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乌蓬船上的男人(十七)  

2009-02-17 18:01: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数天来天空中都在下着连绵小雨,对生活在洞庭湖边的南方人来说,早已司空见惯了。二月初二是龙抬头的日子,说来也怪,突然天空特别睛朗,万里无云阳光灿烂。蔡嫂再也忍不住把客人及老板娘的赃衣和被子全部都拉了下来准备洗了。收积起来足足堆满两脚盆。这事儿只能靠她自己动手了,除此再也没有其他人可以依赖的。衣物件洗过头到之后,得赶紧提到大河边去澈底清涮一遍就行了。

来到河边后她仔细地瞅了瞅眼前,唯有靠近乌蓬船旁水净地阔,选择此处摆洗衣物是个最佳地方了。刚一蹲下,就听到身边推拉船舱的声响,突然视线中闪出个带黑眼镜的男人脑袋来,而且似笑非笑,让她感到极其可怕起来。

“嘿!我估计你今天一定前来洗衣服的。”这一嘿声不打紧,可把蔡嫂吓得立刻站立起来了,接之急向后退了几大步。望着那个带黑眼睛的陌生人时,她的心跳得像打鼓似的。随之那人终于把黑眼镜摘下来说;“难道就不认识我了吗?蔡嫂!”

“当她回过神来,哦!是你这个剁脑壳的化生子哟。差一点把我的魂都吓跑了。您怎么浪到这儿来了呢?赶紧上岸去吧!洗完衣物我就马上回家做中饭了。”尽管嘴在答话,然而她的手却仍在拍着自己的胸口呢!

“今天我就不去吃中饭了,请你请大嫂到这儿来一趟可好?今天我马上就出远门了,有些急事必须与她商量。这一走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眼下顾了这只船,乘这顺风顺水早点起程,务必告诉她随身捎些钱来给我,宜早不宜迟,拜托了!”三爷说。

蔡嫂看他说话急迫,便抓紧时间将衣物匆忙地揉搓了几把,往衣桶里一塞就直向家奔去了。随及把三爷所托之事,一五一十的转告给了老板娘。

菊听后心里突然一愣,他为何跑到河边船上去了呢?一把将蔡嫂拉到自己卧室。

“三爷要我去那里干什么?当时说话时有其他人在旁吗?此事万不可张扬出去。”菊说。

“只对我说了这些,看他很焦急的神气。哦!对了他要你务必随身捎些钱他去。看样子他顾了船出远门去的,说他归期难定。”蔡嫂说。

菊姑娘突然冷静下来,落坐到床边琢磨一阵之后,便急忙打开了柜子,在几个箱子中选了一些东西,然后用一个白色的手帕包好之后递给了蔡嫂。

“交给他吧!现在我不便去河边为他送行了。要他好自为之吧!到了目的地写封信回报个平安就是了。”菊姑娘淡言地说。

蔡嫂拿了东西匆匆向河边奔去交给三爷说;

“老板娘现在有急事在身,就不便前来送行了。这个包要我递给你收好。如有什么重要说我可代你转答。到了目的地给家里捎个平安便是了。”蔡嫂说。

三爷接过东西后,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即刻便消失在船仓里了。也不知此时三爷心里在想些什么,反正蔡嫂根本也不想知道。看到三爷半天都未发话,欲转身离去。突然又听到了三爷叫好的声音。

“蔡嫂,谢谢你了呀!请转告大嫂我真的很对不起她!随即却看到三爷朝着苍天喊着;“我真不是个有种的男人!”

此时蔡嫂一边走一边在想,就在这么个短暂的时间里,一男一女,忽近忽远的情感纠葛让她万分感慨。可是既让她感迷茫,又让她疑惑不堪。然而按她所想,其实叔嫂分别何必搞得那么神稀稀的?既是亲人即将出远门,怎么也得弄餐像样的饭菜送送行吧!有什么那多屁事遮掩的,真搞清老板娘心里是如何想的。之后,她又反复仔细一琢磨,难道他们叔嫂之间有那种微妙的爱昧关系?当她又回味起当里老板娘在柜子里拿东西的时候,能看出她心情非常的慌乱,精神似乎也有些紧张和惶恐。走着走着她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嗳哟!我管他们这些干什么呀!装着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免得惹到自己一身骚。回到家后菊追问道:

“东西都交给他了吧?没有要你带什么话给我吗?”

“三爷满口由衷的谢谢你。最后我看到他对天喊着,“我真不是一个有种的男人!”蔡嫂说。

菊姑娘听了,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可是一想到他在警查所交待他俩的隐私时,心里憋着的一股怨气就不打一处来。且愤且恨的自语道;这个时候我能如此大度的满足你的要求,全看在你大哥的面子上。同时也看在我们兄嫂以前的一番情份。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不送你难道他心里就不明白吗?不是我狠心,而是你做得忒无情。今天我犯不着当着蔡嫂的面曝露这些。更避免那些背后爱较舌头的人。

时间过得太快,蔡嫂来到这里做工转眼又是半年过去了.在这半年里,让这个坚守妇道的纯朴女人,可又增长了不少见识。特别是对一个富有的家族里来说,真有点像故事中讲的深宫内院,太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天天都在自己眼前发生。这些稀奇古怪的故事,对一个眼光狭窄的用人来讲,岂不让她感到惊奇与稀罕?要是给那些有知识的文化人看到,岂不当作人生百味中的浪慢色彩了。人与人之间的那种隐蔽与复杂关系,起码蔡嫂仅仅只了解到了一点皮毛。想着想着,她自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还真有点害怕起来。还是我们穷人说的好;“富人的鬼心多又多,穷人的汩水流成河。

不过蔡嫂这次回来,思想和精神上都与前要轻松多了。当然这是与老板娘对她的信任分不开的。反过来蔡嫂也更理解一个独生女人的困惑与无赖。只想尽心的为她多担代点困惑与分忧。凭着她的勤劳与诚实,也正是菊姑娘多年梦寐以求知音。此时她并没光把蔡嫂当做用人来使,而是把她当着了自己最知心朋友或者是姐姐一样的看待。因此有许多不易出口的内心话,都能在蔡嫂的面前坦言不讳的说了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