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第六章 人生转折 (一)  

2008-06-08 16:26: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茅茅自从参加了全国民兵文艺会演之后,给他人生希望带来了新的转折。说得更确切点,此乃国家的大气候,突然改变了方向的缘故。更让人心灵震憾的是;振兴中华,从塑国威,举国上下,开拓奋发。这类口号无不鼓励着每一个有良志的中国人。从中央到到地方,一片新兴向繁。各机关团体如饥似渴的正在加紧物色和引进各类不同性质的优秀人才。无形中给茅茅提供和创造了伸展才华的福音。单凭他在文艺歌唱方面的才华展示,受到了不少文艺团体的亲睐,尤其是通过中南区民兵文艺会演中,以他优美嘹亮的歌喉便夺得了男声独唱一等奖。再一次的受到了局内人士对他的肯定。因此前来工厂商调他去从事文艺工作的单位,正在加紧地进行着。

摆在他面前的现实,他将如何去选择呢?对此他酌识慎重的思考起来。因为他理解在人的一生中,个人爱好与事业,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从事的事业上不能有更多的挑选。尤其是对一个事业型的人来说,生命和时间是成正比的。过多的折腾只能给自己留下更多的遗憾。更何况十年来的动乱,不但在皮肉上遭受到了残酷折磨,然而更多的是灵魂深处受到了不易愈合的创伤。但是他又深信,通过潮流的冲击,涮洗了脑子里更多故有的吭脏东西。过去对于荣耀和取得的成绩看的高于一切,甚至胜过自己的生命。以致成为了人生唯一追求的目的。可是通过这次大政治运动,使他澈底的卸掉了这个沉重的包袱。俗话说得好,水可载舟,便可复舟。所谓成功和荣耀,认为它并不是个永恒的东西。更不用它来作为做人的本钱。

面临步入下一个人生选择时,决不虚荣地去随波盲从。当广州战士歌剧团的要他表态时,只是保持一种并不排斥的态度,接受再好好考虑再回答了。此事他不止一次的反复琢磨过。文艺单位选择他去从事歌唱,那是因为自己具备了一定的势力和条件。或者说在他身上仍是有潜力可挖。然而他更了解自己,被雕琢的黄金年龄已经过时了。从事这种事业,是要具备一定的职业素质的。更不能靠侥幸和幸运。歌唱艺术是件非常严肃的事业,除了天赋条件之外,更重要的还需要靠扎实的基础功底,否则决成不了大气候。而且演员这个行当,如同花草春夏,既有亮丽茂盛之时,然而也有凋谢零落之日。更何况艺术人生的新陈代谢又是如此快速和残酷呢?想到此,茅茅对投进文艺团体的意愿急速地冷却了下来。

这天刚上早班不久,车问主任通知他去厂部办公室一趟。进去后两位军人坐在哪里,他仔细想了想,不是前两天找他谈话战士歌剧团的人。在他们热情的态度下,便坐了下来听听找自己的来意。“ 请坐吧!不要太局促了。我们是广东军体院的。这次来找你谈话的目的,征求你是否愿意去我们学院从事教学工作?希望你坦率的回答我们。”对方话一出口,茅茅除了疑惑之外,脑子里一片空白。体育工作对他来说几乎就没有想过了。部队要他这样的人吗?过去来工厂调他的人也多呀,一看档案就没有后话了。这对他来说,认为又是开的一个玩笑了。所以他愣住很久并没吭声。此时恼子里晃动和回眸的全是现场这类人的身影。当对方再一次催促他表态时,他立身坦白地“ 你们是否弄错人了?因为我的出身很糟糕呀,这点领导上应该首先就告诉过你们了。像我这类出身人,地方体育单位都不允许我的存在。才被下放到到工厂来当工人了呀!部队是个何等严肃的地方,难道容得了我这种出身的人吗?” 茅说,“不,你说的不全面,我们部队里也有很多出身不是很好的同志呀?毛主席不是教导我们说,出身不由已,道路可选择嘛!其实来此之前,我们领导已调去你的档案看过了。否则,今天就不会来找你谈话了。” 军人说,

本来他就从没与部队体育部门的人接触过。怎么今天怎么会有这个场面谈话呢?当然这事出有因,没有人推荐和看过他的档案,军体院是不会前来招他的。当军体院调去茅茅的档案展现在首长面前时,茅茅就是被定为的黑尖子罪名。而且载写得那样的具体和细徵。他不仅仅是专业体育院校的优秀毕业生。而且在体育训练领域里,还是一个非常全面而出色人。不但亲属在外国体育专家身边熏陶,而且在取得的体育成绩可清可典。且不说他在体育领域里如何辉煌,然而共和国的体育史上,也有他浓墨重彩的一笔呀。算得上他的体育生涯成长过程,是与共和国一起成长起来的。凭这点就是吸引了军院党委迫切征他入伍的根本缘因。今天军体院征他入伍态度,让茅茅非常的高兴。在两者默契问答中,茅茅当场表态愿意去。就这样一锤子定音了。并且其调令手续办理得仅如此的迅速而顺利。

茅茅之所以引起部队体育部门的注意,这其中有段不为人知的小故事。在此有必要简单的说上一两句了。就在不久中南区民兵文艺会演中,他幸运的获得了男声独唱一等奖。最后一场向首长优秀节目汇报展演中。他的歌唱和表演,受到了极大的欢迎。不但引起了首长的赞赏。同时在观众席上,更引起了一位年青军官的注意。聚精会神的欣赏中,觉得这位演唱者是那的酷似自己久别的同窗好友呢?而且其名字仅是如此雷同。瞬间他回顾同窗的特点时,便马上被他否定了因为同窗时,他并不喜爱歌唱呀?即使平常说话都不张扬的人。这时他对身边的父亲说,“爸,你看这位独唱者,怎么那样的像我的同学茅茅呢?” “不会吧?这天下同名同性,而且连长相都有很多相似的。不过听你这样一说,我倒想起那个山东的小子的面孔来了。确实很有点像的哟!难道他会有这种特长吗?要不你去后台打听一下去?”军官老头说。

上场结束铃声一响,便去后台询问舞台监督了。“ 请问刚才那位独唱者是哪里人?他是否叫茅茅,能见见他吗?” “他是湖南省代表队的成员。不过他感冒发烧,刚演唱完毕请假先回宾馆休息去了。” 于是记下住的宾馆地址之后便落坐原处了。“爸爸 下半场我不想看了,现在我想去越秀宾馆问个清楚,他是否是我的同学。当服务台告诉茅茅的确切房间号码之后就直接敲门了。当茅茅开门时,这名高大英俊的军人就立在他的面前。“ 请问你找谁呀?!“真的不认识我了吗?随即他把军帽起了下来,再看看?” 军官说,这时茅茅一点都不用猜了,“武帅,是你呀,怎么穿上军衣了,难道你参军了?于是两人激动得拥抱了起来.“ 嘿,哥们真没想到是你哟!仅在这里碰上了。” 武帅说,俩人分别十几年从未见面和通过信,可谓久别从逢,胜似亲人一般。彼此感叹普多不在话下。   

武帅是个军人的后代,他俩都是初中毕业时,被北京体育学院的苏联专家选中去从事竞技体育运动训练的。也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批从科班培养的体育苗子.尽管他俩在那种枯燥、苦涩的,或者说在那种残酷的环境里生活,但他俩朝朝暮暮,从复训练和学习与生活,足足七载有余了。而且体育成绩并驾齐驱,多次两人代表中国参加过世界青年运动会。当时在学校里被称为是,又专又红的一对哥俩好。茅茅曾在比赛中摔过半死,武帅也炼得大腿粉碎性的骨折。可是尽管如此,一颗伟大为国争光的心,却从没叫过一声苦痛。受伤中相互都守在身边尽心的鼓励、安慰和照顾。彼此间建立起的友谊可谓是情深意重了。此时的相见他俩人有说不完的心里话和回首不完的往日故事,如电影般的一幕幕在他们的眼前闪动着。

就从武帅那次骨折后,将这个独生儿子的父亲给吓坏了,便坚决地将他拽回广东老家去了。就是从那次分开之后,便隔断了他们之间的友情。接之而来的就是过苦日子以及文化大革命。彼此只有心中的思念外,谁也不知谁的下落怎样。今天见面,今天在此从逢。除了各人穿的服装不同之外,各人的命运也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尽管如此,然而友情依旧,一见如故。彼此间并不带任何猜疑之感。“当时我真不愿意离开国家队的,固执的父亲哪管什么领导的劝说,连离队手续都没办完就拽着我回广州了。后来我真痛苦了好一阵子。文革中我的父母都未被幸免的逃过此劫难。家被冲击后,我却成了家里的唯一保姆了。那时我的弟妹都很小,尤其是小弟还没上学呢?全靠我来我来照顾他们。那种情景简直不堪回首。这人吧,碰到难处时,总是思念朋友的。而且担心的不知你的去处,那时好像找到你呀。可是你怎么到了湖南去了呢?又为什么会热爱起唱歌来了呢?” 武帅说,“ 这就是一个人的命,我真的很不愿回首这些过去的往事,因为它只能给人带来更多的精神痛苦。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可以向你诉说的?不就是自己的出身不好嘛,本来是国家体委要我到主席和贺老家乡来开拓体育事业的。可是谁知文革中,被赶到工厂当工人了。” 说话中茅茅语言里带着浓厚的失落情绪。

今天我爸妈都看到了你的精彩演出。妈是部队搞文艺工作的。她说一定要把这个独唱的小子招到部队里来。很有培养前途哟!哈哈!” 武帅说,“ 过去的事少聊为好,因为太让人伤感。现在我能当一名工人就很不容易了。还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呢?现在人过三十了。连对像都找不到,可以说一钱不值了。只有平庸度过完自己一身算了呗。”” 茅茅说,“ 好,我们不谈这些了。现在我的家仍住在广州。我父母常问起你这个山东小子呢。说明你给他们的留下印象可深罗!有时他骂我不是个重情义的混小子。文化革命也不去打听打听你的下落。说到这里,茅茅的眼睛有点湿润起来,眼汩在不自觉的掉了下来。“ 当年在北京见到俩位老人和蔼可亲,当时开会时,国家送给他的一块北京手表都转送给我了,你睢,现在我不是还带着吗?其实我也很想念他们的。这次来了当然想去看望他们一下呀!” 茅茅说,“ 那好明我来接你好了。他们看到你也一定很高兴的。”武帅说,

茅茅的到来武帅家后,俩位大人简直像迎接贵宾似的。落坐之后,“ 小子,现在体育工作搞得怎样?有什么困难须要我帮助吗?” 武爸说。“ 他还搞什么体育,老早就下放到工厂当工人了。不就是黑尖子嘛,他能逃得过吗?” 武帅说,茅茅低下头什么也没回答。“昨天我们全家人都去观赏了你的独唱,真的有专业的水平哟!你怎么对声乐有着如此好的修养呢?,“枪杆子是俺的传家宝” 是我们团创作的。难度很大,一个业余歌者能轻易拿下来,和专业相比并不逊色呀。真不容易。可我们的帅帅却五音不齐,连东方红都唱不准的。” 武妈对茅赞不绝口的地说。 “我们团的同志都当晚看了说,一定要把你调来团里工作。现在我们团的男歌唱演员奇缺。愿意来吗?” 帅妈说;“不要搞文艺,他是学体育的,而且我们都是科班出身的人,而且他的体育成绩非常的棒。比我还要强很多了,并且非常的全面,爸,您给军院通过气,我们请他来军院和我一起建设一支专业运动队伍那是太理想不过了。” 帅说;“不行,他在歌唱方面很不错,本钱好极了。干你们那种累活干什么呀!天天打打杀杀的有什么出息。我们昨晚下就碰头就决定了,很快就会去调他的档案来。” 武妈爱护的说;茅茅此时并不感到那样的高兴。因为他心里有数,多少文艺单位都曾调过他,就是出身不能过关作罢了。这时,楼上传来一阵悦耳的钢琴声,“ 这是我妹妹穷喳呼,每天一家人都被他吵死了。”武帅说,“ 武帅今天我们就不在家里吃了,出去请茅茅一起喝茶吧。告诉他们,赶紧收场吧!我们先走了。老地方,要他们随后就去好了吧,” 武爸提议说,“爸,你真英明,我还准备和茅茅一起单独去外面吃呢,今天就开您老的油了哟,哈哈!” 武帅说,

席前大家在包箱里等了一阵,却又来了一女一男,便叫上吃的了。这时茅茅低声的对武帅咬起耳来,“ 那位就是你的那个吧?”“瞎说,是我的妹妹和弟弟呢。” 武帅说,“这位是帅帅以前北京体育学院的同学,他是来参加中南区民兵会演来的。” 帅妈向他俩介绍说,“ 我看过两场了,不怎么样,其中只有湖南的一个男声独唱我比较欣赏。” 武妹说,“是嘛,你眼光不错,很有水平嘛,这位就是那个男声独唱者呀!”帅说,“ 啊,是嘛,尤其是谢幕唱的怒潮中的插曲,“送别”,很有水平,比原唱还要吸引人的。你是学声乐的吧?” 帅帅妹说,“不,我是一个地道的业余爱好者。我和帅帅都运动员出身的。现在不都是拉着骡子当马骑吗?” 茅谦虚诙谐地说,

“ 我们明天就要离开广州了,下次如有机会我再来看望二位老人家和弟弟妹妹。” 茅茅有点依依不舍。晚上帅帅拿了不少东西送行来了。而且买了一样极漂亮的礼品对茅茅说,“这是我买的一对手表,一个块送你爱人,一个块给你,我爸送的那块就别用了。” 帅说,“你这不是在瞎搞吗?我哪里来的爱人,连对象都找不着呢,送这个干什么呀?自己留着用吧。” 茅茅说,“啊,不可能吧?为什么?” 帅怀疑的说,“ 帅帅,你不了解湖南的情况,一个出身不好的人,找对象是很难的。尤其是下放到到当了工人后,人家还不知我是犯了什么重大的政治错误呢。其实我又尚不想找点能成家呢。怎奈,,,,,,” 茅茅说,“ 那好,我一定帮你在广州物色一个。不过我有一个想法,我想帮助你来部队和我一起搞专业运动训练你愿意吗?” 帅帅诚挚地说。“ 可是那有这样的机会呀,要是你是一个大领导就好了。再说我的家庭出身是如此棘手。不要说到部队,就是去地方搞我以前喜欢的工作都是难上加难的。” 茅茅坦白的说,“ 事在人为嘛,我去想办法,我就不相信共产党,还要继续搞血统论” 帅帅坚定的说,

茅茅之所以今天能如此顺利快速的调来军院工作,没有武帅学友的全力以赴,大力推荐与疏通关系,根本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