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五章 漩涡之歌 (一)  

2008-04-21 12:3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光如流水般的在人们眼前匆匆流走,茅茅和明儿火堂边相互倾吐衷肠的幸福时刻转眼又过去一年.在这一年的日日夜夜里,茅茅在明儿身上不知该勾画了多少美好的设想,以及在未来的奋斗中能够实现的奢望啊!而且在这些期盼中都是能够现实的。因此他深深地柔进了自己全部的真实情感,和对她执热的爱恋。.然而其结果并不是茅茅心里预料到的.可以用残酷二字来形容了.在那假时间里,茅茅几乎一星期给明儿发出两封信,最后一星期一封至一月一封.是什么原因如此折腾这个年轻人呢? 一直让他搞不懂这其中的原由何在。而且总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每次的结论都是,明儿是十分爱自己的。直此接到老五的来信中说,有关于明儿和他的事,就别那样傻呼呼的等着了,忘却了她吧。言下之意,说明明儿回到单位之后,她完全改变了俩人商议的初衷了。这岂不是明儿又给茅茅开了一次严重的感情玩笑吗?为了此事,张姨特意回老家给茅茅母亲详细谈了明儿的近况,彼此对明儿的这种决断,感到了伤心。因此茅茅妈托人带信告诉儿子说,有关明儿的事到此为止。明儿即将结婚了。孩子,不要想不通,人各有志,关键的是你们并没有这种缘份。俗话说,强扭的瓜不会甜蜜的。娘相信自己的儿子不会因此而伤感。镇作起来吧孩子!妈想抱孙子奢望不像以前的迫切了。娘只求菩萨保佑儿子,在这一生中能健康安稳的生活就行了。妈知道儿子是个痴情的孩子,如此痴心不改的等了明儿数年。既然不能如愿又何必去强求呢?你要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就应该向你的父亲学习。妻子是男人工作累了歇脚的地方,也是教养子女前传后带的场所。更是同甘共苦的被难处。一个男人只要有了本事,并不必担心找不着一个与自己患难与共的妻子。母亲的这种肺腑之言,给茅茅增添了许多的生活勇气和信心。因此茅茅坦然地来面对这个现实。从此觉得自己应该做的,还得把一切精力投入到眼前学好电工技术。师付知道他的所有,并鼓励他说“人有了一技之长,不管社会如何变更都能面对。人的胆量是从能耐中体现出来的。有了这点,何愁谋生担忧呢?找对象是瞎碰的,碰中了就是你的运气,否则一辈子都没有好日子过。睢睢你身边的人,能说准谁过的幸福?现在很多人的妻子,早成了男人的娘了。师傅一席话,真的是胜读十年书。然而此时茅茅的心豁然开朗起来。

眼前社会又不知掀起了一股什么风潮,突然来工厂学工的人特别的多了起来。有解放军、干部和学校的老师和学生。这天茅茅班组也来了数十人学习的。听说是艺术学院的老师和学生。师付命他分配这些人做事。茅茅想他们能做什么呢?这里的事都太专业了,他们根本做不了。于是就让他们干点简单的轻松活把。告诉他们用费油洗洗电器零件。并反复仔细的告诉他们如何清洗干净电机马达等等。尤其是要将这些东西让机油浸透之后才能洗得干净,切忌用水操作,注意安全等等。带领学生的老师看他如此负责,且和蔼可亲的样子,便急忙给他送上一包烟来。茅茅谢绝说不会,大家只顾做事就行了。那位老师做事离茅茅很近,不时地在问如何才能算满意的等等。“昨天我们在油漆车间干活,简直让人别不过气来。尽管活儿不重,但是那种气昧实在让人受不了。很多学生一天都吃不下饭的。因此今天将我们调到这边来做事了。下班在澡堂里洗澡时,我们都听到你唱歌了呢!学生都说你的声音特别美非常动听哟,你是否学过声音?” 老师问; “是吗?我是一个人在瞎叫的。感觉洗澡时唱歌很放松的,心情也挺舒服似的,不就是释放一下心情而已吧。想怎么喊就怎么喊呗!大家都一样。” 茅茅说;

“我是教声音的老师,当然是认货的人呀!听得出你是有这方面潜力的人。你要信得过,以后我们交个朋友好了,等哪天有时间一起探讨一下可好?说不定还能指点指点一下的哟!” 老师说;“不敢不敢,再说我哪有时间?下工后洗个澡吃饭就想睡觉了。星期天我几乎都得加忠字班。哪有时间出去玩唱歌呢?再说搞你们这一行的人,学生都顾不过来哪有时间来管我?岂不是自讨苦吃吗?” 茅茅说;“那你可以晚上来找我呀!我就住的离这里很近的地方,只十分钟就到了。可能是一种职业病驱使,每当听到美的声音我就什么都不顾了。其实世界上有很多箸名的歌唱家都不一定都是从专业院校毕业的。只要有之方面的天赋,经过适当的培养是可成材的哟。如果你愿意也可以试试看怎样?而且我不收你半文钱。”老师说;“难道你认为我是一个对此有造就的人吗?” 茅茅发奇的问;“但是你当然有这方面的条件呀!我是上海音乐学院毕业的。这点都看不出还当什么声乐老师呢?绝不会误导你就是了。” 老师说,茅茅想,嗳!现在已然是工人了,有什么心事去学这些呢。这种行当不仍属于上层建筑领域的东西,与我的出身仍然是矛盾的。何必吃亏不讨好。可是这位老师真的是太热爱自己的事业了。于是便问;“老师你贵姓?”  “我姓杨” “嘿!我母亲也姓杨呀!五百年前同一祖先哟!跟您说真话,我是学体育专业的,因为出身糟糕才下放这里当工人了。”

“是吗?可我的出身也如此。这不,毕业后要求来毛主席家乡想干一番事业呢?谁知来了之后,根本就不分学生让我带,天天要我带学生下乡学农,下工厂学工的。心里简直别的荒呀,急死我了。” 杨老师说;“我非常的理解你,其实我们都想为社会多做点有益的事呀。更何况我们都是在五星红旗下长大的人呢,出身在我的心里老早就忘了。只知道如何按照国家要求来做事。社会主义有什么不好?可是岂能让我说的清楚?” 茅茅说;“可是不知怎么的,我是那样的理解你,真让自己说不明白。也许在某些人的看法中,我们是臭味相投吧!(这时杨师把声音压的很低,声怕别人听见了) 其实这那完全是一种行而上学的观点。有几个高级瓴导是贫下中农出生的人?杨老师说;“不过我理解每个朝代都是如此,都会有岐视对立面的作法。(茅茅想,这个人可同样和自己一样,也是个热爱事业的疯子,怪可笑。哈哈!岂不知我的命运与他也有相同的遭遇了。茅茅笑声中带着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傻笑了。)” 茅茅说;谈话中他们彼此间有了一种亲近感。于是低声对这位杨老师说;“现在你来工厂学工,可要小心说话,人心颇测别又惹上是非来了的。您真认为我有唱歌这方面的天赋吗?不要看错了哟!我真的是没有专门学过唱歌的。不过中学时音乐老师非常的欣赏我的嗓子,学校合唱队当个领唱。中学毕业时音乐老师要我报考音乐院校。可我不以为然。结果我选择了与音乐毫无一点关系专业了。” 茅茅说;“这样吧!过两天就是五一劳动节了。工厂也会放假我们一起去唱唱歌?” 茅茅说;“那好,去省歌,那里有钢琴,同时还有我的同学在那里工作。约着一起去玩玩好了。省歌舞团有几个唱的不错的,也许听听他们唱会对你有所启发的。”胡老师说;“那好呀!一言为定。”茅说;

国庆节上午茅茅按照杨老师约定的地点省歌。没想到他们早已经开始唱开了。当他进来时,胡老师将茅茅介绍给了大家之后,便叫他练了一会儿音阶。要求茅茅唱一首自己喜欢唱的歌听听。开始茅茅有些矜持,毕竟这些人都是搞专业的人。不过自己也是干体育的人,大场面也见过不少,在朋友们鼓励之下,大家都在说没有关系的,我们不都是玩玩开开心呗。茅犹豫一阵后,他选就了一首毛主席的诗词《沁园春》请杨老师为他伴奏这是一首难度很大的作品,而且高音不是一般人能胜任的。胡老师有点担心,便说,那你就唱一首简单的好吗?比如说星海的《二月里来》等等。搞竞技体育出身的,有几个胆儿小的人,根本就不担心在专业人士的面前丢脸。而是坚持要唱那首《沁园春》。胡老师心想,这小子真够冲的呀!真的就不怕别人笑话吗?不过他想反正自己不是搞这一行当的,人,不怕丢人也是有道理的。杨老师坐上琴台后,茅茅说,不要练什么音阶了,而且我不习惯搞那些。就开始正式唱吧!杨老师伴奏的急促乐曲奏引子一过。茅茅就以一种非常充满而激情的情感进入了歌的内容主题。声音一出口,大家都有点傻了。吨时伢雀无声,只有他那抒情的嗓音在琴房中悬绕。随着歌曲内容的进展,把几个忒难的高音区一气呵成的冲了上去,似乎是那样的自如和松驰。胡老师的双手今天不知怎的,在钢琴键盘上也然变得如此流畅了起来。反复今天就像他本人在演唱似的。一阵动听的抒情男高声震憾了整个歌舞团的大楼,闻声而引来了不少的听众。曲终之后,胡老师张又臂一把抱住茅茅说,“老兄!你不但唱的好,简直太专业了呀!那天你告诉我没有学过唱歌,可是我当时就听出来了,不但学过声乐,而且是经过严格训练过了的人。好呀!你骗我了不是吗?” 杨老师怕着茅的肩膀说;“我真的没有骗你。不过有专业的老师指导过我的。那年为迎接苏联体育代表团来华访,我调到国家队在上海集训时,有一位运动员的姑母就是在上海音乐学院教声乐的。有天在他们家做客,一起玩时就提议唱起歌来。轮到我时也瞎唱了一首湖南的民歌浏阳河。她听了感兴趣又请要我单独再好好唱一首给他听听,说唱就唱呗谁知她非常喜欢我的声呀!后来我才知道她就是上海音乐学院的声音教授王品素先生。在上海训练的日子里,约我去她家上了无数次的课。这首沁园春就是先生交给我练习的。由于我是专业运动员,她为我选择的行当感到太遗憾了。说为什么不选择学声乐呢?她和你说法完全一样。本钱忒好,特别是高音漂亮,而且自然流畅没有一点坏毛病,说我可朔性很强的抒情男高音吧?”茅解释说;“你唱的真的不错。一般学专业学声乐的人,根本没有你这样好的本钱。这种高难度的歌专业四年级才能拿得下来年。而且这其中是要用声乐方面的技巧才能完成。同时我对歌的表现力要非常强。真让我刮目相看了。”胡老师赞美的说;“我希望你不要放弃唱歌,今后我会好好来帮助你提高。说不定哪一天能在这个领域里创造出一个奇迹来呀,哈哈!王教授是我们学生很佩服的老教授,老太太是个非常仁慈热爱事业的的人,抗战时曾在重庆任教,周总理都接见过她的。” 茅茅想,我不要再创造什么奇迹了。干体育就是这种想法搞到如此地步的。王品素老说的好。“有才华者,贵在执着勤奋地去从复自己的爱好,不论生在何处,都能闪烁出灿烂的光亮来的。“你现在还有这份搞文艺的希望吗?” 杨老师说;“原来我就是搞体育专业呀。可是出身不能由我的能耐来选择自己喜爱的专业了。文艺与体育同样属于上层建筑的范畴。既然我不适合这个圈子里发展赶到工厂里来了。还有什么想再去折腾的?就连业余玩玩都论不我的头上来呀?” 茅茅说;胡老师听了茅茅这番话之后。心里非常震憾!同时也深为茅茅的命运而感到惋惜。可我们不都是这根藤上的瓜吗?同命相连的人也怜悯同命的人。“今后我们都在这个领域里玩玩好了。今后我希望给你上上课,总是有好处的。你既不花报酬费何乐而不为?完全是感情份类的事不知你可否同意我的这样说法?” 杨老师说;茅茅当然求之不得,有人给自己在声乐方面提高,至少有个空间放松自己也是好的。那是件多么好的事情呀!今后我就不客气的向你求教了哟。通过这次胡老师对他在声乐上的肯定。业余时间里便增添了一份乐趣了,自然心情也会增添些乐趣。

正好这时碰上全民皆兵大比武,厂里在搞个民兵文艺会演。茅茅师付鼓励他去车间报个名,代表车间出个节目。有什么怕的,不同意你唱就不唱呗。我就不相信,自己也是一个共青团员嘛,全民皆兵,难道民兵的政治要求还比团圆的政治标准高些吗?他想师傅说的话也对,那就报上名参加好了。没想到一个独唱还为车间得了个一等奖。这时候厂里的工人就另眼看待他了,这小子还会唱歌呀?这个工厂是省里的民兵训练的先进单位,可是全市要举行民兵比武之外,还要来个比文艺演出。这时武装部想,如果拿厂里的男声独唱去会演肯定有戏。这时对茅茅的出身有疑议,后来经过厂党委讨论。认为这是毛主席提出的全民皆兵,除了反革命分子之外任何人都可参加。再说我厂就是全省的标兵单位,不拿出点东西来也不像话呀?武装部长请示军分区,出生不好的人能参加比文吗?答复是肯定的,只要单位负责此人没有政治问题即可参加。

在这次民兵比文中,茅茅给厂里拿了一个全市一等奖回来了。这是全厂所有人没有想到的。从此茅茅的男声独唱,便成了省会每次文艺晚会不可缺少的唯一节目了。而且多次以民兵演出的形式专场招持中央首长,茅茅这下可成了大红人了。

同年代表湖南省参加中南区的民兵总会演,成绩更加可观,个人演出奖和全人自创自演歌曲创作奖回来。会演期间被很多文艺团体看中。在广州宾馆时,战士歌剧团的团长亲自对他说,愿意招他进团当演员。茅茅回到单位之后,认真的审视自己的今后的出路,与其在此窝囊的生活下去,不如大胆地走出这个岐视的境地再一次去尝试一下人生的酸辣。真可谓,一只即将被斩杀的鸡,突然得到主人的一次恩畅,瞬间却变成一只金凤凰了。

    茅茅近来感概颇多,觉得人就像一块可朔性极强的木板,既可雕琢之后放置于富丽堂皇的高雅之堂贡人欣赏调侃,然而也可放在臭气熏天的共公厕里当地板让所有无情之人随意地去采踏。人世间的事就是如此滑稽可笑。简而言之,风口浪尖上人,要一个人死也自然容易,然而让一个人活下来也是有可能的哟!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