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五章 爱的苦涩 (三)  

2008-05-03 11:30: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岳母与女婿之间的激烈争执,妻子对丈夫的愤慨羞辱,激怒了大男子主义丈夫不辞而别。无形中给这个并不和谐的小家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对于眼前的这种现状,明儿想,眼前不是各抒已见的时候。毕竟自己正处在月子里,没有必要糟蹋自己的身子。常言说得好,平静的日子,岂能看出夫妻之间的虚诚伪实?

年轻气盛的占天时,岂能听得进邻舍们的好言劝说?一气之下就冲回武汉去了,之后音信全无。好像这个家与他毫无一点瓜葛似的。明儿对此并不茫然若失。但是她仍然认为,他们夫妻之间并不存在严重的原则问题。完全是由于丈夫的狭隘思想作祟。要想短时间内理顺清楚恐怕不易做得到。不过现在有必要详细将情况告诉武汉的梅姐。他们夫妻之间目前究竟存在哪些急须解决的实质问题。基于这点,有必要用文字向梅姐阐述自己的看法。刚生孩子的她,憋着这股闷气给梅姐写了一封长书。重点突出落实在出生的孩子身上。作为父亲是不可逃避和推卸其责任的。夫妻双方的协作无可非意。然而不可将其义务全落足于母亲身上。至于他对工作调动的承诺,直此已一年有余。或许他根本就没有这个诚意和行动,既已如此,没有必要摧促进行了。而且也并非当务之际的大事。或者说本人已打销调往他处工作的念头。这样说并非是对占拖加的压力。实际上,我并非是一个所谓稼夫随夫,依赖男人和听从男人摆布的女性。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有着独立生活能力的女人呢?加之我们彼此各有各的人生观,谁也不想去改变谁。而我更希望按照自己的人生理念生活与工作着。坦诚地说,如果占天时心里确认为我们之间存的的隔阂与矛盾无法化解,那么他可坦诚地提出来,无须有何顾及。当然我更希望的是一次性的彻底解决。即使分道扬镖,也在所不惜。听从姐的意见之后,再酌情定夺。

梅姐看完明儿的来信之后,气就不打一处来。觉得小占的做法实在过份,甚至是不可理解。随之将明儿的来信转给占的父亲观看。占父看过信后并不以为然,他觉得这孩子不会无礼到如此地步吧?尽管自他进入大学以后实回家来的很少,父子之间缺乏沟通,感情上也显得疏远起来。不管怎样说,大老占还是决定去儿子学院了解其中缘由。“明姑娘写给她姐的来信我详细地看过了,结婚之后你们夫妻之间究竟出现了些什么矛盾?明儿工作调动一事你们组织上是否对此有个说法?可是现在孩子都出世了,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现在你也是为人之父的人了,对家庭应该多多关心一些,而且应该抽时间去那边照顾一下。这是一个做男人的义务和责任。而且这个担子是应归你挑起来的。工作再忙也讲究不起。尤其是在当今这个年代,公私都得兼顾。即使真的无法离不开工作,但每月信要写钱也要汇点去的。多少给他们母子也是一种很好的安慰呀?至少生活上也能起到一点补贴作用。” 占父说;

“ 我哪有时间回那边去?目前单位政治运动一个接一个的,根本就不允许任何人准假。四人帮倒台,连我这些人也不回有安静日子过的。眼前单位又正在清理队伍,人人过关对号入座的接受审查。幸好当年文革中自己没做什么坏事情,否则这次运动可完蛋了。现在关键是每个人都在等待上级的结论。再说眼下我那有什么钱汇给她们的?连自己的工资都不够花。” 占天时说;“ 那你给他们寄过信和汇过钱吗?我想没有吧?你现在已经是正式的国家干部了,工资比我的还高些,而且你从来就没给过父亲一文钱。为什么工资还不够你一个人花的?不关照你年老的父亲也就罢了,但是你要关怀你的儿子呀?当年我要不是跟你一样不去管儿子,你岂能成为今天的大学老师?父亲抚养儿子和照顾家庭,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更不可用任何借口推掉其责任。” 占父些时情绪有些激动,声音越也来越大了起来。儿子不想与老占的争执惹来更多的人来看笑话。也怕同事们知道了面子过不去于是只好委婉地“ 现在我没时间跟您商讨这些问题。等几天我会抽时间回家来一趟的,到时候再跟你好好详谈吧。马上要去开会去了。” 儿子说完便扬场而去。占父坐在那条凳上想了好一阵子之后,才慢慢起身离开了学校。

当梅姐寻问占父的结果时,占父能告诉他什么?只好一言不发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嘿,你这个人真有意思也!总得给我个答复呀?这样下去怎么行呢?难道你们父子都是这一类货色?我跟你快二十年了,凭心而论你给予过我什么吗?每月都是由我来付适你。尤其在经济上从不找你要个半分,将自己的工资用完为止。哪一点要你操过心,着过急呢?做人要凭点良心哟!否则是要遭报应的。今晚我决定去岳阳妹子那里一趟,把所有的情况都问个清楚明白之后再说。” 梅说;“ 我觉得这样更好,但是你一定把事弄清楚,千万勿能火上加油哟!只能从中多安慰明儿几句,子不顺,是我之过。缺少教导嘛。一切朝我看,请她愿谅多多大量好了。夫妻感情搞僵了今后很难相处的。求个和气生财。作为父亲我是有责任的人。更何况孙子是我们占家的香火呢。” 占父说;“你们就知道什么屁香火,有香火有什么用,值个屁用。” 梅边说边收拾启程的东西。

梅到了明儿处之后,进门就遭到了叔母的冷眼。“ 您生气了吧?我不是接到妹子的信不就即时来了吗?” 梅说;“你这个婆娘,要我骂你什么是好?介绍这么个没心没肺的人来害我,你其心何忍哪?当时把那个畜牲说的天花乱坠的。如何懂事明理,现在怎样?结了婚什么都不管了?你呀你,真是个吃里扒外的婆娘。” 叔母气愤的说;骂着骂着明儿也下班回家了。看到梅姐那副狼狈相,也不想上前参预争执了。只好从中调和了。“ 妹子你跟姐说清楚,你信上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吗?” 梅说;“ 难道我还会对你无中生有的乱说不成?这样下去怎能维持好这个家呢?就连夫妻关系也会摇摇欲坠。当时我们怎样说的?一定要有把握能调去武汉才结婚不是?后来说结婚之后才能实现调动。可是现在孩子都快要走路了,调去了没有?可现在一倒没风,连人都不见不着面了。实在可恨这极。要不是母亲在此帮着我,真不知如何能维持得下去了。且不说结婚之后能给这个家添置点什么,他连一分钱都不愿拿出来。孩子的用费他一概不管,做为父亲他应该做些什么难道不知道?” 明儿说;“这些情况我一点都不了解。回去后我自会找占家人理论理论的。你就放心好了。” 梅姐说;

小占星期天来到父亲处,“ 有什么事情,您以后不要找到我单位去。” 儿子说;“本来你就做的不对嘛,做父亲的人,本应该每月按时给他们母子汇些钱去呀?现在大家的工资都不高,夫妻经济合作自然要宽裕一些呀。尽管你不给父亲我半文,但是我的孙子你养定了。在你的生活中不存在困难二字。” 占父说;“我是年轻人,三朋四友多,那能像你一个老头子有什么其它的开销的?加之又不吸烟喝酒的。留着钱进官才呀。” 儿子说;“你真不是个人养的东西。怎么能这样对我说话,突然上前就给了儿子一个响亮的耳光。你母亲死的早,我又当爷又当娘的送你读书欠的债,到现在都未还清你知道吗?我容易吗我?” 占父气得两眼都冒金花了。“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钱都光到何处长去了。不就是全花到那个湖南野婆娘身上去了吗?你只顾自己开心,快乐,可耻!老不死的。” 儿子说;这下可把老头气急了,上前想拿着那根洒衣叉去打儿子时。突然间眼前一遍漆黑暗,一下支持不住便摔倒趟在地下去了。那手中紧握的那根叉根,仍然不歪不斜的落到了小占的头上。这时同屋的人听到没有什么动静了,即时赶出来时扶起老头时,占父一脸苍白早已不能说话了,便马上叫救护车送往医院抢救。七十多岁身体也不健康的老人,怎能受之得了儿子的这样一气,车子还未开到医院,半路之上就气绝身亡了。

待在岳情况阳的梅姐突然接到朋友甲级电报说,赶快回到武汉来,家里出子大事了。事不宜迟我们在武汉车站接你。明儿赶紧买好车票送她上了车。“妹子不要急!等我回去之后自然要给你有个交待的。这时等在武汉发车站的朋友们按时接到了梅。当她问到究竟出了什么事呀?直回到梅的家里才告诉说,“大老占仙逝了。此事来得如此突然,她欲哭无泪的有点傻了似的。朋友们都在一边议论着;这事叫她如何去面对?尽管大家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胜过夫妻关系了,但,这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呀!听到这些议论,她突然地毫无收敛的大嚎了起来。“你们说这可叫我如何办呀?大老占这样一声不吭的走了,叫我如何舍得呢?尽管我们是没有领取结婚证的正式夫妻,可我也同居二十年了的相依为命的人了呀,我的天哪!” 梅在不停的哭诉着。这时在坐的工友们无不流下了同情的泪水。并七嘴八舌的,想不出任何更好的办法,让梅去面对这位死者。平静一阵之后,梅毫不犹豫的说,“ 既然人已走了,有关我和大老占的关系,谁个不知哪个不晓呢?我要以他正式妻子的身份,去参加寄奠他的丧事。除了我之外,还有何人能比我更为亲近他的人?那么没有我来伴随他的追悼会。他的一身就没有任何意义了。这时她换了一身黑服,急匆匆地赶到灵堂前痛哭起来。

这一下可出乎所人的意料。此情此景非常感人。多少人为她的这个行动,流下同情而伤感的眼泪。老头怎么死的,此时她不便说些什么了。基本上梅的心里也知道一些。从此让他更加明白了人生道理,那就是;“人在一生中,有儿有女固然不错,可是有几个又能享受到了欲望的完美?更多的还是,受苦、受累而受气。大老占不就是有儿子的下场吗?与其想望天伦之乐,还不如人在有生之年里,用心地多交几个真心朋友。即使归去的那天,也能有像我这样知恩者,为他伴随灵前,诚意诚意的哭他一场,也算得是踏实安然了的。过去玉梅曾为自己无儿无女伤感过,痛哭过,甚至是羡慕过更多有儿有女之人。可现面对大老占的现状,反思过去感到的憾事并不尽然。现在她可算得是全然明白了。玉梅之所以如此来对待大老占,那是她明白事理,她深感老头对她是有恩在前的。当年一人跑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打工谋生,全仗他的同情、关怀和照顾。让她从毫无一点能耐的临时工,很快就转为一个正式工人了。要不是他的帮助和怜悯,也不会有她今天的安稳生活。她觉得自己今天跪在他的面前,承认自己就是他的老婆,觉得自己值得。至于别人怎样说,如何的看待自己,对她来讲并不重要了。凭着自己的良心,并无什么尴尬和无赖的地方可言,只感得自己应该这样做,并且心里踏实,值得。

大老占的衰事办完之后,亲友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蒙族人们看得起邀请玉梅参加了这个会议。她深深感到这是对自己人格的一种尊重而心慰。“ 尽管我兄弟没与你办理那个正式结婚登记手续,其实这点并不重要了。尤其是今天你不顾世俗的偏见,以妻子的身份寄奠灵前,我们全家族深受感动。更何况这些年来,兄弟的冷热温饱都归功于你的关怀与照顾。几次大病都有劳于你精心的照管。可以说在他的一生中,只有同你在一起才感到了人生的幸福和快乐。家庭会议决定。他一生中并没留下什么值钱的东西。唯有祖辈留给他的一间不到十平米的住房,虽然很小但够你一人住的了。不管你今后稼人与否,这间房子就算留他留给你的一点永久的纪念吧,希望你接续纳。” 大老占的哥嫂说;“ 我和他相爱已有20年的时间了。之所以未办结婚手续,那是他硬性造成的。他一直自己认为自己在文革中被错划有历史有题的人。他希望等问题作出结论之后再办理结婚手续。其实我并不在乎他的问题解决与否。既然与他同床共枕了,我就承认自己是他的妻子,他就是我的丈夫了,稼鸡跟鸡呗,,,结不结论对我来说无所谓的事情。可是他为了不让我背上黑锅家属的帽子。处处都在为我着想的人呀!你们说说,我都这样大的年纪了,还谈什么改稼的事昵?只能做占家的鬼了哟!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