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清浊不混,黑白分明,(十一)  

2009-01-15 13:15: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菊姑娘骄纵跋扈的秉性。此时表现得淋漓尽致。与此同时,喜姐并没因她的粗俗而生气。相反而是以一种宽厚豁达的姿态与她面对。

菊姑娘解顾蔡嫂,方式方法极其粗暴,当喜姐提出不同看法时,不但毫不理采,反而含沙射影的指桑骂槐。与其说指的是蔡嫂,不如说是对针对喜姐来的。此时喜姐暗想,如果今天我能吃下她这一招,就正中了她的下怀。那么她心中的疑团就此得以验证。(家中的被盗,她怀疑蔡嫂与喜姐是同盟者,存在里应外合的嫌疑)想到此气就不打一处来。既然你菊娘有此精神准备,那么我手中掌握的这张王牌,不管能否置你于死地,但是我也要让你脆在真的面前求铙。否则我就不佩人们称赞有正义感的喜姑娘了。

“菊姑娘,以前我真小看了你。今天你既然把话说到这上份儿上了,我想也该让轮到我说几句; 你说待会儿将有一场热闹的好戏看!我相信你所说的。不过我就是来等着来看这场精彩表演的人。你所指的好戏,我理解应该是场高水平的压轴戏。根据梨园行历年来的排序规矩,都是把最亮丽的角儿,和观众最欣赏的节目,作为压轴戏来镇住观众的。人生也是如此,岂不也是生旦净末丑,轮换出场表演吗?同样讲究声情并茂,同样认定角儿的划分(生旦净末丑)。今天我们要看的压轴戏,与梨园行排序规矩截然不同是。不是以忠、孝、仁、义为主角儿领衔主演压轴,而是绝然相反的以奸,狡,淫,偷 的丑行领衔主演的压轴戏。至于精彩与否,当由观众评说。”喜姐用词极其幽默的说。

菊姑娘听了老半天,却未听出道道来。于是便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喜姐想,实际上你基本上已经悟出我的用意了,何须问我?问题是对号入座中,你确属于哪个行当的范畴,不就一目了然了吗?不是我藐视你菊姑娘,你一个女流之辈,冲其量只是财大气粗一点,难道你还拉得出三尺高的尿来?把你是规纳到丑角的范畴,并没愧待了你。俗话说;不见棺材不掉汩。不与你没完没了的泡着了。不如全盘托出来再说,免得你跳上跳下的,怜悯你太累了。

“菊姑娘,我来问你,解顾蔡嫂就能填补你的损失了?可是你的内心就此安稳了?我想你绝对不会就此罢休。想不想我把真正的盗贼告诉你?”喜姐这样一说,话刚落音,菊娘娘喜出望的问道;

“难道这是真的?我可要谢天谢地了!”

“毫无虚言。而且是人赃具获?这种严肃的事情岂能儿戏?不过你得先猜猜我才能说出来。” 喜姐话说完之后,特别观察菊姑娘的一切动静。

“一定要我猜吗?我菊娘活了半辈子了,世上好点吃的东西赏过不少。天南地北的商人也见过许多。单凭我的人生见识与经历,好人坏人岂能逃得过我的眼睛?盗窃我家东西的贼,就是蔡嫂,决无旁人。眼下我最为担忧的不是贼人,而是被偷去的钱财是否仍保存完好。是否变卖了?现放在何处?”她担忧地说。

“哈哈!你真不亏为是一个聪明能干的当家婆!可是你并未猜测对。不要怪我鄙视你。你除了财大气粗,专横跋扈之个外,其实你并无其它可取。俗话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真正的贼,不是蔡嫂,而是你们家的三老爷。”喜姐肯定的说:

此话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突然插入菊姑娘的心脏深处一般。一向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的大老板娘子,镇得目吨口呆了。像中了疯的人似的,瞬间全身无力,软得站都站不稳了。哪里还说得出什么话来!然后她调整了一下心态说:

“喜姐!你可不能信口开河哟!这可是要拿出真凭实证看的你知道吗?”

“啊!你认定蔡嫂是贼,拿出了什么真凭实证?可是说你家三老板是贼,就要拿出真凭实证?难道三爷就高贵富有,不荀小利?然而蔡嫂出身卑贱,贪得无厌?便可以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而了断?说家三爷为盗窃案的主犯,人赃确凿,供认不讳。已签名画押后存放在警察所里。如若不信,可亲自去警察所找宜仁拿给你过目。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了断。一,将案作公案处理,二,否则按私案了结。一切听从你的意见。”喜姐藐视的对她说。

菊姑娘开始吱吱鸣鸣起来,如坐针毡似的她。突然脑子闪出一个疑问来,是否喜姐在带我的宠子匡我?(故意套他的意思)想到这里她又突然振作起精神说;

“家里被盗的事我并没向警察所报案,更没找宜仁哥询问此事的究竞,(宜仁是喜姐的男人)何以他们如此性急地参与此事的追查?岂有此理!”

“看来你的确是个想事的人。从某种意思上思考,可谓聪明绝顶。然而我也并非是你所估计的,蠢牛木马的傻堂客。

你家被盗报不报官,与我毫无关系,那是你的自由。可你不要忘了,可否记得那天我去你家看望蔡嫂时,争吵中你不冲着我说;“到时候要找我算账吗?”当然蔡嫂来你家做事是我的介绍人。你家招窃后,一再认定是蔡嫂所为。我这个介绍人岂能脱得了关系?我理解你的言中之意,不但我是蔡嫂的同盟者,而且有可能是里应外合的嫌疑人。

其实我心中无冷病,大胆吃西瓜。既然你有找我算账的思想准备,而我也不能坐以待毙吧?与其逍遥法外,还不如帮蔡嫂一把,让这件事大白于天下。既沉清了大事大非,自己也落得个清清白白。如果我若无其事的看水流舟,就会让你信口雌黄了。这岂是我的性格性格?你一向站着说话不怕腰痛的人,信口开河是你的惯病。一旦容你添油加醋的传了出去了,岂能有一家人的好果子吃?更何况我的男人是当地警察所的头头。今后他有何面目与威信处理公务?岂不成了贼喊捉贼了?既然牵涉到我和我家人的声誉,你不报案,我也得如实告知自己的丈夫。因此我日夜催促他将此案追踪倒底,一定得弄个清浊不混,黑白分明,”喜姐正气秉然地说。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