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第八章 重温故里 (三)   

2008-08-25 18:4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儿与占天池的这场不和谐的夫妻关系共延续了二十多年。通过这次真刀实枪的实战之后,在组织上数年调解无效之下,由法院判为离婚解决。至于孩子归属问题,法院并未硬性的判给哪一方。基本上两个孩子一切由双方各负担一人。(孩子的生活费和学习用费一律包干)为了尊重孩子的选择,愿和大人谁在一起生活,就按孩子的意愿而定,不得勉强。

    多年来压在明儿心头的这块大石头总算掀掉了。此时让她真正体会到,不能同林的鸟在一起生活,是永远不会有安宁日子可享受的。与占离婚对她来说,是种人生解脱。下一步的人生道路将如何安排?她毕竟算得上是立生活惯了的女人。在现实生活里依赖别人奢望很少,反而觉得简单多了。尤其是孩子都已长大了,可以更好地把精力放在自己所从事的工作上去。更何况自己的业务水平超群,什么先进工作者,模范大夫的美称等等,,,帖满了她一身呢!倒是愈来愈觉得在亲情,友情与爱情上失落的太多了。除了爱情之外,其它是可以弥补机会的。从现在起她就要着手踏实地去做了。尤其是母亲寒心如苦地为了她,为她付出的太多了。尽管在爱情上给她上了一把无情的铁锁,但她理解一个母亲的心,不应对她有任何的怨恨。如此高龄的老人一生中,她并没过个什么安静的日子。尤其是从她工作以来,在自己的家庭问题上,让她受累受气还不说,仍孤身一人的过着寂寞孤独的生活。想到这里,再也忍不住的痛哭了起来。现为母亲的她,觉得最对不住的是老娘了。因此她决心向组织上请了探亲假。归心似箭的她,给孩子们交待了一下就即刻启程了。

当她跨上家乡这块热土,映入眼帘的全然是陌生生的一片。毕竟工作在外至今足有三十个年头没回到故里了。可是当亲临其境时,并没有自己心里想像中的那么温馨和亲切了。下车之后她提着行包,稍加思索了一下记忆中的故里方位,只好凭着感觉匆匆地朝前走着。仍在不停地向着四周搜寻过去的记忆。一路上并未碰到一个自己熟悉的面孔。突然只见一孩子匆匆地从身边跑过,接着一个怀着怨恨的妇人一边骂一边有气无力追骂着,“狗杂种哎!每天放学回来不帮家里做一丁点事情,还在外面惹事生非的让老娘生气哟。今天看老娘如何来收恰你杂种。”  明儿马上停下脚步。看着那个妇女实在跑的筋疲力尽了。便上前拉着她“ 大姐,你就算了吧!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呀!你用再大的力气不也追不上他吗!何必伤了自己的身子呢。” 明儿说;那女人虽然停下来了,嘴里还是念念有词的在骂着, “今天老娘如果做饭给你吃了,我就不是人养的!狗日的臭杂种哎!” 女人一边气得骂着,一边哭了起来。

尽管这个女人嘴里流出来的尽是脏话,对一个阔别家乡多年在外的游子来说,不但没多大的反感,反而听到这声音心里觉得亲切起来。小时候不就是听着大人们骂孩子的声音中长大的吗?更相信自己今天确实是回到家乡来了。她认为,所谓乡音不一定全是最美的语言,而人们常挂在嘴边上的习俗用语,那才是最地道、而付有回味的乡音哟!当她过了一道,走到一个分叉道口时,突然有些茫然起来。因为记忆中最熟悉地方消失了。不,我小时候的家应该就在这里。前面那个屋顶上闪闪发亮的绿色坛子,不仍然屹立不动的站在那个房屋顶上吗?真不可思议。这时她看到前面堤边上有个老人在洒太阳。便走了过去,“ 老人家请问一下,过去的官码头是在这里吗?” 她用当地的家乡话说。

“你说的很对!是否很久没有来过了?官码头就是在这里。不知你想问什么呢?,说来听听?”听了这话明儿心里高兴极了。“ 以前这里不是很热闹的一条小街吗?天天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怎么现在弄成这个样子了?有的屋都做到过去的街心里来了,一股臭气熏天的。这怎么能让人生活呢?嗳!真的是。” 明儿感叹地说。

“反正这条街好多年以来就是个死街了。原来住在这里的老人,下的下放,死的死了呀!现在都是乡下在街上做买卖的人住在这里了。连我都不认识他们的。” 老人说。 

“老人家,我小时候就是在这里出身的呀!我们家的老招牌是明兴鱼行,我就是他们家的孙女儿呀。不知老人家是否记得起来?” 明儿说;

老太太瞅了瞅,想了想,“ 姑娘你还真问着了,岂止认识他们,而且还认识他家几代人呢!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只有二老板的闺女年龄相仿佛,你不会是叫明姑娘吧!” 老太太说。

“是呀是呀!我就是明儿呀!”明儿说。

“你就是明儿!哈哈哈!!我是你们家请的女工嫂子蔡姑娘呀!” 老人说;

“当然认得的,可是你老了真认不出来了。不过我妈妈在武汉住时常讲起您很多的故事。足有四十多年没看到您老人家了。真的对罪了。”明儿说

“不怪,不怪的。年轻人变化更大。想当年你出世时我正在你家帮工,虽然没有喂过你的乳,不过你妈坐生月子时是由我来照顾的。可没少让我烦心的哟!生下就和别的孩子一样。三天两头的哭过不停。非得要我在屁股上打几下就服服帖贴了。哈哈!一混就几十了哟。过得还好吗孩子?你妈前几天都来看过我。说最近就会回家乡探亲的,真的来了哟!可你妈会高兴死了的。”老人笑着说;

说着说着明儿的母亲来迎她来了。“我说怎么一会事罗,应该老早就该到家了。想不到你在这里聊起天来了。那怎么会找到蔡姨的呢?”明儿妈说。

走到这里迷路了,我还以为您是仍住在老屋里呢。谁知官码头现变成这个样子了哟。您也不在信上告诉我一下。”明儿说。

“家里发生的事我都不想告诉你。大跃进那年这栋老房子就被政府就没收了。后来扑了点钱,就住到东头去了。虽然很小,过去和您父亲两人就住足够了。走吧,回家去。”妈说。

明儿一路走,一边在思考着,人生真如做梦一般。昔日的街坊,孩提时亲密无间的儿友,此时此刻他们究竟栖身何处?不言中一阵心酸起来。两行泪珠禁不住的滚落下来了。当低头拭泪时,头上一束灰发飘散到自己的眼前。嗳!沧海桑田,人生无常,在世道的变迁中,不该走的却走了,该来的却没有来。这就是所谓的人生憾事。人们常说,旧貌变新颜。看来这块地方再也不会有新颜可换了。只能默默祈祷,由衷地希望自己所怀念的人们永远幸福!岁岁康泰!

灯光下独坐母子俩人述说家常起来,明儿详细地向母亲讲了她离婚的经过之后。把接母亲前去与她一起生活的决心坦诚地告诉了母亲。希望母亲不要坚持待在老家之个地方了。否则,我就提早退休回到这里来和母亲一起生活。“ 看样子你是来将我的军罗!首先妈为你和占离开感到高兴。这桩婚事本来就是我们害了你。可是这人世间的事怎么料到呢?俗话说;强扭的瓜是不会甜的。可是你是个中年半纪的人,今后不是还有一段人生路要走吗,不要恢心,说不定还能碰上个好男人呢?解放了,不要太在意过去的世俗,更不要太在乎人言。只是说,孩子都这样大了,对你来说是一个难易逾越的沟壑。妈活了这么久,看到的也不少,子女毕竟是子女,今后老了,尤其是不能动了,想靠子儿待在身边照顾老人的并不多。这种孤独和寂寞是没有人去能代替得了的。平时病了都是由自己去硬撑着,连一杯热水都难上手。我不想你重蹈覆辙,这将是很痛苦的事。至于你的老兄,毕竟不是母亲生的。这些年来都已证明,他们并不关心我。尤其是你父亲去世之后,从未给过我送过一分钱,平时如旁人一般,来的都很少。现在我都想通了,他们不亲我,我又何必去讨过没趣呢!现在我的身体还硬朗,再等两年你孩子都出来了,妈就到你那儿长住了。” 明儿妈说。

“ 就是因为身边没人来照顾您,我才担心呀!再说孩子都是您老带大的,他们对您的感情是很深厚的。一直都在说,姥姥是我们的恩人呀!不能让您一人在老家孤独的生活下去了。” 明儿要求地说。

“ 这事说到这里止,不要强说下去了。妈心里有自己的计划。” 明儿妈说。

这几天来家看明儿的熟人忒多,这个请喝荼,那家请吃饭的。在这种热情的气氛下,明儿又逐渐感到了家乡人的温馨和亲切感。这些沉淀在自己记忆中难易忘却的种种,与家乡的这种变化,有着根本差别的。当然这世界上没有永恒不变的东西,然而唯一未变的,浓浓的乡情犹在。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