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七章 人生新况 (一)   

2008-07-26 19:16: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乱恶梦已惊醒,换了人间。通过历史洪流的变革冲击中,给每个人的思想与灵魂,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洗涮和提炼。然而对于人生理念与价值观,有着很大程度的改变。俗话说;不经风雨,焉见彩虹?我所认为的所谓彩虹,不就是人对客观现实社会认识的一种感叹吗!经过十年文化大革命走过来的我,首先认识到,什么是国家的兴衰与荣辱,什么是争权和夺利。然而这场游戏的玩弄者们,最终都免不了受到国家法律的严厉的审判。并载入史册。

对于刚走出校门的茅茅来说,亲身经历的这段历史教训不但刻骨铭心,而是让他更加懂得了,一个人该是何等的渺小,而主宰人生命运的不是自己,而是取决于身处的这个社会。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真的不值几何。按理说,一个人的生命应属于自己。然而实际上它却不能制约于我们今天的这个社会。说白了,生活在政治性过于强化的社会,根本就谈不上什么真正自由与权利。不是说我是一个曾深受政治陷害过的人,而是我一向痛恨政治统帅的人。因为我理解政治本身这个词就是一个非常肮脏的东西。只要在这个词的约束下,就不会有一个什么纯真的人。更没有一个纯净的自身灵魂。

过去朝暮相处,拼搏在体育训练场上的一对少年朋友,一次意外的训练受伤后,却匆忙地痛首分道扬镳了。光阴似流水,转眼数载过去。然而却鬼使神差的相逢在一个极其陌生地方。相逢时没有更多的语言表白,只有一股亲密友情在身边缠绕着。彼此相见如初,不带一丝的勉强。相互只有同样的一句词,现在一切都好吗,来表答整个的情感初衷。可是没有想到的此次的相逢,仅然改变了茅茅的整个命运了。然而就此使他从新燃烧起希望之火,为曾经失去的心爱事业,再度走上了为体育事业拼搏放光发热的岗位上来了。他深为感慨,为人应该忠实厚道,尤其是对待真实的朋友,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应有种为人付出的精神。今天自己在困境中能得到朋友的帮助,如果没有前因,决不会有今天的后果。没有曾帅的全力推荐和,茅茅绝不可穿上庄严的绿色军装了。因此他把这种帮助,升华为一种拯救自己的命运的天使。此时此刻的他,沉浸在友情的喜悦之中,仔细思索起来,似乎像进入到一个童话故事里所描绘的精彩场面一般。既让他欣喜若狂,更让他回味无穷。往事历历,心潮翻滚,不觉两行热汩脱眶而下。尤其是在一个不堪重负恶劣环境下的他,除了心里还保持着对未来有种美好梦想之外,眼下却行如走兽一般了。只是靠着坚持下去的勇气生活着了。谁知老天爷真没有舍却他,机会对人真的是如此公平。然而它也是留给有梦想准备人的。光凭盼望和依赖于别人的帮助,显得被动与单薄。一旦事与愿反,弄得更加悲观失望,甚至仍被现实所吞没掉。

友情,不但抹平了茅茅受屈的困绕心里压力,同时也激活了一个失意者的灵魂复苏。茅茅对曾帅的感激之情,心里沉甸甸的。目前他唯一能做到的报答方式,只有奋发图强的将本职一切工作做好,决不辜负曾帅为自己铺垫好的美好前景。他不止一次的地暗暗鼓励自己说,努力吧!加油吧!每天他在工作上都有使不完的劲儿似的。特别是生活在如此让世人羡慕的平静环境里,可以说要啥有啥。处处充满新鲜的人事氛围里,更体现出人生的真正价值观。融洽的同志关系、和谐的生活环境,与之过去遭受到的人为岐与妒嫉相比,一个是地,一个是天上了。这一切无不激起他努力向上,为公奉献而张扬起来。

目前茅茅已是曾帅手下的一名被领导者,如今的曾帅,真让茅茅刮目相看。过去总以高干子弟自居的他,眼中目无一切,故步自封的他,现在却成了一个平易近人,态度和蔼,脱胎换骨的男子汉了。特别是他工作出色的表现,成为这个集体中,同志们学习的榜样。在领导和同事们的眼里,是个非常值得信任的共产党员。一身荣耀与光环笼罩着的他,既折射出了他的人品与德行。同时也证实了;部队真的是一个造就人才的大溶炉。可敬的是,在这些成绩与荣誉的面前,态度非常的冷静。并不标榜自己,而是强调和体现在他与集体事业上的作出的努力上。同志们亲切地称赞他为火车头,充分说明了他的工作态度和人格魅力。这种所有的工作与群众基础,是与他多年在部队的磨炼所换来的。对茅茅来说可谓是心服口服了。除了钦佩和敬仰之外,帅已成了他努力效仿的一面镜子。尽管茅茅目前算是曾帅身边的一名工作助手,不如说是曾帅奋发图强,开拓事业中的一名得力干将。实际上茅茅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干愿为曾帅在事业进取上,做一个他的忠实铺垫石和人梯。

茅茅从军之后,已成为曾帅家的常客了。人的人品和生活态度,极受曾家父母的欣赏,只要家里有什么事情要办的,都会请他去帮忙的。尤其是家中办什么集会,也常会邀请茅茅去参加。平时曾帅工作极忙,父母干脆就要他去代劳,帅帅也好像种解脱似的。时间一久,家中的小妹曾纯,特别喜欢欣赏茅茅这个憨厚的小伙子。尤其是他的歌声,无不一次次的感染动着这位音乐院校毕业的娇小姐。只要碰到星期天,便都会提前电话约好茅茅来家一度过星期天的。身为现在广东乐团的钢琴演秦演员。给茅茅演唱伴奏起来配合得相当默契。只要他们一起合作,常吸引父母坐客厅里欣赏一番的。有时他俩彼此一起相互切磋演唱技艺时,相互都能受益。一惯性格随和的他,不管曾纯说什么,他总是以笑来回答她。平时语言不多的他,在与女士的接触中,他一直真诚相对,无任何邪念。骨子里透着一股山东汉子的实诚,在这点上,忒受曾纯的亲昧。他们之问的关系,曾父母都一一看在眼里了。有时老俩口子,也会议论起他们来的。

曾帅有天到家里,饭后坐在客厅里喝茶时“ 帅帅,从平时的情况看来,好像你妹妹曾纯对茅茅很有点爱昧的意思也,不知你有何看法?” 曾爸说,曾帅沉思一阵后“ 不会吧?小妹不是和音乐学院的同班同学玩得很不错吗?那次来家后,我觉得还是一般的感情似的。也不同意他住到家里来。不过发现小妹最近常往我工作的地方跑,而且侧面数次打听茅茅的情况,我也有点拉闷的哟!内容都是要打听茅茅是否有女朋友了等等。不过把我所知道的全盘揣给他听了。”曾帅说,这时母亲插了进来“ 这就对了,肯定曾纯已经在思考这些问题了。不过茅茅比小妹认识的那个孩子要逗我们喜欢些。只是他们俩的年龄相差有点不配,是否茅茅大了点。” 曾妈说“ 只要爱上了,年龄有什么关系呀。爸不是也比您大了八岁吗?您们不是生活得很和谐幸福嘛。女人总是要比男人老的快的多。问题不知茅茅对小妹心里是否有这个意思?别搞的一人多情。” 帅帅说“不过我看行,这小子很本份,而且非常实诚可信。在成熟与懂事方面,都写在他的行动和脸上。再说,长相也不错嘛,而且也是专业学校的毕业的。哪一点都比上海小子强。帅崽你就代表老爸将这事搓合好,今天就授权给你了” 曾爸说“ 不过这事我也不敢包办,茅茅是个很有性格的人。可以说我是太了解他了。而且他目前也根本没有女朋友。这事我只能旁敲侧击的去试探一下,但没把握哟!”帅帅笑着说就要去上班去了。“ 帅帅,你就别卖观子了,事在人为” 曾妹说。

回到学院之后,正好下午没课,便给小妹挂起电话来“小妹,你如此关心茅茅,是否想找他做男朋友呀?不要不好意思哟,如果不直说,这个机会就过去了。” 帅帅故作玄虚的说,曾纯是个非常大方得的姑娘“是呀,我很喜欢茅茅。怎么你不同意吗?” 曾纯说。“ 那倒不是,可是那个上海小子将如何处之?别脚踏两只般哟!可是茅茅要大你好几岁呢,而且他的专业与你毫不达介,我们都属于粗性质专业的人鲁夫,你要认真慎重地琢磨清楚哟。” 帅说。“ 实际上我与上海的那个同学只是一般的朋友关系,根本就没有确定什么关系。再说父母也不喜欢他那种类型的人。我又何必自讨没趣的劳这份神呢。再说我喜欢比自己大些的男朋友,除了懂事外,不能好好爱护和带着我生活不是更好吗?你想想,父亲不事事都让着母亲吗,他们过的非常幸福和谐。哥,你就好好帮帮小妹的忙吧!” 曾纯说。“ 那好,我尽力而为吧,办不好可不要怪我呀!” 帅说,茅茅这时下班也来到帅的办公室了,帅见到茅茅想,今天是怎哪!好像这事今天硬要我将它定夺下来似的。看到茅之后,“ 今天下班我们一起去外面吃饭好了。那家的菜很不错的,如果没有其它的事就一起走一趟可好?另外还有件重要的事也想征求你的意见。” 帅说,“没问题,也有很久没去饭馆吃饭了。” 茅说。

      俩人一起先去饭馆之后,随便叫了几个喜欢吃的菜肴,边吃边聊开了。

“茅茅,我想可能我的小妹爱上你了,你将如何面对这件事?” 帅说。“骗我,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再说我是搞体育的粗手粗脚的,与她那个学钢琴的娇小姐实在是配不上。而且她也不会看上我嘛?这纯属你没事想来拿我来开涮是吗?” 茅茅认真的说。“ 我说的是真话。她本人与我谈了,我也将你的情况全部告诉给了她。现在就看你的态度如何?” 帅说。茅茅有点受宠若惊“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而且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此事呀。是你的妹妹也就是我的亲妹妹一样,那会出此邪念哟?再说曾伯和伯母他们心里都有一标杆,我的所有实际情况他们未必不知道吗?再说我比小妹大了许多,也并不相称呀。你还是不要开这种玩笑了好吗?”  茅说。“ 我说的都是真话,只要你觉得行,这事就有门。其它一切顾虚都不应该有,可以全包在我的身上。” 帅说。“ 你说的是真话?不是开玩笑的?那好,我回家好好思考一下行吗?” 茅说。“ 我说的够明白了,你别像大姑娘样的那样矜持了,我讨厌这点。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干脆点怎么就从你口里吐不出来呀?真是的。” 帅说。“只要小妹没意见,能接受我,我还会有什么其它的意见呢。,不过我总觉得,小妹很年青,她应该有一个很理想的归属。可我并不是悲观,只是说不想让她的人生委屈了。再说我俩不都是她的坚强后盾吗,有谁敢去欺负她的。” 茅说。“这样还差不多,是个爷们。父母那边就不用你担心了,不是有我在坚决支持着你吗?” 帅说。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