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远 航 的 风 帆(散文)  

2008-02-05 15:12:2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四八年的五月,中国大地流言四起、人心惶惶,时局非常混乱,尤其是对于求学的青年人来说,感到无所适从前途渺茫。出身于军人的父亲,对于当前这种恶劣现状,有他自己的理解与看法,于是根据大哥的特点与潜质,毫不犹豫地鼓励他选择从军这条路。         

当时大哥临走的情景,我至今还记忆犹新。早餐时,桌上所有人的心情都较为压抑与沉闷,大家都在聆听父亲给大哥的临别赠言,大哥边听边不断的在点头,眼框也早已湿润了。大哥要离家,妈妈心情很不好,因此并没上桌吃饭。当我进房叫妈妈吃饭时,她早已变成泪人儿了。其实父亲鼓励大哥投军这一决定,母亲心里是非常不满甚至是抵触的,她不愿让大哥重步父亲的后尘,让大人为他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可是在当前这种混乱局面前,也只能依从父亲的安排了。

饭毕,由父亲的老警卫员新民叔叔把哥送往船上。这时我紧跟在他们的后面,我想此时大哥的心情也是相当复杂的,一路上他都未看我一眼,光顾他和熟人们告别去了,当我们刚行至码头时船就即将起锚了。匆忙中哥跳上船后新明叔才将行包递给了他,岸边所有送行的人都沉浸在一片难舍难分的沉默中。船帆渐渐拉起,我的眼泪在涮涮淌下,此时我禁不住的大声呼喊哥哥!可是却听不到他的回答。也许是我的呼唤被送行人的嘈杂之声所淹没了,也许此时他心里十分的难过不愿回答吧。随后我们便退至大堤的高处,眼看着帆船渐行渐远……

从大哥离家的这天起,母亲便将自己的卧室搬移到大哥曾住过的楼上去了。每到傍晚时分,她总是在大声地哭喊哥哥两名字,时达两三个小时的。可是谁都无法劝阻妈,这样的情况大概延续了半年之久才慢慢平息下来。随之面临当地解放,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家发生了一连串不顺心的事情,在此实不易用语言和文字将它说清楚了。

此后,盼望大哥的消息就成了我们全家人唯一的期盼。说来真是不可思议,自从大哥离家后,就一直没有得到过他的任何消息,连同大哥一起去的人也都如此。对于这些人的去向众说纷纭。可是我们的妈妈时刻都是在盼望着,算命卜卦,烧香许愿,几十年来几乎没有停止过。有一次我陪妈妈坐船,船驶进洞庭湖中,我把母亲扶到窗外看风景,当她眼瞧着这一望无际的湖面时,对儿子的期盼感到越发的渺茫起来。于是对我说,这么大天地之间,一望无际的湖水,叫我这个老婆子上那儿去寻找自己的大儿子呢?于是她便默默地祈求洞庭的菩萨许着愿说,保佑我的儿子平安地回到我的身边来吧!我向洞庭菩萨发誓,只要哪天我的儿子回来了,一定要会用最好的礼品来祭奠你们各位神灵的!

在我工作后,只能每年靠探亲假才能亲近到母亲。每次回家的话题都是围绕在我哥的身上。为了让妈心情愉快,我不知编辑过多少善意的谎言来欺骗她。记得有次我非常逼真的对妈说:有人偷偷的告诉我,哥现在广东省一个农场里种地,有了家室和孩子了等等……,如果有机会时他会回来看妈妈的,她还真信了呢,这年他老人家的心情特别舒畅起来。这种安慰对老人说,确实起到了极好的效果,可是时间一长也就失效,甚至是知道我是在骗她的谎话了。

屈指算来,大哥离家将四十年了,在这四十年中却音信全无,说起来真不可思议,年复一年的朝思暮想中,时光在慢慢流逝着,母亲的头发已经花白了,可母亲却再也从未在梦中见过大哥一次的。按她的话说,那怕是经常在梦中见一次也成呀。

有年过年回家探亲,大清早的我还没有起床,妈一人坐在房里大哭开了。当我问起原因时,说她昨晚上做了一个很不吉利的梦,看到大哥衣衫褴褛的伸手找她要钱,那种寒酸样子让她心如刀铰,说着说着更加伤心起来,嘴里不停的喊着儿呀心肝肉的!妈妈说,你赶紧给他去买点香呀纸的烧给他嘛!我一一地照她意思去办了。回过来我毫不犹豫地接着对她说,妈妈!其实您这个梦是一个好梦呀!您不是常告诉过我说,梦是相反的意思吗?这是因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这个梦告诉我们大哥一定还健康地活着。我说的口气非常肯定。随之妈回头望着我笑着说,我今天这个口风讨得好!梦也圆的妙!把我心底的疑惑消除了一半了。话虽是这么说,可是一个母亲思念儿子的心情岂能是用这种花言巧语而取代得了的?

也就是这年离做梦不到二个月,我就接到大哥从美国寻找我们的来信了。他的字!他的像片!千真万确的呀,这时可把老太太乐得心里开了花。家乡的熟人和邻里络绎不绝的前来上门祝贺,一时间的妈妈心怀豁然开朗了起来。眼睛似乎也明亮多了。

从大哥来信之后,母亲便把他的照片嵌在镜子里,放到隔她睡觉最近的桌子上,每天都要好好的看上几眼的,就连睡觉起床前都得看上几眼才放下的。有时对着大哥的相片说:老娘终于盼到你的来信了,儿子!你知道娘这四十多年来是怎样熬过来的吗!今生即使无缘母子相见,但有儿在,娘也会安然地离开这个世上了。不过娘始终认为你还未能在外面成家哟!我知道你心里记得娘跟你说过的,成亲一定要听娘的意思去做。可是这个心情娘已经不重要了,只要你自己喜欢就按你自己的意思去做呗。

   一九八六年,我妈妈已足满八十四岁。如此高龄的老人,解放以来全靠她自理生活着,由于家庭成份不好,也由于现实条件,她根本不能与我这个唯一依靠的儿子生活在一起。半个世纪来的风风雨雨,都由她自己来承受。在她的一生中从没有过任何不切合实际的奢望,她甘于清贫、平平淡炎地活着。在她的心底深处只有一个祈求,那就是盼望失落在外的儿子能够早日回到自己的怀抱,即是死了也会瞑目的。谁知有生之年见到自己儿子一面却成了奢望,就在这思子心切中,妈妈与世长辞了。

我相依为命的妈妈突然离我而去,给我精神上带来极大的痛苦和悲伤。特别是在她盖棺的瞬间,阴阳两隔,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现在都让人揪心不已。在为母亲守灵的七七四十九天中,我在内心思考的极多,并且对子女的溺爱之心逐渐变得淡化起来了。从而也对远在大洋彼岸的大哥产生出一种愤恨的心里。妈去世后不到半年他却回家来了,当他这个消息传到我的耳边时,我并没有那么的激动与惊喜,我想即便是他回来了,可是最爱和最疼他的母亲已经走了,对他来说还有何意义呢?此时我思想深处对他产生出一种抵触情绪。可是毕竟是手足,经过再三思考后我仍然还是赶到了他的身边。按理说我们应有许许多多的离别之情需要相互倾诉,可是此时此刻兄弟相见,我的内心却显得淡薄。也许在他的心里有所悟觉,但他并没有追问这其中的原由,我想大概让我去理解他的苦衷吧。

十六岁的他就单枪匹马的漂泊海外,从人生角度而言,能有幸回到祖国与失散多年的手足弟妹团聚,能不说是一件人生的幸事吗?再说他也是有太多无奈呀!岂能都将这种种说得清楚?慢慢地,我开始理解和原谅他了。尤其是看到他饱受风霜的脸庞和手上的皱纹时,感到一阵心酸与怜悯。恍惚中,当年儿时他那种天真无暇,十分淘气的容貌即刻我的眼前闪动起来,骗我的儿糕给他的磁娃娃吃,欺骗我在新裤上剪月亮,大树上掉下来的大毛哥等等………儿时和他一起的故事再一次地浮现在了我的眼前。可是……转眼之间,我们都都成老人了。哎!“人生”就是如此,还有什么事情要那么的较真呢?相比下之下我要比他得活得轻松与安稳多了。再说我得到的母爱不知比他要多多少倍。一个人有了这点就足够了。人的生离死别是自然规律,埋怨他是没有任何道理的。因此心内的自责由然而生,对大哥的误解也就烟消云散了。

当然大哥对我也有不解,就是为什么我没有把母亲接到身边一起生活?让一个如此大年纪的母亲身处一方,难道不应该受到良心的指责吗?我当然非常清楚地感觉到他对我的为人处事态度产生了极大的愤恨。从这点上,我真不想去与他争辩和解释,因为他毕竟很不了解我们的国情,他更不知道一个阶级出身不好的人,在国内是过的一种怎样的生活。解放后我们家所发生的一切他全然不知。尽管我不去与哥争辩这些,然而哥的行为却深深地刺痛着我的心。当然,这些随着他回国次数的增多,也慢慢明白了。

经历了这些,也更对悲欢离合这句话,有了更深的感悟。远航的风帆啊!你终于返航了。虽然母亲已不在了,但乱世逢生,这迟到的归来却也是满了妈妈的遗愿吧,在大家的有生之年,骨肉亲情还能再团聚,也算是上天赐予的一种厚福和喜悦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