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盼望蔡嫂能从新帮我一把(十五)  

2009-02-13 14:50: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菊姑娘自个人隐私被泄露之后,心里最恨的人要数三爷这个负心汉了。实际上三爷这个人,不管从年龄上还是从文化素质上,与她结合更为般配一些。毕竟她却是自己丈夫的亲弟弟,叔嫂之间从论理上讲,是不应该有此爱昧发生的。即使情感上有所冲动,也应该从理知的角度上去抑制住自己。菊姑娘确实这样的去做了。三爷数次对她释爱都被她挽言谢绝,然而这其中却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隐情存在于现实中。在此就不用更多的由理来讲叙了。富贵人家,如像深官内院一样,绪多显为人知的言情故事,岂能一下说得清楚明白?

确切的讲,菊姑娘的这道人卫防线,还是在去年六月初,菊唯一的十岁亲生儿子被洪水冲走淹死后被冲跨的。恶噩让这个孤独的女人伤心欲绝,晕死几天后才抢救过来。此时老头远在外地经商,身边并无一人是她最为体贴和知心的人。这时只有三爷夫妇紧守在她的身边照顾着。在此情况之下,菊姑娘深深被三爷无微不致的关怀和体贴感动了。应该说,三爷是乘虚而入钩住了嫂子。以至让数年来的追求得以实现。说他是野心家也好。情人也罢,但他俩毕竟苟且在一块了。不过他们之问的爱情,应该说带有极其浓厚的相互利用的因素。说白了,男的贪图钱财,糟蹋伦理。女的想借种生蛋,干愿堕落。

菊姑娘本身就是个极有主见的女人。尽管在她身上发生了这一连串的不顺。但是她并没被这些伤痛所压倒。仍然非常冷静地对待自己的生活。她理解伤感与惆怅,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然而她却从此变得有些孤陋寡言了。过去那种自命不凡的她,显然有了极大的或者说更深层的改变了。而是以一种稳重而沉默的形象,出现在日常生活里。心中再有解不开的心结缠绕,但她都以自解的方式去摆脱。个人的文化素质,以及多年在商界风浪中滚打的锻炼有着非常大的关系。使她在忍耐性与自制力变得极强起来。这点在女姓中是极其突出的。尤其对经商兴趣特别大,更新理念比自己的男人还要突出。按她的说法;商海如同大浪中航行一样,没有胆识就得在沉没中死去。只有经历大风恶浪浪,才能见到夺目的彩虹。从某种意义上讲,就因为她具备了这种胆识和气量,才已得到了财大气粗老头的欣赏。事实也是如此。菊不但青年美貌,更重要的是她兢兢业业,单独执掌男人商业前坤的希望。

农村今年形势一片大好,处在盛产棉花的地区,她预计到商机的到来。尽管未到收获季节,然而绵花商人提前到来了。超过历年的喜人景状。她琢磨着,如不行里不赶紧增添工作人员,恐怕是应辖不了这种局面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旺季中一定要打个漂亮的胜仗。目前唯一的是争夺客户的心理战。有了多的客户,生意才能兴旺。消路也有了根本的保证。那么远在汉口男人那边,才能接得上源头。一条龙的消受才能得到顺畅的流程。

当务之际,必须保证客户的食缩到位。要解决好这个问题。做钣的人非蔡嫂莫属。尤其是老老客们,都非常欣赏她做的饭菜。在前请了数人都不称心客人们。不是摔碗摔筷,就是骂骂咧咧的。有的还说不解决好这个问题,就另找别处了。这恐怕是她当前最棘手的大事了。这个难题如何跨越?日思夜想的琢磨着。

只要考虑这个问题,蔡嫂勤劳憨厚的形象就出现在她眼前。一手厨艺活无人可比。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更显得出她的可贵和让人信服。蔡嫂离开她的日日夜夜,让她回顾的何止是她的厨艺,更多的是她真诚朴实的人品。一切都让她记忆犹新,无比的怀念起她来。尤其是她离别前的那些诚恳的语言,除了信服就是温馨。在她的身上,让让她悟出更多做人的道理。所谓好人与坏人,不是从出身的高贵与贫贱来区分的。而是从一个人的品德和语言中加以验证。关键时刻更能验证一个人的思想灵魂的干净。蔡嫂的走,无疑是自己有眼无珠伤害了她造成的。愈细嚼,更让她愧疚不已。在她临走的潜在意思和她走后所做过的一切旧事上。让她触摩到的一句话,雁过留声,人走留名的真实含意。人如果没有这种高境界的思想品德,就不会留给她如此深刻的记忆。想到这里,她不止一次的热泪盈眶。一股强列的负罪感波及到她的魂深处。此时她再也忍不住寻找她回来的决心了。憋了数月的她一阵冲动,二话没说就上喜姐家去了。她想只有喜姐才能做好蔡嫂的说服工作。

“喜姐,今天我来找你非为别事。最近行里客人来的很多,已应酬不懈了。这个时候是我们开行人的最佳季节。今年农村的棉花长势丰收在望。还不到时候,上门定货的客商络绎不绝。眼下行里的工作人员应酬不了啦。特别极需找个做饭的人。现在换的厨师如走马灯似的。但都不能满足老客人的口昧。且不说他们吃饭时摔筷子摔碗的。搞得不好老客人们都会跑光,他们指名道姓的说,蔡嫂做的饭菜香极了很让人过瘾,不但口味对头,吃了还想吃呢。今天无能如何你要请帮我这个忙,劝劝菊嫂赶快来帮我一把。已经到了乡穷水尽的地步,那怕是只要她帮我做一个月也成。就一个月。如不留住这些客人,眼看到手的钱就要白白溜走了。这一年不就白盼了吗?真急得我日夜睡不着觉呀!”菊姑娘向喜姐衰求地说。

喜姐犹豫了一阵子说;

“算了算了,上次都被你这个婆娘搞怕了。再也不想讨这种苦吃了,有钱的老板娘子!”

“别这样呀!过去我不是全输给你了吗!还要我怎样来向你认错道歉我的好姐姐!你也知道,我是个谁都不服的人,可是在你的面前我澈底服了你了。都称你是宋江急时雨。就帮帮我这一次好吧!我会知道你的好歹的。不要买官子了,今天你就帮我专程去找找蔡姐,请她来从新帮我一把好吗?”菊亲切要求说;

“那好吧!不知她现在是否还在姥姥家里。晚上我过去问问情况再说。只能是试试看罗!这事我不打保票,一切还得由她自己做主才行。明天这时候你来讨回信吧!”喜姐接受帮她这个忙。

她来到姥姥家时,只见梅子一人在用心的给姥爷在擦烟旦。“ 梅梅,姥姥上哪里去了呢?你妈还在这里吗?

“啊!姨你怎么这时候来了?姥姥在里面劝我妈呢。她一天都不肯吃饭了,哭着硬要去寻死。去帮我劝劝妈妈好不好哇!”梅子哭着说。

当她走进里面房中时,看到一堆人在说些什么的。

“ 这是怎么会事呀!这么多人都围在这里搞得这么紧张的。出了什么天灾人祸了?说来给我来听听!”听到喜姐来了,蔡姑娘哭得更伤心起来。于是姥姥把登高的详细事情说了一遍。

“哦,愿来是这么一会事哟!我还以为又出了什么大祸了呢!其实这事前几天我就知道了。并且要毛毛爸打电话问了平山先生。他说这结婚的事木已成舟,没有什么挽救的余地了。你们都还不知这其中的缘由吧?登高这个臭杂种,自编自演的一件见不的人的丑戏。他和皮家的小姐相好有日子了。没想到他们俩发生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让人家姑娘有几个月的生孕了。人家说,如果不结婚他们必须去告状。反正这是事实,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人家也是大户人家的闺女,如不承认是他做的,就要告他强奸民女。这个罪名可是要坐牢的哟!最后只好请由平山先生出面和解。按照女方的要求,那就以招赘做上门女婿呗!这是你儿子不争气,不顾大人面子。你是他妈,跟他争个什么屁气的!这个畜牲担大妄违,既不顾别人议论,又没有本事消祸,难道你还有这个能耐把事情摆平不成?

实际上要不是登高是平山先生的管家,这种丑事他还真愿意惹到自己身上来呢。他也是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这样尴尬的事情谁都会跑得远远的了。真不与他有何相干的。”

蔡姑娘听了喜姐这番话,心里就安静多了,也完全明白了这个道理。不但不哭要去寻死了,便打起精神坐了起来说;

“我的命为什么这样苦哟,生了这么不争气的儿子真丢脸。今后我还有何脸面去见人呢!于是使劲地抽自己几个耳光。这时喜姐赶紧上前阻止了说;

“这事已然如此了,想不通你也要想通。而且还不能张扬出去。俗话说,家丑不可外传。只要不去吃官司就默认算了。再说做上门女婿就上门女婿呗!又不是像董永卖身为奴一样。尽管生的第一个儿子不能姓蔡,那么再生第二个孩子就可以姓蔡了。有什么可以去计较的,现在的人哪,只要她能生育,就是七个八个的。有了第一个还愁没第二个?依我看姓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生的孩子要他有良心才好。否则那才悲惨的呢。任何事情都不能想的太美好或者太糟糕了才是真话。”

今天我来,是有件急事要告诉秀的。菊姑娘上我家一定要我帮她找你去给她帮一个月的忙。既然他如此看重你,为人也不要太讲个人意气了,再说她确是真心的。这姑娘尽管以前对不起你,但她已在你面前下脆陪情了,何必那样得势不绕人呢?好汉也要碰到弯上转嘛!更何况为人解决急人所难呀。再怎么说她对得起你了。我们都是女人,其实上她也有自己的苦衷。将心比你的做人是个道义。人人都有自己的困惑和苦处。既然登高是这们一个德行,多少年来他毫不不顾及你,对他就不要抱大的希望了。与其说今后跟儿子媳妇当老妈子,还不如去做你的女工嫂子更舒畅。落得个不受累受气的,比天天吃鱼吃肉都快活。再说像你媳妇出身在那样一个家庭里的娇小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会有更多让你急的事在等待你呢。我劝你,何必扶了竹子有扶笋的!看来登高的来势不妙,不要总死心踏地的想个什么天论之乐了。有碗安逸的钣吃行了。

菊姑娘那里帮忙的事你好好琢磨着,想好了你再答复我,也好回菊姑娘的信。你看着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