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我还真不信这个邪 (十)  

2009-01-08 18:00: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菊姑娘从喜姐家出去之后,决定去警察所找宜仁先生报案。一路之上她的想法是复杂的。特别是喜姐言词中,“除了怀疑蔡嫂是贼之外,难道就没其他亲近的人值得你怀疑的了?” 不管她是有意或无意,然而老三的影子却突然清晰地浮现在她的面前。自家里被盗之后,却从没见他在自己眼前晃动过,就连经常集市碰面买菜,也不见到过他的影子了。难道她与家里出的这种事,有着密切的联系吗?此次要真是他所为我将如何面对?想到此她即刻放慢了前进的脚步。如果此案报请官方处理,可就不是请客吃饭的架势了,必定刨根问底,穷追不舍的。到时我一点退路都没有了。想到这里时,报案只有作罢。事不宜迟的回转身来,赶紧搭信急约老三见面了。

当她匆匆回到家里之后,脑子里一塌胡涂,茫然中使她更加焦急和烦躁起来。眼下她认她为急需尽快解决的是辞退蔡嫂。她真要寻短见死在家里了,问题就会变得更加糟糕和复杂。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辞掉她了再说。于是便叫来蔡嫂说;“现在我家的生意很不景气,几月来很少客人前来交往。这些都蒙不了你的眼睛。为了节省开支,只有辞退你回家了。今后若生意有所起色时,我会再来请你来帮忙的。工钱已经给你算好,本来到时还差十来天,那就按满月算给你好了。吃过晚饭你就离开吧!”

蔡嫂听到老板娘要她走人,除了感到突然之外,同时也让她疑惑不清。至少也得把这个月工作做满了才说呀!她家的生意好坏与我有何关系?以前不也是这样的,上半年闲,下半年忙嘛。这不是理由。再说家里被盗事件还没结果,我总不能背着这黑锅离开嘛!于是回答说;

“ 老板娘,辞退我是你的权利,我没有任何话可说。不过在前家里钱财被盗之后,你指名道姓的说我就是偷你家东西的贼人。这个名声我是不能背走访的。尽管我是个穷人出身卑贱,但我懂得大事大非。懂得名声比生命更值钱。一个人活在世上没个好的名声与口碑,做人也没意思,何以让自己的后人活得自在?因此在你家的事情没弄个水落石出之前,我是坚决不会走的。当然我不会在你家光吃闲饭的,一切都按你的意思做事。你们是有钱的人家,我想也不会吝啬我在此吃点残羹剩饭的。”蔡嫂毫不失志的说。

蔡姑娘的态度出乎她的意外。不知所措的停了一阵说:“我来问你,当初和介绍人讲的很清楚,而且三人抵六面的讲的非常清楚,你的来去由我主人的决定。为什么现在我辞退你却不服从呢?”

“刚才我不是把话说得很明白了吗?因为你再三认定我是盗窃你家钱财的人,我不服这口气。不洗清我的身子,不管你怎么说,我都是不会离开你们家的。”蔡嫂的态度更坚定地说。

“那好,你去把介绍人喜姐叫来,我们三人抵六面的把话说清楚。”老板娘更加生气起来。

“我赖得花这个力气。要叫你自己叫她来好了。”蔡嫂很不客气地回答了她。”这下可把老板娘气极了,二话没说,自已就气冲冲地去找喜姐家里嚷嚷起来了:“真是反了她了!我用钱请人做事,难道辞退的权利都没有了吗?真是岂有此理。”菊姑娘冲着喜姐。

“ 菊姑娘你这是怎么那!气成这个样子,搞得我摸头不知脑的。先坐下来慢慢说说吧!”喜姑问:

“我行里现在生意不好,养不起这么多吃闲饭的人。今天我要辞退蔡嫂回家,她不但不肯走,还哆嗦地说许多不在听的话。当时她来做事我们是达成的协议的,难道就没作用了吗?我是主人要辞退帮工的人,难道我犯了王法了吗?”菊姑娘气冲冲地说:

“那怎么会呢,事先我们都讲好了的,而且她本人也是同意了嘛。”喜姐说。

“她不但不服从,而且还堵着我说,被盗一事不搞清楚,休想要她离开这里一步。可是这案子八字还没一撇,天晓得什么时候才能搞得清楚?否则那我岂不要养她一辈子不成? ”

“ 菊姑娘话不能这样说。你何必要现在性急地要辞退她呢?不是也没把这个月时间做满嘛,到期了再辞也不迟呀!其实她说的也不无道理。谁要你一口气就认定她就是偷你家东西的贼呢?要是我也不会接受走人的。毕竟事情也未弄明白不是?你是个明白人,也要设身处地为她想想,要真是她所为就没话说了,否则谁愿扛这样的黑锅?不过有句话说出来怕你不爱听。”喜姐认真的说;

“到这个时候了,有什么话你只管说好了。”菊姑娘说。

 “你是否怕蔡嫂死到你家里?”喜姐试探着问。

“不是,不是。别人不知道你还不清楚吗?老头子最近三番二次的来电报,催我汇款给他,可眼前一个客人都没有,那有钱给他?除非把我的命给他汇了去。这不明明是那个老不死的在逼我嘛!因此现在我必须要减少家里开支。”菊姑娘违心地说。

“ 其实一个用人的工钱,对你来说能值几何,且不说凤毛麟角,都是知根知底的几个人。如果说蔡嫂真要想到去死的话,现在要解顾她,反而只能加速她赶快断气。其实不管她在哪里死了,那是因为你家的事情让她无法说的清楚,加上她又是个粗人,无处伸述自己的冤处,岂不受委屈而寻死的吗?可你是仍然脱不了责任的。你不要把情情想得那样简单了。如果按你想法,辞退后她真的死了,不朦你说,这个证明人我做定了。”喜姐坦白地跟她讲。

“按你这样的说法,我辞退她后寻死了,那也脱不关系。那还有王法没有?今天我还真不信这个邪,就是不愿白白地养活这些人。蔡嫂我今天辞定了。不信你就等着看这出戏好了,我会叫几个人掀都将她掀走。”她固执地说。(话虽是这样说出口了,然而她心里纳闷,未必辞退蔡嫂就那么让她棘手?)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