这是母亲要我带给你的东西,表示一下她老人家对你喜事中的一点心意。拿着吧!”二话没说转头往回家的路上走了。

登高看到妹子的态度非常不快,并没向前挽留她的意思,连客气话都没说一句。只是喊着说;

“现在没时间跟你说什么。婚后我会专程去看望母亲的。梅子头也没回,只是心里越想越生气,站住回头对哥说;

“只几年没见到你,可你却让我变得不认识了。没心没肺的坏东西。母亲那样辛苦的养活我们,什么苦没吃够了,好不容易把我们兄妹拉扯大。自你当了管家之后,不但不去看望母亲,可你连一分钱都不曾给个她呀?仍然要她每年每月不辞辛苦的帮人家当女工嫂子。你的心给狗偷吃了吗?到了你今天要结婚的日子,也不亲自前去请母亲来参加婚礼,难道就不怕别人骂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吗?你还哪里有一点人性,连狗都不如。还替人当管家呢!我为你都害臊。人要养儿子做什么,有何意义?难道你结婚不是为了生儿育女?不也是为了老了有个依靠吗?人们都说,养儿防老,积谷防饥。亏你读了那么多的书,都是从屁股里读进去的吗?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一定要遭报应的,哪一天让雷公菩萨将你劈死就好。” 梅子不平的一边哭着、朝着天喊着,可怜的娘呀娘,您冤枉苦了这一辈子呀,您越盼越黑了,这一生哪里能等到天亮的一天呀!心里向老天明誓说;今后我坚决不找婆家了,干脆去当妮姑去。娘呀!即使我当了妮娘,我也要化缘来养活你。登高远远看去妹子像发疯似的,并没向前去问过明白回头走了。也许他现在想的,一股劲地忙他的婚事去了。婚事办得越热闹,越风光更开心的吧。

   梅子回到母亲身边后,一言不发的待在哪里伤心地哭着。母亲问“怎么这样早就回来了呢,难道哥没留你住下来吗?”母亲问梅子。

“我不但见到了哥,并且把您带给他的东西亲手交到他的手里了。妈;从今以后,你对哥也不要抱什么希望了。现在他已经做了上门女婿。一身穿得漂漂亮亮的,满面春风的当他的新郎官呢!”梅子说。

“死丫头你真有点傻了吧!结婚是人生中最大的第一件喜事呀,不高高兴难道还哭着脸不成?可是她仔细一想,梅子说他是做的上门女婿,他怎么会去做上门女婿呢?他可是我们蔡家唯一的独苗呀!这话是否自已听走神了?疑惑紧张地再次问梅子;

“你刚才说什么呀?你哥现在是当的上门女婿?这话当真?罗家老爷知道吗?”

“是罗家老爷为他做的主,也是他做的谋呀。守门的胡爷爷亲口告诉我的。不过他说哥仍在罗家当管事。”梅子说。

“这下菊姑娘可憋不住气了,好像天都要蹋下来了似的。转身便对姥姥说;

“姥太太,这是怎么会事呀!不行,我马上去找罗老爷去,他不能当我们蔡家的家。蔡家只有这根独苗,是继承香火的人,我守寡也是为了他呀,现在我怎么对得起蔡氏家族的祖宗呀!.说着哭着便一屁股坐到地上了.不行,我得马上去找那个畜牲去.这我没任何盼头了。我的天哪!我活着还不如死的好哟!”

这时姥爷出来说话了.“现在生米已做成熟饭,再急也无济于事,这是个无法弥补的事了。再说登高本人不答应这事是成不了的。平山先生是个明理的人,他不会盲目的去允许做。既然他同意,自然会有他的道理。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管着个人的事.现都民国了谁也包办不了这事。这是个明白的道理,你必须承认事实。早知道这孩子是这个德行,后悔不该介绍他去那里做事的。常言说,瓜像瓜,种像种,猴子养的耷耳朵。原先我还真不相信遗传,可是天晓得这个歪种和他的先人一样。不是有盼头能成气候的东西。你就不必乱想了。好好想想自己后半生吧!走一步算一步。再不要想若非非了。所谓享受天伦之乐,不如粗茶淡饭过日子。这天下不靠儿的生活的人,照样活的也很风光。下步应该思考自己的出路才是真经事儿。放心去走你自己的路吧!没有人会指责你的。”姥姥一旁帮控鼓励菊姑说。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