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你说了作数 (八)  

2009-01-04 15:09: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板娘与喜姐争执之后,让她一夜都未合眼。深思熟虑之后认为;喜姑对她提出的警告不无道理。作为失主一没抓到现场,二没拿到赃物,怎么能确认蔡嫂就是盗窃者呢?而且数次对蔡嫂的追问中,不但她神态自若, 而且语气十分强硬。尤其回话中,句句体现出对我的藐视。是否我的怀疑和判断完全错了?否则,她若一时想不能寻死了,我岂能脱得了关系?再说她家人也铙不了我。忐忑不安的她,开始胆怯起来。可是我家里东西丢这是事实。而且也不是小数几个钱,是我数年积蓄起来的金器呀!决不能让贼逍遥法外,摆在眼前的现实,唯一只有选择报官这条路可走。那么问题能有个水落石出。而且官方插手,自然会有让贼招哄的办法。到那里冤枉也好,死人也罢,与我失主丝毫没有关系。

白露已过,气候逐渐转冷。蔡嫂此时心如油煎。尽管她理直气壮,然而冤枉之事,却让她的心不能平静下来。俗话说,“世上无冤枉,牢内无犯人”话是这样说,可也不能白白让她拉去坐牢呀?自己虽说一个贫民百姓,可是人的名声就此断送了。且不说后人,就连最喜欢和了解他的毛毛姥姥和喜姐该怎样来看待自己呢?度日如年的她,睡也眠,吃也不香。因此她决定向主人请假回家拿衣。顺便要向喜姐说说情况。希望能得到她的帮助。不管她准与不准,决心已定。

晚饭一切安排稳妥之后,站在老板娘卧室前喊着;“ 老板娘!请出来吃饭了。现在我得请假回家一趟,天气冷起来了必须拿点衣物来。”老板娘闻声而出,看她欲走之势,也并无阻止之意。便说;“ 既然去拿防寒用品,也在情理之中的事嘛,吃过饭走也不碍事嘛!只要早点回来便是了。家里人手不多,否则晚了没人给你开门哟。” 老板娘语气捎带点关心之感。然而眼神却没放松对她身上搜查。(可是望着蔡嫂单衣单裤的,双手空空地向着外面走去了。)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便吃她的饭去了。

蔡姑娘用最快的速度拿完衣物之后,转身到了喜姐的家。喜姐对她的到来有些诧然。“ 蔡姑娘怎么这么晚来了?不会有什么急事要找我吗?我不是告诉过你,事情暂没头绪之前,最好不要到处走动呀?否则跟那个婆娘说不清楚。”喜姐心里十分不安的说。 “出来之前我当然向老板娘请好假的。只要我没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只要不耽搁每天该做的事,我请假回家拿衣还不准的话,人就没有一点自由了。再说我也不是像董永一样买身为奴的人。眼前冤我不死,难道还让天冻死不成?她家被盗怪我偷的。其实我想通了,我人一个,命一条,随她把我怎么搞。即使将我送进官府衙门去,心里真的一点都不胆窃。”蔡嫂掘着嘴说。“话不能这样说。凡事总得有个道理嘛!她说你是什么,就是什么了?我是说你请假外出,怕她怀疑你是想转移赃物。”喜姑开道她说。

“我老早就知道她是个多疑的婆娘。到了她家后,从不与人交往和串门的。这次请假出来,我有意穿着单衣单裤,而且手里不带任何东西。她又不是个瞎子。再说这次家里丢了东西,让我更清楚的认识了这个心恨手辣狗婆娘。当天就把我的衣服脱掉收查尽了,睡的地方都翻了个底朝天。只差没挖地三尺了。”蔡嫂受辱地流着眼泪说。

“我想问问你,去她家做事将近一年了。难道你从没进她的卧室一步吗?比如说,卧室里的摆设,桌子板凳床,柜子包和罈都没瞧过一眼?”喜姐严肃的问。“今天你不问起这事,我还真不愿意说。实际上她是个非常轻视穷人的堂客。自我进她家的第一天起,就把我叫到面前,讲清所有的做事和家里规矩。每天做饭洗衣、打扫屋内和看管家务就是我的主要工作。强调和她的卧室是禁忌一切人等过入的(包恬我在内)。而且每天换洗的衣物,只能在卧室门外放着的小木柜子里拿放。她不在卧室时,门上总是挂着一把锁。那能看得到里面是什么?当时我对她的谈话就非常的反感。因为这和在姥姥家做事完全不同。后来一想,揣哪家的碗,就得服哪家管呗!”蔡嫂很不满意的说。

“ 平时你从没看到有什么人进入过她的卧室?”喜姐问。“我真没见过。我想她既然规定了我的工作范围,别人进不进去与我有何关系?跟你说良心话,直到今天为止,她家究竟丢了什么金银财宝,我是一点都不晓得。相反我倒怀疑她是在故意虚张声势,来吓虎别人喊毛的。(喊毛,即假话)”蔡嫂说。“据我对这个堂客的了解,并非是虚张声势故意喊毛。否则上次与她争论,她的态度上就不会那样的认真了。”喜姐说。“不过她真的是个很小气的人。帮工们说她,家里丢了个扫帚她都是要问好几天的。”

“即使你没看到有人进过她的卧室,难道连一个在她卧室外说话的人都未见过吗?这点都不在心,别人请你来看个什么家呢?” 喜姐故意用急将法催促她记忆的回顾。“ 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知道我是个没心没肝的人吗?再说去她家之前,你不警告我,“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管的不去管,不该看的就更不要去看嘛。”本来每天我就有做不完的事,那能顾得上管那些屁事。她那样能干婆,还轮得上我去管吗?

说到这里,倒让我记起一件事来。五月瑞阳节的那天清早。看到天气特别好,想到她会有很多的衣物要换下来洗的。天才麻麻亮我就起来了。正蹲在柜子底下收检衣物,突然看到三老板急匆匆地从她卧室里出来了瞻出来了。而且脸色异样,荒忙地开大门走了。当时吓我一跳。也许我是蹲着的,显然他没想到我会这么早蹲在柜子下面拿东西。”蔡嫂说。“那个婆娘是否也在卧室里呢?”喜姑问。“ 当时我看到柜子里没有换下被子等,就向里喊着她说,“柜子里怎么没放应该要换洗的被单呢?”她睡在里面答话说,今天人有点不舒服,明天再洗吧!”蔡嫂说。喜姐听完她的这番话后,心想这也是个好可疑的线索了。于是说;“ 蔡姑娘你出来很久了,赶紧回那去吧!回去之后不要说到我这儿来了,免得那个婆娘疑神疑鬼的。你更不能胡思乱想的,要相信事情总会有个水落实出的时候。只要你没做过这种蠢事,我会帮你讨回这个公道。人正不怕影子斜,自然会要她还你一个清白。我天天都在担心怕你想不通去寻死。如果那样,真是黄泥巴落到裤裆里,不是屎来也是屎了。那么偷窃的罪名就永远无法洗不清了。”喜姑说。这时蔡姑娘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连连地点着头:“ 喜姐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做那样糊涂的,你说了作数。”随后俩人边说边走出大门。

一轮浩茫当空的冷月,照辉着明亮而寂静的大路,孤身回家的蔡嫂,不时回头招着手儿。此时此刻,她俩彼此的心里,都在想些着什么呢?直到蔡嫂身影消失为止。喜姐才慢慢转身回到屋里,然后轻轻地将大门关上。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