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三十)真诚  

2009-12-11 18:06: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天长江之水,色黄浑浊,波涛翻滚,其架势大有一泻千里之感。然而一艘大型客轮,满载旅客劈波斩浪逆流而上。经途一天一晚的颠簸之后,乘客们早已疲劳不堪了。次天早晨当太阳刚从东方跳出水平面,乘船的人们再也忍受不住寒风的煎熬了,纷纷来到甲板上伸展肢体。头顶玄阔的天空,不挂一丝的浮云,阳光散发出的热量逐渐被人们身体所吸收,突然让人感到兴奋起来。此时人们对太阳的概念意义深发了;它不单给万物带来了活力,同时太阳的含意已成为人们对未来美好事物的一种希望和期待。

这时从甲等舱中走出一位中年男子,气宇非凡地停在走廊上若有所思的在考虑什么?尽管船舱的等级是隔开的,然而那人的一切举动却让人看得十分清楚。点燃了手中的雪茄之后深深地吸了一口,不一会又将烟雾从口中慢慢地释放了出去。在他那浓眉大眼中,透露出一股侠肝义胆、沉稳敢为的气慨,然而在他潇洒姿态中,衬托出与众不同的风范里,不能看出他的人格魅力与身价。尤其从他鼓蹬蹬的粗壮身板,有种不可估量的、与外界一切抗衡的潜在能量。此人年龄只不过是五十左右,而且他决不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因为他的人格与身价早就标在那里了嘛。

当船上一位的工作人员从他面前经过时,他热情礼貌地向他打了恭,请问“现距离湖南岳阳陈陵机码头还有多远?”答话人用手指着前方说;“转过那个大湾湾,即可看到陈陵机码头了,先生是否在此站下船?如果是那请您准备行李下船吧!最多船行半小时就到了。”先生说;“谢谢,不过我得在此转船去华容县呀!”工作人员说;“既然到华容您就没必在此站下船呀,何不继续坐到前“条关”站下呢!到了“条关”过江就是华容管辖的地盘了呀!而且那里水陆两路去华容县城都非常便当的。我在船上跑了几十年了,对沿江一带的县城、地形和位置、都极其熟悉的。若在陈陵机下了船还不一定能顺利达上去华容县城的的船呢!”听他这样一说就要改变下船地点了。就按他的意思好了,干脆继续坐到条关下。

他想三十年前来华容时,是乘坐火车到岳阳下车转木船就到了。然而今天此行却是乘座轮船,既反向相反而目的却完全不同了。如果说要用一个恰当的词汇来形容我此时的心情,那就是“心驰神往”地见到我所牵挂的人。只要快就按询问的这位好心人的指引去走了。眨眼功夫报导条关到了。过江之后就顾了一匹高大的快马,不到两种头就到达华容县城了。这时他心里只有一个主意,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再说,只要在县城找到一个能了解乐家的人,那么就离我的希望不远了。

马夫按照客人的意思,将他引到县城一家讲究的旅馆前下了马。随及茶房(过去旅馆的报务员的称呼)把客人迎进大厅后,按他选择好的住房等级立马送他去二楼房间休息了。他推开窗户向外观望时,整个县城面容尽眼底。虽然离此已三十多年,然而旧景依然呈现在他的眼前,从某种意义上讲,人的悲欢离合不就在这瞬之间吗?可是保偿这悲与欢的感受者,只有当事人才能真正理解得清楚。当年在此短暂的停留,却是伤感同情挥汩而别,抹不去的灵魂牵挂终身纠缠不休。此时内心的茫然何以安了。过去乐家住在何处,住在何方?眼前脑子里全然一片空白。然我今天来到了这里,总要找到乐家人的蛛丝马迹。一天未进餐的他,感觉肚子有些饥饿起来了,欲关门下楼询问吃饭地点时,茶房送茶跟他碰了个正着说;“客官,是否想出去了?如果是想吃钣本旅馆可以包餐的,只是下午现在还不到时间,下午点正全体客人便可进餐了。如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大声叫一下茶房就行了。客人急问;“我想出去打听一个在县城的熟人。”茶房说;“只要有名有姓还用得着去外面问人吗?不知客官问的是哪一家呢?”觉得茶房答话如此自信便高兴的说;“这个县城里是否有位姓乐的,叫乐仙先生的不知仍否健在?”茶房想,一个外地人要打听这个乐老官子干什么?而且听他说话心情还挺迫切的样子。我不免给他来开个玩笑说;“您知道这位乐老爷子多少岁了吗?哈哈!”茶房这样毫无顾及的一笑,不外乎是在叽笑自己太无知了嘛!俗话说;山中易寻千年树,世上难逢百岁的人嘛,于是客人马上改口说;“当然我也估计乐仙老人不会活在世上了,但是他们乐家总还是还有后人的呀!是否还住在这个县城里呢!”茶房想他还真没想到这世上就有百岁的人活着的。于是茶房笑着说;“您要是问其他人也许我还真不清楚,可是您偏偏问的是乐老寿星那我就不陌生了。您瞧!我们这旅馆“福星园”招牌就是出自乐仙老人的手笔。月初我们老板的生日都请他前来喝了喜酒哟!”茶房这样一形容可喜慰这位客人,惊讶大方地说;“年轻人,你不是在与我开玩笑吧?要是老人真如你说的健在,今天我来为东一定请你吃餐上好的的,那么饭菜随你点好了。”茶房说;“客官不可思议吧?其实我们县城里的人没有不知道乐仙老人的。否则他就不算华容人了。老爷子对人和颜悦色德高望重,没有人不尊重他老人家的。平时忌讳别人叫他老寿星,叫他老官子就行了。说是这样称呼亲切近情。其实很多人都猜他可能老早就过了一百岁了哟!那里像我的爷爷才七十岁就装着听不清呀,糊时糊涂的。那天在这里喝生日酒,说起话来滔滔不绝,谈笑风声的谁不佩服哟!客人说;“真的是那样吗?太让我高兴了,在此我要为老人健在感谢上苍了。”茶房想这客人问得如此细致,恐怕是乐老的什么亲戚了。否则是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了。于是说;“我去叫吴账房来,因为他更了解乐老一切的人。”客人心切的说;“哪能让你跑来跑去的,还是我亲自去问好了。

来到账房前问道;“账房先生,听说您认识本县的乐仙老爷子?我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好多年没到这儿来去了,却忘了他家住的地方了,能否请您帮忙送我去一下他家呢?或者写个确实地址我亲自去一趟也成。”账房说;“嘿!您问的是乐老寿星吧!知道!知道的。只是现在来的客人多了手上丢不下,这样我叫个人带您去他家好了。于是急忙大声喊着;“坤儿!有客人要去找老祖宗,能否把手中的事情放一下送客人去一趟?”听到账房喊要他去找老祖宗,脑子里突然怀疑起来,这个叫坤儿的岂不是乐仙老人的孙子了?

坤儿应声出来说;“那就跟我一起吧!”一路上客人想在坤儿脸上想找到一点熟悉的影迹。于是问;“你今年多大了?”坤儿说;“年满三十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呢!”客人看到坤儿举止言谈都很礼貌,而且文子彬彬的样子,看得出是受过良好教养的人。该不是我长年挂欠的那个孩子吧?”这时他急促地问道;“你贵姓?”坤儿毫不犹豫地说;“我姓胡呀!那个账房先生姓胡不姓吴,他是我的亲叔叔呢!是我特地请来帮我管账的。”这时他心里感有些失落地说;“没什么只想问清楚一下,以后有什么事我会来找你的。能在县城里开一家如此豪华的旅馆真的很不错的嘛!”“嗳,有什么不错混饭吃呗,家中人口太多光靠父亲一个人在外奔忙,心里感到应该为父亲分点忧才好,父亲要我干这个事业,我就欣然地应允了呗!”两人边走边说不一会坤儿说;“这儿就是老祖宗的家了,”上前拍着大门喊着:“老祖宗开门呀!有位客人要找您呀!”既然乐老家已到,客人说;“那就谢谢你了,家中有事你就先回吧!见到老人只是述述家常而已,时间不会很长即返旅馆来。房间我所留放的东西请你费心照管一下,拜托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